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巨猿深吸一口氣,山這面的靈氣就如遇到了一個漩渦。不斷的被吸到這猿猴的口中。

「吼」

在短暫停留之後,這被吸入口中的氣以更為猛烈的強度被壓縮吐出。其風壓竟也是形成了一個漩渦,不過這漩渦的旋轉方向與葉天劍招的旋轉赫然相反,就像是在嘲諷這凡人的自不量力。 葉天大笑,那原本旋轉的劍招竟是帶著他一起旋轉。

兩方碰觸到了一起,葉天的劍招旋轉速度在靈力的支持之下不斷增加,頂著那罡風便向前行去。

二者碰觸並沒有發生那金石火光,而是只有陣陣漩渦不斷擴散。在葉天的身邊風壓漩渦不斷擴大。

這巨猿罡風就如同一面大罩頂著葉天不能向前,而隨著葉天的刀劍旋轉地上的落葉與塵土也有不少被卷到了天上。

可是在兩個風波中間終究只能被碾為齏粉,風沙夾雜在這風暴漩渦之中不斷翻滾。而葉天再次加力,原本停滯不前的身影就如同一顆轉頭狠狠的鑽向那巨猿的風壓之間。

「破」

只聽在那無盡風壓之中傳出一清亮響聲,這原本僵持的漩渦應聲而破。葉天蹬蹬蹬倒退數十步,嘴角流下了一縷鮮血。

這巨猿隨意一擊就可將自己逼到如此境地,其實力之強怕是自己不敢想象。

而那巨猿粗壯雙臂支撐地面,面目之中並沒有太多的神色。可是與其它魔獸不同的是,那雙眼眸之中似乎是有著神志一般緊盯著葉天。

葉天停住倒退的身形,一歪脖子。脖頸之中發出咔咔響聲,而另一側復然。

用舌頭舔了一下那流出的一縷血跡,收回嘴中吧嗒了一下輕語道:「有些滋味。」

葉天慢步向前,沒有輕易出手。但是其手中刀劍早已蓄力,這魔獸之強遠非現在的自己所能力敵。

但是這上方就是自己的信仰所在,自己曾經跌落凡塵正是因為那機巧之中奪得的半神格。

可是在被斬落凡塵之後,那一段歲月的記憶都已經跟著消散。能夠記起的就只是被人伏擊,可是被何人伏擊,又是究竟為何暴露了行蹤都已忘卻。

如果能夠將神格湊齊,想必這些答案都能角開。

可是葉天已經等不及了,那目標就在眼前。而那黑暗之中的記憶他已經是越發清晰,層層枯骨伴隨著悠長之歌。

他想懂,真的想懂。

在艱難回憶之中他突然聽見了那巨猿口齒不清的說出了艱澀的兩個字:「三招。」

接著那已經有一陣未動的巨猿抬起雙臂,雙腿稍弓。一臂向後握拳,而另一臂則是平放前伸。其巨大手掌如同一個小島般,遍布滄桑裂紋。

葉天第一次看到這巨猿的手掌心,這掌心之中竟是密布符文。一種從未見過的符文密密麻麻的鐫刻在巨猿手掌之中,甚至延伸到不可見的毛髮之下。

那巨猿原本前伸一臂忽然向下落去,接觸地面將這大地震出多多浪紋。另一拳直接揮出,在那拳頭之上已經形成罡風。

比之前更為猛烈的風暴已經席捲葉天全身,可是葉天在這風暴之中屹立不倒。葉天依然沒有出手,他知道這真正的殺招乃是那實體巨拳。

葉天抬頭看了一眼上方透過這巨猿身體而射到天空的萬千光芒,口中深吸一口氣而沒有吐出。

原本這赤淌鎏金之上的鳳紋更是鮮艷跳脫,而那潛龍之劍上的龍鳴已經顯現。在那潛龍之劍上原本漆黑之地竟是靜靜浮現出莫名光路,這純凈白色在潛龍之劍上不斷流淌旋轉。

葉天吸入的那口氣依然沒有吐出,而葉天的雙眸已經轉化為紅紫黑三色。

那瞳孔之中蘊含無數炸裂之氣的赤炎紅色不斷跳動,而外圈之上正是那深紫之色不斷流轉。在最外層的白邊上泛起的黑色龍紋已經擴展到了眼眶周圍,這龍紋竟是如水波般不斷流動彷彿擁有了生命。

