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清楚,我不會傻得去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撼動整個對方軍隊的。這些在我還在村子的時候就清楚,一個好獵手在強大也不會一個人將一隻老虎殺掉,除非這個獵手是一個有實力的英雄。”高澤斯手中抓着木杖說道。紅色的寶石頂部閃閃發光在釋放着高澤斯興奮地心情。

“你會是一個好獵手,也會是一個好英雄的。但是這前提是你必須在有足夠的實力,現在以你一級死靈法師的實力估計你的詛咒之法再加上骨牙也只能解決一兩個士兵。你的法力值還太少了,你的力量也還在起步期,估計和我們人類士兵比較也只是強了一點而已。還是好好修煉吧~”葉清揚拍着高澤斯的肩膀笑着說道。健壯的胳膊一拍下去就讓高澤斯下沉了一點,高澤斯一沉腳步紊亂。

“嘿!清揚,你的力量太大了。我的肩膀都要碎了!哦!上帝。你的力量怎麼會這麼大。”高澤斯揉捏着肩膀咬着牙齒說道,葉清揚一直用力量告訴他,他的實力還是太弱在葉清揚的嘴裏他自己只不過是個處於剛剛進入修煉門檻不久的修煉者而已,而他,高澤斯只不過是一個西方法師的入門級別,這些比例一直提醒着他差距在哪裏。

“我是一個肉體強度還不錯的人,這些還不算什麼。如果你見過了強悍的鬥武者你就知道一個人的肉體到底能夠有多麼強悍了。”葉清揚用拳頭鑿向一旁的大樹,大樹瞬間就裂開了一條縫隙,朝一旁偏倒。

“清揚,你怎麼會這麼厲害!力氣這麼大,你能夠破開石頭麼?我見過我們雷加帝國裏的一個英雄騎士一拳將一塊這麼大的石頭打裂開了。”高澤斯興奮地叫道,手掌比劃着一個足有一米多直徑的規模。自己的朋友有這麼強的實力也是他沒有想到的。

“嘿嘿~等到戰場上你能夠平安歸來我就教你如何將那麼大的石頭敲碎。你說的那個英雄估計也就三級騎士的樣子,到時候我絕對會讓你隨隨便便就能夠殺了一隻大灰熊的力量。”葉清揚說道,一拳將旁邊的假山分成兩半。轉身走向門口。因爲門口已經有整裝待發的士兵來迎接這位前鋒將軍了。

“喂!高澤斯,再不走就不教你嘍~”葉清揚回頭說了一句便走向了前面的戰馬之上。一屁股坐在了那匹銀色甲冑的戰馬,高澤斯興奮地衝了過來,爬上了一旁葉清揚早就準備好的一匹黑色的高身戰馬。

“烏魯~”巨大的戰號聲音瀰漫進了士兵們的耳朵之中,一身銀色輕甲的年輕將領站在了軍隊的最前方,坐下一隻銀色甲冑的戰馬和將軍的戰甲渾然一體。如同一個半人馬一般,因爲那隻戰馬的臉頰上也被那銀色的披蓋附上,讓人根本看不清那馬的顏色和品相還有他的品種。


而在將軍的對面,上萬人的軍隊各式各樣。最前方一隻黑色的戰馬之上正做着一名面色猙獰的怪獸,怪獸高昂着頭顱用它獨特的彎形硬角告訴他們自己是一名接觸的魔獸人。魁梧的身軀被一身黑色的獸皮甲覆蓋,皮甲已經被磨爛了,手中一把鋒利的戰斧緊緊地握着。

魔獸人起源於西方大陸。作爲一種身體強悍的怪物魔獸人得到了上天的恩賜。墮落之神將魔獸的血脈與一種地獄魔人融合,生成了這種各式各樣相結合的魔獸人。魔獸人天生就是野蠻力士,他們用強悍的身體告訴人們他們到底是有多麼的強悍。

“是魔獸人!哦!上帝!他們不是生活在亞蘭大陸的一頭麼。這種怪物生性強悍,看來對面的軍隊也是一個有錢的貴族吧,清揚你一定要小心一些。”高澤斯坐在黑色的戰馬上瑟瑟發抖,從前作爲一個人類他沒有少聽說過這種魔獸將亞蘭大陸的人給撕裂的故事。現在他早已經忘記自己也是一個死靈。

“高澤斯,我的朋友。現在你也是一個死靈好麼?而且你一定要知道,在戰場上一定要氣勢十足。因爲你的軍隊就站在你的身後。”葉清揚操縱着馬匹的腳步,身下的戰馬也在不停地踏着馬蹄,來鼓舞身旁高澤斯身下戰馬的氣力。

