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玉佩之中但有著非常可怕的力量,陸方的神識掃過,瞬間就感受到這裡面可怕的武神級別的規則。

那這些人突然對自己出手,陸方就在這一瞬間抬手一劍,他手中的劍帶著一種鋒利,瞬間從天空之上一斬而下。

可怕的劍氣瞬間落了下來,一種無比可怕的衝擊之力,巨大的衝擊波向著四周擴散而去。

這些萬劍宗弟子一個個臉色為之一變,瞬間就是被擊飛了出去,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他們的眼眸之中都是露出了震驚,太強了,面前的陸方實在是太強了,強調有一點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這些人互相都是看了一眼,一個個眼眸之中都是帶著巨大壓力。

「高手。」

「動手!」

萬劍中其中一個弟子,就在這一刻取出了一把劍。

那是一把金色的小劍,但是上面卻有著一些異常的紋絡,就在這一刻,向著陸方直接沖了上去。

那種異常可怕的力量,震蕩在空氣之中。

似乎就連這空氣都要爆炸了一般,直接席捲上了陸方的身上,要把他徹底斬殺。

而陸方就在這一刻抬手就是一劍,就這樣落了下來。

可怕的劍氣,就這樣無邊無際瞬間籠罩在周圍,一種濃烈的生命之火,在熊熊燃燒著,帶著一些可怕的力量。

而就在這一刻,這把小劍卻釋放出來了強大的力量。

金色的劍氣,就在這一刻瀰漫在空氣之中,形成了巨大無比的力量,要抵擋住陸方的攻擊。

這讓陸方皺起自己的眉頭,為了迅速的追上去,所以陸方直接用上自己的殺招。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殺招一出,結果面臨的是這樣的情況。

這讓陸方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點冷意。

「被一把金色的小劍,是武神級別存在的武器,而且其中還寄託了一縷分神。」陸方就在這一刻已經確定的情況。

雙手合十,重重地抓在了自己的劍上,陸方真是一刻動用了真龍九變。

天地陰陽變化,原本晴朗的天空就在這一刻變得凶神惡煞,無數的雷雲天火出現在天空之上。

不斷的抨擊而下,這幾個望天宗弟子的眼眸之中露出了恐懼。

「武神,這是一個武神,這不要命了嗎?這個地方可是超過武神期的力量就會立刻引發天雷轟擊,萬物排斥,恐怕就會遭遇可怕的危機,會把一切都給毀滅掉的。」

而就在這一刻,陸方的眼眸之中只有冰冷,就這樣一劍斬落下。

下一刻,只見這些萬劍宗弟子們一個個發出了慘叫之聲,瞬間就是被化成了灰燼。

陸方就在這一刻抬起了頭,天空之上的雷雲瞬間已經密布落下。

轟雷驚悚,讓陸方的臉上露出了一縷苦笑,這時輕輕的搖了搖頭:「真是可惜。」

下一刻,陸方又再一次收回了自己身上的真龍九變,身上那武神的氣息徹底消失。

天空之上的驚雷已經變成了正常的狀態,沒有再像之前顯的那麼恐怖,陸方低下了自己的頭顱,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

就在之前的時候,陸方已經確定了這個規則。

只要沒有武神級別的力量,是絕對不會引起這個世界的規則反噬。

走到這門口的面前,陸方取出了自己手中的風行珠,這個珠子散發著淡淡的風。

陸方已經走到了這個大門之前,剛才他那一劍所斬殺出來的巨大痕迹,此時已經變得消失無蹤。

陸方扭扭自己的脖子,這個地方果然是有某些規則在修補這一切的傷害。

陸方抬起自己的手,伸手輕輕的一推。

面前這一扇大門,就在陸方的手下,輕輕的就被他直接給推開了。

陸方進入了這一扇大門之中,就在陸方進入這個雪山之上的宮殿沒多久,就有人兒來。

這些人,眼眸之中帶著一些疑惑。

原來這些人正是泰林宗的人,帶頭的兩個泰林宗高手眼眸之中帶著凝重。

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臉上帶著一些忌憚:「就在剛才的時候,那是武神級別力量爆發吧?」

