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種圖案自然不會平白無故的出現在中原城的城牆上,他們分別是陽土系和陰土系的圖騰。也就是戊土系和己土系。銀色大鳥名叫:天空,而那三目鯨魚名叫天乙。對於這兩種圖騰,姬動知道的不多,但想來也和朱雀、騰蛇作為陽火、陰火的圖騰一樣。

進入中原城內,首先感覺到的就是一種恢宏大氣,所有的建築都十分高大寬闊,以四方形為主,就像南火帝國的建築多為紅色,這中原城內的建築就多是陽土的黃色。寬闊的街道足以容納八輛大型馬車并行,街道兩旁的店鋪甚至都有自己的門樓。

由於距離入學考核還有一天的時間,三人也並不著急,就在街道上閑逛著,準備尋找一家旅店先住下休息休息再說。

正走著,姬動突然停下腳步,目光落在了主幹道旁一座特別巨大的建築上。

他之所以注意到這座建築,是因為這是一座難得不是方形的建築,一個長圓形的門樓甚是奇特,門樓上有一個直徑超過三米的巨大徽標,上面畫著一個調酒壺,調酒壺外有五個圓環,分別是最青、紅、黃、白、黑五色。

「這是?」姬動心中一動。

卡爾和畢蘇的目光也隨著他看去,畢蘇笑道:「這是調酒師公會。應該是中原城分會。不愧是大陸第一大城市,果然不一樣。我去過咱們南火帝國首都熾火城,那裡也有調酒師公會,建築就要比這個小了許多。老大,你看,那調酒壺就是調酒師公會的標誌,外面的五個圓環代表著五行屬性,也代表著五大帝國,意思是,不論在哪個國家,都需要有調酒師的存在。據說,調酒師公會的總會在北水帝國。那裡有著最多優秀的調酒師。」

畢蘇的話語姬動的判斷一樣,但他也只是多看了幾眼,就繼續向前走去。

卡爾道:「老大,你不進去看看么?你調的酒那麼好,考個調酒師稱號應該不難。多一個副職業,以後做什麼都方便點。我聽說調酒師的待遇很好,如果能夠考取大師稱號,還可以從公會領取福利。」

姬動搖了搖頭,淡淡的掃了一眼那調酒師公會的徽標繼續向前走去,前世的一代酒神,讓他去考什麼調酒師資格,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個笑話,他根本就不屑於去這種地方。這一世,他的追求已經從酒變為了魔師的修鍊,同時他也自信,在調酒這個領域中,就算是這擁有魔師的世界,也沒有誰能超越他。

---------------------------------------------

求推薦票,收藏,謝謝。 ?「年紀不大,口氣不小。調酒師是高貴的職業,可不是誰都能考取的。就憑他也想進入我們調酒師公會?」正在這時,就在姬動三人身邊不遠處,一個略帶不屑的聲音響起。

姬動三人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衣著考究,身穿華麗長袍二十多歲的青年正從他們身邊走過,一邊走,一邊輕蔑的打量著姬動,還不斷的搖著頭。

畢蘇怒道:「考個調酒師資格有什麼了不起,我老大是最好的調酒師。」

青年本來已經要從三人身邊走過去了,聽到最好的調酒師這幾個字,頓時停下腳步,「真是大言不慚。哪怕是酒神杜思康大人,也沒有說過自己是最好的。你們算什麼東西。毛還沒長齊,就在這裡不知天高地厚,滾的遠一點,不要在這裡礙眼。」

本來姬動對這青年之前的諷刺並不怎麼在意,前世的他就特立獨行慣了,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但這青年桀驁的話不但罵了他,也罵了他的兩個兄弟。在魔師的世界他現在還不算什麼,但是,在調酒界受到這樣的侮辱姬動不能忍。

兩隻手分別拉住憤怒的想要衝上去的卡爾和畢蘇,姬動淡淡的道:「好,我會讓你知道我是什麼東西的。畢蘇、卡爾,我們走。」

說完,他強行拉著怒氣沖沖的兩個兄弟轉頭就走。

那青年不屑的呸了一聲,傲慢的朝著調酒師公會走去。

「老大,那混蛋這麼侮辱我們,你為什麼拉住我們?這不像是你的風格啊!」畢蘇大為不滿的說道。

姬動拍拍畢蘇的肩膀,「他會為他剛才的話付出代價的。畢蘇、卡爾,你們幫我個忙。卡爾,你去買一張桌子來,要長方形,高度再一米五左右,寬度不低於兩米。畢蘇,你去幫我買一塊白布,一根能夠挑起白布的竹竿和筆。」