葉天雙腳一踏,地下立刻出來一個大圓。站定其上,刀劍合璧如其堅定神志一般筆直向上沒有猶豫。

就在那風暴增加到了極致而巨拳馬上就要落下之時,葉天雙腳向前。在這狂暴風壓之下已經不能飛天的葉天,竟是徑直向下走去踏出一步。

而此時那巨拳已經與葉天的刀劍罡波發生碰觸,一點相碰一個極其巨大的橫向波紋就從其中炸開。

順著這刀身劍骨傳到葉天身上的是那無可抗拒的狂暴元力,葉天那憋在口中的一股氣依然在堅持沒有鬆口。

這巨拳之身終於是與這刀身劍尖所碰觸,不斷閃耀的火花照亮了葉天的身體。

此時葉天的頭髮隨風而動,向後吹去。而其雙眼緊緊的盯著這下降之拳。另一隻腳再次向前一步,那巨大手掌之上就劃過一陣火花。

而巨猿再次加力,似乎是將整個身體的重量全部壓在了拳中一點。

葉天再次怒喝:「滅魄八式第八式輪迴復始。」

在那劍身之中立馬衝出一劍力,龍吟盤踞在這劍力之上加持著劍身。可是葉天的雙腳依然在向後退去,葉天再退已然無路後方就是下面曾經攀登過得一個懸崖。

一旦再退恐怕自己就再也不能頂著著壓力而上。

葉天忽然悟了,這體內靈力盤旋而存。難道不是那太極之法的借力打力,自己製造規則讓他們去執行。

葉天左手中那那本無招數只有靈力的赤淌鎏金,此時上方鳳翅竟是逐漸收斂而另一側竟是纏繞上那龍紋。

而潛龍之劍上的龍紋旁也是冒出金光,葉天以這刀劍同那滔滔靈力海洋。這巨猿之力遠不是自己可以抗衡,它乃是至剛之獸,如果非要抗衡只能以柔克剛。

葉天手中刀劍忽然旋轉開來,帶著那特別的靈力運轉方式,葉天的身體斜向後退去。

隨著葉天你的不斷退去,那刀劍之上也是綻放出從未有過的奪目光華。龍吟鳳鳴不絕於耳,葉天身後浮現兩座虛影,這虛影遙遙在那天上顯現。向下俯視著在對葉天出拳的巨猿。

巨猿似乎也是察覺到了那虛影如同俯視他一般,向下之力已經狂暴到了極致。

可是就在幾步之後,葉天身形流轉。在巨猿的拳風之下閃轉騰挪,不斷轉移。隨著那詭異劍招的驅使之下,葉天自身幾乎已經脫離了那巨拳的威脅範圍。

口中之氣已經憋到極致的葉天,忽然仰天長嘯。向著側身一震,原本對他有著萬般威脅的巨拳竟是在這神意之下被甩到一邊。 那巨大罡拳在落地的一瞬間便將那地面轟出一個千丈大坑,葉天側過身吐出一大口鮮血。地面的雜草落葉在遇到這拳罡的一瞬間便全部變為齏粉。

