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完全不符合我家妹妹的人設啊。

這幾年只要是遇到事情了,我和黎雪那可都是綁定出現的,只要有我在就有黎雪在,而且我們兄妹了十六年,平日里打打鬧鬧其實也是我們感情表達的一種方式。

我又不是德國骨科那種變態,所以說我們兄妹的關係一直都很好啊。

這次我都住院了,我怎麼都沒看見黎雪。

趁著我家老媽給我削蘋果的功夫,我對蘇靈兒問道:「靈兒,黎雪呢?」

「咦?那丫頭沒告訴你?」

蘇靈兒還沒回答,我家老媽就一臉好奇地說了一句。

只不過我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蘇靈兒眼中的黯淡。

難道是出事了?

我一下子就急了,連忙對我老媽問道:「媽,黎雪怎麼了?她在哪啊?」

我家老媽順手就給了我一個腦瓜崩,沒好氣道:「多大了,穩重點。你妹妹半個月前就走了,之前不是她說去找你玩要和你說她要去魔法聖地進修的事情嗎?怎麼?她沒說啊?」

納尼?

聽完我媽的話我都愣在床上了。

黎雪走了?之前她來找我玩?

我一下子就想起來當初蘇靈兒的欲言又止可是被黎雪打斷的那一幕,我就是再傻我也知道當時是什麼情況了。

我默默地看向蘇靈兒。

從蘇靈兒的眼睛之中我只看到了對不起這三個字。

蘇靈兒低下頭解釋道:「本來當時我是打算告訴你的,可是雪兒說你現在有事情要忙,所以就不要告訴你了,對不起。」

猜測得到了確認,換來的唯獨只有悵然若失罷了。

我嘴角扯了扯,露出一個無奈地苦笑,我自己彷佛自言自語地說道:「這丫頭,走也不和我說一聲。算了,反正最近我也快忙完了,抽時間我去看她一下就行了。」

我話音剛落,我家老媽就無奈道:「想多了吧你,魔法聖地那是能隨便去的嗎?雖說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如果不完成歷練那根本就出不來,那是人類聯邦培養下一代精英魔法師的修鍊之地,沒有聯邦的認可就是連在哪都不知道,你怎麼去看她。」

我,去?

這下子我就急了,一下子從靠著的狀態變成了坐起來的樣子,我抓住我老媽的胳膊連忙問道:「那她多會能出來啊?」

說實話,雖說我也知道我和黎雪遲早是要分開的,但是這丫頭給我不告而別我就有點受不了了。

她既然要身為一個坑自己哥哥的妹妹,那麼她怎麼在走之前也得狠狠宰我一筆啊。

就這樣不辭而別?

嗯,我很生氣!生氣到想要立刻見面收拾她一頓。

而我家老媽一幅驚訝地語氣說道:「差不多半年到一年吧,黎雪的天賦我還是放心的。倒是你,你不是平時挺煩你妹妹的嗎?現在怎麼這樣了?」

我,我哪樣啊?

我順手搶過來我家老媽削好的蘋果狠狠地咬了一口,我惡狠狠地說道:「這丫頭還欠我東西呢就跑了,等她回來看我不好好收拾她。」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為了面子,也不知道這一輩子說過多少違心的話。

在內心深處,除了對黎雪的擔憂之外我就只剩下我對我自己的怨氣。

當時為什麼不好好陪黎雪一天?

就因為兩個電話嗎?

慢慢靠在床上,我眼神落幕,一言不發。

場面一時無言了起來。

「咚咚咚。」

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突然被敲響,離門最近的貞德老師連忙站起來開門.

等那個人一露臉,就連唯一坐著的我老媽都站起身來。

「主席,你怎麼來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龍傑這個人到底哪那麼有魅力,幾乎我身邊的每個人都對他尊敬有加,就連我爹那麼高傲一人對龍傑都是死心塌地的。

你說他長得有我帥?

有我有才華?

有我厲害?

好吧,好像除了才華都比我強。

但是說老實話,我對龍傑的印象就和別人對他的印象就完全不一樣,從我和龍傑第一次見面我就覺得這人絕對不是個正經人。

哪有正經人大半夜去趴人窗戶根的啊?