“對面的人聽好了!我們富力倫大將軍說了。他一定會把你們的將軍撕碎!”一隻帶着眼睛的矮小哥布林匍匐在那個魔獸人的身邊嘶吼着,手中一個大喇叭擴散着自己的聲音。

對此葉清揚呵呵一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驅使着戰馬在自己的陣營前來回的踏着步法。每一個騎兵的臉都鼓了起來。不到一分鐘以後終於有人忍不住大笑了出來,剩下的人也也一樣轟的一下大笑了出來。

“聽見了麼?對面的矮人小子。我們的笑聲已經回答了你的將軍說出來的笑話到底有多麼可笑。”葉清揚捂着肚子趴在了馬上,用腳不停地揣着身旁高澤斯的骨頭大腿。高澤斯先是呆滯的看着鬨笑的軍隊,不久之後終於也和衆人一樣,笑了出來。不過他就是跟人隨大流,根本就不知道他自己笑什麼。

“嗷魯!”對面的魔獸人終於忍不住了。手中的戰斧揮舞着衝向了對面的陣營。葉清揚直立起身體手中抽出了焱炎戰槍。馬蹄狠狠地踐踏着地面,火焰的威力瞬間在戰馬的上方蔓延。“士兵們,我要讓你們明白對於敵人的挑釁我們應該如何迴應。”葉清揚手中握着焱炎戰槍,火焰的力量集中在槍峯,馬蹄再一次着地。而這一次卻是加重了許多,馬蹄帶着馬身和葉清揚一起衝向前方。

而後方的士兵早已經組織起了“吼吼吼!”的戰號。爲葉清揚增加着士氣! 第一百八十九章 練習殺戮

“死!”兩方剛剛接近葉清揚就將手中的戰槍戳向魔獸人的心窩子的位置,作爲一個戰將他現在做的不是讓招式多麼華麗多麼好看而是讓對手怎麼樣以最慘的方式死在自己的手裏。因爲身後的部隊在乎的是將軍的威信。

對面的魔獸人富力倫能被當做先鋒軍隊邀請過來等級自然不會低。五階初期的魔獸人的實力讓他的價格也是很高,足足有五萬金幣纔將這個蠻橫的魔獸人邀請過來。這讓點蒼派大出了一筆血液。

這魔獸人正是點蒼派爲了表達自己的心意而花錢僱傭來的。因爲他們在聯盟之中的地位根本就是底層的,所以穆於跟門主一溝通忍痛從自己不富裕的金庫中拿出了這一筆說小不小說大不大的金幣。不過也讓他們出乎意料的這個笨蛋魔獸人真的被誘惑來了。

軍隊的戰爭不像是修煉者的戰鬥。這裏不會出現強者,作爲蔚藍星球的居民他們還是有一些道德底線的。一個皇者級別的強者出來隨隨便便就能把對面的士氣降到最低,而這軍隊的作用就是爲雙方鼓起。這可不是修煉者在過家家而是再讓自己的部隊有一個更好地瞭解和發奮努力的機會。

其次有高級別的等級的修煉者一般也不會這麼大規模的出動。這種消耗不是每個門派都能夠消耗的起的,刨去家族的血脈之外每個修煉者的修煉等級都是跟天賦掛鉤的。而一個能進入元嬰級別的強者在修煉羣體之中的比例是相當小的,百分之一!

修煉是一點點積攢起來的。一個修煉者三天打漁兩天曬網的那就不叫休息了,而是荒廢。真氣可是由自己的鍛鍊一點點積攢來的只有法丹結成之後修煉纔會加快一些然後是增強版的金丹最後纔是靠元嬰自動吸收天地靈氣的元嬰期。這些可都是一點點積累起來的,而天賦在其中也起了一個重要的作用,要不然一個一點天分都沒有的小子平平的修煉了五十多年就進入元嬰期,那就不用寫了,全宇宙都是修煉者了。根本就不用有修煉者和平民之分了。


話題轉會戰場。

“嗷!嘭!”魔獸人手中的戰斧使勁的掄了下來,葉清揚用戰槍擋開。手臂都有些微微的發麻了,整個戰鬥之中魔獸人富力倫都用那獨具魔獸魅力的“嗷嗷~”吼聲嘶嚎着戰鬥的號子。那一身健壯的肌肉真不是白吹的就連葉清揚這種肉體強悍的異類手臂都有些微微的發麻。不過,這只是微微的。