那巨猿之拳轟落在地之後,原本看向葉天的眼神更加有著幾分欣賞。

可是那巨猿也是必須要履行那最後的一式,其身後那神格碎片射向天空的光華忽然暗下來了兩束。

而那巨猿原本暗棕之色的軀體竟是染上了一層蒙蒙光輝,這光華不斷流轉。從其身上竟分開出幾個不同樣的猿猴投影,每一個猿猴都有一個特別的顏色。

就如同那分身之術一般,這巨猿看向下方的葉天。葉天就是一愣,每一個小猿猴都與他的身高差不多。可是那雙臂與結實的肌肉都是實打實的,每一個猿猴都在不斷的翻滾浪耍。

就在葉天驚訝之時,那寶光一共分開出了七個猿猴竟是個個身體凝結,彷彿是以天地靈力凝聚了自身的軀體。

上方巨猿就是一指葉天,下方七個猿猴聞聲而動。七色猿猴帶著罡風劃過一道道亮光就沖向了葉天。

葉天左手持刀刀尖向下,而右手持劍身平放,形成了十字之姿。雙手之中灌注靈力,如煙火一般的熊熊火焰便在這刀身劍骨之上燃燒起來。

一個猿猴顯得十分跳脫,首當其衝就沖在了葉天的正中。葉天起手架刀,就要以這純強刀身將其轟退。

可是在二者碰觸之時,那從刀柄之上傳來的巨力震的葉天是步步退卻。這乃是一金色猿猴,就在與葉天相撞之時全身散發出金光。

如同神佛附體,金剛不壞之身。幾拳下來葉天就覺得手臂發麻,葉天雙手一較將那猿猴崩飛。

可是其餘幾個猿猴已經將葉天徹底圍上,初略觀察這幾個猿猴身上不同顏色,似乎就是金木水火土五行。

而更是有著兩個猿猴在邊翼策應沒有向前。

此時那水火雙猿左右開弓,一同攻向葉天的雙肋。從那火猿之口吐出一熾熱岩漿,這岩漿帶著能融化一切的狂暴氣息沖向葉天。

而葉天左手之中的赤淌鎏金之中傳出聲聲鳳鳴,這鳳鳴響徹九天。從赤淌鎏金之中就劃出一段刀光。

而右方那水猿口吐冰寒之力,一凝冰錐就刺向葉天的身體。這冰錐之中的寒氣竟是能將靈力冰凍,想必如果中招就會被其凍結喪失抵抗之力。

葉天右手之中的潛龍巨劍猛然一陣,黑色戾氣盤踞其中。射出的劍氣竟是將那寒冰之力劈成兩節不斷向前鑽去。

火猿之擊於那赤淌鎏金劍氣碰撞,嘹亮鳳鳴似乎是遇到阻礙一般不能前進。而那右手劍氣在那水猿的冰錐之中也是進展緩慢。

此時前方那土猿與後方木猿已經衝來,前方立起一個土牢就要將葉天死死困住。而那木猿已經雙手解印似乎要施展奇異術法。

葉天這就要將那雙手招式收回,可是那冰錐之力雖是沒有太大傷害。卻是將右手的潛龍之劍牢牢鎖住,葉天根本不能抽回。

在這危急關頭,無奈之下的葉天只能先放棄右手之劍取得那移動的可能。右手潛龍之劍脫手,而左手以那太極之法旋轉而出將赤炎靈力彈飛至那側面即將升起的土牆之上。

葉天向上飛起,想要離開這土牆的籠罩範圍。可是就在葉天剛剛騰身而起的瞬間,原本被葉天彈飛的金剛之猿已經返回從天一擊。

葉天在那巨大的反彈之下就被震回地面,此刻的土牆已經升起。而葉天卻正正好好的落在那其中正中心。

金剛之猿從天而下封多住葉天最後的退路,為了不被圍困至此只有下方才有著一線生機。

葉天這就要以刀破地轟出一個隧道,可就在葉天以雙手握緊赤淌鎏金施以滅魄八式最後一式強大劍招之後。

巨星從氪金開始 這如日午之陽的刀狀劍氣向下劈砍而出,可是葉天在這慌亂之中卻忘了在那一直施法的木系猿猴。

此時那草地之上還是滿地秋葉,可是葉天那狂暴刀意竟是在刺穿幾寸之後就再也不能進入。

這下方與土牢周圍竟是忽然長滿了盤根錯節的枯藤古樹,這枯藤之邊不斷長出新的枝杈,將這土牢結的密密實實。

葉天一擊不成,這地下並不如那金石之感一般。 嬌妻找上門:韓少,請簽收 刺下下方的刀劍就如同遇到了綿延不絕的絲線,不斷消耗著刀身劍意。

可是當葉天再想反抗已然沒有了機會,那牢籠頂端已經被木土而繫結扎的嚴嚴實實。

最上方只留下了一個孔洞,而兩側則是有著大大小小的縫隙還可看見外面。葉天不甘,赤淌鎏金之上浴滿了極強靈力,一刀一刀的不斷砍向那牢籠之壁。

雖然在那一刀一刀之下,牢籠之壁上的枯藤被砍出片片碎屑。可是這木系靈猿的能量彷彿是源源不絕,在被破壞之後依然在不斷生長。

最後終於將葉天包裹成了一個圓球,葉天實在是不甘。自己破盡千方苦難卻被困於其中,甚至已經化身為魔的葉天不過是將這圓球砍得型變,卻依然不能出去的葉天,眼神之中滿是瘋狂。