所以說,我和龍傑相知相識到如今,我和他的相處模式一般都是在別人面前我給他面子,沒別人的時候該怎麼就怎麼,不給面子就是不給面子了。

尤其再加上我和他還有一層合作夥伴的關係,朋友關係再加個合作,一般我們將這種關係稱之為隔壁老王與綠色的虐戀,個屁!

隔壁老王就有點扯淡了。

我連個女朋友都沒有,龍傑雖然有老婆,但是靈悠涵靈大教導主任除了龍傑能管得了之外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人能管得了。

正常來講,我們這種關係屬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樣子。

這麼講雖然是GAY了點,但是這確實是實話。

總結一下,那就是我對龍傑這個聯邦主席的身份完全不感冒。

以至於在我身邊都沒什麼外人的再加上我家妹妹被他不知道搞到哪裡去修鍊的情況,我對於龍傑的到來只是回之以一聲冷哼。

在場的都是修鍊者,我這一聲哼雖然聲音不大,但是該聽到的都能聽到。

貞德老師一直再幫我進行著永恆玄武號的製作,我在和龍傑一起研究人體實感模擬的時候她就知道我和龍傑的關係。

蘇靈兒雖然沒見過我和龍傑同屏出現,但是有我妹妹的存在,這點消息她還是能從黎雪最裡面得知的。

只不過我家老媽嚇了一跳,一巴掌就拍在我後腦勺上,只聽我家老媽怒聲道:「怎麼說話呢?這麼沒有禮貌!平常我是怎麼教你的。」

我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這次絕對是委屈的。

我這也沒說話啊,而且老媽,你平常教我的不是擒拿手啊什麼的防身術什麼的嗎?你也沒教過這些啊。

身為人類第一公爵和把人類第一公爵打出浮空不知道多少連的女人的兒子我個人表示壓力好大。

這對夫妻兩沒一個講理的。

最氣人的是龍傑還連忙勸阻道:「沒事沒事,孩子不聽話很正常,多打,不是,多說說就好了。」

他絕對是想說多打打就好了,絕對是!

我欲哭無淚的小眼神立刻就換成了一副想要殺人的目光,估計龍傑還有一點點良心留存,知道玩笑開開就好了,在我馬上快爆發的時候龍傑連忙對著我家老媽和貞德老師她們說道:「夫人,貞德老師還有蘇靈兒小朋友,我和樂天有些話想要說。這……」

聽完這話,我家老媽就是想「教育」我也只能等一會了,我家老媽點點頭,和貞德老師還有蘇靈兒一起走了出去。

病房裡就剩下了我和龍傑兩個人,就在關門的一剎那,龍傑身上那股恬淡的氣質瞬間消失,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龍傑就和葛優葛大爺一樣的造型癱在了病房的沙發上。

真的,這還真不是我不給龍傑面子,你說就他這個樣子我怎麼給面子啊?

得虧我還沒研究出照相機這玩意,否則我現在拍一張龍傑的照片出去宣傳絕對能讓龍傑在五年之後的大選上落馬。

我的目瞪口呆也就僅僅持續了一會兒,我沒好氣地對著一幅慵懶樣子的龍傑問道:「說吧,來找我什麼事?永恆玄武號機甲的數據殭屍臉應該給你送過去了啊,還有問題嗎?」

和我不一樣,龍傑身為聯邦主席,再加上現在時局的問題,龍傑身上的事情可不是一般的多,就是最近發現的那些貪官就夠龍傑忙活的。

所以說這哥們絕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果不其然,龍傑靠在沙發上用一副無所謂的語氣說道:「還真有事。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前不久有人通知你要簽訂和平協議了吧?」

「嗯。」我點了點頭,這我還是記得的,和當時機甲零件完成幾乎是同一時間的。

龍傑繼續用那一副無所謂的語氣說道:「你還記得就行。精靈和蜥蜴人的使著說了,想要簽訂和平協議,那麼他們就要見一見能製造出靈科武器的人,並且要求人類聯邦能給他們提供靈科武器的技術。正好不是你的那個什麼永恆玄武號不是也做完了嗎?你就順手帶上那個和虎人的使者一起去精靈之森。」

納尼?

