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物資緊缺,誰先發現就是誰的。

誰要是心存善念,玻璃心,很難生存下去。

弱肉強食是大災變世界唯一黃金生存法則。

「應該很美味吧?」

兔子嘴角溢出一絲口水,肚子咕嚕嚕叫著,即使相隔很遠,也能聞到肉香。

系統兌換的食物,雖然管飽,但味道實在難以評價,不難吃,但也絕對好吃不到哪去。

「噗呲!」

夢落看到兔子的模樣,捂嘴笑了,外貌最可愛的兔子,卻說著最狠的話,這反差萌使人受不了。

機器人一號它們更是開懷大笑。

許十營無語,本來挺嚴肅一事兒,被兔子這麼一整,都成拍喜劇了。

「你們去把那孩子帶過來!」

許十營臉色一正,安排無人戰鬥機們將那個即將掉落在地的孩子接過來。

「是!」

三架無人戰鬥機雙翅震動,颳起一小陣旋風,身形化作一道恐怖的激光,短短十幾秒鐘的時間,來到小男孩跟前。

小男孩看到突然出現的無人戰鬥機們,嚇了一條,努力扣住屋頂一角的他,手下意識一松,身子急速往下掉落。

為首的無人戰鬥機,身影一閃,在小男孩即將落地的那一刻,將它背在身上。

別看小男孩身材瘦小,重量可不輕,剛上去的那一刻,差點把它給壓熄火了。

好在這重量在能承受的範圍,速度減緩,負重能力增強,小男孩沒經歷過這陣勢,被嚇傻了。

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雙手捶打著它道:「快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我不要做實驗,我不要做實驗,不想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因為恐懼,小男孩嚷著嚷著突然哭了起來,無人戰鬥機沉默不語,無視小男孩的鬧騰,它接到的命令是將他帶回去,其它的與它無關。

