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十八洪荒御器訣.只是一種修鍊功法.而招式又是招式.兩者間並不是同一種類.

雖然每個人都能在自己所修鍊功法中悟出幾個招式來.但也要有前提.比如說是長輩的旁敲側擊.再者就是自己本來的悟性.

先不說若嘯天自己的悟性高不高.單就沒有人修鍊過這一點.若嘯天就不好創造自己的招式.

而像之前那幾個招式也是根據食色的招式所演變來.盧聖王給的那些御器訣的資料.雖然也有參考可看.但大多數都沒有用處.

簡單來說.就好比有一個人.擁有很高深的戒氣修為.但他只會一些簡單的劈砍.而招式他都不會.那麼比他低上幾個檔次的人也能將他輕鬆打敗.

若嘯天的這些劣勢.自然是被斷訝看出來.就這樣.一人一獸.一個不會太多功法.一個又像是傷不到他.

兩者硬生生的打了很長時間.在這很長的時間裡.魔獸的身體素質充分的展現出來.

如同最開始一樣.斷訝還是風采依舊.而若嘯天則是累的坐下.

放佛這一刻似乎發生過.若嘯天腦海忽然產生這一錯覺.旋即將之拋之腦後.皺著眉頭看著斷訝.

「打了這麼長時間.我殺不了你.你殺不了我.不如就放我走如何.」

冷哼一聲.斷訝他何時受過這樣的對待.堂堂縮地鬼扯槊的器靈既然對一個人類束手無策.這若是傳了出去.讓別人怎麼看待自己.

陰險狡詐的它.忽然心頭一動.旋即卧下身子.冷冷問道.

「你真的想出去.是不是還惦記那小妖精.」

冷哼一聲.斷訝說的這句話.若嘯天就不愛聽了.便是沉默不語.白了他一眼.

「這樣吧.打了半天.我殺不了你.你殺不了我.談和吧.我願意讓你收服.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狐疑的瞅著斷訝.若嘯天掏了掏耳朵.驚訝的看著他.問道.

「你說什麼.」

「我說談和吧.但我有一個要求.」 「我說談和吧.但我有個要求.」

心頭緩緩生出一計.斷訝也是萬般無奈才這樣做.

方才的厭惡與憤怒沒有了.起初時那必殺他的決心也隨著戰鬥中的無力慢慢消散.而它的心頭.忽然想起了一句話.

十八洪荒御器訣能剋制一切神器.

這個聽似有些玩笑的話卻是真實存在.當然這也只是針對神器.不然焚天在若嘯天的身體中對戰時.早就可以將他殺了.

這兩者就如同一個主人與一個奴隸.你聽說過有那個奴隸能反擊主人的嗎.

雖然表面上看不出斷訝任何其他心思.可若嘯天還是感覺此事不妥.但御器訣的最終目的還是收服神器.便是無可奈何只能收服了.

輕輕點了點頭.若嘯天皺著眉頭問著斷訝.「先說說要求吧.我看看能不能做到.」

掐媚的笑了笑.斷訝那醜陋的面容因為這笑變的有些扭曲了.那雙眼之中的怯意幾乎快要麻痹若嘯天.

「我的要求也不過分.我可以把縮地鬼扯槊給你.但你不能阻擋我跟隨別的主人.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討好的看著若嘯天.斷訝熱情的說著.那雙眼之中沒有任何雜質.

然而若嘯天不知道的是.今天他做的這個決定.將會給他以後帶來多麼大的災難.

這些都是后話了.自然現在的若嘯天不會知道.但就從這一刻開始有一個天大的災難開始醞釀了.而這個災難幾乎囊括了整個世界.

「恩.我答應你.那你現在就歸順我吧.」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若嘯天站了起來緩緩說道.

卑微的『嗯』了一聲.斷訝站了起來.對著若嘯天掐媚說道.「好的.主子你跟我來.」

怪異的看了一眼斷訝.難道它的本體不是縮地鬼扯槊.

