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牧雲,不過是剛剛晉陞成為了地榜第一名,怎麼就敢出現在這天榜的擂台之上?

更為令人吃驚的是,他的對手竟然還是鬼影劍魔!

「地榜武鬥之中,牧雲連勝九十九場,實力深不可測,不知道他能不能接住這鬼影劍魔的一劍?」

戀清 「這還用說,肯定是鬼影劍魔取勝!天榜第三十七名,可不是浪得虛名。你們可都是知道,所有對抗他的修士,都是一劍斃命。」

「這可未必,牧雲乃是新晉的地榜第一。他既然敢於上台挑戰,那麼肯定就是有一定的手段,否則絕對不會如此的冒失!」

「說不定,他是為了繼續揚名吧,這才選擇了此種方式?」

……

此刻,看台之上,議論紛紛,有看好牧雲的,當然也有不看好他的。

在大多數人的心中,鬼影劍魔才是無敵的存在!

見到兩人上台,賭鬥地點頓時便火爆了起來。

這一戰,武鬥場開出的賠率簡直就是驚人。

這顯而易見的勝利,誰也不會錯過這個賺大錢的機會,紛紛便開始了下注。

選擇有三個:押牧雲勝利,押何奇失敗,或者是押兩人平手。

當然,大部分修士都選擇的是鬼影劍魔獲勝。畢竟,他們可都是親眼目睹過,鬼影劍魔何奇的風采。

對於這個新晉的牧雲,自然是沒有太多的信心。不過,也有很少的一部分修士選擇了押注牧雲,期待可以大賺一筆。

柳幻雪等人雖然憂心忡忡,但是對於牧雲她們還是無比的相信,當即便毫不猶豫的押了三千萬,加上牧雲的那一千萬,總共達到了四千萬。

一次性押注牧雲四萬千獲勝,這可是一筆驚人的選擇!

一時間,就連荷官都是面露驚訝之色,不知道眼前的這三人,究竟是從哪裡來的信心,竟敢如此的大手筆。

擂台之上,牧雲和何奇互相站立。

兩人互相盯著對方,神色冷冽,似乎是在感知一般。

許久之後,何奇開口說道:「你很強!」

牧雲微微一笑,說道:「人間道宗,淪落成為戰奴,令我很是詫異。」

聽到『人間道宗』四個字,何奇的眼中頓時閃現出了一絲驚異的神色,不過很快便變成了痛苦的神色。

似乎,這四個字,刺穿了他的心臟。

「你怎麼知道?」何奇開口問道。

「很簡單,你的打法以及你的功法,正是失傳的人間道宗傳承的功法,拔劍斬天術!我猜的不錯的話,你應當是屬於霸劍紅蓮一脈!」牧雲平靜的說道。

一語落,天地驚。

何奇的眼中閃過無比驚異的神色,在這偏僻的地方,竟然有人說出了他的來歷,這如何令他不驚訝呢?

人間道宗,霸劍紅蓮!

紅蓮花開,拔劍霸天!

人間道宗,這個萬古傳承的神秘勢力,誰也不知道他們的真實來歷,也不知道他們的身份。

關於這個勢力,記載都不詳。

世人只是知道,其中的霸劍一脈!至於還有什麼分支,這並不為世人所知曉。

人間道宗霸劍一脈曾有修士入世,震動了九天十地。

拔劍斬天術!

這便是為世人所知曉的絕世劍法,當屬於萬古以來最強的十種劍法之一!

一劍開陰陽,一劍定生死。

一劍出鞘,可撼諸天。

這樣的一個神秘的勢力,卻隱藏在九天十地之中,並且極少有人出世。時間流轉,滄海桑田,這個勢力最終還是消失在世人的眼中。

誰也不知道,人間道宗是否還存在於世。

但是,關於拔劍斬天術,卻留下了赫赫威名,曾經震動了寰宇。

此時,牧雲卻一口道出了何奇的身份來歷,這如何令他不驚訝呢?

