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楊風也是平靜了下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如果這幽冥魔豹真的要對他動手的話,他可以讓小火帶他逃脫,除此之外,他還有別的辦法,他手裡面還有大殺器,這是金龍留下來的,這種大殺器用來對付九級魂帝沒有用,但是對付七八級魂獸還是沒有問題的,這是金龍將自己的技能封鎖在一件兵器裡面,將這件兵器解封,然後指定方向,那個攻擊就會出現,因為是封印的,不可能有原本的威力,威力是大打折扣,正是因為如此,這樣的招數對付魂帝這一級別是不行的,但是,對付之下的還是有用的,這樣的兵器楊風有兩件,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用的,這是保命手段,但是,如果真的沒有辦法的話,那他就只能使用了。用一次,當然就少一次。楊風心裏面那是一點都不捨得的。

「嗷嗷。」小荒也是對著幽冥魔豹叫了起來。

對於這頭幽冥魔豹,小荒的心裏面是非常的不滿的,這個傢伙,竟然敢對著他這樣的吼。這頭幽冥魔豹實力是強,不過如果要是比血脈的話,他的血脈可要比這幽冥魔豹高貴多,只是他現在還小,如果他要是成年的話,殺死這頭幽冥魔豹那是輕而易舉,絕對是非常的輕鬆的。相對於人,魂獸之間更看重血脈,這頭幽冥魔豹在小荒看起來就是低等血脈的,卻是敢對自己這樣,這讓他也是非常的惱火。

不過惱火歸惱火,對於自己的實力小荒也是知道的,現在絕對不是這頭幽冥魔豹的對手,只能把一切放在心底。

「到時候再收拾他。」這就是小荒心裏面的想法。

「小子。」 柔情蜜愛:獸性老公深深愛 那幽冥魔豹看著楊風開口了。

對於此,楊風並不奇怪,魂獸如果達到了七級,那就能夠口吐人言,和人類說話,就像那頭金龍一樣,那也是能夠說話的。

「你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隨即,幽冥魔豹繼續的問道。

「應該是你的地盤。」楊風也是不由得開口,這還用問嗎?這頭幽冥魔豹到底是什麼意思?楊風知道,這幽冥魔豹應該不會殺了他們的,如果想殺了他們的話,那早就動手了。絕對不會站在這裡和他們廢話。

「小子,你倒是挺識相。你可知道,人類闖進我的地盤的後果嗎?」那幽冥魔豹繼續的說道。

「我真是不知道。」楊風輕笑著回答道:「我這是第一次闖進來。所以,不知道。」

「哼,你的意思是我沒有把規矩說清楚嗎?」幽冥魔豹冷聲的說道。顯然,楊風這句話讓他很不快。

「我的意思是,這個規矩不說的話,誰又知道?」楊風苦笑著回答道,形勢比人強,他現在能做的就是低頭。面對著這幽冥魔豹,他最好的選擇就是低頭。

「不就是這個意思嗎?難不成還要讓我給你說這個規矩嗎?」那幽冥魔豹怒聲的說道,他的眼睛比燈籠還大,死死地盯著楊風。

楊風不再說話了,這個幽冥魔豹到底是什麼意思,到底是什麼想法,楊風有些猜測不透,七級魂獸的智慧都是很高的。不下於人類了,楊風自然不能簡單的考慮。 ?「那我現在該怎麼做?」楊風開口問道。[燃^文^書庫][].[774][buy].[com]

「按我的規矩,擅闖者死。」那幽冥魔豹突然間殺氣騰騰的說道。

楊風不由的一怔,也是隨時的做好了準備,如果這幽冥魔豹突然間出手的話,他就立刻的反擊。

「不過嘛,我看你這小子還算順眼,今天就算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得替我做一件事情。如果這件事情你幫我做好了。那我不但不會殺了你,還會感謝你。如果你做不成,那就沒有辦法了。那我只好殺了你。沒用的東西,那留你何用?」幽冥魔豹沉聲的說道。

