這幾天唐怕不敢再去兜率宮,怕慕容霸天找自己晦氣。

老妖婆倒是來得勤快了很多,目的是希望唐怕能為自己翻譯出一本修妖神功。

帕棠這幾天早出晚歸的,除了修鍊還有來請唐怕喝過一兩次酒之外,其他時間不知道在幹嘛。

有一天,唐怕正在修鍊,突然間聽到帕棠開心的狂笑:「哈哈…….有情人終成眷屬。」

唐怕看著他飛奔過來,出院子迎接道:「上次你說你追了十年的那個女孩子答應做你女朋友了?」

「沒錯,就在上周答應的,今天她答應和我牽手一會兒。」

「哦….」唐怕無語。

老妖婆跑了過來道:「要死人啊!笑得這麼開心,唐公子,帕棠就不是一個專一的人,花心得很,每天晚上都找不同的女孩子過來陪他。」

「你懂什麼?」帕棠沒理老妖婆,拿著兩瓶酒對唐怕道:「恩人,喝兩杯?」

「好。」唐怕點頭。

兩個人坐在桌子邊,老妖婆跟著坐了下來。

帕棠不理老妖婆,對唐怕道:「我二十歲在梵國初遇如芸,對她一見傾心,二見鍾情,但是如芸是東陽國國公之女,而我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散修,鬥氣不過第五層。」

「配不上她,只能幹看著的份,後來我憤發圖強,努力修鍊,終於略有小成,但是圍在她身邊的公子哥們,依然比我出色好多倍。近幾年聽說她夫君戰死在大山深處,那個時候我就在想,我有機會了…..」

「這麼白痴。」老妖婆道。 「我為了如芸從二十歲開始追隨她來到東陽國,我一直都不敢聯繫她,每次聽說她出宮了,便緊緊地跟在她後面,喜歡她可以連我的命都不要……」

「你暗戀她十年?對其他女孩子沒動過一分一毫的心思?」唐怕不解。

「沒有,你不信我?」帕棠突然間將嘴巴附在唐怕耳邊,悄悄的道:「我還是….處….男。」

「什麼?」唐怕驚訝不已,嚇得大聲道:「處….男?」

「小點聲,恩人。」帕棠萬分尷尬。

噗!

「哈哈…..」老妖婆噴出一大口茶,狂笑。

「滾。」帕棠喝斥。

………..

「明天,我打算到東陽國聚仙樓向她表白,但是我身上的錢已經不多了。」帕棠望向唐怕:「你應該知道聚仙樓吃一頓就得耗去我一個月的月俸,可是如芸說了,如果不能在那裡向她表白,她就不會答應…..」

唐怕明白,原來這個傢伙今天和自己說這麼多是想借錢啊。

「你堂堂一介宗師級高手會沒錢?」

「就在上周,如芸同意做我未婚妻之後,東陽國派發給我的錢和靈丹妙藥全部送給如芸,她說如果愛她就得將一切都交給她。」帕棠道。

「你全給了?」

帕棠點頭:「為了愛,值得,我跪求了很多熟悉的不熟悉的朋友才借了一千兩銀子,所以我打算向你借點錢,大恩人。」

「你追了十年都沒瞧上你一眼,上周怎麼就答應了?」

「上周,巨龍騎士欺負她,我出面幫她擺平了。」

「龍騎士?」唐怕不解。

「龍騎士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多,不過戰力驚人,每一個龍騎士又分為地龍騎士、亞龍騎士、巨龍騎士、飛龍騎士、聖龍騎士。」

唐怕微微點頭,像清宮虛那頭比地龍還要弱上一些。

「放心這筆錢我能還得起,就是目前暫時沒有錢。」

「原來如此。」唐怕想了一下,道:「我支持你,不過我錢也不多,這顆夜明珠我留著也沒用,就借你一天。」

「什麼?夜明珠?」帕棠心都提到了桑子眼,這可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啊,問道:「真的給我用一天?」

