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有着和他一樣成長經歷的人不勝枚舉,西莉亞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到底是怎樣的成長心路歷程,才造就了此時強大到如同神祗的西蒙·維斯特洛。

強大。

這是最近一段時間了解越多之後西蒙給西莉亞的最深刻感受。

無論是內在的智慧、體能和意志,還是外在的財富與權勢,西蒙幾乎都已經達到了普通人所能想像的極致。偶爾聊天時,這個今年其實只有26歲的小男人所表現出來的博聞強識,甚至讓西莉亞產生一種他已經活了好幾輩子的感覺。否則的話,一般人短短26年的人生,根本不可能知道那麼多東西,看透那麼多世情。

直到西蒙走向匯聚而來的女孩們並且迅速和這群姑娘打成一片,西莉亞·米勒依舊有些出神地回想着男人剛剛的一番話語。

無數媒體這些年對西蒙過往的挖掘已經達到了一種極致,出於好奇,西莉亞這段時間特意收集了很多相關資料

只不過,看完那些東西,某個男人在她心裏依舊是一個謎一樣的存在。

這個世界,有着和他一樣成長經歷的人不勝枚舉,西莉亞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到底是怎樣的成長心路歷程,才造就了此時強大到如同神祗的西蒙·維斯特洛。

強大。

這是最近一段時間了解越多之後西蒙給西莉亞的最深刻感受。

無論是內在的智慧、體能和意志,還是外在的財富與權勢,西蒙幾乎都已經達到了普通人所能想像的極致。偶爾聊天時,這個今年其實只有26歲的小男人所表現出來的博聞強識,甚至讓西莉亞產生一種他已經活了好幾輩子的感覺。否則的話,一般人短短26年的人生,根本不可能知道那麼多東西,看透那麼多世情。

直到西蒙走向匯聚而來的女孩們並且迅速和這群姑娘打成一片,西莉亞·米勒依舊有些出神地回想着男人剛剛的一番話語。

無數媒體這些年西蒙過往的挖掘已經達到了一種極致,出於好奇,西莉亞這段時間特意收集了很多相關資料

這個世界,有着和他一樣成長經歷的人不勝枚舉,西莉亞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到底是怎樣的成長心路歷程,才造就了此時強大到如同神祗的西蒙·維斯特洛。 命溪,位於命運神山之下,沿山流淌,最寬處足有數十丈,如同大江。

最窄處,卻不足一尺寬。

溪水緋紅如血,升騰著氤氳的霧靄,沒有血腥味,反而帶有一股蘭花一般的幽香,令人迷醉。不用償就知道,必定是比聖泉都更加珍貴的飲品。

尚未見到真正的宴食,只是這溪水之泉,已經讓那些達到聖境的奴僕和侍女雙眼放光,一個個猶如飢餓了三天三夜的凡人,無法剋制心中的渴望。

也難怪地獄界的修士,會為狩天大宴的名額爭破了頭,

既然是盛宴,當然也有主次之分。

命溪就像人的血管一般,從地勢最高的地方,一直流淌到神山的山腳下。

最開始,只有一條數十丈寬的主流。

不久后,主流一分為十,化為十條大支流。

十條大支流,又各分十條小支流,化為一百條溪水。

……

如此這般,一分十,十分百,百分千,最後,溪水流淌到山腳下的時候,竟是分為了一萬條不足尺寬的細小末流。

赴宴修士的座位,便是設在溪水的兩岸,有的坐在主流,有的坐在支流,高下立判。

席位分為:

十個首席座位,一百個主席座位,一千個次席座位,一萬個尾席座位,十萬個末席座位。

剛剛穿過命運之門,來自十族的赴宴修士,便是各施手段,加速狂奔,前去佔據最佳的席位。

其中位於最上游的十個首席座位,最為尊貴,具有優先挑選宴食的資格,自然成為最頂尖百枷境大圓滿強者的主要爭奪目標。

不死血族去爭奪首席位置的代表,當然是戰力最為強大的刀獄皇。

除此之外,瑜皇也加入進去。

張若塵沒有刻意去爭十大首席座位,所謂的「優先挑選宴食的資格」,並不是多麼吸引他。

畢竟,真正珍貴的宴食「衍道聖果」,每一位赴宴大聖都能獲得一枚。坐在上面,頂多只是能夠挑選走最大的一個,意義不大。

十族的頂尖強者,之所以會爭奪十大首席座位,主要還是在炫耀實力,表現自我,獲取名利。若是有一族,沒有修士坐到首席座位上,上到神靈,下到普通修士,都會遭到別族修士的嘲笑。

這,代表一族修士的榮耀,一族修士的信心,自然也就成了一等一的大事。

命溪的上方,可是懸著一面空間神鏡,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會在第一時間,被整個地獄界的修士看到。

張若塵看過了無數典籍,對歷屆狩天大宴了解得清清楚楚,當然知道這件空間類的神器,名叫「萬界神眼」。

一件真正的神器!