畢蘇和卡爾對視一眼,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道:「老大,你……」

姬動冷然一笑,「沒聽說過砸場子么?鬥嘴有什麼用?就算你打他一頓,他會服氣么?要用事實說話。」

畢蘇和卡爾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大家都是年輕人,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他們本就不是怕事的人,看著姬動那高傲而堅定的目光,頓時興奮起來。毫不猶豫的扭頭就走。

姬動站在街邊,靜靜的凝望著那調酒師公會的高大建築,以一種極為有節奏的方式呼吸著,調酒是一門藝術,不同的心情調製出的雞尾酒味道也會截然不同。現在姬動需要的是平靜,只有在這種狀態下,他才能夠接受任何挑戰。

一會兒的工夫,卡爾和畢蘇就已經回來了,諾大的中原城,想找到那麼簡單的東西十分容易,姬動從卡爾手中接過桌子,此時,他的目光已經變得極為平靜,就像是無風的湖面,沒有一絲情緒蕩漾。

走到調酒師公會的牌樓前,姬動將桌子放下,再接過畢蘇手中的白布,平鋪在桌子上,拿起筆,筆走龍蛇,寫上了幾個大字。

調酒師公會門前有兩名守衛,眼看三人在調酒師公會正門前停留下來,立刻走了上來。但他們不過是普通人,卡爾和畢蘇怎麼會讓他們打擾姬動呢,一人擋住一個。

姬動用竹竿將白布挑起,向那兩名守衛道:「告訴調酒師公會的人,我在這裡等他們兩個時辰,如果無人敢來應戰的話,我就拆了門樓上的徽標。」

竹竿一甩,刷拉一下,那白布已經迎風展開,上面有九個大字,寫的是:調酒師公會可敢一戰?

兩名守衛面面相覷,這樣的情況他們顯然還是第一次遇到,一個人留在門口,另一個人飛快的朝著公會方向跑去。

卡爾哈哈一笑,道:「老大,你這幾個字寫的太有氣勢了。不過,這中原城的調酒師公會分會,在整個調酒師界應該是僅次於總會的地方,老大,你……」

姬動向他擺了擺手,「不妨。你們等著看就是了。」看著姬動那淡定從容中的高傲,卡爾和畢蘇都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在人家門口擺上桌子登門挑戰,這就像是一巴掌直接抽在了人家臉上。姬動還不到十五歲,但是這份勇氣已經令這哥倆由衷欽佩。更何況,姬動明顯不只是勇氣那麼簡單,在陽光的照耀下,他那一頭黑髮散發著淡淡的紫色,平靜的目光中充斥著一種捨我其誰的霸氣。注視著調酒師公會方向的目光大有一種捨我其誰的氣勢。

姬動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中一個一個接連取出了九個水晶打磨而成的調酒壺,在面前的長方形桌子上一字排開,負手而立,凝望調酒師公會,靜靜的等待著。

時間不長,調酒師公會裡已經走出來三個人,除了那名去叫人的守衛之外,另外兩人一老一少,年輕的,就是先前侮辱姬動三人算什麼東西的青年,年長者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樣子,一身整潔的淡黃色長袍,左胸前有四顆星的標記。

姬動曾經聽陽炳天提起過,在五行大陸上,調酒師有著明確的分級,一星到九星,擁有最基本的一星等級,就可以勝任調酒師這個職業了,四星,更是象徵著大師級的水準。而最高的九星,整個大陸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調酒師公會會長,酒神杜思康。

「是你們這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竟敢到我們調酒師公會門前鬧事?找死不成。」那青年一看到是姬動三人,立刻怒氣沖沖的跑了上來。

「夠了,夜殤。不得無禮。」那年長者跟了上來,阻止青年繼續說下去,他先看了一眼姬動面前桌子上的九個調酒壺,再看向姬動,和顏悅色的道:「小兄弟,不知本公會有何得罪之處,你們這是?」