楊風的臉色也是不由的一變,這頭幽冥魔豹,說話還真的不是一般的不中聽啊。什麼叫沒有用的人,對於這樣的話,他是很憤怒的,不過暫時,楊風忍住了,男子漢大丈夫,本來就要能屈能伸,現在,敵強我弱,那就得忍。

一切的原因從根本上來說就是因為自己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如果自己實力強的話,誰敢對自己說這樣的話,如果自己的實力比這頭幽冥魔豹的實力更強,估計這幽冥魔豹早就趴在地上討好他了。

「我會竭盡全力的。」楊風壓制住身體內的怒火,臉上掛著笑容說道。

「小子,我看出了你的憤怒,在我面前,掩飾是沒有一點用處的。我讓你做的事情很簡單。我統治的這片區域有一個人類留下的洞府,據說裡面長著稀世的神葯萬年青蓮,你如果進入那座洞府,將那萬年青蓮給我帶出來,那就算你完成了任務,如果你帶不出來的話,那就,只有一死了。」看著楊風,那幽冥魔豹戲謔的開口說道。

楊風的心裏面滿是怒火,這傢伙,什麼玩意嘛,據說的東西,讓他帶出來,有可能有,也有可能沒有,而且很有可能是沒有的,因為,就連著幽冥魔豹都用上了這麼一個詞,據說。[.超多好]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如果不是這座洞府是你們人類留下來的,我根本就看不懂,根本就進不去的話,我也不會要你去。這麼多年來,都沒有人類進來過了。不然的話,你也沒有這個活命的機會。」隨即,幽冥魔豹補充的說道reads;。

「好,我答應了。我立刻進去。」楊風開口道,他實在是不想面對這幽冥魔豹了。

人類的洞府,說不定對於楊風來說是機緣。這樣的洞府,一般是很難見到的,這樣的地方那是他肯定要去的。

「好,小子,還算是爽快,我倒是有點欣賞你了。那就跟我來吧。」幽冥魔豹說著立刻的調轉了方向,沉聲的說道。他倒不怕楊風跑了,他看的出來,楊風的實力比起他來說,差的那是很遠,楊風如果想要活命的話,那就必須得聽他的。

一個魂師的小傢伙,也就相當於二級魂獸的實力,和他比起來,那就是螻蟻和巨龍的差距,雖然說蟻多咬死象,但是,螞蟻再多,也是咬不死一頭巨龍,再說,這裡就一隻螞蟻。

如果算上另外兩個小傢伙的話,那就是三隻螞蟻,無論是一隻螞蟻還是三隻螞蟻,在巨龍面前,那都是一模一樣的。

很快的,楊風就跟著幽冥魔豹來到了一座山洞前,這是一座洞府,高有幾十米,也算是比較大的洞府了,但是楊風都見過那金龍的洞府了,要比這個高上很多。正是因為如此,這樣的洞府,楊風就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的了。

「進去吧。」幽冥魔豹對著楊風很是冷聲的說道。

「呵呵。」楊風淡淡的一笑,沒有多說什麼,直接的進去了。楊風寧願進去,面臨未知的危險,也不願意麵對這頭幽冥魔豹,這頭幽冥魔豹給楊風的感覺就是自大,很狂妄。尤其是說話,給人的感覺就是很目中無人。

「這個小子,還是很有膽量的,不像其他人,還得逼迫才肯進去。」看著楊風走了進去,那幽冥魔豹的臉上也是出現了笑容。

如果楊風聽到這句話,肯定會知道這頭幽冥魔豹撒謊了,什麼這裡一直沒有人,所以才依靠楊風,實際上,他已經抓住了很多人將其放進去了。

黑暗森林,很危險這是事實,但是,這個世界那麼大,總有冒險者願意前往,一年來,最起碼也是有一兩個人來到這裡,他們都是來這裡尋寶的,這裡很危險,但是,所有的人都相信危險與機會同在,有危險的地方,就有機會。尤其是黑暗森林裡面還有各種的傳說。 ?楊風剛進入那洞府,臉色就微變了。[燃^文^書庫][].[774][buy].[com]因為在他的視線當中,到處都是白骨。