反觀對面的魔獸人,全身已經是鮮血淋淋的了。葉清揚的力量雖然不及這隻靠肉體生存的魔獸人但是爆發力和迅疾的速度可不是笨拙的魔獸人能夠比擬的。短短的四十多個回合的交戰葉清揚已經在魔獸人的大腿、肩膀和肚子上留下了七八道的痕跡。這些痕跡每一道都是迅速的抽割,葉清揚還沒有練到那種鋼筋鐵骨無堅不摧的肉體之上,魔獸人的戰斧只要全力揮下還是會讓他斷上幾根骨頭的。要真的一個元嬰期的葉清揚三五秒就將五階的魔獸人幹掉了是不是有點太扯了,豬腳光環太強大了點吧。

“呼~”葉清揚蹬起身下的戰馬向後退後了七八米,用手掌擦了擦剛纔在迅擊了魔獸人之後失策留下的痕跡。幸好身上的鋼鈦輕甲質量過關,那戰斧的劃痕只在輕甲的右胸上留下了一道近半毫米的劃痕。

“嗷!”葉清揚微微的放鬆了一口氣,誰知身後的那個莽撞的魔獸人卻已然放大了怒火。葉清揚一個休息的轉身被他當做了瞧不起自己的表現,身上的肌肉頓時撐開了兩釐米多。這是魔獸人的一種天賦十分符合他們的身體力量的“瞬間爆發”。

這種爆發只有較短的時間,不過這作用很大能夠讓魔獸人富力倫在這一段時間之中將自身的狀態至少提高一重左右,不過換來的代價卻是自身的壽命減少。同時全身的爆發讓他的肌肉撐開,一身被葉清揚攻擊殘破的耐磨皮甲直接被撐裂了開,而身體的血液循環也進入了加速階段,導致的結果就是身上的傷疤流血的速度急劇變快。

“我擦,你要自殘麼?”葉清揚如同騎士一般蹬着腳下聽話的戰馬轉過身來。看着朝自己飛奔來的狂躁魔獸人手中的戰槍緊緊地握在右手之中,火焰色的真氣徐徐的向戰槍的槍頭聚集,對敵人的仁慈也是對自己的一個變相的殘忍。葉清揚要是躲開放過了魔獸人說不定魔獸人就會回過頭來在叉開的葉清揚的後背來一個狠狠地重擊讓他血肉模糊。

“嗷!”可惜了魔獸人根本就不會星球的通用語言,只懂得傻傻的衝向葉清揚。葉清揚一提氣也不抱有什麼希望能讓魔獸人聽懂自己的說話除非他會魔獸人的那種“嗷嗷嗷~”。腳下一用力,兩隻大腿用力的積壓在戰馬的身體兩側,戰馬如同被脫開了繮繩一般猛地衝向前方。

“哧~”第一擊雙方的武器之上就冒出了強烈的火花。兩個金屬的武器擦出了強烈的溫度。葉清揚戰槍上的火光要更勝一籌而對面魔獸人的戰斧的斧頭已經微微泛紅。即使如此也能證明魔獸人手中的戰斧不是凡品,能夠在葉清揚手中的焱炎戰槍的底下撐過一次強力的攻擊品級也不會差,保守估計也要超過上品法器的限度,在下品以及中品靈器之間徘徊。

“駕!”葉清揚抓住機會抓住繮繩的左手大力的將馬頭向後擺去,戰馬也同時明白了葉清揚的意圖,身體也向後甩去。葉清揚眼睛眯成了微微的一條細線,手中的戰槍猛然的推向那笨拙的根本反應不過來的魔獸人的後心。

“撲哧!”毫無意外,這一擊斃命的招式直直的戳進了那個根本沒有任何智慧可言的魔獸人富力倫的後心之中,這一槍扎的通透。直接將魔獸人的性命奪走,“咔嚓~”一聲,緊貼着富力倫心窩前的那顆硬質核晶也被葉清揚戰槍上的火焰溫度擊碎。

“撲騰~”已經沒有任何用處的魔獸人從自己的坐騎之上跌落。他再也沒有任何的價值了,就連那個能夠拿出去賣錢的核晶也被葉清揚弄碎,屍體直勾勾的躺在了土地之上。在後方觀看的穆於心中“咔嚓”一下,如同一個玻璃杯子被捏碎了一樣。自己不僅賠了錢還賠了勢。