姬動淡淡的道:「剛才這個人問我是什麼東西,我現在就是來告訴他的。當時他以調酒師公會成員自居,既然如此,我順便也告訴你們調酒師公會,我是什麼東西。」

------------------------------

今天就兩更了,出去一天,太累了,回來以後就拚命碼字,剛剛弄好。求推薦票,求收藏。新的**即將展開。 ?年長者有些惱怒的瞥了那個叫夜殤的青年一眼,「夜殤,雖然你已經考過了兩星,但怎麼可以在外面敗壞公會名譽。」

夜殤想要發作,但看著年長者不善的目光,悻悻的沒有開口。

年長者再次轉向姬動,道:「小兄弟,我是調酒師公會的威宏,如果剛才有什麼得罪,我代替夜殤向你道歉。這挑戰什麼的,就算了。」

姬動掃了他一眼,「威宏先生,你好,很抱歉,我不能接受您的道歉。並不是您侮辱了我和我的朋友。既然我已經將桌案擺在了這裡,斷沒有輕易收回的可能。我將在這裡停留一個時辰,只要是你們調酒師公會的人,任何人都可以,能在調酒上擊敗我,那麼,我立刻向你們公會三拜九叩,尊一聲大師。扭頭就走。如果在一個時辰之內,沒有人能擊敗我,我的要求很簡單,讓他當著你們調酒師公會的人,跪在我面前,向我磕三個響頭,尊我一聲酒神。或者,他如果不願意的話,你們就要摘下這牌樓上的徽標。」

說道最後一句話,姬動的聲音斬釘截鐵,目光更是威稜四射,整個人都散發著狂野的霸氣。此時此刻的他,彷彿又回到了前世,又成為了那位一代酒神李解凍話語中根本沒有留下半分轉圜的餘地。

聽了他這番話,不只是那夜殤忍不住叫囂起來,就連眼前這位威宏調酒師也忍不住變了臉色。姬動的話,分明就沒將調酒師公會看在眼裡,就像他剛才對卡爾和畢蘇說的那樣,他就是來砸場子的。

威宏沉聲道:「小兄弟,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如此咄咄逼人,你的師長就會肆意縱容你么?」

姬動冷然一笑,「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做我調酒的老師。不要浪費我的時間了,你身上有沉年沃特加的味道,還有檸檬的味道,如果我沒看錯,你應該擅長調製以沃特加為基酒的雞尾酒。你的雙手寬大,掌心厚實,應該是擅長旋轉類的調酒方式。可惜,你已經上了年紀,心性過於沉穩,失去了沃特加的火辣,就算你再努力,手法再嫻熟,也調不出沃特加的真髓。你不是我的對手,去叫等級更高的人出來。」

一邊說著,姬動右手一挑,一支調酒壺已經到了他手掌之中,只見他手腕一甩,那調酒壺已經飛舞起來,肩膀微動,那急速旋轉中的調酒壺如同一顆銀色太陽一般在空中閃耀,沒有任何預熱,就在那一瞬間,三顆銀色的太陽已經分別出現在姬動頭頂上方和身體兩側。正是他當初為了讓陽炳天注意到自己時所施展的三陽映月。只是和當初比起來,現在的他不知道要從容多少倍,隨手揮灑之間已然完成。

經過龍血浸泡之後,姬動雖然還不到十五歲,但他的身體早已經超越了前世的巔峰,所有調酒的技藝已經完全可以付諸於行動之中,這也是為什麼他有如此信心,傲然站在這調酒師公會門前的原因。現在的他,已經完全恢復了酒神李解凍的全部能力和信心。

夜殤的叫囂聲嘎然而止,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已經重新放回桌子上的調酒壺,威宏的臉色也在瞬間變得凝重起來。此時他已經明白,眼前這個年輕人,絕對不只是賭氣那麼簡單。姬動這一手三陽映月他雖然也能做到,但自問絕不可能像姬動做的這麼從容。

尤其是姬動先前那番話,更是將他最擅長的能力說的一清二楚。要知道,調酒壺中沒有酒,會令調酒壺本身重量更輕,而且無法藉助調酒壺內液體的慣性進行旋轉。看上去姬動只是用了一個空的調酒壺,但他也是調酒師,怎麼會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呢?

