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食人族長老通曉銀河聯盟通用人類語言。

食人族長老陰沉地對着李樂音等人說道:“你們都是上好的食材!今晚,大祭司,要把你們烹飪成上等貢品,供奉給偉大的饕餮之神!”

“你們自覺點,跟隨我的手下去沐浴一番!然後,還有一系列的儀式!”

“如果,你們主動配合,我會讓你們死的很痛快!如果,不配合,我定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生不如死!”

食人族長老威脅着李樂音等人。

“我跟你們拼了!”

一個女生憤怒地撲向了食人族長老。

李樂音她們身上的機甲戒指,都被食人族給收去了,根本無法召喚機甲。

就算能夠召喚機甲,這個女生也不是食人族的對手。

食人族長老不屑地揮了揮手,就一把將那個少女擒拿住了。

“她就是一個例子!”

食人族長老說着,兇殘地一掌劈出,斬斷了少女兩條腿。

“啊!”

少女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叫聲!

食人族長老臉上面上猙獰之色。

食人族長老伸出手來,硬生生地將這個少女的舌頭給拽了出來!

頓時,血如泉涌,鮮血濺了滿地都是。

“拖下去,治療一番,在進行火刑伺候!”

食人族長老用食人族語言對兩個粗壯的女性食人族吩咐道。

兩個女性食人族一邊一個,架着少女的胳膊,將這個奄奄一息的少女拖了下去,進行下一輪的非人虐待。

李樂音等人一衆臉色慘白!

食人族長老的手段太過血腥。

“都帶下去!”

食人族長老揮了揮手。

餘下幾名粗壯的女性食人族,將李樂音等人驅趕出了牢房。

女性食人族將李樂音等女生帶到了村寨後頭一個大池塘邊。

щщщ ☢ttκa n ☢¢ ○

在女性食人族們的逼迫下。

李樂音她們不得不脫下衣服,跳入池塘中,進行沐浴搓洗。

李樂音她們都知道食人族們肯定沒安什麼好心!

讓她們洗乾淨,總是有點歧義,就像食物在下鍋之前,必須要洗洗一樣。

“咕嚕”!

“咕嚕”!

池塘中突然間,冒出了大泡泡。

衆學生,都很奇怪。

難道,這池塘中,有水怪?

正在李樂音撲閃着眼睛,一臉無知的時候。

“噗通”一聲,南天遽然冒了出來。

南天與李樂音正好四目相對。

“啊!”

李樂音羞紅了臉,正在洗澡,遽然間,南天一個大男生出現了。

任誰哪一個女生都會驚訝,失措,害羞!

然後,大聲尖叫!

讓女生大聲尖叫,那可就會引來食人族了!

南天反應極快,一把將李樂音摟入懷中,然後一手捂住了李樂音的嘴巴。

李樂音胸前豐滿的兩個小白兔,結結實實地,和南天的身體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

這個時候,其餘的女生,也發現了南天!

這麼多小姑娘,身子都被南天給看光了!

她們都想發出尖叫!

南天急中生智,用了前世的魔門古武祕技“神仙採葡萄”,將所有女生都給隔空吸了過來。

然後,手速極快地,點了她們的啞穴。

“噓噓,不要發出聲音!我是來救你們的!”

南天面容肅穆地說道。

雖然,南天底牌極多,不僅有狂暴丹,還有三百多火精靈。

但是,食人族的整體實力極強,南天若是硬抗,也會損失慘重。

南天不想做無謂的犧牲。

李樂音沒有被南天點啞穴。

李樂音羞紅了臉蛋,掙扎地輕聲道:“南天,你能不能,放開我!”

南天這才發現自己,用這樣的方式,如此“對待”一個赤絡的正洗澡的女生,的確有些尷尬。

南天鬆開了手。

“岸邊的幾個食人族,我已經打暈了她們!你們上去,穿好衣服,跟我走吧!”

南天尷尬地說道。

“我們現在出去,豈不是又被你看光了!你這個死南天,在哪裏不能救我們!非要我們洗澡的時候,過來!你,你…..”

李樂音指着南天道。

“對不起哦!我也沒辦法呀!牢房那邊,看守太嚴,無法靠近!只有在這個池塘邊下手!”

“你們上去吧!我保證不偷看你們的!相信我!我南天可是一個正人君子!”

南天義正言辭地說道,顯得自己很正派。

李樂音也沒有辦法,不能總呆在水中洗澡吧,現在,南天來救她們了,她們也要抓緊時間,上岸,穿好衣服,然後逃路!

李樂音和一衆女生都上了岸,迅速地穿起了衣服。

李樂音不忘回頭,警告南天:“南天,你不要偷看呀!”

南天假裝緊閉眼睛,小雞啄米似的:“肯定的啦!”

其實,南天目力極佳,李樂音等小女生,怎麼能逃過南天的“法眼”。

有道是有便宜不佔,非君子嘛!