前走的斷訝感覺身後的若嘯天沒有跟來.便是好奇的扭頭看了看.正巧這一下看到若嘯天正怪異的看著它.

斷訝先是一愣.隨後嘆了口氣.苦笑著解釋道.

「你叫若嘯天吧.哎.都說你們人類聰敏.難道都不知這個迷宮是我幻化來的么.而縮地鬼扯槊的本體還是放在這迷宮的周圍.」


輕輕點了點頭.旋即又是一個鄙視的眼神.你都說這裡是你幻化的了.難道還非要走出去.直接消除幻境不就完了.你這不是脫褲子放屁么.

這一次是若嘯天冤枉了斷訝.因為它這個幻境與往常的不同.這幻境只有在外面才能收回.而在裡面.它雖然能掌握全迷宮的所有的情況.也僅僅只有這一點而已.

斷訝沒有在解釋.而是不屑的用眼底看了一下身後.旋即向迷宮正確的方向行去.

不是左拐就是右拐.若嘯天已經記不清怎麼走了.時間也是隨著他們慢慢過去.

終於在拐了一個左彎后.出口出現了.

斷訝那猙獰的面容硬是擠出一點笑容.讓本來平靜的若嘯天看的心裡有點發寒.

「哥.到了.」

親切的喊了一聲.斷訝來到出口.沖著若嘯天俯下前爪.掐媚說道.「哥.你坐上來.這裡離我藏本體的地方還有點遠.」

量你也耍不出什麼花樣.看著卑躬屈膝的斷訝.若嘯天心頭暗笑念道.


就在此時.若嘯天聽到身後有一個聲音.便是扭頭看去.

「人類.你終究還是出來了.難道這就是天命嗎.呵呵.如今我們山谷巨人的使命也完成了.而剩餘的時間.就讓我們慢慢化作塵土吧.」

帶著幾分傷心的口氣.方才那石老又出現在若嘯天的眼前.雙眼之中流露出幾抹悲傷.

話不知道怎麼接了.心裡也是被這石老所表現出來的情緒感染了幾分.旋即抬頭看著天空.心頭暗暗問道.

「我的使命是什麼.它們是為了守護縮地鬼扯槊.而我呢.」

這一刻.若嘯天既然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與活著的意義.那起初的平和的心態也因石老這一句攪的一團亂.

「人類.你不要多想.我只是感概我們的使命.你與我們不同.你的未來一片光明.只是現在有著一團黑氣伴隨著你.待黑氣散去.天空還是會明朗的.」

似乎在說未來.又似在說現在.一番話語.若嘯天聽了劃出一抹自嘲.

是啊.以後的路還長著呢.如果收服這縮地鬼扯槊.那就有四種神器了.距離十八還差很多.不過照這速度來.興許到了二十歲就湊的差不多了.

若嘯天不知道的是.他現在的這身修為.能抵得上門派的掌門弟子了.而他們最高的也不過是五戒.若嘯天收服了槊系神器.那麼通過神器增幅.距離五戒也不遠了.

當然當若嘯天回到了若靈閣時.所引起的轟動.就連他自己也想不到.

「謝謝石老開導.嘯天明白了.」拱手說道.若嘯天一躍坐到了斷訝身上.微微彎了彎腰.將手遞到食色的面前.微笑的點了點頭.

正當斷訝馱著若嘯天與食色離開時.石老突然叫住.雙手合十.在分開之際.一個鐵狀人形的東西出現在手中.旋即遞到了若嘯天的面前.說道.

「人類.這是我們山谷巨人的珍寶.今日你與我有緣.我就送給你.希望等我們山谷巨人有難時.你能出手相救.」

接過東西.若嘯天細細打量手中的小玩意.當他把小玩意擺起時.一瞬間若嘯天既然感覺它像一個人.便是驚訝的看著老者.

