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宇宙本是混沌的,直到能量的均衡被打破,宇宙失衡,才有了秩序的誕生。

而這世間的一切秩序,都是靠能量來維持的,沒有能量,就不會有生物,不會有文明,更不會有秩序!

而這個世界,有光有暗,有正有負,有上有下,有熱有冷,一切都有對立存在的。

那麼,假說人類以及其他能共存在這個世界的生物都是『低熵生物』,所生存的世界叫低熵世界,那麼是否會有高熵生物,高熵世界的存在?

羅格沒法肯定,但也無法否定!所有未知的的東西,都可以說——有可能!

而現在這個可能出現在羅格面前了,他自然會往這方面想!

屍鬼——高熵生物?

無法共存,生與死的戰爭!

從預言中來看,這也符合羅格現在這個猜測。

所以說,羅格手掌中的那些能量才會消失,或者說它並沒有消失,只是被中和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這個末世越往後,就越對人類不利,因為人類的世界正在被不斷的中和,被改造影響,人類會越來越不適應周圍環境,而屍鬼他們則會越來越得心應手。

活屍、屍鬼、寒霜蠕蟲——羅格敢肯定,等再過段時間環境更加適宜屍鬼了,肯定還會出現其他的怪物!

這個猜想一出,羅格原本沒有答案的想法很多都被聯繫起來了,甚至很多都解釋的通!

「如果這樣的話,那最後豈不是都要歸於混沌?」就像那杯滴入了墨汁的清水,最終的結果就是墨水均勻的分佈在清水中。

同時,羅格又想起了在迷霧世界的詭異遭遇。

精神力外放出去就消失,精血能量一運轉就消失,或許,並不是消失,它們只是被『稀釋』了!

………

於此同時,在極北冰原的深處,大量的活屍、屍鬼、寒霜蠕蟲不斷的從那巨大的冰霜金字塔中湧出來。

十萬,百萬,源源不斷的生物從那金字塔中出來。

「轟轟轟!!!!」數以百萬記的屍鬼生物行進之間發出巨大的響聲,他們不會說話,他們也不需要休息,每一隻屍鬼都默默的朝前行進,統一的朝著冰霜長城的方向,朝著南方前進。

如果羅格看到這一幕,就會知道,之前的屍鬼攻城只不過是小打小鬧罷了,或者只是屍鬼的騷擾攻擊。而眼下這些上百萬的屍鬼大軍,才是真正大戰降臨的徵兆,而且百萬屍鬼,只是已經從冰霜金字塔中走出來的屍鬼,但直到現在,那金字塔中都還在源源不斷的湧出屍鬼。

而在冰霜金字塔前不遠處的高空中,一顆巨大而詭秘的黑色眼球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幕。

刻音朵世界的半神們並不是沒有發現這巨大的金字塔,只是他們用盡所有手段,卻都對這東西不起作用,他們攻擊這金字塔的能量,甚至還被反利用。之後,就沒有人敢輕易嘗試攻擊這東西了。

這就跟用活物與屍鬼作戰一樣,戰死的士兵會成為屍鬼的爪牙,到最後可能不但沒有消耗屍鬼的力量,反而進一步增強了屍鬼的勢力!

……

而另一邊,戰爭堡壘上,刻音朵世界的高層,眾多的半神正看著魔眼傳過來的信息。

在場的眾多半神中,除了原本的刻音朵世界的高層,還有女巫會的一個執行會長,作為另一個世界的代言人負責兩界的溝通者。

「泰瑞麗閣下,你們答應我們的,是否該兌現了。」道格拉說道。

「如果你確定的話,援兵隨時能降臨,到格拉閣下!」一個成熟高傲的紅髮女子平靜的說道。

「當然,現在是時候了!」道格拉點點頭。

「那麼,如你所願,道格拉閣下,援兵會在一天內降臨!」紅髮女子說著,身影就緩緩消失在空氣中。

等紅髮女子離開后,道格拉才轉頭看著大廳中其他的半神強者。

「大戰將臨!,我希望諸位都已經做好準備!這一戰,我們沒有退路,只能勝,不能敗!」

….. 果然,不出吳賴意料之中,那柄彎刀吸收了宋夏的鮮血之後,頓時開始發出「嗡嗡」的響聲,劇烈的顫抖起來,似乎有了生命一般,急於要掙脫宋夏的雙手飛出去自行殺敵一般!

