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三足鳥眉頭一皺,似乎感應到了什麼。

它雙翅一展,宛若利劍,竄向了高空。隨後,身影在空中一轉,像是閃電一般,朝遠方某個方向爆射而去。

三足鳥這番舉動,頓時讓我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后,三足鳥消失的那個方位,突然傳來幾道微弱的慘嚎之聲,戛然而止。

還沒等我回過神來之際,三足鳥身影從遠方爆射而來,落在了我的肩頭上。

淡淡的血腥氣,從三足鳥的身上散發而出,同時伴隨著淡淡的戾氣。

「蒼狼族的探子,不是普通的族人!」三足鳥眸中閃爍寒芒,森聲說道:「老狗那邊估計出情況了,咱們先撤,到妖族中心地等他匯合!」

三足鳥這話說的果斷,我忍不住問了一句,說道:「血獒那邊沒問題吧?要不要接應一下?」

三足鳥哼了一聲,白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咱們明顯已經被發現了,別說去蒼狼族的族地了,在這裡再等一會,估計就會被人家包餃子了!還接應呢,能逃掉就不錯了!老狗那邊不用理會,以他的能力,只要腦子不進水,逃掉應該問題不大!」

我也不多說什麼了,按照三足鳥的指引,朝某個方向拔足狂奔起來。

以我現在的身體素質,全力狂奔之下,速度很快,百餘里的距離,僅僅一炷香的時間而已。

半個時辰后,我察覺到了身後遠方傳來的強烈的氣息,扭頭看去,密密麻麻數百眾蒼狼族的高手已經追來,氣勢匯合,妖氣衝天。

這陣勢,還真夠嚇人的!

「媽的,還真看得起咱們!」三足鳥跳腳,惱怒著破口大罵,「該死的老狗,它究竟幹了什麼?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蒼狼族高手追殺過來?他該不會把那狼崽子幹掉了吧!」

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其他的念頭了,閉上嘴巴,全神貫注逃命。這要是被後面那些蒼狼族的高手追上,十條命都不夠人家玩的了。

雖然我在瘋狂奔逃,但是後面那些傢伙緊追不捨,已經持續了近一個時辰了,距離在慢慢的拉進。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

三足鳥怒了,沖身後那些蒼狼族高手怒吼:「該死的狼崽子們,吃屎去吧!」

話音落,三足鳥騰空而起,瞬間大變身。

小小的身影上出現了熊熊烈焰,呼吸間,身影急速擴張,雙翅展開,足有數百丈方圓,頗有遮天蔽日的感覺。

熊熊火焰在空中劇烈燃燒,就像是升騰而起的小太陽,這方天地溫度急劇上升,空間似乎都扭曲了起來。

隨著它那雙巨大的火焰羽翼輕輕一扇,澎湃的烈焰,像是一片巨大的紅雲,轟然落下,直接將身後那追來的眾多蒼狼族的高手包裹其中了。

憤怒嘶吼喝罵之聲從後面傳來,陣陣轟鳴之聲不斷,那片空間,烈焰升騰,塵土飛揚,遮天蔽日。

三足鳥爆發出這猛烈一擊之後,瞬間縮小身影,落在我肩頭,精神有點萎靡,急促說道:「快跑,攔不了多久!」

沒有絲毫的猶豫,我真的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氣,拼了命的跑。

從天亮跑到天黑,中間幾乎沒有停過,最後,雙腿像是灌鉛了似的,實在跑不動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口喘息著,我看著肩頭的三足鳥,氣喘紛紛的說道:「這裡距離妖族中心地,還有多遠?」

三足鳥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四周的環境,沉吟了一會,說道:「按照你之前這個速度,差不多三天之後能到!」

也沒啥說的,休息了一會,恢復了一點體力,再次趕路。

沒有蒼狼族的高手在後面追,自然也不需要像之前那樣狂奔了,速度放緩了一些。

幾天時間后,我們來到了妖族中心地的邊緣地帶。

這裡,和我想的有點不太一樣!

冷,冰寒刺骨,冷徹心扉!