主位上的黑龍冷漠的站了起來,抖了抖黑色的袍子說道“穆長老,你招來的魔獸人實力真的不錯。”隨後不管戰場上的事物轉身走進了長廊準備回到自己的休息室之中。主將的一死就代表下面的軍隊要亂套,底下那些被招攬來的低階魔獸人還有大量的哥布林頓時就亂了陣腳,驚慌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咻咻咻~”就在他們驚慌的時候,黑壓壓的箭羣已經落了下來。那些雜牌軍隊惶恐的看着箭矢的下落,慘叫聲連成一片。隨後就是騎兵的馬蹄與步兵的轟轟的隊列聲音,琴界的部隊已經碾壓了過來。

“咔嚓!”穆於的心又一次碎裂了。剛剛想要人鳴金收兵的他還沒等着說話就看見了那些已經落下的箭矢了。剛剛想要說出來的話直接噎在了喉嚨之中。那大批大批的琴界士兵的碾壓使吹出的收兵號角根本就沒有作用。



只見那一沓一沓的士兵就這樣的被掩埋在了琴界士兵訓練有素的步伐之下。這些雜牌子軍隊都是穆於從點蒼派借來的,這些雜牌軍隊本來是想用在收服那些邊角的小國家預留的軍隊。在自己跟門主提出意見之後,門主再三考慮才借給他的。

誰知道…本想用那十萬金幣買來的魔獸人漲漲士氣的,魚人這邊自己也好溝通一下。誰知道這不給力的部隊直接被碾壓了下去。而在後面的修煉者大戰之中點蒼派更是解決不了任何對手,這兩次的失利直接鋪墊了未來的結果。

穆於的一顆心碎了…

魔獸部隊瞬間被葉清揚指揮的琴界部隊擊破。萬人的軍隊在琴界的三千士兵的腳下成爲了泡影。死的死傷的傷,被殺死的雜牌軍隊的數量已經超過九千,剩下的近一千大部分全都是受傷的狀態,只有小部分逃走了。

當然琴界想要把他們抓回來還是可以的,但是這些雜牌軍隊根本就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沒有智商笨拙的魔獸壓根就不知道他們是怎麼上戰場的。暴躁和貪婪的本性只要你給他幾個金幣他就會爲你賣命。

葉清揚也不屑把這些傢伙捕捉來。一隻陪在高澤斯的身邊,只見高澤斯擺脫一隊騎兵將一羣哥布林圍住,那些哥布林矮小至極,就算最普通的農夫都可以用手中的耙子叉子將它們殺死。只見高澤斯用一顆骨牙盡情的練習殺戮和對那些哥布林進行着詛咒性的消滅。

葉清揚對此只是笑一笑,對敵人不需要仁慈!經驗就是從殺戮與練習中增長的。 第一百九十章 肉體的訓練

“嘶~”高澤斯用漏風的下巴狠狠地抽上一口氣。那個骷髏洞之中的紅色火團加重了一絲,在其中的血腥瞬間迸發了出來。血腥的感覺讓他有一種快感,這是一個死靈法師的天賦,血腥味與屍體的腐臭味要比一切的東西更適合他。

“唉~現在變得嗜血了。”高澤斯用一塊白布擦拭着木杖的底部。木杖的底部早已被那些雜牌魔獸妖怪的鮮血然後。大部分都是哥布林的。被詛咒過的哥布林都是由他手中的木杖底部來穿過身體死亡的,這木杖不會毀壞是葉清揚用鐵樹的樹幹製成的,這種木杖能夠伴隨高澤斯很久,至少在他六級之前這個鑲嵌着紅色寶石的木杖會很有用處,而且葉清揚也已經想好了到時候在給高澤斯一顆寶珠嵌在那顆紅色寶珠之上又可以在高澤斯十級之前使用,在那之後只能讓高澤斯自己尋找好的法杖了。

“這不是你的問題,是你的死靈本性。當然你對你的朋友不會這樣子的你放心吧,畢竟你是半屍人還有人的靈魂的思考。嗜血只是針對敵人的。葉清揚以老方法拍了拍高澤斯的右肩膀。高澤斯也笑呵呵的用拳頭錘了一下葉清揚的胸口。

半屍人除了身體的強度之外,嗜血也是他們另一個天賦。他們對於自己的友人和親人會以自己當初人類的形態來面對,而在面對敵人的時候他就會變得異常躁動,嗜血,在綜合的提升上會在攻擊力上提高近百分之十的力量,這些力量是恩賜是由上天所爲他們增幅的。這也是爲半屍人那毀掉的身體的一種另外的獎勵。