百花仙子在台上,只覺得對面宋夏手中的彎刀上散發出了一陣陣無比暴虐的氣息,那氣息宛若是洪荒巨獸一般,根本就讓百花仙子提不起對敵的勇氣,倒退了一步,手一抖,無數花朵從袖子中飛了出去,在百花仙子和那宋夏之間建立起來一堵牆壁!

宋夏卻是冷冷一笑,手腕一翻,手中的彎刀倏地朝前劈出,一道血色的刀光倏地從那彎刀之上射出,徑直劈中了那無數花朵組成的牆壁,只聽得「蓬」的一聲,血色刀光消弭於無形之中,但是那堵花牆卻是也轟然倒塌,無數的殘花散落一地!

「好厲害的刀法,竟然能夠擊破百花牆!」台下的百花娘子神色一緊,霍地站起身來吃驚地說道。

台上,隨著那花牆的倒塌,百花仙子也是連連倒退了幾步,俏臉變得煞白,櫻唇一張,一口殷紅的鮮血已經是噴了出來!

「花姑娘,乖乖地跟本大爺走,將本大爺伺候得舒服了,本大爺會教你更厲害的功夫!」宋夏雙手執著彎刀,陰惻惻地笑道。

百花仙子卻是臉若寒霜,素手又是一揚,三朵碗大的紅花呈「品」字形朝著宋夏擊了過去!

宋夏卻是一抖手,手中的彎刀呼嘯一聲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劈出了三道刀光,擊中了那三朵紅花,「砰」、「砰」、「砰」三聲,三朵紅花頓時齊齊爆開,根本連宋夏的衣角都沒有挨住!

宋夏手一招,那彎刀自動飛回了手中,然後斜斜地指向了百花仙子說道:「花姑娘,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不然的話,就休要怪我辣手摧花了!」

那百花仙子輕嘆了一聲,知道自己是無法勝過這個宋夏了,縴手輕輕一揚,一片粉紅色的煙霧頓時瀰漫了整個高台!

「南海桃花瘴!」宋夏見狀,頓時驚呼一聲,他倒是認識這粉紅色的煙霧,猛地揚起手裡的彎刀,口中念念有詞,那粉紅色的煙霧頓時都朝著那彎刀匯聚而去,很快,高台上的粉紅色煙霧都被那彎刀吸收一空!

「花姑娘,你還……呃?人呢?」宋夏一臉得意地說著,卻是發現,對面已然是芳蹤杳然,百花仙子已然不在高台之上了!

「哼!這次算你贏了,今天的帳我百花仙子會記在心裡的!」已然飄身下台的百花仙子氣哼哼地說道,她見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自然不再戀戰,放出南海桃花瘴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傷敵,而是為了給自己爭取逃離台上的機會,對方手中的那彎刀實在是太厲害,百花仙子可是不想冒險!

宋夏見百花仙子已然下台,頓時大怒道:「花姑娘,不要跑,上來再戰三百回合!」

金島主一旁又不高興了,揚聲說道:「宋夏,那百花仙子既然已經認輸,並且已經下台,按照仙道會的規則,不可窮追猛打,若有違背,取消參賽資格!」

宋夏聞言,這才神色一凜,反手將那彎刀插在了自己的背上,朝著金島主拱了拱手說道:「金前輩,是晚輩孟浪了,還請前輩繼續主持比賽!」

金島主見這廝臉色變得挺快,最起碼此時的樣子很是恭順,便也不欲太甚,點了點頭出言說道:「本場比賽,散修宋夏勝南海百花島參賽弟子百花仙子,晉級七強!」

金島主此言一出,台下頓時一片嘩然,這一屆的仙道會變數實在是不少,本來估計被淘汰出七強的紫霞觀強勢進入,這已經就讓人很意外了,可是本來在七大門派中地位很是牢固的青海大漠派和南海百花島都竟然意外出局,這難免讓人大跌眼鏡,即便後面兩場比賽當劍派弟子宋無缺和蜀山劍派弟子梅玉婷都能夠勝出的話,那昔日的七大門派只怕也剩下了五大門派了,只是不知道這宋夏身為散修,該怎麼算才是!