妖族中心之地,竟然是一片巨大的冰原,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

「物極必反,這個地方原本不是這樣的!」三足鳥痴痴的看著前方那遼闊無邊的冰原,輕聲說道:「我們妖神一脈,居住之地是炙熱的環境,但是自從我們那一脈滅絕之後,這裡就發生了莫名的變化,成了這個樣子,誰都不知道究竟怎麼回事,算是妖族一個謎團了!」

「好了,不說這些了,快過去吧!」

越靠近那片冰原,那股子寒冷越重,感覺有把人靈魂凍住的錯覺。

和三足鳥來到冰原邊緣的時候,我有些錯愕的發現,這裡竟然還有其他人的存在,並且數量不少。

這些人中,有老有少,足有百餘眾。

相貌年輕點的,氣息比較混雜,應該是三足鳥所說的那些混血妖族,想要來這裡碰運氣的。而那些老人,氣息很強,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妖族族人。只不過,那些老人強大的氣息中,有一股子腐朽的味道,暮暮老矣的感覺。

「每隔一段時間,都有碰運氣的!」三足鳥沒有理會那些年輕的混血妖族,而是死死的盯著那些老一輩的妖族強者,眸中閃過些許莫名之意,輕聲說道:「這些老傢伙大限將至,不願就此逝去,跑到這裡來碰運氣,搏一線生機……」 方程美一時還沒有明白歐洛微話里的意思,順著他的話接了下去:「對!你的清白!讓大家看看,你到底有沒有拿人家的項鏈。」

從方程美進這個班到現在為止,她已經跟班裡面的同學混的也是非常熟悉,而歐洛微跟她對比起來,來了那麼久,就還只認識莫小念一個人,關鍵現在還鬧掰了。

對哦,說起莫小念,說這幾天請假,難怪一直沒有看到她。

歐洛微嘴角微勾,隨即以一種非常霸氣的樣子坐在了椅子上,雙腳直接搭在了桌子上面。

周圍的同學:「!!!」

特別是男同學,那眼睛先是發光,后是平靜無趣了下來。

歐洛微穿的是斯蘭蒂的制服,女生的是裙子,但是裡面也是會有連著安全褲的,本應該說歐洛微這麼抬腿,安全褲是露出來的,但她卻用一種極其刁鑽的方式沒有走光。

而女同學則是震驚不已,這麼大的幅度,竟然還不走光!要是換做其她人,早就光了。

歐洛微壓根不知道前一秒他們的心思是什麼,后一秒的心思又是什麼,只知道,她可不是好惹的!

歐洛微拽拽的哼了一下:「如果我說我要是沒拿呢?」

帶頭搜查的那個女生第一個迅速的反駁:「不可能!項鏈一定在你那裡!不然你為什麼不讓我們搜查?」

「呵呵,真是好笑,我的私人抽屜,憑什麼要給你看?你算老幾?」歐洛微說完,膝蓋微微彎曲了一下。

方程美一副「著急」的表情說道:「哎呀,歐同學,你就不要不承認了,你趕緊把項鏈拿出來,這樣大家就不會懷疑你……啊!」

方程美的「了」這個字還沒有完全說出來,歐洛微的桌子瞬間朝前面倒了下去。

嚇的周圍一些膽子小的同學直接尖叫了起來。

歐洛微繼續保持著踹桌子的動作,在大家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收回了腳。

不耐煩的開口:「怎麼不說話了?嗯?」

不知道是因為什麼還是因為最後歐洛微最後那一個嗯字,讓大家的後背都爬起一層涼意。

有部分男同學看向了歐洛微的抽屜,然後說道:「這抽屜里壓根就沒有項鏈,會不會真的不是歐同學拿的?」

歐洛微的視線立即朝那個男同學看了過去:「拿?這位同學,我還需要拿嗎?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的這句話,我可以起訴你!」

那個男生瞬間閉了嘴。

艾瑪,剛剛歐洛微那一腳,可是比很多男生都還要恨。

本來就是不鏽鋼的鐵桌子,歐洛微就這麼一踹,竟然直接散架了!散架了,這是什麼概念?

