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地方的主人,與她有緣分,一定見過?

慕安安與張雲聊天的次數並不多,因為暗處一直有監控竊聽,說話也沒有透露很多。

所以根本不知道彼此底細。

唯一聯繫便是……霍顯!

挺有緣分……

慕安安在心裡猜測一番張雲此話的真正話是:這個地方的主人姓霍!

以為霍家的財力和人脈,想要建立一個這樣的地方,勉強可以,但並不輕鬆。

或許背後還有人。

慕安安想到那假的慕才捷。

此時慕安安內心好像是伸長出了無數條線,錯綜複雜,可是這些線都是在交匯當中。 桌子上總共擺放著兩種武器。

當姜嫣他們四個人看到這兩種武器的時候,所有人眼睛不由得一亮。

「哇…好漂亮啊!」

「這是給我們的嗎?」

「這就是你幾天的成果嗎?」

三女伸手撫摸著這些冰冷的武器眼神里發光,對於徐小倩誇武器漂亮,沈煉實在不敢苟同,殺人的東西怎能說漂亮?

不過看著桌子上自己這幾天辛苦所得,他覺得的確算得上是漂亮了,至少自己就有些愛不釋手的感覺。

六把大小不一的橫刀,四把自製的弓弩,這就是他這六天來的成果。

橫刀很好做,之前發現的那些鋼板,都是中型貨卡的減震鋼板,最長的兩米、寬十公分。

刀身很好做,只需要將鋼板按照想要的刀身寬度和形狀從中間裁開就好了,之後就是打磨和開刃、以及刀柄都是一個費時間的事情。

中間劉威還過來幫過兩天忙,至於其他三個女的倒是每天都來看看,看到屋裡火花帶閃電的也沒興趣多看,只知道沈煉是在給他們弄武器。

三柄刀身寬3.5厘米,刃長八十五刀柄長三十五,刀身厚度一厘米,整體長度一百三十厘米的秀氣橫刀是給三個女的準備的,橫刀的重量也在六七斤左右,因為三把刀形狀差不多一模一樣,他還特意讓劉威在上面用數字做了記號。

刀柄使用鑽孔加鐵銷鉚釘的木頭手柄,打磨好之後外面纏了了一層布。

至於另外三把刀,劉威的跟其他三女的差不多,只是寬度是四點五公分,長了五厘米而已。

最後兩把則是他自己要用的武器,刀身寬兩寸、刃長一米二、刀柄四十公分厚度一公分,重量卻是其他人的三倍,因為他的刀柄用的全是用鋼板鉚釘打磨而成的。

這樣一來拿在手裡重心在後面、前面輕,以他的力量拿起來也不會有什麼不適應。

其他的四人則是重心靠前,因為他們的力量關係,前面重一點一刀砍出藉助重心加貫速力量也能加大傷害。

至於刀鞘,都是卡槽形式的,用兩片竹子合在一起做成的,加了一個磁吸的鎖扣。

唯獨他自己的可能做得好一點,同樣是卡槽式的但用的是兩片木頭合起來的,其中還增加了一些強力磁鐵,一旦長刀卡進去之後就會被磁鐵吸住免得刀鞘掉落。

弓弩是最不好做的,需要精度、也要射程範圍。

原本他是打算按照自己手裡的弓弩打造的,但發現很難,許多工具也不齊全打造困難。

於是他就只能按照之前木質的弩箭來打造,弩神用木頭,弓身是採用一種只有兩毫米厚的硬質鋼片合起來做成的,這種鋼片也不知道廢品站的主人從哪弄到的,硬度和韌性都很好,五片合在一起,用三根一毫米粗細、號稱能拉起一百斤魚的釣魚線加上一根兩毫米粗細的軟鋼絲扭在一起作為弓弦,想要拉開滿弓也至少需要五六十斤的力量。

他估計三個女的現在估計勉強能用,畢竟還是以近身戰為主。

弩箭則是採用六號鋼筋做的,裁成一樣長把一頭磨尖就行了。

「刀每人一把自己選,避免拿錯上面都做有記號,這弓弩一人一把每個人二十根箭頭,射出去之後能撿回來就盡量撿回來,現在臨時駐紮在這裡還能做一些箭頭,但一但離開之後,不回收射完了就沒了!」

「另外,這弩箭射程只有五十米不到,有效的殺傷距離是直線二十五米左右,所以超出距離沒把握就不要用,還不如用刀來得快!」

距離是這些資質的弓弩的硬傷,倒是彈道他通過鑲嵌鋼片卡槽解決了,距離卻始終解決不了。

「兵器都有了,那麼從今天開始我們先訓練兵器使用,我們去樓頂!」

說完,四人都是興緻勃勃的挑選了一把長刀和一把弩箭,全是配套的武器,橫刀能背在背上、跨在腰上都行,由於刀身較長卡槽式的刀鞘也有利於拔刀出鞘。

不然他們可能連刀都抽不出來,腰間有一個竹筒做成的箭壺,裡面也鑲嵌了一圈磁鐵,免得弩箭容易掉落,這幾天來可見沈煉花費了多大的精力在其中。

四人走在前面,他將自己的兩把刀一左一右拿在手裡跟在身後。

然而長刀剛剛入手,他耳邊卻傳來系統的聲音。

「恭喜宿主激活了副武器裝備欄,請宿主自行查探!」

這一聲提示讓他一懵有些不明所以,但他很快就意念進入到系統頁面之中,發現系統果然發生了變化。

主武器:鐵胎弓Lv3(可升級)

副武器:唐橫刀(高品凡器,附帶技能破鋒八刀)