別小看增幅的百分之十。將力量從一變成一點一是什麼概念。那是一個元嬰六重的強者直接爆發成爲元嬰七重,元嬰高級的實力。這種實力的增幅會讓他的戰鬥力有個持久的上升。即使一些高等的種族的族中特技的自我上升也沒有這麼大的增幅。

“走吧~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你現在的等級已經有二級了,在馬上回去給你定製一個體能的問題要不然就白瞎你這半屍人的身份了。”葉清揚說完騎在了馬上,高澤斯聳了聳肩坐上了戰馬。身後的哥布林的血海一片,足有三十多隻哥布林死在這裏,除了五六隻是由高澤斯的骨牙殺掉的之外剩下的都是由高澤斯的兩個詛咒招式詛咒然後被殺死的。

高澤斯的兩個詛咒招式都是十分有用的,至少在遇見那些低級怪的時候他能夠輕而易舉的將對手擊敗。一個詛咒型的“虛弱”能夠將人的身體素質降低,使敵人身體素質下降,這種只是精神性的,只是暫時讓敵人暫時的覺得自己的器官有一種難受的感覺。在這種狀態的籠罩下敵人根本用不上力氣,只有心性強大的纔不會被這種詛咒感染,當然等級比之施法者要高實力要強的也不會受制。往往施法者會在敵人在虛弱的狀態下用自己的武器殺死敵人。

而高澤斯會的另一個詛咒型的招數叫做“寒冷”。顧名思義,寒冷的詛咒性質會讓人進入一種被低溫籠罩的狀態。寒冷的溫度往往會讓敵人不寒而慄,全身被冰霜籠罩,自我感覺如同處於被冰塊凍住的感覺。這種狀態要比虛弱更強大一些,當然時間也會短上不少。

兩人拍馬回到前線的休息大營之中,在競技場中葉清揚已經讓人準備好了獸籠。獸籠之中關押着的是今天晚上爲了輕功準備的一些妖獸。這一籠子之中關着十隻野豬妖,這些野豬妖的肉質勁道十足,因爲長期的奔跑和暴躁的天性讓他們的肉很壯實,作爲半階的妖獸他們的實力已經穩穩地站在了半階的頂端,而且他們羣體作戰的能力不亞於一個一階中級的妖獸,因爲他們的配合能力以及獠牙的角隊使他們更加適合羣戰。

鐵籠子之中關押着十隻野豬妖,他們的眼線十分的重。獠牙極長,向上彎曲十分堅硬。四隻有力的蹄子不停地拋動用一對獠牙攻擊着鐵籠子。而此時站在鐵籠子上方的葉清揚和高澤斯正在認真地看着底下的野豬妖。

葉清揚面帶笑容,而高澤斯則是顫抖着身體,手中握着那個鐵樹的法杖。一個半屍人怎麼會不寒而慄呢,只見葉清揚推搡了兩下高澤斯。高澤斯迅速的將木杖死死的按在地上不讓自己移動半分。

“清揚,你確定你不是拿我做實驗麼?”高澤斯顫抖着身體看着身下那一個個野蠻暴躁的野豬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裏,整個鐵籠子不過三十多個平方,一隻野豬的大小都有將近兩平方的大小,這一下去一羣野豬的獠牙….

“你放心吧!想要強悍的證明這十隻野豬絕對不是你的對手的。”葉清揚微笑着拍了拍高澤斯的肩膀,順勢還向前推搡了兩下。高澤斯更是死命的將木杖壓在那裏,這尼瑪哪裏是朋友啊,簡直就是要人命啊。

“我擦,你別推我。我還是不信!我一個死靈法師的怎麼可能在這麼近的戰鬥之中奪得勝利。到時候我輸了還沒等着你下去撈我呢那羣野豬妖就把我的骨頭變成碎片了。上帝!我到底是交了一個什麼朋友!”高澤斯一臉苦澀,只不過他那僅存的半張臉好像根本沒有多大的作用…

“好吧~既然你不願意得到更好的肉體訓練只能讓你的法術更精良了。走吧~跟我會屋子裏我再給你兩個卷軸,一個詛咒一個攻擊讓你在今後的道路上也能有個輔助的。”葉清揚轉過身去揮了揮手,招呼着高澤斯。

一聽見有卷軸給自己高澤斯興奮的追上葉清揚“嘿~清揚。我想要一個召喚的卷軸,聽說驅役屍體很帥的。”高澤斯連忙追向葉清揚,因爲自身半屍人的特性高澤斯對原本恐懼的屍體有了一種平常的感覺。

“好啊~”葉清揚回過頭來手掌伸了出來樣子想要拍高澤斯的肩膀一樣。高澤斯看着離自己兩步遠的葉清揚也是欣喜一笑欣然接受葉清揚的那招牌式的動作。葉清揚的一隻有力的手掌也順利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可是….