我一下子坐起身,激動地說道:「你扯淡吧? [綜武俠]天香学姐是藍孩 你是打算讓我去當簽和平協議的使者?你瘋了吧?靈科武器現在是我們一家獨有的,別家想要研發製作出來還不知道多少年呢,你居然答應了把這個技術給他們?」

還真不能怪我說這麼狠得話,龍傑這個事情確實是辦的沒腦子。

落後就要挨打這個道理誰不懂。

現在好不容易人類靠著靈科武器在戰場上有了碾壓一般的力量,這就是不統一一下世界,好歹也得創造出絕對大的優勢啊。

你看人家某朗普,仗著自己是世界第一強國人家什麼事干不出來,以一個國家的力量打壓一家華夏公司這種讓人鄙視的事情人家做的都津津樂道,修堵牆還得讓別人掏錢。

更別說在他之前有人搞得什麼海灣戰爭,什麼拉客戰爭,簡直都不把弱國當人看。

現在什麼好處都沒拿到,龍傑就要把這項技術免費給別人,這尼瑪絕對就是扯淡了。

面對我的激動龍傑卻還是那副無所謂的樣子,慢悠悠地龍傑打了個響指,然後一層乳白色的光芒迅速覆蓋了整個房間,龍傑掏了掏耳朵,無奈道:「別喊那麼大聲,怕別人聽不到啊。跟你說啊,簽訂這個和平協議也是無奈而為之的,這件事情告訴你別告訴別人,省的引起恐慌。「

聽到這我倒是有點好奇了,能有什麼事能比得過核心技術的。

我點點頭,一幅洗耳恭聽的樣子。

龍傑這次終於直起腰來露出一幅嚴肅的樣子對我說道:「根據邊境報告,沿海岸線出現了很多可以活動的屍體,這些屍體的力量比普通人要大但是移動速度卻很緩慢,在他們的身上還纏繞著類似觸鬚的東西。一開始我們認為是有邪惡的修鍊者在利用屍體作惡,可是在我們派出聖靈學院的老師之後,發現這些屍體根本不怕聖光,甚至聖光還對他們有治癒效果,這個效果原本是只能對活人出現的。不光是我們人類的海岸線,虎人的沙漠邊境,精靈的精靈之森的邊緣都出現了這種生物。我們將其稱為光鑄亡靈,這些光鑄亡靈數量變得越來越多,其中甚至出現了能使用靈力的光鑄亡靈,為了應對龍和光鑄亡靈出現的事件,戰爭肯定是不能再繼續了,由於這些年的戰爭,除了我們人類之外,其餘四國的軍事力量都受到了嚴重的削弱,為了幫助他們防禦,經過我們的考量這才決定把靈科武器的技術有償地貢獻出去,當然,這有償的錢是交給你的康孝公司的,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我對我放不放心我不關心,聽完龍傑說的話,我怎麼突然覺得我有點懵,我怎麼感覺這個劇情好熟悉的樣子。

有誰還記得星靈的存在。

當初比賽的時候那個什麼麥迪文還是什麼的把星靈的存在告訴了我。

當時就給我嚇到了。

但是現在聽完龍傑所說我怎麼感覺暴雪爸爸是真的牛逼。

暴雪爸爸做的遊戲肯定不只是星際爭霸一款遊戲,在暴雪爸爸的暴雪世界之中可是有著一顆被稱為之永遠的經典的魔獸系列這一款遊戲。

在魔獸這款遊戲之中有著一個種族被稱之為被遺忘者,這個種族的出現在魔獸劇情中是因為魔獸中最經典的亡靈天災這一個系列的故事而出現的。

當初聯盟第一孝子阿爾塞斯一劍捅死自己老爹之後成了亡靈君主,在後來他為了抵擋外來的敵人,勵志要把全世界的人都變成亡靈,結合全世界的力量,結果被全世界的英雄給一起懟死了。

