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卻被陳林臨時徵用,足足上千名血劍軍成員,在廣場中央整齊排列,個個挺拔如松,氣息凜冽,給人不可撼動之感。

在外圍不遠處,武戰元老和幾名元老在圍觀,感受的最為直接真切,心中震撼不已:「陳林真是好手段,竟然真的將血劍軍給練成!」

「短時間內,足足六百多人,都晉陞劍師境界!這,這場景,只怕川劍派,百劍閣那樣的大宗派,都沒有出現多少次吧?」

他們都如此,更別說普通的古劍府弟子,簡直震撼的無以復加,羨慕,嫉妒,悔恨等各種念頭紛至沓來:「早知如此,之前就拚命修行,無論如何也要加入血劍軍!」

好在現在還不算太晚,血劍軍已經徵召過第二批成員,以後肯定有第三次,第四次……他們的目光變得熱切。


與此同時。

陳林已經開始向八百血劍軍老成員傳授第三劍。

「血入胎!」

顧名思義,這第三劍就是將自身溶於真氣當中的精血,開始向劍胎煉化。

一旦成功后,劍胎將比同等級劍師的劍胎強出至少兩倍,甚至三倍!


牛永望,賀俊偉,趙卓等血劍軍老成員聽清之後,呼吸頓時變得無比急促。

三倍,竟然能夠比同境界的高手強大三倍,這樣的功法,未免太強悍了些!

不過,正合他們的胃口。

他們睜大眼睛,豎起耳朵,生怕漏聽一字一句。

「……聽明白的話,就開始修行第三劍,有搞不懂的地方,就來找我!」陳林說完之後,就在一旁的地面上安坐,閉目養神。

牛永望,賀俊偉等人,早就迫不及待,片刻也不願意耽誤,立刻便修行起來。

一時間,血氣瀰漫,劍氣衝天,熱鬧無比。

而在他們的四周,則有血劍軍的新成員持劍守護,滿是羨慕,卻無法修行第三劍。

因為按照陳林的規定,第二批新成員,也必須要全部達到劍師,才可以修行第三劍。

而且就算陳林破例同意,他們不是劍師境界,沒有凝成劍胎,也根本無法修行。

接下來幾天,亂陰山難得恢復平靜,唯獨赤銀礦石基地變得熱鬧無比,到處都是修行成痴的血劍軍成員。


好景不長,陳林在看見牛永望,賀俊偉等人已經將第三劍大致演練熟悉之後,就再次帶領他們,進入亂陰山中狩獵妖獸,以實戰演練劍術。

血劍軍就這樣,修行,狩獵,在循環不斷的過程中變得無比強大!

……

也不知道多少天過去,回去礦山基地的人,攜帶給養回來,突然告訴陳林,古劍府派人,緊急找他。

「府尊,這是給您的信!」

這人說著,就恭恭敬敬的遞上白色信封。

陳林打開信,查看了下,登時驚住,似乎完全沒有想到,又仔細查看幾遍,才終於確定,喃喃自語道:「竟然是……她?!」

… 「風清霜,竟然會給我來信?」

陳林萬萬沒想到,這封信竟然來自風清霜。

那個在亂陰山中偶遇的青衣少女。

儘管只有一面之緣,但是少女如林中仙子般的風姿,給他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當然,這其中也有部分原因,是因為洞察到少女的身份,非同小可,對他以後攻略十萬里蘭蒼大平原大有裨益。

陳林十分清楚,相對整個古元大陸來說,蘭蒼大平原很小,地理偏僻,可是幅員十萬里,人口以億萬計,肯定少不了各種天才,甚至老怪物級別的存在。

這些人,都是古劍府崛起,獨霸蘭蒼大平原時會碰到的障礙。


必須將他們全都降服,再不行的話,就強勢誅殺!

陳林信心十足。

只要給他一年,哪怕半年時間,到時候以他的境界與戰力,在十萬里蘭蒼大平原都可以橫著走,所向無敵手,十分順利的就能率領古劍府崛起。

問題是,時不待我!

數十年後,大劫即將降臨,所有的劍修都要被道修屠戮,宗門被搗毀!