哈哈一笑.石老那彎曲的身子忽然挺起來.一股濃濃的自信.隨著話語瀰漫開來.「這珍寶的名字叫地獄炎魔.乃是由我們山谷巨人數十名頂級高手聯合熔煉到一起的.你只需將它摔到地下.便會有一個兩丈左右的石頭人出來為你作戰.」

「人類.可不要小瞧了它.這石頭人周身冒著黃色的火焰.這火焰乃是我們山谷巨人的獸丹所煉.希望它能為你減少一些不必要的戰鬥.」

「記住.人類.它的周期性是一個月.不到關鍵時刻.不要動用.」

像是一個長輩的叮囑晚輩一樣.這些話語.石老全數講出.而一旁的若嘯天傻愣的看著手中的人偶.半天才反應過來.

「前輩.這麼貴重的禮物我…」

著急的說著.也是說到這裡聲音弱了下去.不是若嘯天他不想還給人家.而是面前的石老.既然微笑的看著自己.隨後石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朽.直到一陣微風吹過.

「咔嚓…」

那雙眼沒有任何光彩的石老.就這樣被一陣風吹掉了.比較輕的灰隨著風飄散到遺種聖地各處.

如果地面上沒有灰白的塵埃.任誰都不會相信.在前幾秒.那還站著一個能吐人語的石頭老人.

緊緊握著手中的炎魔石像.此刻的若嘯天感覺欠了山谷巨人一個天大的恩情.便是心頭暗道.這份恩情.今生今世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若嘯天沉重的將炎魔石像收到戒指中.腳後跟輕輕磕了磕斷訝的肚子.冷冷說道.「走吧.斷訝.」

語落.斷訝深吸一口氣.狂奔於這山谷中.

開啟了天罡.耳邊沒有了風的撕裂與聲音.若嘯天就這樣皺著眉頭凝視著前方.

這一路走來.有太多太多疑惑.若嘯天情願沒有來過這裡.也不要知道這麼多世人不知道的事.

知道的越多.往往對自己越壞.這時的他忽然想起了斧靈的話.起初還不怎麼明白.而現在終於體會到了.

念想到這.若嘯天忽然想起一個問題.旋即輕輕拍了拍斷訝的脖子.出聲問道.

「斷訝.你說食色與你是同類.」

狂奔中的斷訝嘴角一咧.心頭一番衡量后.開口說道.「對.你的女友是與我同類.不過她還依舊保持著原形.而我則是變了樣.」

怪異的看了一懷裡食色.若嘯天沉默不語.等待的斷訝的話.

而食色.先是身體輕微一震.便是巧笑嫣然的捂著臉.一副害羞的模樣.而若嘯天也是正巧看了到這誘人的一幕.

「主人.也許你會有疑惑.為什麼你女友她是食腐獸.我估計她連她自己怎麼活的都不知道.」

似是說中了食色的心思.便是蹙了蹙秀眉.問道.「前輩你怎麼知道.」

哈哈一笑.斷訝躍過岩石.再次提速.「小女娃.我只能說你是我的後裔.但你的血脈還不怎麼純正.」

「我斷訝.在洪荒時期一直被人尊稱為饕餮哦.」

腦中轟的一下.若嘯天驚恐的看著斷訝.他是饕餮.難怪方才的對陣中.它的那聲嘶吼如同嬰啼一般讓人撕心裂肺.現在想來.它人面獸身的模樣.還與腦海之中的饕餮真有幾分相似.

手掌輕輕摸了一下饕餮的背部.錯不了.它果真是饕餮.羊身人面.

「主人.別叫我饕餮了.還是叫我斷訝吧.自從跟隨了地牤神.饕餮名字我就捨棄了.而斷訝也是地牤神親自給我取的.」

看來.這斷訝的身上也有一些故事.若嘯天對於洪荒時期的事情還真想了解一番.焚天如此恨自己.盧聖王又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那這面前的斷訝是個很好的百科全書.