看看而已,雙方也不損失什麼,嘿嘿。

等到李樂音等女生穿好了衣服,李樂音皺了皺眉頭:“南天,你怎麼流鼻血了?” “哦,可能是我最近上火了吧,氣血旺盛了些!”

南天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再世爲人,南天臉皮早就奇厚無比了。

雖然,南天早就把這幾個漂亮女生的身子看光了,但是,南天臉上絲毫不顯露。

南天大大方方地跳上岸邊,對着幾個女孩子道:“大家衣服都穿好了吧。我們現在可以走了!”

極其迷戀君清光的那個女子,再次出言道:“你是君清光學長派來救我們的嗎?”

南天搖了搖頭:“君清光?是誰?我認不識他!救你們,是我看在樂…..額,是我正好遇見,出於俠肝義膽!”

南天本想說,是看在“李樂音”也被捕了,纔來附帶地順手救救你們。

南天不是沽名釣譽之輩。

深入食人族的村寨,已經是危機重重。

更何況要從這村寨裏頭去救七八個嬌滴滴的女生。

但是,南天考慮到,自己已經對李樂音說過了:“祝你幸福!”,況且,自己心中已經有了“傾城”,就不要再耽誤李樂音了,旋即改了開口,說自己因爲“俠肝義膽”,纔出手相救。

迷戀君清光的女子,一聽南天不是君清光派來的,臉頓時拉了下來。

“什麼,你不是君清光學長派來的?食人族這裏這麼危險,你真的有把握,將我們都帶出去嗎?萬一被發現了,我可不想被食人族整個生不如死!”

女子刻薄地說道。

南天冷冷地瞥了一眼,整個“胸大無腦”的女生:“好的,你留在這裏!其餘的人,想離開的,跟我走!”

“我奉勸大家,還是乖乖地在這裏洗澡。君清光學長,一定會來救我們的!我們現在跟了這個來歷不明的人,走了,這人實力無法保證。一旦被食人族發現了,那可就倒黴了,簡直是生不如死!”

這女子慫恿着其他女生。

wωω•ttκΛ n•C〇

之前,那個不聽話的女生,被食人族兇殘虐待的場景,還回蕩在衆人腦海中。

加上,其他的女生,大都對君清光有着很好的印象!

所以,這個女子一慫恿,願意跟南天走的,竟然只有李樂音了。

“呵呵,人越少越好!這樣,目標也小!我來這,主要就是爲了救樂音的,其他人既然不願意跟我走,死活又與我有何關係?”南天暗道。

李樂音面色平靜地看着南天,淡淡地道:“我願意給你走,你到哪,我去哪!”

南天也不在耽誤時間,牽着李樂音的手,就消失在了池塘邊。

南天速度極快,帶着李樂音眼看,就要離開食人族村寨了。

紅樓之黛玉后媽不好當 遽然間,食人族村寨的大門,轟然關上了。

幾名食人族長老,橫空而出,攔住了南天。

與此同時,許多食人族戰士也是如同洪水一般,衝了上來,將南天和李樂音圍了起來。

南天皺了皺眉頭,按理說,自己行事縝密,怎麼會這麼快暴露?

很快,南天又看見了,之前那羣不願意給南天離開的女生被食人族戰士押了上來。

南天一下子就明白了,肯定是這些女生告密了!

一名食人族長老冷眼看着南天。

“大膽,人族!竟然敢闖我們的村寨,奪取我們的上好食材!今天,非要把你抽筋扒皮不可!”

江少追妻路漫漫 “還有,來人,將這幾個食材,先行下鍋!”

食人族兇殘地命令道。

幾口滾燙的,燒着開水的大鍋被食人族們擡了上來。

幾個女生一臉驚恐。

十分迷戀君清光的女子大聲道:“長老,我們非常聽話!我們可是告訴了你,有人逃跑了!你怎麼還要煮了我們?”

“聒噪!你們本來就是上好的食材!現在已經洗乾淨,不下鍋煮了吃,還留着看呀!”

食人族暴虐地瞪了一眼那女子。

幾名食人族戰士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粗暴地將幾個女生推入鍋中,給煮了!

慘叫聲連綿不斷,但是很快就沒有了,絲絲肉香就傳了過來。

這些女生出賣了南天,卻是倒死也沒有等到她們敬愛的君清光學長,來救她們!

李樂音臉色蒼白,想到自己的結局,不由苦笑。

南天看了看李樂音,輕聲問道:“你怕嗎?”

“怕,但是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李樂音笑了笑。

南天點了點頭:“相信我,今天,沒有人能夠傷得了你!”

“嗯,我相信你!”

李樂音聲音堅定。

“流星!”

南天召喚了流星機甲,一身星光斑斕,手持流星寶劍,威風凜凜。

誰說離婚不能愛 “小黑,保護好,樂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