此時,周圍已經圍上了一些過路的行人,那白布上的字,以及姬動擺開的陣勢足以吸引大量的好奇者圍觀。尤其是當他這一手三陽映月用出來之後,更是有不少人鼓掌喝彩。

夜殤的神色顯得很尷尬,他此時也明白,自己似乎是招惹了不該惹的人,但他顯然沒有認錯的自覺,狠狠的瞪了姬動一眼,「你等著。」說完,轉身就向調酒師公會跑去。

威宏調酒師的臉色漸漸緩和下來,看著姬動,忍不住問道:「小兄弟,你真的沒有老師么?」

姬動淡淡的道:「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第二遍。希望你們調酒師公會的人不要讓我失望。」

威宏嘆息一聲,道:「年輕人有銳氣是好事,但不要過於驕傲。那對你未來的發展並沒有什麼好處。我只是一名四星調酒師,在公會中並不算什麼。三陽映月的手法雖然不容易,但在公會中還是有不少位優秀的調酒師都能做到。小兄弟,我奉勸你一句,還是見好就收。我讓夜殤向你口頭道歉如何?以你的實力,我想,就算考上五星調酒師也毫無問題。這畢竟是你的職業,你何苦與公會作對呢?」

姬動搖了搖頭,「我說過的話就不會收回。而且,調酒也從來都不是我的職業,它是我追求的一門藝術。我也奉勸您一句,如果您始終將它當成謀生的手段,那麼,您就永遠也調製不出最好的雞尾酒。」

「說的好。」正在這時,調酒師公會中魚貫走出來七、八個人,夜殤跟在最後面,此時他的神情比先前就要恭謹的多了。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身材修長,面如冠玉。

在他出現時,姬動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他那雙手,那是一雙白皙而修長的手,看上去有點像女孩子最漂亮的蔥白手,但卻要大了許多。手指修長圓潤,骨節毫不突出。單是這雙手,姬動就不禁暗暗點頭。調酒師公會,終究還是有能人的。再看此人胸前,七顆閃亮的金色星星圍成一個北斗七星的形狀。在他身後的,也都擁有五星或是六星的級別。

----------------------------------------

今日三更,求推薦,收藏,謝謝。 ?看到這個人,威宏趕忙迎了上去,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什麼。姬動的六感極為敏銳,威宏的話他都停在耳中,對方只是敘述了剛才的過程,既不誇大也沒有掩飾什麼。

為首的中年人聽了威宏的話點了點頭,威宏立刻退到了後面。中年人大步走來,很快來到了姬動面前。

此時,圍觀的人已經越來越多,大半條街道都已經被堵塞了。

那中年人微微一笑,「你好小兄弟,我是調酒師公會中原城分會的副會長陳瀟,還未請教?」

「姬動。」姬動的回答很簡單,只是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陳瀟微笑道:「剛才的事,我已經聽威宏調酒師說了,首先,我代表調酒師公會為夜殤先前說過的話正式向你道歉。」一邊說著,他竟然就那麼朝著姬動微微躬身行禮。

陳瀟的行為頓時獲得了圍觀民眾們的一致讚歎。

「陳瀟大師,我……」夜殤在一旁想要辯解什麼,卻被陳瀟一個略帶冷漠的眼神堵了回去。

「大師?」姬動撇了撇嘴。他見過號稱大師的人多了,可是,真正的大師又有幾個呢?陳瀟的那雙手確實引起了他的注意,但在他眼中,這還遠遠不足以成為抗衡的力量。

陳瀟依舊是面帶微笑,「大師二字只是朋友們抬舉而已,在下愧不敢當。不過,姬動小友如此堵住我調酒師公會的正門,似乎也有些不妥。不如我們進去談談如何?你能施展三陽映月的手法,我衷心希望,能夠邀請你成為公會的一員。」

姬動搖了搖頭,道:「不用了,我對加入調酒師公會沒有任何興趣。請看我寫的字。如果你們不敢接受我的挑戰,我也可以轉身就走。如果接受,輸贏的賭約威宏先生已經告訴你了。」

此話一出,頓時引來陳瀟身後一眾高級調酒師的怒斥。如果調酒師公會不應戰,當著這麼多人,豈不是自認不如姬動了么?顏面何存?可就算是勝了,姬動不過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也會給人勝之不武的嫌疑。