陳林前世之時,親身經歷過那種絕望與恐怖,儘管豁出性命抗爭,但單憑他一人,終究是無法抵擋早已經成型的滔天大勢,被圍攻致死。

好在,老天讓他的靈魂穿越時空,回到七十年前,擁有再來一次的機會,陳林就此立下誓言,絕對不能夠讓悲劇重演。

第一步,就是用盡量短的時間,讓古劍府崛起,統合整個蘭蒼大平原的力量,從而初步擁有自保能力。

等到那時候,陳林就準備第二步,走出去,到廣闊無垠的古元大陸上去遊歷,去搜索記憶當中的各種奇遇,經歷各種大事件,從中得到足夠多的好處。

可惜,以他現在的實力,連第一步都做不到。

即使在他的前世,也是花費足足五年時間,才徹底奠定古劍府的霸主地位。

前世的時候,不知道危機降臨,還可以慢慢修鍊,蟄伏,最後爆發。

但是這一世,陳林無法坐視時間浪費,準備利用蘭蒼大平原上各大勢力,無法調和的巨大矛盾入手,來逐個擊破。

他決心從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劍修,化身計謀迭出,掌無數人生死,宗派興衰的大梟雄!

而風清霜出自蘭蒼大平原北方,一個頗具勢力的豪族,風家,而且,她似乎是和秋山國也有很深的關係,當時是去了秋山國。

臨行之前,更是將異常珍貴的藏虛囊,隨手送人,顯然此女的身份非同小可。

現在,她去了秋山國,不足半年時間,竟然就能夠擔任秋山國的使者,來到古劍府,宣布秋山國對古劍府的承認,令陳林越發肯定對此女身份的判斷。

陳林低頭,看著信封上娟秀的字體,上面清晰寫著要見自己的意思,還有撲鼻的脂粉香氣,他不由得陷入沉思。

或許,通過此女,可以找到自己實現圖謀整個蘭蒼大平原的契機。

「府尊,燕府主等人傳下口訊,讓您儘快回去,不知道您的意思是?」那名傳信使者畢恭畢敬的問道。

「等我將所有的血劍軍成員全都召集回來之後,就回古劍山谷。」陳林略微思忖之後,便下定決心。

那名傳信使者大喜道:「那我先告辭,迴轉古劍府稟告這個消息。」

他匆匆離去,速度飛快。

……

離銀礦基地上百里,有座高山,山中有處洞窟,幽深,恐怖,不斷有酸臭的陰風席捲而出,將岩壁腐蝕的千瘡百孔,更沒有任何植物能夠在這裡存活。

綠龍谷!

這是賀俊偉,趙卓等血劍軍成員,為這座高山取的名字,然而,綠龍谷中並沒有什麼龍,充其量就是一窩綠皮大蜥蜴。

它們出來覓食的時候,無意中被賀俊偉等人發現,立即淪為他們狩獵,採集妖血的目標。

「大家小心點,剛才我觀察了一下,洞窟當中最少也有七頭綠皮大蜥蜴,每一頭都是皮粗肉厚,背上生有無數骨刺,看著就猙獰恐怖,更別說它們噴出的氣息,具有極強的腐蝕性,別說血肉之軀,就是百鍊精鋼,也要被融成鐵水。」

賀俊偉仔細叮囑著,手下的趙卓等人,都是默默點頭,他們全都知道綠皮大蜥蜴的恐怖,但是對自己的信心更足!

「動手!」

賀俊偉突然衝進洞窟當中,似閃電劈落,速度快到極點。

不一會之後,就看到一頭正在吞噬嘯月魔狼屍體的綠皮大蜥蜴,在其沒反應過來之前,赤銀長劍就裹挾滾滾血氣,就斬在大蜥蜴身上。

當即火星迸濺,異響激蕩,一根根利刃般的骨刺斷折飛出,最後更是「噗嗤」一聲,有熱血噴涌而起。

那頭綠皮大蜥蜴直到此時,才反應過來,劇痛之下,發出震天-怒吼,就要噴出比硫酸還要恐怖的酸臭陰風。

可惜,賀俊偉等人根本不給它這個機會,幾乎同時撲上,劍光如虹,落雨繽紛,當即就將其亂劍分屍。

賀俊偉,趙卓等人,毫不停留,朝著洞窟深處猛撲而去。

「嗚呼……」

其它綠皮大蜥蜴似乎嗅聞到空氣中的血腥氣,全都暴動,狂奔匯聚,每一頭都如鐵塔,四條粗壯的大腿落地,大地轟轟狂震起來。

地動山搖一般,不斷有碎石從頭頂砸落,危險之極。

賀俊偉等人夷然無懼,揮舞手中劍,將砸落的亂石,席捲的陰風,統統斬滅。

一場慘烈的殺戮開始,卻連半柱香都沒到,就已經結束。

結果,自然是賀俊偉等血劍軍成員大獲全勝。

「成為劍師之後,劍術的威力,果然就不一樣!」趙卓滿身鮮血,周身殺氣騰騰,宛如剛從血池中爬出來的魔神。

其他血劍軍成員也大多如此,幸好受傷都不是很嚴重,而且身上的血,大多是綠皮大蜥蜴的血液。

「嘿嘿,其他劍師可沒有我們這樣恐怖的實力。」賀俊偉大笑道:「說起來,十三重血劍真是厲害,自從我開始修行第三劍血入胎之後,實力就開始狂飆突進,足足比原先厲害兩三倍。」