「人間道宗……呵呵……沒想到你居然會知曉。」何奇開口說道。

「以你的實力和手段,不該出世,除非,你是棄子!」牧雲淡淡的說道。

「棄子!」

當聽到這兩個字,何奇的眼中更是透出了無比痛苦的神色,似乎是牽引到了他的傷心往事。

他的神色一凝,看著牧雲的眼光,充滿了凌厲。

「你知道的太多了!」

「我還知道,你所修鍊的拔劍斬天術,不過是殘缺的法訣而已,若是我猜的不錯的話,你當初被驅逐的時候,不過是修鍊學會了一小部分。所以,這導致你的功法很不完整,有了致命的破綻。」

「與我交手,你沒有絲毫的勝算,等待你的結局,只有死亡。所以,我奉勸你,還是主動的認輸吧!」 嬌妻難寵,總裁老公太腹黑 牧雲淡淡的說道。

拔劍斬天術,威力強橫無比。

昔年的牧雲也曾經慕名尋覓並且研究過,對於這種劍法,他的領悟更加的深厚。因此,他一眼便看出了何奇功法之上的殘缺以及破綻。

憑藉不完整的劍法和他對抗,這無異於就是在找死。

「你確定能贏我?」何奇冷聲喝道。

「肯定能贏!因為你現在所修鍊的功法,已經偏離了拔劍斬天術的初衷,這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力,每一次你出劍,殺了對手,也傷了自己。」牧雲淡淡的說道。

聞言,何奇陷入了沉默之中。

顯然,他是默認了牧雲的說法,許久之後,他才緩緩的開口說道:「這是我獲取自由的最後一戰,我必須殺了你!我很佩服你知曉這麼多,但是你若是想要因此而摧毀我的意志,那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

「好,有如此堅韌的道心,還真是有趣。既然你不肯認輸,那便一戰吧!」牧雲淡淡的說道:「你的生命力,每消耗一次,便會虛弱幾分,我也不為難你,便用拳腳來對抗吧!」

說完,牧雲渾身便衝起了一道道熾烈無比的火焰,雙臂輕輕的抬起,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在竄動,令他整個人都顯得無比的狂暴。

「好,那便如你所願!」何奇冷冷的說道,將長劍收好,隨後猛然踏地,身軀之中衝出了一股股凌厲的殺伐之意。

一雙拳頭,當空震顫。

血氣涌動,雙拳猛然一捏,指骨之間有『咯咯』的聲音響起,一步踏出,便一拳轟向了牧雲的頭顱。

何奇的拳法,剛猛霸道,帶著一股凌厲的氣息。

牧雲微微一笑,雙拳掄動,帶動著狂猛的氣勢悍然轟擊而去。

四拳相撞,何奇連退十米,牧雲卻紋絲不動。

「剛才這一拳,足有數萬斤神力,居然被對方輕易的接住,此子的肉身力量當真是恐怖。」何奇暗自心驚,說道。

不過很快,他便再次出手,施展出了一套拳法。

「斬天拳!」

這是從拔劍斬天術所演化出的拳法,一拳砸出,如同是利劍出鞘,剛猛凌厲,氣勢磅礴。

一拳砸出,九道拳影閃爍。

何奇連續砸出九拳,八十一道拳影呼嘯。 「天呢,鬼影劍魔怎麼不出劍,反而開始比拼拳腳了?」

場中的對戰,不由得令觀戰的修士紛紛大驚失色。

向來以一劍斃命的鬼影劍魔何奇,竟然施展出了拳法,而牧雲竟然也未曾用劍,兩者之間便是純粹的體魄對抗。

「看不出來,這鬼影劍魔在拳法之上的造詣也是如此的身後,隨心所欲的一拳,卻是威勢冷冽。」有神火境的強者喃喃的說道。

在這擂台之上,還從未見過鬼影劍魔出拳,因此所有人都是理所當然的認為何奇擅長的只是劍法。

當他拳影遮天的時候,眾人才紛紛明白過來,這何奇在拳法之上的造詣同樣是無比的驚人。

這種強者,這種天賦,更是令人心驚!