之前被他控制的亡靈恢復了意識之後跟了希爾瓦娜斯成為了一個全新的種族,由於變成亡靈的悲慘過去,所以他們稱自己為被遺忘者。

讓我懵的可不是被遺忘者而是亡靈的出現。

現在這種亡靈的出現我怎麼想到了阿爾塞斯黑化之前所遇到的事情。

在魔獸的劇情里,這位聯盟第一孝子之所以黑化就是因為他發現了亡靈的存在但是很多人都不相信他,結果他越來越偏激,最後失去了理智舉起了那把霜之哀傷最後徹底變成了亡靈君主。

只不過那塊的亡靈害怕聖光但是我這的亡靈不害怕而已。

這種劇情我怎麼那麼熟悉啊。

如果說把這個世界的人類與虎人看成是聯盟,把蜥蜴人和精靈看成是部落,那麼因為亡靈的出現導致聯盟與部落合作。

這劇情我怎麼覺得這麼像魔獸的劇情啊。

可能是我不是修鍊者的緣故,所以我對亡靈害不害怕聖光沒有什麼感覺,我只是好奇這所謂的世界投影技術也實在是有點坑爹吧。

這怎麼劇情還來的差不多。

龍傑的眼中滿是擔憂,只聽龍傑繼續說道:「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情,龍之所以出現我們現在已經有了線索。根據最近的戰鬥和史書上記載的龍的戰鬥方式所對比,我們發現現在出現的龍是有問題的。幾年前你父親殺死的那條龍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根據我們對這具屍體的研究,我們發現他全身由百分之二十的肉體是處於腐爛狀態的,它的靈魂也存在著問題,雖然靈魂依舊存在,但是它的靈魂卻似乎在沉睡。用你能聽的懂的話就是它就是個能憑藉本能戰鬥並且活動的植物人。但是在殺死它之後,我們發現它腐爛的肉體居然在短短一年內恢復成了正常的肉體,如果不是它的靈魂已經消散的話,我們甚至會認為它會重生。這個特點和那些最新出現擁有靈力的光鑄亡靈是一模一樣的,所以我們大膽推測,這兩件事情其實是一人所為。而且從最壞的一面考慮,不管是亡靈還是龍,現在它們出現只是給我們一個警告,等他們準備好之後,那麼就是他們向全世界進攻的時候。那個時候,國與國之間的仇恨都是小事情了,如果不團結不和平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不一定就……「

話都講到這個份上了我肯定是聽懂了。

按照我的理解差不多就是大地裂了又裂之亡靈再臨唄。

玩過魔獸世界的都知道,大地裂變也是一個劇情章節,講的就是一條龍逆天被乾的故事。

現在龍和亡靈都出來了,那不就是大地裂了又裂之亡靈再臨?

我覺得我真的是個小天才。

只不過你看我都這麼悠閑地給這次的事情都開始起名字了,你就知道我是有多不在乎這種事情了。

雖說在魔獸裡面這兩個事件都有可能毀滅整個世界。

但是這畢竟不是魔獸,就是他喵的世界投影再牛逼也總不能給我把阿爾塞斯給我弄過來吧。

你就是弄過來,你也得給我弄吉安娜啊什麼的這一類開了掛的妹子吧。

在這種情緒下,我對龍傑要出售我的靈科產品的做法還是有點不滿地。

但是人家龍傑好歹把理由都給我說這麼清楚了,我就是再反駁也不太可能。

只不過……

我嚴肅地對龍傑說道:「贈送靈科這方面的科技是不可能的,靈科產品的技術必須要由我掌控,但是我可以在精靈和蜥蜴人那裡開設康孝公司的子公司,這些子公司完全由蜥蜴人和精靈自治,康孝總公司只是會派去一些代表。我傑哥,我這可沒跟你提請求,這是我的要求。」

想要我那麼便宜就把靈科產品的科技賣出去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但是換一個思路來看,如果說靈科產品的版權在我這,而且我讓他們自己管理屬於他們的康孝公司,對我來說我是屬於把生意做到了國外,對他們來說是得到了靈科科技。

在這種一個公司多種管理的模式下,那樣豈不是把康孝公司做到了全世界?

當然,我的這個想法可不是我的原創,在我上輩子的華夏有一位相當傑出的領導人提出了一國兩制的方略,在這個政策下,我們華夏收回了我們的固有領土,而且讓經濟蒸蒸日上。

既然國家都能一國兩制,那麼我這一個公司為什麼不可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