陳瀟也不禁皺起眉頭,「姬動小友,你非要苦苦相逼么?」

「苦苦相逼?」姬動笑了,他沒有多言夜殤的挑釁,在微笑中分毫不讓的盯視著陳瀟,道:「我就逼你們了,怎麼樣?有實力你也可以。」這是一代酒神的驕傲,姬動的這一面,哪怕是卡爾和畢蘇都是第一次見到,那不留後路的強大信心和傲意也同樣感染著他們。

陳瀟臉色一寒,「既然如此,就請劃出道來。要怎樣個比法。」

姬動淡然一笑,「這裡沒有過多的設備,我只用一種調酒方法,如果你們也能做到,或者是做到類似的程度,就算你們贏,如果你們做不到,就是你們輸。」

陳瀟不再多言,向後推出一步,做出手勢,道:「請。」儘管姬動只有十四歲,但能夠用出三陽映月的手法,已經足以令他們重視。而且,從實際上來看,姬動提出的比試方法對於調酒師公會是極為有利的。

在調酒的領域之中,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調製的雞尾酒種類,這是毋庸置疑的,而此時調酒師公會這邊足有七、八個人,只要其中一人能夠用出和姬動一樣的調酒手法,他們就贏了。陳瀟已經在心中想好,這一場比試不但要贏,而且要贏的漂亮才行,絕不能弱了中原城分會的名聲。

姬動從容淡定的從儲物手鐲中先後取出九支海波杯,分別放在九個調酒壺後面。當陳瀟看到他手上的儲物手鐲時不禁流露出一絲驚訝的神色。心中暗想,這少年不只是一名調酒師,而且還是一名陰陽魔師。難道,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弟?火系,南火帝國的貴族?

姬動自然不知道眼前這些人在想什麼,擺好九個海波杯后,手腕一翻,一瓶酒就已經出現在掌握之中,十五年的沃特加,很普通的基酒,透明無色。當他打開九個水晶調酒壺的壺蓋時,包括陳瀟在內,所有調酒師工會的人臉色都變得有些凝重了。

他們都是內行,自然看得出,姬動竟然是要用九個調酒壺同時調酒。這樣的難度是毋庸置疑的。調製雞尾酒的時候,必須要保證穩定的手法,才能令調酒壺內的各種材料以最佳的方式進行混合,完成調製。同時使用多隻調酒壺,就要求在調酒的時候,要保證每一個調酒壺都要得到相應手法的控制。

調酒師公會一共分為九星等級的考核中,最基本的考核有一項就是同時調製一種雞尾酒,幾星的調酒師,就需要同時使用幾個調酒壺。當然,這只是一個基礎考核,但從這裡面就能看出姬動選擇九個調酒壺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了。那可是九星調酒師才需要接受的考核之一啊!

陳瀟心中暗想,同時用九個調酒壺,自己也能勉強做到,但就算全力以赴,也不能保證每次都成功。這個少年要是真的做到了,恐怕今天中原城分會就要丟人了,可惜分會長不在,以他八星的實力,才足以威懾這個少年。一層細密的冷汗已經開始浮現在陳瀟額頭上,他心中再暗暗祈禱著,姬動千萬不要完成這次調酒。

正所謂行家一伸手,就只有沒有。當姬動拿起沃特加酒瓶向九個調酒壺內分別傾倒的時候,眾位調酒師都開始聚精會神的注視著他的動作。

姬動的手並沒有陳瀟那麼好看,但卻極為穩定,他的眼睛就像是一柄最精確的尺子,沃特加接連傾倒九次,不但沒有一滴灑出,而且九個水晶調酒壺內的酒液也是一模一樣,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

這是第二章,稍後8點前還會有第三章。把這段小**寫完。歡迎大家閱讀、收藏、推薦票。謝謝。 ?這水晶調酒壺乃是無色透明的,又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取巧的地方。而且姬動的動作很慢,似乎是故意讓所有人看清楚似的。

沃特加佔據全部材料的十分之四,姬動又先後倒入了三種材料,分別是十分之一的覆盆子糖漿、十分之四的君度橙味酒以及十分之一的青檸汁。

毫無疑問,姬動所用的這四種配料都是調製雞尾酒時最普通的,按照他所分配的比例,這種雞尾酒面前的這些調酒師公會的調酒師們,哪怕是等級最低的夜殤都認識。

夜殤有些輕蔑的撇了撇嘴,「不就是一杯太陽隕落么?」

此時,不只是周圍圍觀的民眾越來越多,調酒師公會裡面也走出許多低等級的調酒師,圍在後面,高等級調酒師一起出現在門前,他們又怎麼能不知道?有人登門挑戰調酒,這在中原城分會還是第一次。

