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是重達幾噸的汽車啊!

這小子的力氣究竟有多大,才能將這輛車死死地按在地上。

然而,還不止這樣。

楊漠一手按在引擎蓋上,一手則砸向了車窗玻璃。

嘭!

只聽一聲玻璃的破碎聲,楊漠不僅一拳將擋風玻璃打碎,還將寶馬司機從車上拖了下來,重重地扔在地上,一腳踩了上去。

「你……你快放開我,不然等龍哥回來,一定要你粉身碎骨。」青年冷冷地威脅道。

「粉身碎骨?這倒是不錯的主意!」

楊漠冷笑一聲,直接一腳踹在了對方的胸骨上。

啊!

下一秒。

青年的嘴裡爆發出一聲慘烈的叫聲,就這樣,他的胸口被楊漠冷酷地踏碎了。

「粉身碎骨,這才剛剛開始。」

楊漠看著青年痛苦的樣子,沒有一絲憐憫和同情,又一腳踩了他的肋骨上。

這一腳,比剛才還要兇狠。

剛才,青年開寶馬撞楊漠,就是想要置他於死地。

幸好楊漠修為厲害,這才躲過了這一劫,要是換成另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在校生,此刻恐怕早就遭了他的毒手。

所以,這個人絕對是死有餘辜。

不過,楊漠沒有要他的命,只是廢了他,讓他下輩子只能在病床上度過了。

接著,楊漠又將目光投向身後的青年。

青年被楊漠嚇得雙腿一軟,立刻跪在了楊漠的面前,扇著自己的耳光,一個勁地懺悔道:「大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放我一條生路吧!你以後要我幹什麼,我都願意。」

「既然這樣,那你就將這輛車給錢砸了。」楊漠指著寶馬車,冷冷地說道。

「這……」

青年猶豫了片刻,在楊漠凌厲的目光下,只好拿起傢伙,狠狠地砸向了寶馬車。

頃刻間,好端端的一輛車,直接被砸成了一堆廢鐵。

在眾人恐懼地目光下,楊漠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停車場。

下一刻。

楊漠出現在校園餐廳門口。

「楊漠,這裡!」

楊漠剛踏入校園餐廳,李思璇就看到他,主動向他揮手。

楊漠朝李思璇點點頭,徑直走向了她的身邊。

今天,李思璇沒有演出,但為了見楊漠,特意化了一個性感的淡妝。

配上一頂鴨舌帽,就像可愛的精靈。

「不好意思,路上有點堵。」

楊漠笑著坐下。

看到李思璇,他的心情也是很好。

「沒關係。對了,你來嘗嘗我們學校的燴面和鴨血湯,味道真的不錯。」李思璇梨渦淺淺,臉上的笑容都快溢出來了。

「好啊!」楊漠剛拿起筷子,發現這張桌上只有一份,不禁疑惑地看向李思璇,「思璇,這裡怎麼只有一份啊?你的還沒有上來?」

李思璇臉色一紅,小聲地解釋:「我……我想跟你吃一份。」

楊漠聽得一愣,隨後恍然大悟,立刻拿起筷子,輕輕地夾了一筷,放到李思璇的嘴裡,然後又夾了一筷,放在自己的嘴裡。

「怎麼樣,好吃嗎?」李思璇一臉期待地問道。

楊漠沒說話,沖著李思璇緩緩搖頭。

「不好吃嗎?那我重新點一盤其他的東西。」李思璇有些失望,準備起身叫服務員。

哪知她剛起身,就被楊漠一把拉進了懷裡。

楊漠輕輕地抱著李思璇,溫柔地說道:「我的意思是好吃得不得了!」

李思璇先是一愣,隨後嬌嗔道:「討厭!你……你剛才嚇死我了,我……我還以為不好吃呢!」 楊漠看著李思璇緊張的樣子,不禁好笑道:「就算不好吃,那也是這家餐廳的水平不好,你怕什麼?」

「我……我……」李思璇一時窘迫,不知該如何回答,臉蛋上不禁泛起一絲紅暈。

「這燴面,難不成是你親手做的?」楊漠說到這裡,眼裡閃過一絲狡黠的神色。

李思璇見自己的小心機被識破,心裡頓時羞澀不堪,紅著臉問道:「你……你怎麼知道?」

「當然是吃出你的美味了,要不,你再給我嘗嘗?」

楊漠微微一笑,作勢就要去親吻李思璇的紅唇。

當著這麼多人,李思璇既緊張,又興奮,兩邊的耳根子都紅透了。

索性,她閉上雙眼,輕輕地抬起頭,任君採擷。

然而。

一秒鐘!

兩秒鐘!

差不多半分鐘過去了。

李思璇還不見楊漠有所動作,忍不住重新睜開雙眼。

這下,她愣住了。

只見,楊漠並沒有親吻她的意思,而是低頭,大口吃著燴面。

嘎?