從出生的那一刻起,絕對忠誠是刻在晶元里的東西,別說小男孩嚷嚷兩句,即使有人拿著激光炮威脅它,它也不會有任何猶豫。

只是,小男孩所說的話,讓它很意外,也很感興趣。

沒準主人也會感興趣。

其餘兩架與它保持一定距離,一左一右形成三角模式,進可攻退可守。

算是較為常用,也比較實用的戰術隊形。

除非遇到蛟龍那個級別的龐然大物,或者一百人以上的軍事化部隊使用高射炮,否則沒人能夠傷到它們。

「實驗?什麼實驗能說說嗎?」

無人戰鬥機說話了,小男孩又嚇著了,他結巴道:「你……你……你你你居然會說話?」

「說話很難嗎?」

無人戰鬥機並不覺得會說話有什麼特別的,畢竟主人身邊智能機器都會說話,多它一個不多,少它一個不少。

「可……可可可……」

小男孩情緒太激動,大腦充血,兩眼一翻直接暈死過去。

無人戰鬥機:「……」

……

「主人,人帶回來了。」

無人戰鬥機群用不了多久,回到許十營身邊,此時機器人一號為大黃蜂剛剛加滿一壺油。

按照現在的油耗速度,頂多只能支撐12分鐘左右,多一秒中都做不到。

「回去再說。」

「是!」

許十營坐上車,李夢落坐在副駕駛上,雙眼泛著桃花:「哥哥,你好帥!」

有人說男人最帥的時候,就是在認真工作的時候。

成熟穩重,沉著冷靜的許十營,在李夢落心裡落下了很深的印記。

自此以後,無論相隔多遠,她都會永遠記住許十營的模樣。

機器人一號加油后,開始指揮無人戰鬥機們如何操作,以及繩索檢查。

包括無人戰鬥機去接小男孩的時候,它也沒閑著,將能啟動的車輛都啟動著,檔位摘掉,改為滑行模式。

這樣會方便省事許多。

許十營翻了翻白眼,一個小屁孩,整天犯花痴,也不知在哪學的。

改天有時間了,得好好教導一下,不能再這樣,要好好學習,努力活著。

「人手不夠,你和兔子力氣大一點,幫忙干點活,機器人一號忙不過來。」許十營出聲道。

「沒問題,保證完成任務,哥哥!」

李夢落朝他進了一個軍禮,背上巴神,推開車門,蹦蹦跳跳的去找機器人一號去了。

兔子則伸出手掌道:「給我肉吃,我就幹活!」

「不是有口糧嗎?」

許十營納悶,他記得出門的時候,防止兔子肚子餓,給了一小袋口糧。

可別小看,這一小袋口糧,吃一顆,就能管飽一天,他瞅見口糧口子打開,裡面東西還多著,那證明肚子應該不會餓猜度。

「誰要吃那個,我要吃肉,真正的肉,吃到飽為止。」兔子想起之前吃的可口飯菜,口水再一次流出來。

「吃到飽……」

許十營咬咬牙道:「行,沒問題,不過時間緊任務重,能搞的定嗎?」

「放心,只要有吃的,沒有我兔子做不到的事。」兔子自豪道。

許十營點點頭:「拭目以待!」

眾人按照計劃中的角色和分工,各就各位,許十營則坐在車上,一來方便指揮,二來小男孩在車上,萬一醒來逃跑,會滋生很多麻煩,他要時刻盯著。「啊?」

雖然少年郎生得一副清秀模樣,但有禹玄在身邊,白華也不敢造次,心裡想著,莫不是打著似曾相識的旗號占自己便宜吧。

看出端倪的禹玄面色發青,卿月連忙拉開少年郎與白華的距離,有個醋王在,白華身上等於掛了個「生人勿進」的牌子,

卿月上下打量了少年人,不像是富貴人家,穿著也都是粗布麻衣,難道……她問道:「你可認識我身旁這位姑娘?」

只見他瘋狂點頭,想開口,眼神膽怯,明顯畏懼水神。卿月覺得事有蹊蹺,向重黎使了……

《兩世輪迴渡》82.世有痴情種 「高上洞元,兀生九天,炁祖太元,眾風亂玄,玄曾絕散,四清撫閑,帝一上景,連眾攝煙,長契一運,七世投閑……」

通天教主開始講道,下面的所有人都安靜下來,靜靜聆聽著這道之真言。

通天教主這次的講道不像以往,講解高深莫測的內容,而是講訴一些基礎類的上清之道。

而這次講道把劉雲之前修鍊上清道決積攢的問題全部解決了,甚至還幫劉雲對於上清道決有了新的認識。

雖然這次講道的是基礎的部分,但是並不是對於其他人沒有用,相反地,他們可以對照著自己的根基,比對自己是不是走錯路了,走岔道了。

在洪荒之中,道的領悟比起其他來說更為重要。

靈氣是一種特殊的物質,會因為使用者對於道的理解不用迸發出不同的力量,所以才會出現悟道完之後,實力突飛猛進的結果。

……

通天教主一共講了三年的道,幾乎對應了劉雲修鍊時遇到的種種難點。

「師弟,師弟,你修道了這麼久,還沒在山上好好逛逛,要不要我陪你逛逛啊?」

金靈在通天教主講道結束后,發現通天教主不打招呼就跑了,就直接來找劉雲這個跑不掉的人玩了。

「師姐,這個……」劉雲想推辭,不想去,但是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

「師弟,你可以跟著金靈去。」多寶此時走了過來,對劉雲說道。

「修道不是一朝一夕,要張弛有度,你也剛剛突破第一層沒多久,正好這段時間休息一下,尋找一些修仙雜藝練練。」

多寶看到金靈糾纏著劉雲,出來跟劉雲建議道。

「好的,師兄。」對於多寶,劉雲是出自心底里尊敬他。

不過對於修仙雜藝,劉雲也沒有什麼好的選擇,煉丹煉器布陣,對於他來說都一個樣——不懂。

「師兄都同意了,就和我去釣魚吧,前陣子二師伯放了幾條龍鯉進去,我們去釣龍鯉,它們味道很好吃的。」

……

昆崙山作為三聖道場,自然裡面的布置不太一樣。

傳統的想法里,什麼是仙境?到處是模模糊糊一片,四周倍雲霧環繞?

但是真實的仙境是這裡處處蘊含殺機,普通人到此,如果沒有此地主人的默許,根本走不進來。

這裡到處布滿了禁制與陣法,需要按照特殊的步伐前進。

金靈此行的目的,是位於昆崙山里的三千秘境之一的混虛洞天。

三千秘境是三清成聖后搭建出來給門人弟子歷練的場所,而這也是劉雲之前並不知曉的隱秘。

……

「唉!」看著眼前比起自己身體還大的龍鯉,劉雲一臉惆悵地感慨道。

龍鯉帶有一絲龍的血脈,最顯著的特徵是這些龍鯉頭上都長有雙角,嘴裡布滿了利齒。

顯然這些龍鯉性格都十分兇猛,沒有想象中的鯉魚一樣溫順。

一旁的金靈用著她那先天靈寶級別的魚竿,掛上一顆普通金丹,甩到面前的大澤里。

就在準備垂釣的時候,從遠處來了一個青年道人。

他身穿青色道袍,梳著髮髻,髮髻中間插有一玉簪。

「金靈師妹,你怎麼又來禍害師尊的魚塘啊!」雲中子對著金靈說道,他也對這三教的小公主有點害怕的。

「雲中子師兄,你來了呀,要不要一起?」

金靈面對雲中子沒有絲毫被抓到的害怕,反而鼓動雲中子陪自己一起,禍害元始天尊的魚塘。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