“咻~”大力從高澤斯的肩膀上傳來。高澤斯震驚的看着葉清揚那猥瑣的表情,身體不由自主的向身後幾步遠的鐵籠子之中墜去。籠子高約六米左右,掉落的時間也只不過是幾秒鐘的時間,高澤斯只得默默的抓着手中的法杖。

現在他的腦子之中除了怎麼對付野豬妖的方法之外就想着一個事情“哦!上帝!我剛纔都說了什麼!葉清揚!你這個惡魔!你這個魔鬼!”可惜這些事情他說不出來,嘴中快速涌動着咒文不過兩秒一顆白皚皚的骨牙就環繞在了他的身旁。

“嘶~”不過四秒整個過程全部結束,高澤斯已經落入了鐵籠子之中,他將骨牙快速的在他的身體周圍快速環繞。只要一個不警惕絕對會被野豬妖那鋒利的獠牙殺死,在骨牙纏繞的同時高澤斯必須快速使用咒文。

嘴中的咒文快速涌動。不過三秒,四道黑色的詛咒就落入了離他最近的四隻野豬身上,高澤斯身體一個踉蹌。躲在了四隻野豬的前面。如果不這樣他絕對會被野豬的獠牙瞬間頂死,而他的身體中的魔法也同時消耗了一半左右。但是他不能停下。

他知道一停下就是被獠牙頂死。

“咻~砰!”白色的骨牙瞬間從圍繞的周圍繞進了手中,鑽進了野豬的腦子之中瞬間將它們不算十分堅硬的腦殼敲碎進入他們的頭骨之中。而骨牙的速度依舊不變急速的甩向在遠一些的一隻野豬妖的頭頂。

“寒冷!”高澤斯這一次並沒有將自己的詛咒扔在某一個野豬妖的身上。而是將那詛咒術扔在了擋在幾隻野豬前的一隻死亡的野豬身上。那野豬強悍的身體在骨牙的穿通之下還在搖搖欲墜將身體最後一絲力氣都用在了站立下去的地方。

“登~”在寒冰的詛咒之下那死亡的野豬竟然直蹦蹦的站立在那裏,身體如同被冰塊凍住了一樣如同一個肉坦克一樣放置在那裏,身後的野豬妖明顯是和這隻野豬一塊進入鐵籠子的。一個個看着那直勾勾的野豬妖不敢向前運動。

“啊!啊!啊!”高澤斯用鐵樹做成的法師木杖狠狠地戳擊着那些站在後面的野豬妖的頭顱。堅硬如鐵的鐵樹木杖狠狠地敲打在那些野豬的頭頂。那些野豬妖因爲自己同伴的原因只能一味的向後躲避。

“死!”兩分鐘後,高澤斯變得滿臉鮮血。身上也被野豬妖的血液污染,雙眼的血腥顏色更重了一重。他氣喘吁吁地,身體中所有的魔力已經被消耗了的一乾二淨。而在他身體的前面十隻野豬妖的屍體躺在那裏,每一隻死亡的原因都一樣,頭顱受損。

而同時,來帶走野豬當做晚上的烤全豬的小隊已經來到了鐵籠子的前面。

(五一開始每日三更,一直到五一假期結束。鮮花貴賓的爆更章還生效咩~)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恨你!

在部隊作戰之後的一週裏。惡水族發動了三次戰鬥,當然在雙方的交戰之中都是以琴界獲勝爲結局雙方收兵。而同時雙方的傷亡也達到了一個新的地步。

惡水族的雜牌軍隊幾乎全部覆滅,三萬號的雜牌子軍隊讓點蒼派幾乎耗費了所有的家底,最後那個穆於長老不得不以點蒼派內部出現問題爲由將自己的部隊拉回了點蒼派。而他自身的長老等級也從最高的級別常務長老掉到了二級。黑龍對此只是笑了笑。同時也讓東方大陸一睹了那西方大陸最臭名昭著數量如同蟑螂的哥布林種族的風采。因爲在部隊作戰的兩場之中近八成的哥布林死亡的速度,幾乎是五秒一個。