南海百花島的島主百花娘子卻是出聲說道:「金島主,這場比賽,本座不服!」

金島主大感意外,出言問道:「百花娘子不知有何見教?」

百花娘子指著那台上的宋夏說道:「金島主,我們這蓬萊仙道會應該是華夏修者的盛會,這個宋夏本座懷疑他根本就不是華夏人,看其說話的口音以及所使用的招式,都是倭國人才對,且不說倭國人昔年對我華夏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就是現在倭國依舊是對我華夏虎視眈眈,本座認為,既然是華夏修者的盛會,宋夏根本就沒有資格參加!」

「對,貧道昔年東海一戰也與那倭國強者爭鬥,剛才這個宋夏所使用的招式,應該就是倭國忍者的絕技噬血刃,以自身精血飼養兵器,一旦發動,實力倍增,貧道也懷疑,這個宋夏是倭國的間諜,還請金島主明鑒!」青玄子也站起身來出言附和道!

「不用你這個忘恩負義的負心漢來裝好人!」百花娘子卻是絲毫不領情,對著青玄子嬌叱道。

青玄子不敢還口,只好長嘆了一聲坐了下來,吳賴看得是暗暗好笑,百花娘子連「負心漢」都罵出來了,很明顯自己師傅肯定是當初痴情女子負心漢中的那個負心漢了,只是不知道師傅他老人家和這百花娘子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那百花仙子是不是師傅的私生女,啊咳咳,罪過,罪過,俺這弟子惡意揣測師傅,實在是大大的不該,不過,估計也不是,最起碼看年齡貌似也不對!

金島主聽了百花娘子和青玄子的話語之後,轉向了宋夏冷冷地問道:「這位宋夏,請問剛才兩位掌門所言是否屬實?」

宋夏揚著頭,一臉倨傲地說道:「兩位前輩說得沒錯,我確實是來自倭國,而且剛才使出來的法訣也正是倭國的噬血刃!」

宋夏此言一出,台下頓時沸騰了,大伙兒紛紛地叫罵起來,群情激奮,很明顯有了上台對那宋夏群毆的架勢,楊過擺開了架勢,卓一航、梅玉婷、宋無缺等人都已經抽出來飛劍,陸小鳳的那手指也已經開始亮光瑩然,準備施展靈犀一指,吳賴自己當然也是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就連那位方外之人無嗔小和尚,也是緊緊地盯著那宋夏,一副怒目金剛的架勢,由此可見,大家雖然在一起切磋修鍊,但是對待倭國的問題上,作為華夏人,立場是出奇的一致!

「哈哈,原來是倭人,好膽識,竟然敢來我蓬萊仙道會搗亂,莫非以為我海外仙山軟弱好欺不成?」金島主哈哈大笑道,臉色卻是毫無半點兒笑意,話語中充滿了肅殺之氣,看樣子是想要直接將這個宋夏斃於掌下!

宋夏見勢不妙,連連擺手道:「金島主勿要動怒,我雖然來自倭國,但我是地道的華夏人,莫非金島主連華夏人也要殺嗎?」

「華夏人?」金島主一臉的疑惑!

宋夏這下不敢怠慢了,群怒難惹,看台下那架勢,大伙兒都想衝上來將自己撕成碎片,自己若是一個解釋不當,只怕這高台都下不去,趕緊出言接著解釋道:「我是華夏人,不過由於父母在倭國做生意,所以自己就出生在倭國,為了上學,從小學的也是倭國語言,所以到現在為止,華夏語也說的不是很好,而我那噬血刃的功法,也是我在倭國的師傅所傳授,不過,我真的是地地道道的華夏人血統,而且我甚至還有華夏國的身份證,我的的確確是華夏國的公民!」

宋夏說著,已然從懷裡摸出了一張身份證,金島主將那身份證接了過來,果然發現這宋夏還真是華夏國人,心中不由有些疑難起來!

宋夏見金島主一臉的猶疑,繼續出言說道:「金島主,剛才百花娘子前輩也說過,這蓬萊仙道會是華夏修者的盛會,我是華夏人,而且也算是一個修者,那請問金島主,我還有沒有參加這仙道會的資格?」

金島主頓時語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是,按照這個宋夏的說法,這蓬萊仙道會還真的不能拒絕人家的參加,人家是華夏人,又是修者,這都沒有問題,只不過是長在那倭國,會說倭國話,會倭國的功法而已,總不能因為這個,就抹殺了對方華夏人的身份吧!

「好了,老金,既然如此,這宋夏也算是華夏的修者了,就讓他進入七強吧!」一直沒有開口的瀛洲仙島梁島主出言說道。

金島主聞言,只好點了點頭說道:「也罷,既然如此,那就姑且讓你進入七強吧!」

金島主此言一出,一直眼巴巴看著台上的百花娘子頓時大怒,滿臉失望,想要開口說話,卻是不知道該怎麼反駁,最後只好是猛地跺了跺腳,氣憤憤地坐了下來! 次日!