「我也是,前面三劍就如此厲害,真難以想象後面十劍,又有何等恐怖的威能?」

強制婚寵:非你不可 ,長此以往,別的宗派新生代怎麼與我們爭鋒?未來註定屬於我們古劍府!」

眾人頓時興奮起來。

賀俊偉笑著擺手道:「好了,大家趕快把妖血採集,還有綠色大蜥蜴身上的骨刺,厚皮,骨髓,妖種等珍貴材料,都不要放過,統統收集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亮光突然從洞窟外激射而來,似乎早已經鎖定賀俊偉的氣息,筆直劈殺斬落。

「是劍符!」賀俊偉大手猛抓,當即抓攝在手心當中,展開查看,臉色微變道:「府尊讓我們接到命令后,馬上趕回去!」

「這麼急,是不是赤銀礦山基地發生了什麼事情?」


「隊長,那些大蜥蜴身上的寶貝還要嗎?」

「不要了,我們走!」賀俊偉二話不說,提起劍就朝著洞窟外衝去。

其他人緊緊跟上,風馳電掣,開始狂奔。

同樣的情景,在亂陰山各處發生。

隨著陳林一聲令下,所有的血劍軍成員,跨越千山萬水,陸續匯聚到他身前,直到全員到齊。

「回府!」

他沒有解釋,血劍軍成員也沒人發問,簡單收拾一下,就開始趕路。

其他古劍府弟子,以及從各大城池徵召來的民夫,看見這一幕,都是議論紛紛,百思不得其解,怎麼血劍軍毫無徵兆的就要離開?

這其中,只有武戰元老等少數幾個人知道真相,眉頭深鎖,不知道秋山國派人來拉攏他們,到底是福是禍?

高冷容少寵不休:熱吻365次

數天後。

古劍山谷前,人們得到血劍軍即將歸來的消息,自動匯聚,翹首歡迎。

「聽說,血劍軍在亂陰山中斬殺了許多妖獸,在生死之間,個個實力突飛猛進,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還有假,要是我再努力一下,提升實力,只怕我也是血劍軍成員,得以修行《十三重血劍》,說不定現在就是劍師級別的高手!」

「你就做夢吧,啊,快看,人來了!」

人群徹底沸騰,遙遙望去,就見遠方一條血龍怒吼狂奔而來,正是血劍軍成員騎馬呼嘯而來,給人眨眼即至的感覺,逃無可逃,躲無可躲的殺伐凌厲感覺。

許多人嚇得駭然色變,只差失聲尖叫。

如今的血劍軍,僅僅是從氣勢上,便極度驚人,充滿壓迫感,使人不由自主的臣服。

短暫的驚駭過後,所有的古劍府弟子都歡呼起來,神情狂熱,充滿嚮往。

而在人群中,卻有四男四女的表現與其他人完全不同,好奇滿滿。

不一會,血劍軍已策馬狂奔到古劍山谷前,齊刷刷翻身下馬,拉住韁繩,緩步而行。

陳林走在最前面,第一眼,見到了燕無忌,魚玄真,白沐修等人。

隨後,就在他們身邊看到一群陌生人。

秋山國的使者!

使者之中,一名少女,青衣素凈,笑容淡雅,靜靜看著他,露出淺笑。

「陳林弟弟,果然是你!我就知道,他們說的陳林,一定是我認識的那個陳林!」

… 風清霜青衣羅裙,容貌絕美,宛如林中仙子,再加上貴不可言的身份,一舉一動,都特別引人注意。

此言一出,頓時間,場中所有人都安靜下來,靜靜張望著。

陳林聽見,隨手將馬匹手下人牽走,他才快步上前,不疾不徐,每一步都彷彿用尺子丈量過。

幾個呼吸,他就已來到風清霜面前,面帶春風:「真是意外,我以為最少要一年後,等我開始出外歷練的時候,才會有緣和你相見。」

風清霜捂著嘴巴笑,雙眸中充滿探究之色:「陳林弟弟,說真的,你的進步速度著實讓我驚訝呢。」

……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