傳說,開啟萬界神眼,可以跨越重重空間,將狩天大宴上的畫面,同時投影到萬界。

最關鍵的是,命運神殿還會故意將投影,傳到天庭萬界,笑稱「與天同慶」。

當然,天庭的各個大世界,都知道地獄界千年一度的狩天大宴,既是在炫耀自身的實力,又是在故意挑釁和羞辱。

所以鏡像投影,會被各界的神靈毀掉。

天庭萬界的普通生靈,根本看不到狩天大宴上的盛況。只有極少數的高層修士,跟隨在神靈的身邊,才有機會目睹。

可以說,地獄界每一次開狩天大宴,都是天庭萬界修士恨得咬牙切齒的時候。

當然,化為功德戰場的大世界,因為沒有神靈坐鎮,所以無法毀掉投影。功德戰場上的地獄界修士和天庭界修士,可以親眼目睹大宴上的種種精彩。

比如,崑崙界。

此時崑崙界的上空,各大主要戰場、城池、宗門的上空,皆是出現巨大的鏡像投影,覆蓋了整個天空,如同一張血管圖展開。

仔細看,才發現那是血色的溪水。

一位位地獄界的修士,正以最快的速度,沖入進溪水的兩岸,爭奪最佳的席位。

除了崑崙界的本土修士之外,別的各大世界的修士,幾乎都知道狩天大宴,而且也早就知道狩天大宴是在今天開幕,並不覺得驚奇。

反而,他們還抱著想要了解地獄界新生一代天驕實力的想法,對狩天大宴是非常期待。

狩天大宴畢竟是地獄界一等一的大事,崑崙界的修士雖然以前不知道,可是最近一段時間,也有所耳聞。突然出現的投影,只是驚嚇了那些凡人百姓而已。

雲武郡國的王山,因為聚集了來自東域各地的大批修士,成為崑崙界一處舉足輕重的大勢力。正是如此,也有鏡像畫面,投影到上空。

小黑站在王山山外的一堵巍峨城牆之上,一雙圓溜溜的眼睛,仰望天穹,冷測測的道:「兩個月前抓到了那個五劫鬼王,聲稱張若塵投靠了不死血族,而且,還要代表不死血族的血天部族參加狩天大宴。本皇倒要看看,張若塵這個狗賊是不是真的還活著?」

「哧哧。」

它身旁不遠處,一個直徑三丈的黑色空洞,憑空顯現出來。

韓湫從黑色空洞中走出,目光如電,劍指小黑,冷聲道:「再敢罵一句,斬了你的一雙貓爪。」

小黑的修為,已恢復到大聖境界,可是對韓湫這個日漸強大的黑暗掌控者,還是頗為忌憚。

關鍵在於,這個女人,有著極強的控制欲和野心,而且手段狠辣,機智過人,將整個王山的權勢幾乎都抓到了手中,無數修士以她馬首是瞻。

當初張若塵召回韓湫,並且給了她大筆資源,讓她整合東域想要投靠他的修士,其實就是在留後路,有意扶持一個可以鎮住所有修士的強勢人物。

如此一來,他長時間不在,東域也不會亂,不會變成一盤散沙。

韓湫的背後是護龍閣,人才濟濟,高手如雲。既有上官闕這種精通教化的文臣,又有燕離人這種力拔山兮的頂尖強者,管理東域絕不是難事。

只不過,張若塵沒有料到的是,韓湫將東域的中心,從東域聖城,遷到了王山。

看著眼前流動黑暗光澤的劍,小黑略微慫了半分,道:「沒有罵啊,哪裡有罵?本皇只是在怨恨,去地獄界這麼刺激的事,他居然沒有帶上我。更氣憤的是,既然沒有死,就該給大家報一聲平安,害得本皇……應該是我們大家傷心了好久。畜生啊!」