自己已經站在這山巔之處,僅僅只差一點就可觸及那夢寐以求的光輝。可是現在卻被這巨猿攔路,絲毫不可前進。

在這黑暗之中,葉天彷彿又入了那無盡輪迴。一股沉淪之力席捲葉天。

就在葉天那眼中的瘋狂隨著自身的疲憊而逐漸退卻之時,原本無縫的牢籠突然開出了幾個縫隙。從縫隙之中不知是誰將自己的潛龍之劍扔了進來。

此時葉天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山巔之頂,而四面八方則是有著很多不同方式被禁錮的強者。

有的以鐵鎖附身,有的被那符印針壓。甚至有的就被那不知是何物的漆黑之影入雞崽一般拎來拎去。

葉天倒吸一口冷氣,能來到此的無不是殺神大圓滿的強者,可是這麼多人居然無一能夠突破冥皇的考研,全部都被抓到此。

忽然在這天空之中不斷閃耀的光芒之下忽然傳出一段話,這話音如同戰鼓一般轟然作響。可是在場之人,無人能聽懂這到底是說的何種語言。

但是在這話語最後一句,大家確實聽得清清楚楚。

「只要勝者。」 這竟是如洪鐘一般的磅礴洪音。就在葉天還在發獃之時越來越多的強者被抓至此。有的慘叫,有的不屑。

葉天望向前方那被符印封印之人,這人身上有一光幕。而光幕之上不斷流轉金色華光,其中之人以極其高傲般的眼神在掃視著場間眾人。彷彿在說:在場之人沒人是他的對手。

而上方龐大黑影之下竟是伸出兩個鷹爪,鷹爪之上掛著一男一女。這女人渾身充滿陽剛之氣,而那男人竟是嬌媚如花,也不知到底練的是何邪功。

此時地上有個被光華封多住手腕的粗胖男子突然吼了一聲:「大家快看,那邊有兩個人好噁心。」

眾人順著他的喊聲看過去,這竟是有兩個殺神大圓滿的強者被抓至此。而那兩個人皆是身負毒物,一人身環巨蟒。而另一人則是全身爬滿毒蟲,這人皮膚之色竟是發出綠油油的光彩。

牢籠之中的葉天正在透過這縫隙看向外面之人時,忽然看見兩個熟悉的身影。這身影正是南宮琪與高鵬。

看來沒上到山頂的人也有人被抓進來了,在場的人越來越多。已經逐漸超過了二百之數還在不斷攀升。

天空上忽然降下了一個擂台,這擂台四方分別有著一個火把照亮。

這擂台越來越大,直到將這整個廣場照亮。原本腳下的地面已經變為了這擂台之底。

下方一個覆蓋全擂的一個大大擂字如同立體一般赫然浮現當場,而原本在困縛之中的各個強者在一瞬間都被角開了束縛。

這擂台之上的強者頓時都慌了神,這隻有百丈見方的大擂台之上竟放著近千強者。幾乎每個人身邊都會有著幾個不同的敵人。

場間不斷有著那曾經有著仇怨之人直接展開進攻,場面一時間就亂了套。有的人迷惑不知該如何是好,有的人被人追殺只能亡命逃竄。而有的人竟是結成了一個團隊,互相支撐無人敢先手侵犯。

此時天空之上忽然傳來一陣洪鐘巨響道:「每殺一人都將獲得一積分,分數最高的人將獲得吾皇傳承。」

下方之人頓時炸開了鍋,這傳承定然就說的是那殘缺神格,或者是那神格的使用方法。

聽說這冥皇一聲之中都沒有撫育子弟,其畢生華藏定然都會留在這冥皇陵寢。一旦獲得了其中傳承,別說殺神大圓滿。就是成為主神都如同邁下了那堅實一步,只要成為最後一個活下去的就能成為冥皇傳承者。