另外兩場的修煉者戰鬥之中基本沒有死亡數量,當然這裏可不包括第三場的部隊作戰前沒有退出聯盟作戰的點蒼派之外。而其他的聯盟門派除了一些小門戶有重傷的長老以外就沒有出現過什麼重傷的例子了。黑龍也聰明的將自家的魚人軍隊保留在了最後。

而琴界的部隊。兩場部隊戰爭之中琴界的士兵死亡數量只有三百人左右。而這三百人死亡的原因基本上都是死於第二次部隊戰爭中惡水族請來的王牌軍隊魔獸人和食人魔的混種部隊。足有兩千號的部隊讓葉清揚都有些無法支持,蠻力實在太過強大。而受傷的琴界士兵數量也有近五百人。

琴界將那些受傷或戰死的士兵都以最厚重的禮儀送回各自的裔民地養傷或是下葬。琴王大手一揮將琴界的金庫大開使那些戰死的勇士或是存留下來受傷的戰士明白了琴界的和諧是建立在一個愛戴人民的界限之主的手上。而那些戰鬥的士兵也是得到了不少金幣,這些金幣在他們退役回到家鄉的時候最起碼能夠讓他們置辦一套房產和不小的產業。而琴界的政策也會讓他們在退役之後有一個好的工作。

此時四場戰鬥已經統統結束。琴界聯盟中的門派都算完好,手下的長老或是精英弟子最多隻有一兩個受傷而且也不太嚴重,也都受到了琴界的照顧。而琴界的陣營和落天賦的陣營也是出現了少量的傷亡情況。

衆人都沒有太過悲傷,戰爭就是戰爭。傷亡是戰爭之中最不可避免的,殺戮使一個人站在了刀劍上一個不小心就會倒下,但是你不得不殺戮,因爲你不殺別人別人就會殺你。爲了你還能活下去的希望也必須殺戮下去。

殺戮和創造一樣,都會讓一個文明站起來或是躺下去。兩者都涵蓋了所有的知識領域。

在營房之中,作爲雙重少爺身份的葉清揚有一處獨立的營地,而其中除了葉清揚之外他還講自己的好朋友高澤斯安排在了自己的營地裏。以便於“訓練”。

“哦!上帝!葉清揚你這個魂淡!你都幹了些什麼!”高澤斯抓着自己的一節掉落手骨在鐵籠子外面跪地不起。鐵籠子裏關着一隻足有一丈多高的大熊,熊的身上被割開了好幾個傷口,不過很明顯高澤斯好像比熊受的傷更嚴重。

“這個,沒想到暴熊的實力還是這麼強橫。我還特意讓人抓了只小的,沒事沒事我再給你按上。”葉清揚滿臉歉意的摸着後腦勺,說完連忙走來要幫高澤斯把骨頭按回去。高澤斯用雙腳連忙將自己的身體向後送去,接近着鐵籠子。而籠子中的暴熊非但沒有把高澤斯撕扒裂了,而且還儘量的向籠子的後面退去,把屁股留給葉清揚,捧着自己的腦袋往肚子裏塞,向一隻鴕鳥一樣。他雖然是隻野獸但是他忘不了剛纔自己把高澤斯的骨頭拍落後葉清揚那在他頭頂落下的一腳,那飄然的一腳讓他在籠子裏面躺了將近十分鐘。

“不!你這個魔鬼快走開!啊!清揚我恨你!”高澤斯說的一切都晚了一節拍,只見葉清揚拿出一個瓷瓶向骨頭上噴灑了一些粉末,然後以迅而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將骨頭直接塞在了高澤斯那脫落的小臂上,緊接着就是高澤斯痛不欲生的嘶吼。

就算高澤斯是一個身體強悍的半屍人但是接受這麼一下子他也受不了!現在他寧可跟暴熊在一起爬着都不願意在葉清揚的眼前呆着。這葉清揚的可怕程度要遠遠高於那些只會暴躁攻擊的野獸。

“哦!上帝!我交到的到底是什麼朋友!”高澤斯繃着手臂在那裏哀嚎着。雖然葉清揚和自己一樣都是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但是葉清揚也太狠了。爲了訓練自己就把自己隨便扔在了籠子之中。

上次將自己扔進了野豬妖羣之中,要不是自己耗盡了魔力放手一搏估計現在都沒有自己這個半屍人了。前一次又把自己扔進了兩隻餓狼的眼前,那可是要比野豬妖還要厲害的二階初期的妖獸啊,要不是自己當時的一個爆發還指不定自己的骨牙無效被那兩隻餓狼分食了呢。