正當若嘯天要提問時.斷訝猛然停下.掐媚說道.「主人.到了.」 這是巨人山谷的一角.但出口只有一個.或者說這個地方又一圈山谷包圍.而出口也是入口.

放眼望去.這四周的山壁上.有著很多刀痕.雖然歷經了數千年歲月的磨合.但依舊靠這傷痕能想象到.在那時這神器是多麼不願被封印.

這天底下有十七種神器的來歷是詭異莫測.那剩下的一種.是若嘯天已經收復的天宏閻羅鉤.

十七種神器.擁有著不同的氣息.也有不同的器靈.在這十七種神器里.分八善七惡.

而這一個神器縮地鬼扯槊是極惡的.初期若嘯天還不能確定.而到了這裡.整個山谷內瀰漫著一股濃重的陰邪之氣.這種氣息是寒冷里透著邪性.

打了個寒顫.視線向中央那個山洞看去.

「嘿嘿.主人.你跟我來.我帶你進去.」

語落.斷訝身體徒然一抖.霎時周身釋放出一圈肉眼可見的氣場.將若嘯天二人包裹住.

霎時.那種厭惡的感覺伴隨著氣場的包裹消散了.若嘯天向旁邊的食色點了點頭.跟了上去.

進入洞內.一道道詭異的綠光從盡頭處散發出來.

不多時.跟隨者斷訝的腳步.若嘯天二人來到洞內.

視線所顯的是一個爐子.之上浮動著一個被石鐵包裹的長長的東西.

就在這時.斷訝仰頭嘶吼.化作一道綠芒向那飛去.

「轟…」

那東西外部的石塊.紛紛龜裂.不多時脫落下來.之後一道道刺眼的光束散發出來.

擋住了耀光.依稀從指縫中看去.若嘯天瞬間呆愣在那.

這武器與槍很像.唯一不同的是頂部.那是一個蛇形狀的頂部.兩面鋒利.呈多面棱形.

槍柄是由一條條不規則的線由下至上連接而成.整個長度約一丈三尺.

給人的感覺並不陰邪.相反還帶著一股剛硬.

整個縮地鬼扯槊渾然天成.沒有絲毫的磨合之隙.

「這就是縮地鬼扯槊.」

不禁驚嘆道.這每一種神器都超出了他的認知.放佛這神器就不該存在這世上一般.在擁有無比美麗之下還有些讓人心存忌憚的氣息.

就在斷訝方才消失的一瞬間.若嘯天遭受了無比的陰邪的氣息.這種氣息讓他幾乎跪在地下.

而現在雖然他沒有跪下.但依舊是驚恐的雙眼看著他.

就在這時.只見那縮地鬼扯槊騰的來到若嘯天的面前.「主人.做好收服的準備了嗎.」

一語瞬間驚醒了若嘯天.便是安定下心神來.出聲問道.「先說說要怎麼收服吧.」

縮地鬼扯槊先是一笑.旋即帶著幾分笑意說道.「主人收服之前.先聽我說幾句.」

「我縮地鬼扯槊.是神器當中最考驗心性的人.你若想收服它定會嘗到不同的幻境困難.倘若你能安然度過.那麼這縮地鬼扯槊即便是我不願.它也會自動跟隨你.若是挺不過.想必結果你也知道…」

聽得這番話.若嘯天眯起雙眼看著他.然而這面前的縮地鬼扯槊是一個兵器.根本沒有人的那些表情.

「我知道了.來吧.我想嘗嘗這究竟是何種滋味.」

語落之時.若嘯天聽到面前的縮地鬼扯槊發出一陣陣陰笑.隨後.只見它慢慢縮小.直到有一根手指長度時方才停下.

之後.不出若嘯天的意外縮地鬼扯槊進入了他的身體.而他的意識也隨著縮地鬼扯槊進入了身體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