只見其中一個人問道,似乎在觀察在地面上戰鬥的痕迹。

在地面之上,依舊還留著一股可怕的劍氣,這股劍氣恐怖到令人有些不敢置信。

不過手才剛剛靠近,就立刻感覺到自己手有些刺痛。

「高手,絕對的高手,而且是一個劍道高手,而且他還得到了進入大門的鑰匙,風行珠,但是又不是我們三大門派的人。」

這男子開口說出這樣的一句話,心中帶著忌憚。

另外一個人也是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所以必須要想辦法解決這個事情。」

「呼!」

只聽一聲長嘆,其中一人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怎麼處理這個事情?」

「先進去吧,到時候防備一下,現在到了這個地步,我們也不可能去追究到底是誰,只有各憑天命去爭奪這寶物了。」

只見這男子說完之後,就是取出了自己手中的珠子。

只見這顆珠子瞬間就飛到了這大門之前,泰林宗的人全部都是進入了這大門之中,並沒有再留人在外面進行看守。

剛才陸方來到這裡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就有一些令人驚悚,守在外面的弟子都被斬殺了。

那個門派很可能就是萬劍宗,甚至還準備了某些後手,但是後方所展現出來的可怕實力,已經是武神級別了。

在這天雷還未降下的時候立刻出手,又立刻收手,因此沒有受到這天地之間的影響。

這一種可怕的戰鬥,讓人真是感覺到心驚肉跳。

災難就在這一瞬間已經一閃而過,毀滅的味道,真是令人感覺到震驚和不安。

「呼!」

許久之後,萬化宗也是靠近了這裡,然後進入了這宮殿之中。

四大門派匯聚在此,彷彿就在這事情的背後之中,有著一個神秘人在操控著這一切。

陸方進入這宮殿之中,就感覺到了冰冷的寒意。

而且在這個大地之上,陸方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沉甸甸的壓在他的心頭之上。

彷彿就在這裡面,有著某種詭異的力量。

一種聖潔的力量是一種邪惡的力量,在交織著,這兩者碰撞在一起,帶著一種毀滅性的味道。

彷彿有著一場巨大的災難,就在這裡發生過一般。

讓人有一些不寒而慄,陸方微微皺起的眉頭,輕輕地長嘆了一聲,這裡的災難,有一點超出他的意料。

外面看的時候,這是一座宮殿,住裡面這才發現這是一個巨大的世界。

這是一個沙子所構建出來的荒漠世界,風在這裡吹著,這兩股力量在這裡面交織碰撞著。

生靈似乎在這裡面根本就不存在,毀滅的氣息瀰漫在空氣之中。

陸方一路向著前面而去,目光從四周掃過,在尋找著這一切的源頭。

力量似乎是沒有強弱之分,只有一種恐怖。

陸方一路向著前面而去,身上有著一股巨大的壓力,沉甸甸的壓在了他的心裡頭。

「這裡面留下來的,應該不可能是這種荒漠世界。」陸方低聲喃喃的說著,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就在陸方思考著的時候,這大地就開始蠕動了起來。

就在這沙漠之中,彷彿有著某種怪物就要蘇醒過來了,沙子向著兩邊分開而去。

從這下面,但有著一個巨大的夾子,向陸方夾了過來。

遠遠看去,那是兩個黑色的大夾子,從地面下鑽出來之後,對著陸方的腰就是一下猛的夾了過去。

一個巨大的蠍子從這地下瞬間就試出來了,就要夾中陸方的身體。

「嗯?」陸方

陸方臉色一變,抬手就是一劍。

瞬間就落在這蠍子的身上,只見這些在蠍子瞬間濺出來了不少鮮血,這是黑色的血,滴落在地面上之後,就出現了一些腐蝕的煙臭味。

同時這隻蠍子發出了尖叫的聲音,陸方沒有做任何的遲疑,瞬間就向著面前這隻蠍子沖了過去。

一劍對準面前的這隻蠍子的頭顱,用力的刺了下去。

直接刺入了這個蠍子的腦袋之中,只見這蠍子發出了一聲慘叫,就在這一刻倒在了地上。

陸方伸出手按在了這蠍子的頭顱之上,準備查看他的記憶。

可是就是這一個,陸方感覺到自己的背後似乎有著一種殺氣,一轉身跳了出去。

就在這一刻,有一些人用著弓箭對著陸方射出了箭。

這些箭雨瞬間就是落在地面上,但是卻都被陸方一一格擋開來,抬頭向著身後看去。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看見了不少的人類出現在這背後,這是一個個皮膚黝黑的男子,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殺氣,說著一些聽不懂的話語,似乎對陸方的出現十分的憤怒。 面前的這些人的身上帶有一種特殊的力量,並不是非常的強大,但是他們的身體似乎是受到了這片天地之間的影響,帶著聖潔又邪惡的扭曲,彷彿隨時都可能要降臨。