這次,直接把自己扔進了二階高級的妖獸暴熊的籠子裏面。前兩次,野豬妖本身就是吃食一些植物的,很少會吃肉類。所以本身的性格就不算太過暴躁,再加上一個同伴的阻擋會好對付一些,而兩隻餓狼也還算說得過去。餓狼是羣居動物,用迅捷的速度追趕獵物直到把一小羣獵物送進一羣餓狼的包圍圈之中,兩隻餓狼也不算太多,再加上攻擊力的問題高澤斯自己還能勉強熬過去,而這次可是暴熊!單一的暴熊不會用羣體的攻擊,攻擊強悍更是毋庸置疑的,再加上他們在追捕獵物時超強的爆發力簡直就是防禦敵的類型英雄的天敵,高澤斯的骨牙只不過在暴熊的肚子上破開不深的口子寒冷的詛咒更是讓暴熊只是覺得一冷,手掌的速度不變,高澤斯的那截骨頭就是這麼飛出來的。

“高澤斯,我們可是朋友!我怎麼會害你呢,我給了你多少卷軸啊。”葉清揚撓了撓腦袋說道。高澤斯聽完臉色一苦,差點就哭了出來。“哦!上帝!不要再說這件事情了!你給我的那個卷軸還說是驅役屍體的誰知道是專家級別的召喚木乃伊!那黑洞的缺陷差點沒把我吃了!我分明看見那一條條白色的繃帶了,要不是我機靈閃得快估計我就成爲法老王的紀念品了!”高澤斯抓着自己剛剛弄好的胳膊瑟瑟發抖,想象着當時的情景心裏就是沒有邊際的一緊。

“嘿嘿~那不是意外麼。放心吧,肯定沒有下次了。”葉清揚舉着三隻手指說道,那次真的是以外。自己將準備好的召喚系卷軸累計在一起。因爲兩種卷軸實在是太像了,葉清揚也沒仔細就將那捲軸給了高澤斯。

高澤斯在屋子裏修煉卷軸,越練越覺得不對勁。最後那黑色的漩渦終於形成,強大的法老王木乃伊直接伸出了繃帶纏繞了過去。高澤斯的那點力量怎麼可能跟一個等級那麼高被不規律召喚出來的前強者對比。瞬間繃帶就要纏上高澤斯,要不是葉清揚靈魂力量強大,瞬間出現在了高澤斯的房間裏,那木乃伊就將高澤斯帶走成爲了又一個被法老王抓到放置在深淵金字塔裏的一個展示品了。到時候就不僅僅是被抓去了那麼簡單,每日木乃伊都會從他的身上索取些血液和靈魂,即使高澤斯是一個只剩下一半身體的半屍人,但是也不妨礙他的靈魂力量被吸收走。

“不!我不相信你!”高澤斯後背冷汗直流啊,而身後的暴熊簡直就是一個看客看着那兩人的對話感覺自己原來可以這麼幸福。高澤斯也不懼怕着身後的龐然大物,他知道現在這暴熊可是看着葉清揚的臉色行事的。

“高澤斯,你想想啊。如果你訓練強悍了你就可以回到家鄉好好發展了。到時候什麼精靈什麼娜迦什麼伯爵家的小姐可都是你的了,後宮是很誘惑人的喲~”葉清揚如同一個怪蜀黍一樣誘惑着還有些懵懂的高澤斯。

“不!我只要我的瑪麗蓮小姐!”高澤斯本來動搖的心在暴熊也不知道有意無意的用手指勾了勾他的後背的時候更加的堅定了。生與死的距離只在一念之間,如果他選擇了那誘惑自己的日子絕對不好過啊。

“那你想想,你要娶瑪麗蓮小姐最起碼也在有個地位吧。騎士什麼的有些低了吧,準男爵、男爵也不算在考慮範圍。最起碼也在需要一個子爵的位置吧。那樣子多風光啊!你的鄉親們也會爲你自豪的。但是如果需要這個位置,那你必須有一定的實力吧,現在你的二級死靈法師還不夠看,快快升到五級吧。”葉清揚一臉猥瑣的說道。

而高澤斯也是十分同意,點了點頭說道“對,實力。有實力才能夠迎娶瑪麗蓮小姐,但是…咻!”在他還沒有把話說完的時候他就明白又一次晚了,葉清揚不知道何時已經在他的身邊,一下子將他掀進了籠子之中,暴熊會以張開雙臂準備要給高澤斯一個狠狠的教訓。

“葉清揚!我恨你!” 第一百九十二章 強者羣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