而那分數最高之人就能接受如此傳承,這是多麼大的誘惑,在場之人紛紛驅動靈力向身邊之人攻去。

而有的人還在思考,而別人已經向他進攻。這些人只能被動回擊,頓時這擂台之上便亂做一團。

此時的葉天還未從那七色猿猴的封多下緩過神來,其身後就有人對他發動了突襲。此人正是一殺神巔峰強者,而此人並不在葉天這邊的山下,所以並沒有見過葉天。

可是其旁邊卻有著眼尖之人,認出了那粗布青年乃是那當日斬殺殺神大圓滿強者的人。看著這人送死而去,只是默默的看向這人的背影急速退去。

葉天看向那向他急速衝來之人,想必此人發覺他只有殺神後期靈力便忘乎所以。居然向他發起了進攻,那人手持一狼牙巨棒,其上帶滿尖鋒就向葉天敲去。

葉天抽出低調的潛龍之刃一抹無色劍光便抹過這殺神巔峰之人的手腕,狼牙巨棒應聲而落。

手持潛龍之刃踏步向前,右肩頂住此人的胸膛。劍身之上浮現白色龍紋,一抹白色絲線就頂入這殺神巔峰強者的胸膛。

而葉天頭上竟是浮現出了一個大寫的數字光芒「一」,這光滿極淡,卻又能穿透無限之遠。

葉天抬頭觀向這偌大擂台之人,有著不少人的頭上都開始有了積分,而有的人頭上積分竟在不斷增長。

此時的南宮琪與高鵬也是在這擂台之中,二人在遠處觀瞧葉天為他無聲助威。可是那七彩猿猴本已將葉天抓住運往山上。她二人明知不敵就要逃走,可是七彩猿猴已經發現他們二人將其抓來這擂台之中。

葉天在這茫茫人海之中也是發現了其二人,高鵬那威猛巨虎也是左突右沖想要與葉天會合。可是兩邊也有著不少強者,在那混亂場面之中南宮琪也是受傷跌落台上。

葉天手持潛龍之劍,並沒有暴露那半神格之中的神刃赤淌鎏金。以風一般的速度從一邊殺向了那二人之處。

在這清冷劍鋒之下是那一朵朵的燦爛血花,腳下踏出的鮮血印記就如同那步步生蓮朵朵綻放。

葉天此刻頭頂的數字猛然增長,從最初之一一直增長到二十六。周圍的強者看著那早已泛出橘黃色光芒的葉天頭頂。

也是無人敢於挑釁葉天,葉天此時終於是與南宮琪與高鵬二人回合。原本三人境界差距之大實在是那不可通過的天之溝壑,可是如今雖然葉天仍然只是殺神後期。

但是葉天那層出不窮的殺招,與堅定不移的內心早已將二人遠遠超越。單輪斬殺殺神巔峰強者,高猛捫心之問,自己雖然在這殺神巔峰之中屬於中上。

可若是要斬殺一初入殺神巔峰之人也是要費勁周折,可是葉天這一路砍來。在他手下沒有幾個殺神巔峰強者能夠扛過三擊。

基本上都是入砍瓜切菜一般輕鬆,而南宮琪更是看痴了雙眼。原來那夢是真的,在那彩雲之上的飄然男子。

南宮琪站起說道:「葉天保護我,我將要施展殺神了。」

葉天聞言便是一愣,果然自己真的沒真正見過南宮琪的殺神。可是他們既以知曉自己的能力,這南宮琪的殺神定然是比自己強才是。

沒有移動的葉天將劍身一橫,擋在南宮琪的身前。而高鵬則是以巨虎之身將南宮琪的身後擋住。

葉天忽然就覺得身後一冷,彷彿有一雙冰冷之眼穿透了他的身體望向前方。而前方的人就像是迷失了心竅一般,忽然向著其原本的隊友身上砍去。 這南宮琪的殺神竟然是一個蒙面虛影,葉天回頭觀向這淺淡虛影。虛影之上竟是有著煙霧繚繞,這煙霧組成的淡淡面紗將此殺神面容遮擋不可見。

而被這殺神所凝視之人,紛紛喪失心智。眼中突然血紅,就如同被一種奇異能量剝奪了自身的神志。

葉天從未見過如此詭異殺神,普通殺神都是以那武器或者是魔獸為基準,可是南宮琪的殺神竟是從來沒有見過的魔幻虛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