而且,楊風能明顯的看出來,這絕對是人類的白骨。而且,還有幾個是最近幾年的,那就說明是最近幾年才死在這裡的。

「這裡的人都是高手。」楊風做出了這樣的判斷,能來到這黑暗森林的深處,那都是高手,最起碼也是魂王級別的,魂王,在人類世界,那絕對是高手了,畢竟,在荒城,大魂師就是絕頂高手了,當然,就整個人類世界來說,大魂師不算什麼,魂王才算高手,魂尊算的上是頂級高手,魂帝,那都是無上的存在。

對於現在的楊風來說,魂王,那就絕對是高手了。

他距離魂王還有很遠,他的第一目標就是魂王。

只有到了魂王,成為了魂王級別的高手,他的壽命就自動的延長了,這樣的話,他才能夠繼續的修鍊,繼續的前進。(.)如果成不了魂王去幻想成為魂帝,那就是天方夜譚,白日做夢,楊風沒有做白日夢的習慣。

「那頭豹子欺騙我呢。」這個時候,楊風也是明白了過來,那頭豹子完全就是欺騙他楊風呢,什麼不是沒有人,絕對不會給他這個機會,估計所有被他發現的人都被他送了進來。進來之後就成為了白骨。

「嗷嗷。」小荒對著楊風點了點頭,很是贊同楊風的話,那幽冥魔豹就是一個騙子,欺騙了他們。

「好像進來之後就沒有發現出口,這裡很不尋常,進來容易出去難,怪不得絕大部分人都死在這裡呢。」楊風看著這些白骨,心裏面分析道。

「奇怪,他們的實力都不弱,為什麼連大門都進不去呢,都是死在了外面。」楊風看著身前的大門,疑惑的想到,這大門沒有關,是開著的,這些人卻都死在了門外,難道這些人連進入大門的能力都沒有嗎?

楊風慢慢的走進了大門,他很小心,因為他本能的感覺到這裡有古怪。

楊風慢慢的靠近了大門,一點影響都沒有,隨即,楊風一咬牙,直接的走了進去。無論如何,他都是要進去的,他不可能總等在外面。

隨即,楊風踏進了大門。

這讓楊風感覺很奇怪,進來的很是輕鬆,一點阻力都沒有,既然如此的話,為什麼外面的人都進不來呢,這裡面絕對是有問題的。

具體問題在哪,楊風也是說不清楚的。

楊風繼續前進,如果他想知道答案,他就得了解這裡。

進入大門之後,楊風發現這裡面是別有洞天,裡面竟然有花花草草,參天大樹,這讓楊風是驚呆了,這洞府裡面竟然有洞天,這怎麼可能。 傲嬌總裁追美妻 一個全是石頭組成的洞府裡面還有洞天,這超出了楊風的認知,這是楊風以前所根本就沒有辦法想象的。

「這怎麼可能?」楊風張大了嘴巴,看著裡面的一切,開口說道。

小荒和小火也是很迷茫,顯然他們也是沒有辦法理解這一切。他們到底來到了一個什麼楊風的地方。

「嗷嗚。」突然間,他們看到了一個人,巨人,數百米高的巨人,慢慢的走著。

「這還是人嗎?」楊風輕聲的嘀咕道,楊風前世今生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巨人,別說見過,就連停過都沒有聽過,武魂大陸很是神奇,但是,楊風卻絕對沒有聽說過可以有如此身材高大的人。

有一個種族據說身材很高大,但是那是四五米高的身材罷了,這已經是很嚇人了。數百米,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境界了。

那巨人在楊風身旁路過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楊風,這其實楊風也能理解,就像楊風的旁邊有一隻螞蟻,楊風路過的時候,不會專門的去看的,只是這種被忽視的感覺,總是讓人有點鬱悶的。