極北冰原深處,寒風呼嘯,朦朧的白霧中,能見度低的可憐。

天邊的太陽還沒有徹底升起,突然高空中出現一個小小的漩渦,漩渦從出現開始就迅速的擴大,沒一會兒直徑就已經超過三米,最後一道黑紅色的東西從漩渦中猛地竄出來。

竄出來的東西瞬間停下來,然後就這麼靜靜的懸浮在高空中,此時才能看清這東西的原貌。

這是一個不到一米的微型黑紅色宮殿一樣的建築,上面密密麻麻的畫滿了某種圖案、紋路,但因為實在畫的太小,所以根本無法看清,而宮殿上那些黑的紅的看起來就像隨意塗鴉似的,透出一種血腥的味道,絲毫沒有美感。本來宮殿的樣式看起來很精美,但現在看起來卻給人一種邪惡、醜陋的感覺。

突然!黑紅色宮殿模型上紅光大盛!

瞬間,整個宮殿迅速放大,一米,兩米,十米,很快宮殿的大小就達到數百米。

而因為宮殿的放大,這時也能看清宮殿上畫的到底是什麼了,那是一場大戰!

強壯暴虐的狼人,召喚無數巨狼;猩紅優雅的血族,背後空中黑壓壓的一片吸血蝙蝠。

然而,他們卻不是對戰的雙方,或者說,他們是同一邊的,而他們的敵人——半空中那光華匯聚處,無數長著翅膀的神聖存在——天使!

不過此時宮殿上贊染了大量的黑紅色,所以那些原本聖潔的天使,此時看起來就如黑翼的墮落天使一般。

「轟轟!!」半空中的宮殿發出一聲巨大的響聲,就像是重物重重的落地一般,宮殿的大小也不再變化,最後定格在了千米左右的直徑,宮殿牆壁雕刻的狼人、血族、天使的混戰看起來栩栩如生,彷彿裡面的生物隨時都可能撲出來一般。

然而下一刻,一道紅光凝聚,壁畫上的一個狼人真的動了動,晃了晃腦袋,然後從壁畫中走出來,跟在他後面的是一隻五米多高的巨狼。

「嗷~~」巨狼仰天長嘯,看著眼前這個迷霧的世界!

然後是一隻漆黑色的蝙蝠從壁畫中飛出來,落到宮殿外的廣場上,身上紅光亮起,最後變成一個身著血紅色燕尾服的面色蒼白的青年。

然後壁畫上半空中的天使也動了動,轉過頭來看著壁畫外的世界,身後的翅膀撲扇了兩下,身影已經從壁畫中出來,這是一個黑翼黑甲,身上帶著濃郁殺戮氣息的墮落天使!

墮落天使同樣落在廣場上,與另外的狼人、血族,形成三足鼎立場面。

最後,一道微弱的紅光亮起,一個身著血紅色華麗長袍的青年緩緩從壁畫中走出來。

「吸!」血袍青年重重的呼吸了一口這個世界的空氣,然後望向四周。宮殿懸浮在半空中,宮殿上自帶的防禦機制將白霧隔離在外面,但宮殿外面還是被朦朧的白霧包裹,能見度幾乎為零,而青年的這個分身,為了儘可能減少被發現的機率,幾乎不具備任何超凡力量。

「終於,又來了!」血袍青年喃喃道,這個世界對於他來說已經是一種執念,一種夙願,所以當他真正出現在這個世界時,內心就已經得到了莫大滿足。

半空中,一道空間波動出現,一道道身影從空間通道中走出,驅散周圍的迷霧,讓宮殿上的血袍青年能夠看到這邊,而在沒有得到血袍青年的允許之前,他們沒有輕易踏足到宮殿上。

「冕下!」道格拉帶著十多個半神巫師,對著宮殿上的青年微微行禮。

「嗯。你們上來吧!」血袍青年緩緩走下台階,走到廣場上來,先前出現的狼人,血族,墮落天使都默默的護在青年身邊。

「謝冕下。」道格拉微微躬身,才帶著半神巫師們走到宮殿上來。

「不用拘謹,你們都不比我差,每一個有成神的潛質。」血袍青年走到宮殿的邊上,望著下方朦朧的白霧,淡淡的說道。

跟在後方的道格拉和幾個巫師對視一眼,從這句話推測,這個『神』應該屬於那種比較好相處的類型。

就在血袍青年話音剛落,後面的巫師中就站出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巫師,對著血袍青年微微行禮。

「冕下,我能請教一個問題嗎?」中年巫師眼中充滿堅毅,絲毫不在意道格拉對他打的眼色,在他的目光深處,只有對『道』嚮往的光芒!