正因為是散架,掉在地上書本,還有歐洛微的書包清晰可見,並沒有看到有什麼項鏈。

帶頭的那個女生下意識的看向了方程美,隨即便惱怒道:「歐洛微,項鏈肯定在你的書包裡面,你敢把書包打開,讓我們檢查嗎?」

歐洛微掀了掀眸子,輕笑一聲:「不能!」

女生抓緊了制服,隨即便開口說道:「那我只好看監控了!」 聽三足鳥這樣說,我疑惑的看了它一眼,輕聲說道:「寶藏里有延年益壽的天材地寶?」

三足鳥哼哼一聲,嘟囔著說道:「鬼知道有沒有,就因為如此神秘,所以才會引這些老傢伙過來,畢竟是僅存的一線希望!」

隨後,三足鳥朝四周看了看,眉頭緊皺,喃喃說道:「老狗怎麼還沒來?難道真的出問題了?」

在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那群人也看到了我們,那些相貌較為年輕的還沒什麼,反而是那些看起來暮暮老矣的妖族強者,則是微皺起了眉頭。

來到這裡之後,三足鳥已經不再掩飾自己的氣息了。

以三足鳥在妖族中臭名昭著的名聲,那些妖族老牌強者怎麼會不認得三足鳥?

「看什麼看?沒見過是不是?」三足鳥一瞪眼,沖那些妖族強者很硬氣的說道:「想打架?來,鳥爺陪你們耍耍!」

面對三足鳥的主動挑釁,那些老牌妖族強者眸中閃過寒芒,身上氣息更盛。不過,或許是顧慮著什麼,他們都沒有對我們出手,冷哼一聲,不再理會我們。

這其中肯定有問題,要不然三足鳥不可能這麼有種的。

三足鳥嘿嘿一笑,低聲說道:「在這無盡冰原的邊緣地帶,是不能動手的,一旦動手,妖氣衝擊了這裡的寒氣,容易引起冰原內那股森寒力量的爆發。一旦那股力量爆發,短時間內,沒有人能再進入其中了!這些老傢伙可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

說完,三足鳥回頭看了看,緊皺眉頭說道:「老狗那邊不知道什麼事情耽擱了,也不知道有沒有事!」

我們站在這冰原的邊緣地帶等了起來,轉眼間,一整天的時間過去了。

「風霜減弱了!」這個時候,人群中有人發出了一聲歡呼。

我朝冰原之上望去,原本籠罩冰原上的狂風,真的在漸漸減弱,淡淡的白霧開始升騰,漸漸在冰原上瀰漫開來。

「走!」那些人中,有位妖族老者低聲開口,身影一閃,率先朝冰原之中衝去。

緊接著,那群人蜂擁而去,一個個全力在冰原上狂奔起來。

這時,我看向三足鳥,看它是什麼意思。

「算了,不等了,到了風雪谷那邊再說,反正老狗也知道位置!」三足鳥猶豫了一下之後,直接開口說道:「沖,一鼓作氣衝過去,中間不論遇到什麼情況,都不能停!」

事已至此,我也沒有什麼好選的了,按照它的話去做吧!

身影連閃,我跟著那群人的身後衝進了冰原的深處,不斷的向前。

「不能停,保持這個速度,一定不能停!」站在我肩頭的三足鳥,似乎有點緊張,喋喋不休。

它這樣一搞,我也跟著緊張起來,雖然不知道停下來會有什麼危險,但是我可不想輕易的嘗試。

一個時辰后,我們都已經深入無盡冰原很遠的距離了,冰原之上的白霧,越來越濃郁了,十米之外,幾乎都看不到人影了。

「呼~」

這個時候,一陣猛烈的寒風吹過,冰寒至極。

「啊~」前方傳來一道慘呼之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幾個呼吸的時間后,我來到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入目的一幕,讓我瞳眸猛地縮了一下。