「你說的是吃……面?」

李思璇這話出口,更覺得羞澀難看,整個脖子都紅透了,恨不得挖個地洞鑽下去。

楊漠怕再繼續挑逗這小妮子,她恐怕會被羞死,便不再逗她,將嘴巴伸到了李思璇的耳邊,悄悄地說道:「等我吃了你的面,等會兒才好有力氣吃你!」

李思璇根本經不起如此露骨的挑逗,那張俏臉瞬間春意盎然,都快滴出水來了。

這讓本來就很美的李思璇,看上去更加嬌媚。

前任男神 即便意志堅定的楊漠,也有些心猿意馬,將李思璇抱得更加緊密。

「別,別當著這裡這麼多人,咱們……咱們去酒店吧!」

李思璇感受到楊漠的生理變化,連忙推開他,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楊漠沒有猶豫,立刻將服務員叫過來,準備結賬走人。

可是,就在這時。

「龍哥,那小子就在那裡!」

三名青年往楊漠這邊看了看,立刻快速走了過來。

看到這三人,李思璇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俏臉頓時陰沉下來。

「哈哈!思璇,果然是你啊!」

為首的青年,身材修長,面色白皙,穿得也是人模狗樣,他看見李思璇,眼睛頓時笑開花了。

「龍昆,你找我做什麼?」李思璇沒好氣地問道。

「找你?」龍昆一怔,隨即搖搖頭,將手指向了楊漠,「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這小子的。」

「嗯?

這句話,讓李思璇有點疑惑。

楊漠第一次來燕京大學,龍昆怎麼認識他的?

但,龍昆緊接著,將目光投向楊漠:「小子,你行啊!不僅敢砸我的車,還敢在這裡泡校花。只不過,你出手也太寒酸了點吧?」

龍昆看著桌上的燴面和一些普通小吃,鄙夷地奚落:「你帶思璇來這種破地方吃東西,那就罷了!再看看,你請思璇吃的是什麼?這些玩意,是人吃的嗎?」

龍昆一個勁地奚落楊漠,完全沒有注意李思璇越來越難看的臉色。

楊漠擦了擦嘴,冷冷一笑:「原來,你就是那個開寶馬的傻叉啊!我知道了,你現在可以滾了。」

噗!

聽到這話,李思璇差點笑出聲。

儘管楊漠的話聽起來粗魯,但讓她感到很爽。

「小子,你說什麼?」龍昆滿眼怒火,殺氣騰騰地盯著楊漠。

然而。

楊漠毫不在意,直接一記耳光,重重地甩在了龍昆的臉上,翻著白眼,沒好氣道:「讓你滾,聽不懂嗎?」

啪!

龍昆直接被打懵了。

他根本沒料到,楊漠竟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動手。

「你找死!」

待龍昆反應過來,在暴怒之下,根本管不了這麼多,一拳便對著楊漠的腦袋打去。

他這一拳用盡了所有力氣,恨不得將楊漠的腦袋打爆!

只是,就在他的拳頭快要打到楊漠時,楊漠突然閃開了。

他這一拳,狠狠地打在了他的一個小弟臉上。

嘭!

這一拳,極狠!

霎時間,這個小弟臉上血流如注,整個右臉全都腫了起來。

龍昆發現打錯人,正準備揮拳,又向楊漠打來,

只是,他的拳頭還沒抬起,一記耳光便又狠狠地甩在了他另一邊的臉上。

啪!

這次,他的另一邊臉腫了起來,看上去竟然對稱了。

「啊!小子,你竟敢打我?」

龍昆看著眼前的楊漠,肺都被氣炸了。

「哪裡,我就是想將蒼蠅拍走。」楊漠拍拍手,無辜地說道。

「混蛋!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給我上!」

龍昆大怒之下,招呼身後兩個小弟圍攻楊漠。

啪!

啪!

然而,這些人剛準備行動,就被楊漠直接給扇飛了。

這下子。

龍昆終於老實了。

他們三個捂著豬頭一般的臉,不甘地看了看楊漠,轉頭走出了校園餐廳。

「好了,這些討厭的蒼蠅終於走了,咱們去酒店吧!」

楊漠回過頭沖李思璇一笑,拉起李思璇的手,便向餐廳外走去。

李思璇被楊漠拉著,那張俏臉開滿了幸福的桃花,心裡有些期待,也有點緊張。

「龍哥,這小子著實太難對付,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龍昆手下目送楊漠與李思璇離開,心裡充滿了畏懼。

而豬頭一般的龍昆,並不打算就此認輸。

「該死的傢伙!要是我哥在這裡就好了,只可惜我哥現在正在閉關,為修武鬥戰比賽做準備。」龍昆恨恨地說道。

然而,他話音剛落,不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好像龍吟的怒吼。

「這聲音是……」龍昆聽到吼聲,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興奮地握緊了拳頭,「我哥出關了,那小子死定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