「看,那是公雞嗎?」楊風隨即瞪大了眼睛,一隻七八十米高的公雞不斷的跳著,那巨人快速的行動,抓住了那隻公雞,隨即將那公雞撕碎,頓時,鮮血直流,灑滿了這片地方,楊風渾身上下都是被那鮮血沾染了。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楊風的心裏面不由的無語,楊風有一種感覺,不是這裡的人太大,而是這裡的世界就是一個將人的身體放大百倍以上的地方,這樣的地方,真的不適合他呆,搞不好就被一隻蟲子給一腳踹死了。

就在這個時候,楊風看到了一頭體型龐大的蟲子正在愣著他,那蟲子的體長足足有十米左右。

楊風徹底的無語了,這個地方果然是不同尋常。 ?不過對於這條蟲子,楊風也不怕,這蟲子也就是二級魂獸的實力,或許因為體型龐大,可能會強於一般的二級魂獸,但是,楊風也不弱,再加上,他身邊還有小荒,對付這條蟲子是一點問題也沒有,問題的關鍵是這只是一條蟲子罷了,這樣的蟲子可能還有很多reads;。[燃^文^書庫][].[774][buy].[com](.)

想到一隻蟲子都和自己實力差不多,楊風就頭大。

那隻蟲子看了楊風一會兒,也是很奇怪,怎麼會有這樣小的人。不過他的智慧很低,他就是一條蟲子罷了,他活著的意義根本就不是考慮問題,而是如何的吃飽,如何的生育後代,至於其他的,他都不會想,也沒有那個能力想。

豪門婚色之醉寵暖妻 隨即,那蟲子就對楊風發動了攻擊,在他的印象當中,比他小的,能吃的,那就是用來吃的,至於其他的,他是不會想的。(.廣告)

楊風也是樂了,現在,他全身上下都是血呢,那巨人他是沒有辦法對付,那巨大的公雞是被殺死了,現在,連一隻蟲子都拿他出氣,這讓他很是惱火,決定這條蟲子出手,這條蟲子他還是能對付的。

這條蟲子只有本能,張著大嘴直接的朝著楊風吞了過來,楊風出手,直接就是魂技炎爆,和這樣的蟲子戰鬥,那就得一招直接的解決問題。楊風可不想和這樣的蟲子糾纏,實在是太噁心了。

「轟。」的一聲,那條蟲子直接的就被炸死了。他只有一點本能,最起碼的戰鬥本能,根本就沒有辦法和魂技相提並論,正是因此,才會有這樣的結果。

「這條蟲子看起來很大,但是,一點戰鬥力都沒有。」楊風也是笑了,和他想的一樣,一招就能解決這條蟲子。

「我靠。」剛擊殺了一條蟲子,楊風又看到了一頭蝸牛,這蝸牛有十幾米高,背著一個硬殼兒,搖搖晃晃的朝著楊風的方向走來,在地下留下了一條噁心人的線。

這蝸牛看起來也像是要對楊風動手,楊風簡直是無語了,今天竟然被蟲子接二連三的欺負,剛才的時候是一隻青蟲,現在是一隻蝸牛,接下來的時候會不會是蝴蝶,蜻蜓,毛毛蟲之類的。在楊風看來,這種可能性不但有,而且很大。事情已經朝著這個方向發展了,這讓他感覺到了頭大。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如此的反常reads;。

在這裡生活不了幾天,估計他就受不了,想想看,一條蟲子拉的屎體型都和他一樣大了,這想想都是非常的悲哀的。這樣的日子怎麼過嗎。楊風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會進入到這樣一個世界,這實在是有些悲哀。

「果然。」隨即,楊風便是發現,那頭蝸牛竟然朝著自己發動了攻擊。

「死開。」楊風直接的發動了反擊。

這頭蝸牛和那蟲子一樣,根本就沒有什麼智慧,完全就是憑藉本能在戰鬥。不過實力比那頭蟲子強上很多,但是,依然沒有幾下便是被楊風給消滅了。

即便如此,楊風也沒有什麼可以高興的,不過是殺了一隻蝸牛,一條蟲子,這實在是沒有驕傲的資本。這都是屬於這個世界最弱的生物。如果強點的,像那隻公雞,像那個巨人,楊風都不是對手,人們常說一句話,手無縛雞之力,就是說一個人連公雞都對付不了,形容一個人很差勁兒,在這裡,楊風基本上可以說是沒有縛雞之力的。