靈魂點:148

技能:靈活走位Lv1(可升級)、射擊精通Lv2、破鋒八刀(可升級)

神通:無

試煉場:未開啟(60%)

增加了一個副武器欄,而自己自製的那兩把刀赫然懸浮在那一欄上,多了一個武器欄其實變化並不大,反倒是後面那個武器附帶技能讓他心中一動。

他正愁沒有什麼東西交給這四人,畢竟他也不會刀法,說是帶他們去訓練,但其實主要的訓練方向還是在力量上和眼裡與刀的配合。

但現在這多了一個刀法技能,再好不過,不過這所謂的破鋒八刀多半也是系統給的,刀的本身可不會有什麼技能。

「破鋒八刀啊!」

看著這個技能他一陣感嘆,這個技能可是大名鼎鼎了,抗戰時期當年的先輩們幾乎人手一把冷兵器長刀,白刃戰的時候,全靠這套刀法殺得小鬼子屁滾尿流。

直到後來部隊里幾個必學項目里,除了軍體拳之外,這破鋒八刀也排在冷兵器必學的技能之中。

說是刀法,其實這破鋒八刀也只是基礎的刀法之中、一些招式融合配合簡單的步法和身法身法,招式大開大合、一旦施展充滿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

當即、他的腦海里就浮現出一套刀法,看了看靈魂點,他毫不猶豫的選擇升級這套刀法。

說實在的,眼下這刀法對他來說太有用了,若是配合靈活走位的技能提升上去,就算面對幾十上百的喪屍他也有信心殺出重圍。 「悟性絕佳,天才,天才!」

「可惜,可惜!」

「若他的靈根若能有悟性一半耀眼,也不至於無望築基……」

主殿內,純封眸光開闔,微微搖頭,嘴邊掛着深深的嘆息。

大殿外的平台上,楊不易自然是不會聽到他的嘆息聲。

已然沉浸在了自己的感悟中。

在他的感知中,人、青草、泥土、水汽、石頭、樹木,四周的所有物質都泛著顏色各異的熒熒之光。

他驚喜地感知著那些熒光。

他知道,那些熒光就是李悠然曾與他說過的「氣場」。

天地萬物皆有自己獨特的氣場,一棵樹,一塊石頭,都擁有屬於自己的氣場。

楊不易修鍊的五行功與五行劍法對天地五行敏感至極,在五行劍法達到劍心通明的一刻,他便感知到了周遭五行物質散發的氣場。

同樣的,他也感知到了丹田內五行靈氣的氣場。

五行靈氣以莫名的韻律動蕩著,在他心神的引領下,發生著某種水到渠成般的變化。

若有高人在此,便能看到楊不易丹田中心有着一個靈氣旋渦正在形成,緩慢而有力。

初始只是小拇指大小,隨着順時針緩緩轉動。

氣旋越來越大,也是越轉越快,如滾雪球一般,很快達到了大拇指大小。

靈氣旋渦不斷轉動,凝實,壓縮。

一盞茶后。

嗡!

一聲輕鳴,原本拇指大小的旋渦已經變成了拳頭大小。

並且已經定格,不再壯大。·

它如攪拌機一般瘋狂轉動,速度之快,仿若靜止。

隨着氣旋轉動,竟是在丹田之內產生了一股周天引力,這股引力滲透到了經脈之中,自動吸納天地間的靈氣而來。

周遭遊離的靈氣被這股周天引力牽引,進入了經脈,通過靈根轉化,匯進了丹田。

剛一進入丹田,就被靈氣旋渦扯拉了過來,瘋狂地絞動了一遍,接着蠻橫地扔了出來。

楊不易連忙用神識查探,發現這絲靈氣的精純度與煉化的靈石靈氣一樣精純。

他內心振奮:「自動接引靈氣修鍊,自動煉化靈氣,這不就是我心心念念的逍遙修仙嗎?」

細細地盯着氣旋看了半晌,他嘴角情不自禁地咧開了一道興奮的弧線。

一旁,李旭安看得莫名其妙,不過看其神情,他也是知道楊不易收穫巨大。

往常五行劍法領悟突破也不見他這般開心的笑過。

楊不易確實心情愉悅,眉飛色舞。

體悟了一番,也是緩緩睜開眼睛,站了起來。

「師弟,恭喜啊。不僅劍法突破,連功法也一併突破了。」李悠然笑道。

「運氣,運氣!我原以為功法還需要些時日才能突破,沒想到劍法一經突破,功法也產生了某種感應。」楊不易咧嘴笑道。

「五行劍法與五行功原本就是配套的,領悟其一,另一樣同樣受益,一通則百通,便是融會貫通。」李悠然道。

「師兄悟性過人,想必要不了多久就能領悟五行劍意了吧?」

李旭安奉承道,心中也是一震,再次刷新了對楊不易天賦的認識。

三天一領悟,五天一突破,實屬駭人至極。

他心中猛然想到,若是楊不易擁有與自己同樣品質的靈根,不知道能達到何等地步,築基?金丹?

「劍意?」楊不易搖頭道,「我剛剛感悟到五行物質的氣場,想要領悟五行劍意不知道還要多久。」

「劍意確實很難領悟,五行劍意,可化草為劍,化水為劍,化天地萬物五行物質為劍,殺人無形,一劍出,威力恐怖!」

李悠然輕輕一笑道,「這麼多年的修鍊,我也才領悟了五成劍意而已,想要凝聚劍意雛形,不知道需要何年何月去了。」

「劍意現階段我可不敢奢望,能夠這麼快達到融會貫通的地步,領悟劍心通明,學會五行御劍術已經知足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