幾位年輕的妖族族人,此時保持著往前奔跑的姿勢,僵在了那裡。他們的身上,包裹了一層冰晶,那層冰晶像是活物一般,緩緩的流轉,不斷的加厚,像是一座座冰雕。

他們的氣息,已經消失了,幾乎是瞬息死亡。

而發出慘叫之聲的,是一位妖族的老者,他的下半身被厚厚的冰晶覆蓋,正在不斷的緩緩向上蔓延,已經蔓延至了胸口處。

老者身上閃爍微弱光芒,澎湃的妖氣衝擊身上的冰晶,正在全力的抵抗著。但是,按照現在這個情況來看,根本撐不了多久了。

「救我!」老者的臉上露出痛苦哀求之色,看向我的眼神中,流露出濃濃的渴望之色。

我的心中,有了一絲的觸動。

「不能停!」這時候,三足鳥在我耳邊暴喝一聲。

我心神一震,不敢多想其他的了,快速從那老者的身邊穿過。

身後,傳來了老者那悲憤不甘的怒吼,緊接著,就沒了聲息。

「來到這裡,這些傢伙本就抱著死的覺悟了。」三足鳥在我肩頭沉聲說道:「你剛剛若是停下,哪怕不救他,你自己也會被那層冰覆蓋的,到時候就麻煩了!」

「這裡究竟什麼情況?怎麼這麼詭異?」我邊跑邊疑惑問道:「剛剛是我眼花了嗎?那層冰,我怎麼感覺像是活的似的!」

三足鳥沉默了一下,幽幽說道:「冰原是怎麼出現的,沒有人知道。但是近些年來,經過不斷的摸索,我們得出了一個結論。冰原上的這股力量,很像陰間某個地方的力量!」

「嗯?」我瞪大眼睛看著三足鳥,脫口驚呼:「陰間的力量?你去過陰間?」

陰曹地府那可是傳說中的地方,雖然妖族族地給我的震撼很大,但是和陰間相比,還是感覺差很遠。

「用得著這麼驚訝嗎?」三足鳥哼了一聲,說道:「對於普通人而言,陰間是陰森恐怖的地方,實際上陰間並不是那樣的,你也可以將陰間理解成和妖族族地一樣的平行世界,一個靈魂歸宿的地方而已。實力到了一定的階段,進出幽冥,並不是很困難的!」

他這麼一說,我腦中不禁想到了唐靈。

上次唐靈來找我,在我身上種下了冥契,用我的血掩蓋她身上的氣息,說是蒙蔽陰差的感知。

唐靈,畢竟是鬼魂之體,陰差找上門來,這難免讓我為她的處境感到擔憂了。

「以我現在的實力,能不能進入陰間?」我隨口問了一句。

「夠了!」三足鳥很是隨意的說道:「不過那個地方,還是少去為妙,萬一整出一堆麻煩事,想脫身,很難……別分心,抓緊時間趕路,起風了,前面的路更難走!」

我不再多想,全神貫注的趕路。

在三足鳥的指引下,我避開了很多次的危機。

比如前方看起來沒有什麼危險,但是一旦靠近,腳下的冰層就會猛地出現一道閃光,光圈之中,那些冰晶波動很劇烈,一旦被纏上,就要永遠的留在這裡了。

冰原之上的後半段路程,我見到了很多很多的冰雕,三足鳥說,這些基本上都是這些年來妖族各族的倒霉蛋,形成了這樣壯觀的景色。

成千上萬的冰雕屹立於此,永世沉淪,無聲的訴說著曾經的悲壯和不甘。 歐洛微嘴角微勾起一個誰都沒有發現的弧度,略做緊張的問道:「監控?」

說著,為了迎合自己的緊張,還故作擔憂的看向了講台上面的監控,面如死灰一樣。

呵呵,拼演技,她也不差的好不好!

果然,方程美和那個女生看到歐洛微露出這樣的的表情,瞬間底氣蹭蹭的上升了許多。

女生:「對!就是監控!既然你不承認,大家抽屜里也沒有,那就只好看監控了,畢竟只有監控才能告訴我們真相,才能找回項鏈!」

這時,丟失項鏈的同學抽搭的說道:「歐同學,如果真的是你拿了的話,還請還給我,畢竟,要是真的查了監控,到時候全校的人都會知道你……歐同學,其實也不介意的,只要你把項鏈還給我,我可以既往不咎!要是你這麼喜歡的話,我可以送給你等價的項鏈,但是這條,真的不行!」

歐洛微:「……」呵呵,這還真是肯定了是她拿的了是吧。

聳了聳肩,開口道:「看監控也不是不行,但是,如果證明不是我拿的,你們要怎麼補償我?或者怎麼讓我原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