直到此時,姬動的動作依舊是從容不迫,逐一為調酒壺蓋上蓋子,夜殤不屑於這杯普通的雞尾酒,但以副會長陳瀟為首的高級調酒師們臉色卻變得越發凝重了,他們都知道,越是好的調酒師,越能在普通配料的調酒上顯現出自己高超的手法。同樣的材料,不同的調酒師調製,味道是絕對不同的。姬動選擇調製太陽隕落,必然是有其獨到之處。

蓋好所有壺蓋,姬動的動作停了下來,靜靜的注視著眼前的九隻調酒壺,外界的一切在這一刻已經被完全隔絕,在他的眼中、意識中,就只有這九隻調酒壺的存在,呼吸的節奏也隨之調整,精氣神在他自身的有效調控下完全達到了巔峰狀態。

或許是受到姬動的感染,周圍的民眾也安靜下來,都瞪大了雙眼準備看看這敢於在調酒師公會門前公然挑戰的少年究竟有什麼本事。

略微深呼吸一口,在周圍所有人的矚目下,姬動終於開始了。右手一閃,已經抓住第一隻調酒壺,手腕一抖,調酒壺憑空飛起,緊接著是第二隻、第三隻,……,一直到第九隻,儘管一共有九隻調酒壺,但姬動那快如閃電的動作卻並不給人以突兀的感覺,當最後一隻調酒壺被甩入空中的時候,第一隻調酒壺也正好落了下來。

姬動向後微退半步,左手一圈,那率先落下的調酒壺已經重新飛騰而起,並且在空中急速旋轉起來,雙臂充分的伸展開來,將一個個調酒壺接住,再甩起。

只見他雙腳穩穩的站在地面上紋絲不動,上身卻如同風擺荷葉一般晃動起來,以腰為軸,雙臂甩開,腰、背、肩、手臂、手掌、手指,每一個部分都動了起來。九隻調酒壺奇迹般的開始圍繞著他的身體跳動,動作極盡靈巧之能事。

開始的時候還能看的清,一會兒左,一會兒右,一會兒上,一會兒下,但很快,這一切就都變成了虛幻般的光彩,再也看不清他的手在何處,手臂在何處,只有那一團團閃耀著橘紅色光芒的調酒壺不斷在空中飛舞變幻。

驚嘆聲此起彼伏的響起,對於民眾們來說,此時姬動所展現的一切,根本就是奇迹般的存在。那可是九隻調酒壺啊!哪怕是他有些微的失誤,也立刻會導致崩盤,但那九隻調酒壺卻始終圍繞著他的身體前後左右上下宛如游龍般飛騰,本身更是在急速的旋轉著,宛如一個個橘紅色的圓盤。

姬動就像是一個力量的漩渦,不斷的吸附著這些調酒壺,如臂使指般的操縱著它們,他的眼神也始終沉靜如水,並沒有去看這些調酒壺,每一隻調酒壺出現的位置卻又都是在他掌控之中,急速的飛舞激蕩之下,那橘紅色的光芒越來越濃郁,水晶調酒壺在太陽的光芒照耀下反射出奪目的光彩。

突然,姬動輕喝一聲,他的動作在剎那間竟然又加快了一倍,哪怕是陳瀟這樣的資深調酒大師也無法再看清他的動作,只覺得姬動整個上半身竟然帶起無數道殘影一般。

在民眾們高亢的驚呼聲中,那九隻調酒壺就像是在空中停滯了一般,形成了一個拋物線狀的弧形,同時在高空之中停頓了似的急速旋轉,就像是九個太陽同時照耀在姬動頭頂。

九隻調酒壺當然不可能停頓,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姬動那神乎其技般的手法所創造。

轟——,掌聲如同雷鳴般響起,就連發現這邊突然聚集人群迅速趕來的城防軍都忍不住興奮的歡呼起來。沒有人願意破壞眼前這奇迹的一幕,調酒師公會的人更是早已目瞪口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九聲清脆的碰撞聲中,空中的九個太陽彷彿同時隕落一般悄然而下,就在那九聲輕響中,平穩的落在了姬動面前的桌子上,而且它們落下的位置竟然和離開時沒有半分區別,就像是它們本來就應該在那裡似的。