「嗷嗷。」小荒突然間的叫了起來。

順著小荒的視線,楊風看了過去,臉色也是不由得大變,這次不是出現了一條蟲子,一個蝸牛,而是一頭馬,巨大的馬,奔跑起來速度飛快,這匹馬就好像是一頭巨大的山脈一般,讓人看著都是心驚肉跳的。

「我靠。」楊風也是一呆,這要是被這馬踩在身上的話,那就肯定死翹翹了,絕對被踩成肉醬,這是毫無疑問的。

「這個時候,跑是跑不脫了。」楊風不由的想到,自己的速度和那匹馬的速度比起來,那可不是差一點半點,而是差上很多。

「轟。」

「轟。」

「轟。」那匹馬每跑一步對於楊風來說就是天崩地裂一般,讓他整個人都是處於搖晃狀態,這個時候,楊風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無助,終於體會到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了,這個時候,完全就是靠運氣了。很有可能他這次要載了,會死在這裡。一下子成為肉泥。如果被踩到的話,那絕對是這樣的結果。 ?楊風的臉色全是汗水,將那血跡都是沖刷掉了。[燃^文^書庫][].[774][buy].[com]

就差那麼一點,那巨大的馬蹄沒有壓到他的身上,楊風也是感覺到了萬幸,不過同時感覺到了悲哀,自己現在真的就好像是螻蟻一般,可不是嘛。現在遇到一匹馬,自己都狼狽成這個樣子,接下來呢,如果要是遇到一頭驢或者是一頭野豬,自己會不會也狼狽成這個樣子?完全是很有可能的。想到這裡,他就有種想撞豆腐撞死的感覺,這到底是怎麼一個怪異的世界。

「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嗎?」楊風的心裏面不由的想到,如果說這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為什麼給他的感覺這就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如果說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為什麼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幻呢?人這麼大,馬這麼大,蝸牛這麼大,蟲子那麼的大,而他們幾個,卻是這麼的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呱reads;。」

「呱。」

「呱。」這個時候,一隻巨大的青蛙跳著朝這個方向跳了過來,楊風直接的頭大,要知道,這青蛙的體型那可不是一般的大,絕對有四五十米高。

「嗷嗷。」小荒也是叫了起來,感覺比較的鬱悶。

「昂。」小火也是耷拉起來了腦袋。

「小火。」楊風不由的看向了小火,這個時候,留在地面的話,實在是太糟糕了,如果在空中,可能情況會好上一些,這就是楊風心裏面的想法。

「昂。」小火沒有拒絕,這個時候,她也是知道情況的。在這裡的話,一不小心她自己就有可能會被踩成肉醬,正是因為如此,她也沒有給楊風提條件。

小火的體型變大,足有兩三米的身軀,雙翅展開,楊風站在了小火的身上,小火速度的飛向了空中。

那隻青蛙並沒有碰到他們。

「地面之上很不安全啊。」楊風發出了這樣的感嘆,希望在空中的話,會好過一些。最好是能找到離開這裡的路,不然的話,如果一直呆在這裡,那就是糟糕透頂。畢竟,他們與這個世界那是格格不入。

「不對,這裡面肯定有問題。」楊風的心裏面不由的想到,這個時候,楊風想起了門外面的那些白骨,想起了那道自己輕易就進去的門,楊風感覺這裡面絕對有問題,但是,到底具體哪點有問題,他又說不清楚。

這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如果想出到底是哪裡的問題,說不定就能夠離開這裡了。」楊風心裏面想到,一時半會兒想不出來,楊風也不著急,楊風知道,或許一個靈感,到時候自己就想出來了。這個時候,不能著急,有的時候,越著急越想不出來reads;。