「你是想問如何成神吧?」血袍青年淡淡的說道。

「….是的!」

「在這個世界,你永遠成不了神!也沒人能成神!」血袍青年斬釘截鐵的說道!

「…什麼?」

雖然部分人已經有一定準備——他們中有些人已經活了千年,但卻從沒見過有人成神的例子,而在歷史上也沒有這樣的記載,因此,在見到世界外的存在之前,他們甚至都懷疑『神』這個東西的存在。

而見到了『神』,但神的話,對他們來說卻是一個晴天霹靂,所有人都一下被鎮住了,這就像迷茫中還有一絲期望,但現在卻被直接判了死刑!

「在這個世界,有個比『神』更強大的存在,祂關閉了你們這個世界成神的途徑!」

「不過,你們要想成神也不是不行,只要離開這個世界就好了。離開這個世界,只要你們積累足夠,成神是遲早的事!」血袍青年淡淡的說道。

在血袍青年身後,所有的半神巫師默默的,他們之中肯定有人想問——要怎樣才能離開這個世界,但卻沒人說連這點時間都忍不了,在檯面上就說出這種『背叛』的話。

「所以,您來這裡….」

「是啊!你們想成神,而我想見見那個更強大的傢伙!」青年平靜的說道。

「如果你們自己都放棄了這個世界的話,我也少費點力氣,直接讓屍鬼佔據你們的世界,然後看看後面會發生什麼?」

「沒人會放棄!」道格拉重重的說道。

「嗯,很好。」

「對了,如果有人想詢問離開這個世界的情況,就去找泰瑞麗吧!」血袍青年說道。

道格拉怒目圓睜,兩手靜靜捏拳,但又不敢說什麼。如今他才知道,對方不止是來幫他們的,更有可能是來摧毀他們的!

「對了,能讓我看看屍鬼嗎?」青年問道。

「當然。」道格拉回應了一聲,然後一個巫師走上前來,伸出手在空中一抹,陣陣波紋出現,然後是巫術屍鬼大軍的場景出現在青年面前。

…….. 而宋夏卻是得意地看了一眼百花仙子,口裡淫笑一聲道:「花姑娘,你遲早是我的!」

宋夏說完,哈哈大笑著,飄然下了高台,而百花仙子則是恨恨地跺了一下腳,口裡說道:「誰接下來若是能夠打敗這個賊子,我百花仙子願意陪他喝一晚上的酒!是我南海百花島珍藏千年以上的百花釀!」

眾人聞言頓時嘩然,台下不少是年輕的修者,百花仙子的這個提議可是有著極大的誘惑力,且不說百花仙子自己就是修者中難得的大美女,就說那百花島的百花釀也是難得的佳釀,據說喝了有增長功力的作用,尤其還是珍藏千年的百花釀,這可算的是無價之寶了啊!

楊過推了推正在喝酒的陸小鳳,笑著說道:「酒鬼,你的機會可是來了,佳人美酒,醉卧美人膝,不正是你的追求嗎?」

陸小鳳抬起微微有些醉意的雙目,瞟了一眼百花仙子,晃了晃腦袋說道:「楊過兄,你若有意你上吧,這小娘們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吳賴更是沒有興趣,且不說輪姿色自己的幾位嬌妻不比這百花仙子差,而且這個百花仙子看上去實在是有些風騷,這可不是自己喜歡的菜!

金島主卻是搖了搖頭,接著揚聲說道:「下一場比賽,請第玖號參賽弟子和第拾號參賽弟子上台參賽!」

武當劍派弟子宋無缺聞言,一振衣袖,身子宛若一隻大鳥,冉冉飛上了高台之上,而那個散修胡百山,一個渾身上下散發著彪悍氣息的彪形大漢,猛然一跺地,身子宛若衝天的炮彈,猛地拔地而起,重重地落在了高台之上!

吳賴一看這二人,一個朗眉星目,英姿勃勃,而且看那身法,分明是擅長小巧騰挪功法,而另一個卻是虎背熊腰,滿臉鬍鬚,看其上台的架勢,估計是力大無窮之輩,這二人相鬥,定然有趣得很!

「參見金前輩!」宋無缺彬彬有禮地朝著金島主施禮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