姬動上身略微晃動了幾下,才漸漸穩定下來,此時他的雙眼之中,原本的沉穩平靜已經變成了一種無與倫比的狂熱。

成功了,是的,他成功了,在這重生的世界之中,第一次用出了他前世最為複雜的幾種調酒手法之一,曾幾何時,他正是憑藉著這種手法在國際調酒師大會上技驚四座,一舉奠定了一代酒神的驕傲。在這生活了四年的世界之中,他也終於第一次完成了。此時此刻,姬動體內的血液完全是沸騰的,頭上甚至冒起絲絲熱氣,汗水順著面龐流淌而下,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其實姬動完全可以憑藉一種稍微簡單些的調酒手法來完成這次對調酒師公會的挑戰,但是,他並沒有那麼做,他要的就是極限,無人能夠比擬的極限。當他在白布上寫字的時候,心中就已經決定,用這一手羿射九日的手法令自己恢復自己調酒的巔峰水準。哪怕在開始之時,他一點把握都沒有的情況下,他也依舊做出了這樣的選擇,這就是一代酒神的驕傲,只屬於姬動的驕傲!而事實證明,他成功了。

-------------------------------

第三更來了,求推薦票,求收藏。謝謝。 ?歡呼,並沒有因為姬動調酒的結束而停滯,反而變得更加熱烈起來,所有的民眾,甚至是城防軍都在用力的拍著手,哪怕是手掌已經拍的通紅他們也毫無所覺。

太精彩了,先前的一幕,對於他們來說,只能用神跡二字來形容。儘管這只是在街道旁邊,又沒有更多炫麗的布置,但姬動那無與倫比的手法已經征服了他們的心。

微微的喘息中,姬動眼中的興奮漸漸褪去,低下頭,看著自己那因為過度發力急速運轉而有些顫抖的雙手,心中湧起一股極致的驕傲,哪怕是在他的意志與兩大君王結合之時,也從未有過的驕傲。眼前這短暫發生的一切,是他前世三十多年生命所追求的全部。這是他自己努力而來的成就。

陳瀟沒有開口,他的臉色已經如同死灰一般。別說是製造出那九個太陽懸空停滯的局面,哪怕是同時使用九隻調酒壺,對他來說都是極為困難的。現在的他,根本就說不出話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在他背後的一眾調酒師們,此時都已經陷入了沉默之中,但他們的目光卻始終集中在那九隻調酒壺上,一瞬不瞬的看著。

儘管他們知道,今天中原城分會輸了,而且輸得很慘,但作為一名調酒師,見證了如此神奇的一幕之後,他們都有種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味一下再這神奇手法中調製出的美酒是怎樣的味道。

夜殤看著姬動的眼神已經完全變了,在他眼中,再也沒有半分輕蔑,目光閃爍中,不是怨恨,而是狂熱,絲毫不遜色於姬動完成調酒時所流露出的神色。

姬動的氣息漸漸平穩了下來,本源陰陽冕魔力流轉,刺激著他的雙臂也漸漸穩定,不再顫抖。坦白說,如果沒有龍血浸體,姬動絕不會貿然嘗試這種頂級調酒手法,因為他現在畢竟還不到十五歲,身體很難和前世的巔峰相比。要知道,為了這些頂級調酒手法,前世的姬動在身體鍛煉上從未間斷。尤其擅長瑜伽。沒有極佳的身體舒展性,肌肉爆發力,是根本沒有練習這種頂級調酒手法機會的。

一個個的打開調酒壺的壺蓋,直到此時,調酒壺內的酒液還在旋轉著,可見先前姬動的調酒手法有多麼激烈。

小心的將九隻調酒壺內的酒液分別注入到九隻海波杯中,當他完成這一切的時候,周圍已經又是一片驚呼。而這一次的驚呼聲中,分明也包含了那些中原城分會的高級調酒師們。

九隻海波杯,九杯用同樣材料調製的雞尾酒,此時所呈現的顏色卻全都不同。從第一杯的淡黃色,到最後一杯的橘黃色,九杯太陽隕落的顏色呈現出漸變的樣子。每一杯都比前一杯的顏色更深一點。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