「我拿它沒用,況且只借給你威風一天而已。」唐怕心道:「讓他欠自己一個人情未嘗不是好事。」

「唐公子,你的恩情,沒生難忘,我再將我身上的那些家當變賣一些,在聚仙樓表白,估計是沒問題了。」帕棠感激萬分地離開。

第二天,唐怕受邀成為帕棠求婚見證者之一,來到聚仙樓。

沒來到之前,慕容紫嫣收到消息,趕來見唐怕,尋了個借口,說唐怕身懷絕技,為了防止唐怕在皇城外傷了平民百姓。

所以要封唐怕的穴道。

唐怕心中冷冷一笑,這個慕容紫嫣防人之心極強。

倒是沒反抗,讓她封住了穴道,反正如果想解開,只要逆經而行便能輕易解除,倒是不怕。

出到皇城外。

此時還早,聚仙樓的人不多。唐怕在街邊逛了一會,突然間發現呂英和幾十名僑裝打扮的士兵在後面緊緊跟隨。

想必這是慕容紫嫣的命令,目的是防止自己逃跑。

逛了一圈,突然間發現一群人圍了起來,唐怕走過去。

看到地上一個約七八歲的女孩子衣衫破爛,臉面上敷滿了泥土,很臟,指甲上堆滿了厚厚的淤泥。

看不出她的真實臉面,只有一雙眼睛水靈靈的瞧著眾人。

她手臂和大腿處都有四五十處被樹木等物品刮傷的痕迹。

她正跪在眾人跟前,

地上寫上「賣身葬師傅」的字樣。

唐怕想不到自己也能遇到這種場景,走到跟前去。

望了一眼女孩子,有一絲絲的眼熟,似曾相識。

這個時候圍觀的人議論紛紛。

一個圓肚子青年走了過來朝女孩子吐了一口口水道:「這麼臟,這麼難看,還賣身?賣命都沒人要。」

小女孩子低著頭,任由腥臭的口水在自己的頭髮上粘著。

吐!