恢復到大聖境界后,小黑不敢離開王山,害怕被巡天使者發現。

要不然,它早就去了地獄界,不僅僅只是去找張若塵,更想尋找千骨女帝。

「去了地獄界,未必就是背叛。中央皇城發生的事,至今天堂界都含混其詞,無法給崑崙界一個滿意的交代。可是那一戰,師尊的所作所為,大家都有目共睹,為了崑崙界,他可謂是死戰到底,多少地獄界修士命喪在他劍下?就算他真的加入了地獄界,我也相信,他是身不由己,或者是有不得不去做的事。」

寒雪穿著一身一塵不染的白衣,清純如仙,氣質如雪,站在城牆邊緣,背後懸浮著虛空劍,一雙靈動而又水潤的眼眸,眺望天穹的投影畫面。

護龍閣的成員,還有明帝的弟子金禹、豹烈等人,皆是出現在附近。

……

中央皇城。

紫微宮已經重新修繕,雖然比不上曾經的富麗堂皇,卻也恢復了莊嚴氣派。

聖書才女、青墨、滄瀾武聖並肩而立,一個文雅聖潔,一個青澀幽憐,一個英氣火烈,站在雲層上方的樓台之上,眺望天穹的投影。

「看見了!我看見了!那個應該就是張若塵,這個傢伙,竟然真的還活著。」青墨雙手緊緊捏著,欣喜的道。

張若塵雖然與前世的肉身融合,可是容貌依舊與這一世有六七分相似,並沒有完全改變。

聖書才女和滄瀾武聖的目光,同時投了過去,緊緊的盯在張若塵身上。

隨即,她們對視一眼,都露出苦澀的笑容。

她們和青墨不同,考慮的東西更遠更深,張若塵沒有死,固然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可是如今他加入了地獄界,大家也就成為生死之敵。

張若塵若是不將她們當成生死之敵,只是假意加入地獄界,那麼,必定步步驚險,隨時都可能殞命。

如此一來,她們反倒希望,張若塵是真心加入了地獄界。

經歷了太多,滄瀾武聖的火爆脾氣已收斂了大半,對張若塵的偏見早已消失,更多的是,對他的欽佩和理解,甚至還有一絲同情。

滄瀾武聖道:「你說,女皇在天庭,有沒有也在關注狩天大宴?」

聖書才女露出一道淺笑,輕輕搖頭。

女皇和張若塵的恩怨情仇,隨著張若塵的身份完全公開,已經不是什麼秘密,早已被一些心懷叵測的勢力,大肆宣揚出去。

有的說,池瑤女皇謀奪了自己未婚夫的江山;有的說,池崑崙和池孔樂是池瑤女皇和張若塵的子女;有的說,池瑤女皇和張若塵的關係親密,一直保持著聯繫,並沒有外界想象中那麼敵對。

眾說紛紜,消息早已傳遍萬界諸天,似乎是有意要毀掉池瑤女皇的清譽。

出奇的是,池瑤女皇並沒有動用神靈的力量,封鎖這些言論。如此一來,絕大多數修士都猜測,那些言論多半是真的。

有人可憐張若塵,有人羨慕張若塵。

畢竟,池瑤女皇乃是能夠與月神比美的女性神靈,張若塵區區一個大聖,卻能與她同床共枕,更是令她甘願為他生下一子一女。誰人不羨慕?

聖書才女突然發現了什麼,目光凝視天穹,道:「張若塵身後的那位……果真是魂界的無影仙子?」

「好像真的是她。」

滄瀾武聖的眼中,露出濃烈的仇恨光芒,笑道:「早就有傳言,無影仙子瀲曦被張若塵抓到了地獄界,已臣服於張若塵,甘心為奴為婢,每日侍寢。哏哏,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就該有這樣的下場,張若塵這次倒是做了一回真男人。」

聖書才女微微蹙眉,道:「傳音未必可信。」

滄瀾武聖盯了她一眼,搖了搖頭,道:「我的傻妹妹,張若塵沒有碰你,不是不想碰你,而是,不想傷害你。可是,他終究是一個男人,像瀲曦那樣的絕世美女,已經抓到了手中,怎麼可能放過?」

「張若塵在地獄界,如果表現得人畜無害,連一個敵對的女子都無法征服,恐怕沒有修士會怕他,必定被吃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你去問問天下修士,看看有幾個相信瀲曦還是清白之身?嘿嘿,痛快,真是痛快,想到魂界那些視瀲曦為女神的修士痛苦哀嚎的樣子,心裡就說不出的痛快。」

……

功德神殿中,焱神的神境世界。

商子烆看到鏡像投影之中瀲曦,臉上露出痛苦難忍的神情,忍不住仰天長嘯一聲,嘯聲讓神境世界中的火焰燃燒得更加猛烈。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