「斬天拳,蘊含劍意,有點意思!」牧雲大笑一聲,出手便是一招『撼天動地』。

兩者當空相撞,音爆轟鳴。

身影交錯之間,便已經連續對抗了數十拳。

兩人激戰的動作太快了,如同殘影呼嘯一般,根本無法辨別兩人的出手。

觀戰的修士,只覺得眼前一花,兩道人影便已經分開,分別出現在兩側,互相對視。

「你很強!」何奇平靜的說道。

他輕輕的震顫雙拳,一股血氣涌動出來,將拳頭上的裂痕緩緩的癒合,旋即,他再次震動雙拳,爆發出更加駭人的血氣。

「接下來,便是我最強的一拳,希望你還是能夠接住!」何奇沉聲說道。

言罷,他的眼中神色變幻,透出了一絲堅定。

顯然,對於他的最強一拳,極為有信心。

這一拳,他從未施展過,乃是他所修鍊的最強的拳法。

何奇的拳頭緩緩的探出,渾身血氣鼓盪,頭上雜亂的頭髮,無風自動,有血氣在穿梭。原本瘦削的身形,便逐漸變得充盈了起來,似乎高大了幾分。

若是仔細去看,何奇的周身上下,都閃爍著一道道劍芒,如同無數道劍氣在竄動一般,整個人便是無數柄利劍。

「斬天拳之怒斬蒼天!」

何奇輕喝一聲,渾身透出了無比狂暴的神威,那一拳尚未砸出,便有一股無形的神威瀰漫開來,令人心悸不已。

「這是什麼拳法,竟然如此的凌厲,堪比劍訣了!」看台之上,秦夢瑤喃喃的說道。

身旁的三皇子秦風微微搖搖頭,就算是他見多識廣,也無法辨別出這一拳的來歷,只是冷靜的說道:「這一拳的威力很強,如同劍訣,一拳出,便似一劍出,如此招式,當真是凌厲。」

「皇兄覺得這一戰誰會取勝呢?」秦夢瑤笑著問道。

秦風面色變幻了幾次,最終還是搖搖頭,便是不知。

兩人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都太過強橫了,特別是牧雲,分明就是枷鎖八重的修士而已,可是卻能夠迎戰神火二重的修士,這當真是詭異萬分。

「若是牧雲取勝,那便一定要將他收入到我皇室之中,成為我的得力手下。」秦風心中暗道。

對於這樣的一位天才,他自然很是歡喜。

手下的天才越多,強者的實力越猛,那麼日後他爭奪皇位的勝算也就越大。

一念及此,秦風便將目光再次落在了看台之上,等待著兩人出手。

「轟!」

何奇施展出了最強的一拳,當空炸開,氣浪萬千,一道道神華沖射而出,宛若是劍氣呼嘯當空,凌厲驚人。

「來的好!」牧雲不退反近,大手揮拳,一招『撼天動地』再次爆發而出。

這是純粹的力量的碰撞!

在他全力一擊之下,周身所有的力量都調動了出來,十萬斤神力爆發,轟然砸落。

結果自然很明顯。

在這十萬斤神力之下,即便是何奇,都難以抵擋。

他的雙拳剛剛觸碰到牧雲的拳頭之時,整個人便渾身劇顫,倒飛出去,狼狽不堪的落在了擂台之上,站立不穩,直接便栽倒在地。

碾壓,完全的力量碾壓!

「你的體魄力量竟然如此的恐怖?!」何奇驚呼出聲。

他的力量便已經很是恐怖了,可是沒有想到牧雲的力量會更加的恐怖,直接便將他轟飛出去,毫無還手之力。

一擊之下,他便心知肚明。

牧雲的力量已經遠遠的超越了他,剛才的一拳對轟的時候,若非是牧雲所有收斂,否則這一拳足以輕鬆的將他重創。

「天呢,牧雲竟然碾壓了鬼影劍魔!」

一拳落下,勝負分曉。

看台之上,早已沸騰一片,陣陣歡呼聲響起,所有人都是震驚不已。

對於牧雲的表現,太過驚異了。

這簡直就是天才之中的妖孽!體魄之力,碾壓神火二重的強者,這實在是令人難以接受。

「公子真是太厲害了!」柳幻雪激動的喊道,俏臉之上寫滿了歡喜。

「沒想到,公子真的能夠獲勝,難怪他如此的信心十足。」木婉清喃喃的說道,心中對於牧雲的好感再次增加了幾分。

一顆心,也輕輕的顫動了起來。

此時,何奇翻身而已,手中一柄利劍便緩緩掌控,神色無比的冷冽,盯著牧雲,緩緩的說道:「出劍吧!」

「你還是要出劍么?」牧雲搖搖頭,有些惋惜的說道。

眼前的何奇,無論是道心還是天賦,都很是非凡,選擇如此的打法,實在是有些可惜。

畢竟,每一次他出劍,都會損耗自己的生命力。

這令牧雲有些惋惜。

不過,他還是點點頭,說道:「好,那便讓我來領教一下你的拔劍斬天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