青年朝她的身上又是一吐,似乎很開心,昂首大笑:「哈哈…..」

圍觀眾人認出此人是相國的管家兒子,杜康,紛紛退到一邊。

「今天你爺爺我開心,來此看戲,算你運氣好,給你。」杜康扔給女孩子一個饅頭道:「學狗叫兩聲,給你一個饅頭。」

女孩默默的流著淚,看了一眼饅頭,沒有拿。

「哎,你這個小傢伙,學狗叫沒聽到?」杜康上前朝地上的饅頭踩了兩腳,踩爛之後,拿到女孩面前道:「給我吃。」

女孩不吃。

「吃。」杜康將饅頭硬塞進女孩嘴巴裡面,直塞出血來,才放手。

唐怕看得眼中冷冷的,如此惡毒之人居然在燕都出現。

「哼,這麼難看的小姑娘,也好意思出來賣。」杜康朝女孩子身上吐口水,抬頭看到不遠處的一群青年走向聚仙樓。

這一群人之中有男有女。

杜康站起來朝他們大喊道:「如芸美女、大少爺,快來,這邊有好戲看。」

那一群男女走了過去。

唐怕聽到熟悉的名字,望了過去,只見眾人族擁著一個中間的女子緩步而來。

不用猜中間施粉脂,略有幾分姿色的女子,正是如芸。

待這一群人來到這之後,如芸道:「哎喲,杜康這麼有雅興買奴隸?」

「這麼難看的奴才買回去丟人現眼。」杜康不屑的踢了女孩一腳。

女孩摔倒在地上,強忍著淚水沒有哭出來,一雙手緊緊的扯著自己的衣服。

如芸和剛才的一眾公子哥們看到這哈哈大笑起來。

唐怕心痛,這場景和自己當初在天山村一樣,被幾十個青年欺負,逼跪下,逼吃*屎**-喝尿,雖然現在他們尊稱自己為老大。

但是現在回想起,依然會觸動自己心底的最軟處。

旁邊圍觀的眾人紛紛讓出路給這群青年,其中一個悄聲道:「這一群人正是燕都有名的五災十害。」

「哎,這小姑娘運氣不好,遇上這幫人。」

唐怕就在圍觀的人群中聽得真切。

其中一個中年男子看不過眼,扔下十個銅板道:「小姑娘你跟我回去吧。」

如芸這一群女子當中,其中一個穿著青色上衣的女子道:「你是誰?沒看到杜公子在調戲別人么。」

扔下錢的人望了幾眼。 青色上衣女子一巴掌扇過去,怒道:「我父親可是十二旗軍的大將軍,我叫你滾你沒聽到?」

那人捂著劇痛的臉,不敢再說半個不字,轉身離開。

「這女娃子有點意思。」杜康輕輕拍了拍小姑娘的臉道:「叫什麼名字?」

小姑娘不說話,盯著杜康這一群人。

「小姑娘你不說話,我們可不能買下你呢。」如芸陰陽怪氣的道。

「如芸。」小姑娘道。

「什麼?」杜康望了一眼如芸道:「你居然敢跟堂堂相國千金同名?」

「活膩了。」青色上衣女子,照著小姑娘就是一拳。

小姑娘被打得血淚橫流,但是她硬是一聲不坑。

「骨頭挺硬的。」杜康將青衣女子拉住道:「好妹妹,沒必要跟這種人一般見識,我有更好玩的。」

說著他對自己的手下細語了幾句。

不消一會兒,他的手下拿來一坨屎,他彎下腰道:「小姑娘,只要你舔一下這坨龍屎,我就給你一塊銅板。」

小姑娘淚水模糊了雙眼,抽泣起來,再堅強此刻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唐怕衝上去,一把推開杜康,將他手中的龍屎扔到地上,道:「別欺人太堪,狗雜種。」

「你敢罵我?」杜康上上下下打量著唐怕:「知道我是誰嗎?燕都五災十害,你沒聽說過?」

唐怕沒回他的話,蹲下來,將從有人客棧老闆身上敲詐來的十兩銀子交到小姑娘手上道:「好好的埋葬你師傅吧。」

但是接下來小姑娘的動作令到所有人大跌眼鏡,小姑娘將唐怕的十兩銀子扔到地上,死死的盯著唐怕。

沖著唐怕喊道:「我不要你的施捨。」

小姑娘的話令到在場所有人都震驚。

唐怕心中暗驚,居然從小姑娘的眼神中看到了恨意還有殺意。

杜康愕然,繼而道:「有意思,小姑娘,叫我一聲爺爺,再跪下來…..」

「拜天拜地不拜人渣。」小姑娘惡狠狠地盯著杜康。

杜康氣道:「給我往死里打。」

他旁邊兩個手下衝出來,揚手就要打。

「哼。」唐怕冷冷一哼,一個跨步踢出去,踢倒其中一名打手,接著一拳衝出,另外一個人跟著倒在地上。

「敢得罪我五災十害?」如芸怒道:「姐妹們,上去揍他。」

這一群人每一個都是修鍊者,但是實力都不強,仗著家中背景,在燕都作威作福二十多年,那怕只是自己一個人也沒人敢惹自己。

今天同樣的沒帶什麼手下過來。

此時看到有人敢惹自己,剎那間火冒三仗,想都沒想,親自出手。

杜康喝斥道:「你算老幾?」

唐怕怒道:「我就是你爺爺,專門克你這種狗雜種。」

「找死給我揍他。」

杜康身後的手下此時爬了起來,迅速衝上來。

唐怕怒喝:「龍爪手。」

淡紅色的虛影,一閃而過。

一下子便結束了杜康兩個手下的生命。

很多人都沒反應過來,便結束了戰鬥。

杜康等人嚇得瑟瑟發抖:「你是誰?知道我是誰嗎?」

「我是你爺爺。」唐怕照著他們的臉轟去。

他們傾刻間被唐怕揍得鼻青臉腫,痛得慘呼不斷。

「我告訴你,我可是相國管家之子….啊!」杜康被打得血肉模糊。

這邊的響動,很快吸引了軍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