同時陸方能夠感覺到他們的體內,有著一種強大的氣血在涌動著,讓人不由的覺得十分的奇特。

這些人,他們彷彿是在這個世界受到了某一種眷顧,有了一些特殊的變化。

「有意思!」

陸方心中想到,於是伸出了手,對著面前的這些人喊道:「我對你們沒有惡意。」

說到這裡的時候,陸方就是倒退了一步,把面前的這隻巨大的蠍子露了出來,然後臉上帶的笑容示意。

看到陸方讓開,把斬殺掉的蠍子給讓了出來。

陸方認為這些人很可能是覺得搶了他們的食物,你才會對自己表現的這麼忌憚。

就在他的臉上的笑容讓開的時候,只見這些人的眼眸之中卻是帶著憎恨之意。

他能夠感覺到這些人的眼神之中是那麼的憎恨,彷彿是對他充滿了敵意和怨恨。

這些人全部都發動了進攻,對陸方用弓箭直射。

感受到這些攻擊,陸方倒退兩三步,就是把這些羽劍全部都是擊飛,但是他卻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只見這些羽箭全部都落在了旁邊的蠍子的身上,只見這蠍子就在這一刻,瞬間變成了一個凄慘無比,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羽箭。

這些箭的尾巴在這蠍子身上不斷的顫抖著,帶著一種巨大的威脅之感。

「哼!」

陸方在這一刻,眉頭緊皺。

他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面臨這樣的事情,這些人的目標就是他,就是想要過來殺了他。

想到這裡,陸方微微一眯自己的眼睛,就在這一刻,從他的眼眸之中射出來了一股神識,只見這股神識的掃過,速度非常快,片刻時間就已經掃過了面前這些人的身體。

把這些人的身體的情況全部都是橫掃而過,感受著他們的情況。

這些人的體內有著兩種不同的能量碰撞著,這兩種能量雖然說十分的稀薄,但是卻改變了他們的體質。

因此這些人的力量非常大,片刻之間就已經扔出了許多的弓箭,帶著來了一陣的箭雨。

看到這一幕的陸方,瞬間往前面跨步而出。

此時陸方在空中留下來的一道影子,今天就是到了面前這獵手的面前,速度的之快讓人不敢置信。

可是他就好像是一道影子,施展了凌波微步,瞬間就是到了這人的面前。

一把抓住了面前這男子,這男子臉上塗著一些奇異的花紋,看上去的就像是圖上的鬼怪的皮膚。

他被陸方抓在了手中,周圍的這些人一個個都是發出了驚慌的叫聲,揮舞著自己手中的武器,看著陸方攻擊了過來。

他並沒有去理會周圍的人,閉上自己的眼睛。

用自己手中的神識,瞬間就侵入了面前這男子的腦海之中,下一刻,這男子發出了痛苦的叫聲。

而陸方在進入他的腦海之中以後,就開始在他的腦海中搜索起來了這些信息。

原來這個世界的語言,是一種神秘的語言。

是他們聆聽這個世界的聲音,才誕生出來的語言。

因此他們可以用用聲音去操控這個世界的力量,因此他們雖然身體不是那麼強大,但是能施展很大的力量。

之前他們的弓箭上面就是依附了這個世界風的聲音,所以才能夠產生速度和力量。

就連這隻蠍子也是輕易的被射穿了殼,只是他們面臨的卻是陸方。

他本來就不是普通人,擁有著真龍血脈,又擁有著許多能力,自然輕易的就制服了面前的這個男子。

那一刻,陸方鬆開的手,這男子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他感覺腦袋之中就有著一種劇痛在瀰漫,就好像是剛才的時候,似乎是被什麼東西在腦海之中攪動著。

因此就有一些痛苦浮現而出,但是陸方對這種表現絲毫不在意。

「才這點小小的本事,,也敢在我的面前囂張?」陸方冷笑了一聲,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你們,在我前面帶路,告訴我神殿在什麼地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