「嗷嗷。」突然間,小荒叫了起來。

在空中,一個龐然大物出現了,數十米長的蜻蜓。

而且不是一隻兩隻,是很多隻蜻蜓都同時翱翔在天空當中。

那些蜻蜓看向楊風幾個,眼睛當中都是好奇,這些傢伙是蚊子和蒼蠅嗎?如果是的話,模樣一點也不像,差距實在是太大,但是,如果說不是的話,那怎麼可能這麼的小的體型,竟然能夠在空中飛行。

這些蜻蜓對楊風幾個的好奇也就是一會兒,隨即他們就離開了。很顯然,楊風幾個不是他們的菜,他們也沒有攻擊楊風幾個,這讓楊風也是鬆了一口氣,這樣的話更好,不然的話,那就麻煩大了。

這可不是一個兩個,那可是無數的蜻蜓。

在遠方,各種昆蟲也是飛行著。

「小火,你就能飛這麼高嗎?」楊風不由得皺眉,這樣的高度,僅僅是各種昆蟲的飛行高度,至少在這個世界是如此,就像蝴蝶,蜻蜓,還有各種會飛行的蟲子,這些蟲子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對付起來麻煩也是非常的大。甚至可以這樣說根本就沒有辦法對付。

「昂。」小火聽了楊風的話,很是不滿,直接的就快速的開始了動作,楊風竟然敢小看他,他快速的朝著空中飛行。

也不知道飛了多久,也不知道到底飛了多高,他們是看到了雲層。

「這樣的話,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楊風不由的想到。在這空中,一個生命都看不到,楊風總算是有了安全的感覺。

想到剛才的情景,楊風就是流汗,青蛙,蝴蝶,蜻蜓竟然都能對自己造成威脅,這種感覺真的不是一般的不爽。

「嗷嗷。」突然間,小荒叫了起來,對著空中的一個方向,楊風順著那個方向看了過去。

「這麼明亮的藍色的珠子啊。好美啊。」楊風感慨著說道,不過隨即,楊風的臉色就變了,那哪裡是巨大的寶石啊,那是眼珠子。 ?光眼珠子就這麼大,這體型得多大,楊風估計,最起碼也得是上千米,甚至是上萬米。[燃^文^書庫][].[774][buy].[com](ianHuaTang提供Tt免費下載)

這高空當中,那種小型的飛行生物是沒有了,一碰到就是如此巨大的。

這樣的傢伙,打個噴嚏都得殺了他們,楊風感覺這傢伙的體型甚至比他們在黑暗森林看到的金龍都要龐大的多,金龍的體型是大,但是和這個體型比起來,那差距很大的。(.)不過,如果是正常的話,兩者倒是差不多,畢竟這個世界的生物體型是大了上百倍的。

楊風看著那頭金龍,也是沒有出聲。

小荒和小火也是被震撼住了,一個個的耷拉著腦袋,沒有發出一點聲音reads;。他們實力是不錯,那也要看和誰比了,和眼前這樣的龐然大物比起來,他們就肯定不是對手了。

「阿嚏。」突然間,如雷般的聲音響了起來,他們直接的感覺到一陣旋風颳了起來,直接的就被吹走了。

這股旋風力量實在是太大了,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擋,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風撞在了一座山上,然後摔了下來。

「我靠。」楊風不由的暗罵了一句。

那頭飛行巨獸不過是打了一個噴嚏罷了,他們卻是直接的就飛行了不知道多遠。

「骨頭都斷完了。」楊風不由的自言自語的說道,楊風有一種感覺,自己的骨頭差不多都斷完了。渾身沒有一點勁兒。

「小荒,小火呢。」這個時候,楊風也是臉色猛然間的一變,因為他發現他的周圍已經沒有小荒和小火了,那就說明一種情況,小荒和小火被吹散了。

現在,楊風只有一個人了。

「這裡是?」楊風眉頭一皺,發現自己的周圍竟然全部都是山,自己周圍連一條路都沒有。

在這個地方,那是屬於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