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不死域長老聽聞個個無比興奮和振奮,仙狐一族的老嫗咬牙堅持道:「使者大人,我們有辦法讓神祖大人恢復實力。」

王石有些驚訝道:「你們打算怎麼做?」

重明族一位老人說道:「不瞞你說,我們不死域從萬年前就建造了一座太古神廟,供奉著四大神祖大人,那座太古神廟亦是我們不死域的聖地,受到我們不死域各個族的守護,因為在太古神廟裡有四大神獸的封印血池,傳說中就是當年四大神祖大人為自己復活所準備的。」

王石若有所思,顯然這四大神獸十分充分準備好了後路,道:「然後呢?」

「然後我們要找到四大神祖大人的繼承者,讓神祖大人重回世間!」靈威虎一族長老興奮道:「鳳凰一脈和玄武一脈已經出現,而我們靈威虎一族的血液里流著白虎神祖大人的血液最多,我們一族亦可以找一位白虎傳承者。」說到最後靈威虎長老異常興奮,在他們的感知中,能夠為復甦四大神祖大人做出貢獻,亦是無上的光榮!

「而在不死域亦是有一個古老的家族有著青龍的血脈,只不過很少涉世,如果將他們請出來,那麼四大神祖大人就可以重現人世間了!」靈威虎一族長老越說越激動,彷彿整個人都是熱血沸騰了。

不死域每一個人都是無比興奮,以至於沒有觀察到王石的表情變化,王石的神色很難看,難看到極致,這根本不是繼承,而是四大神獸對他們所謂的繼承者的**和靈魂進行奪舍!

奪舍,王石不可謂不印象深刻,以前在石山鎮里,差點被宋淵奪舍過靈魂!一旦被奪舍,你的靈魂將成為別人靈魂的肥料,你的**將會成為別人,而你就會死去!

若是別人被四大神祖奪舍他無所謂,只要別人願意,即使強行被奪舍,王石也不會眨一下眼睛,但是這其中有凌玉曦,她是鳳凰傳承的繼承者!

王石突然覺得四大神獸的繼承者有些悲哀,當年他也是獲得了北冥的傳承,只不過最後他選擇了放棄,現在想想這是對的。

王石深吸一口氣,語氣堅定道:「白虎,青龍,玄武的神魄我都可以交給你們進行傳承,但是鳳凰神魄我不會拿出來的!」(未完待續。。) 第二百九十六章:貔貅少年

不死域的幾位老人聽聞,頓時皺起眉頭,有些沉默。

「不知使者大人能否給我們一個理由。」青鸞一族長老冷靜道。

王石搖搖頭道:「鳳凰傳承者是我的女人,足夠了么?!」

不死域的老人聽聞后,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覺得這件事情的確有些難辦了,雖然他們沒有跟王石說明白這繼承四大神祖的神魄的代價是什麼,但是王石很清楚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那個人要放棄自己的生命。

而王石絕不可能讓凌玉曦白白的犧牲自己的生命,這樣對她來說太殘酷,王石決不允許!王石雖然已經三年沒有看見過凌玉曦,但是這個女子在他心中亦是有著重要的地位。

「使者大人,這……….必須要四大神魄湊齊才能一起進行傳承,這…….少一個也不行啊!」靈威虎一族長老感覺被潑了一盆冷水,身體都有些微微顫抖。

王石決心已定,不容置疑道:「那就都不進行傳承吧!」

「使者大人…………」青鸞一族有些不甘心,想要繼續勸說王石,但是王石根本不聽,直接離開了此地。


只剩下在原地不死域的各位,沉默著。

青鸞一族長老嘆息,打破沉默道:「各位,這如何是好。」

重明一族那位對王石有敵意的長老說道:「不就是擁有一枚仙珠么?奪來就是,四大神祖大人也會回歸。」

「不行,這事關重大。不能有一點差錯,反正還有半年時間。而且使者大人要去我們不死域,有的是時間去勸說他。」仙狐一族老嫗搖搖頭道。

「難道大家還不明白么。王石擁有仙珠,就是個禍害,他來了,我們不死域就會成為大陸的禍源!」那位重明長老繼續說道。

「夠了,二弟!」重明一族長老喝斥道。

靈威虎一族道:「這事情我們都知道,這仙珠只要一天在世間,那麼這世間遲早會出現大劫,但是只要復甦神祖大人,就算我們不死域首當其衝。又何嘗不可?!」

這句話亦是得到了在場的人默認。

……………..

王石一路回到自己的住所,這裡是一處離聖道門比較偏僻的地方,依山傍水無比安靜和清秀,而且這裡雖說離聖道門中心廣場有段距離,但是這裡的靈氣亦是十分濃厚的。

絕美的風景,此時王石沒有心情看,他一直在擔心著凌玉曦,一想凌玉曦將會被奪舍,心中就會十分不安。

「就算與不死域為敵。我也不會將四大神魄交出去的!」王石神色果斷,心中即使有些不安,他不知道這種不安來自哪裡,他努力撫平自己的心情。

「按照付雪紅所說的。明天就會有一位同齡強者來臨!」王石眼中有著濃濃的戰意,他要立威,那就要出全力。就要出手狠辣!

「十萬大山的生靈么?!」王石淡然道,他渡過那場大劫之後。心中便是毫無畏懼,即使這些與他同齡的天才強者。

而他心中深深忌憚地僅僅只有滄瀾。畢竟此人是滄帝後代,實力更是強悍。

「不知道那些古老勢力的強者會有多麼強。」王石心中想道。

王石盤腿而坐,開始打坐,他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飽滿的狀態,再吸收大量的靈氣的話,可能就會形成自爆,而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擴大王石這個身體容量,而王石的**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強者,可能聖境都無法在有所改變,而他要做的就是把海量的靈氣全部注入那九道聖紋中,將其凝實。

而只有將聖紋凝實,聖紋才會發揮出恐怖的力量,那時候,王石就相當於手握九把上古神器,相當於王石身體的另外部位,他們已經和王石的身體融為一體了。

到那時候王石的實力就會達到新的一個高度!

王石思索之後,喃喃道:「三叉魔戟,雨盾,荒斧,霧劍,商刀,流星弓箭,紫龍神鞭,因果槍,斗聖棍。這九道聖紋…………..」王石開始選擇一道聖紋開始注入靈氣,一開始他選擇的是三叉魔戟。

然而這靈氣根本無法注入進去,王石試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無奈之下他選擇了荒斧,結果還是無法注入其靈氣,結果到了紫龍神鞭亦是無法注入靈氣,王石有些泄氣,有些麻木地將靈氣注入因果槍之中。

「咦!」王石驚喜道,這桿槍的聖紋突然顫抖了一下,那些靈氣迅速進入了這到聖紋之中,這桿因果槍的槍尖光輝無比,另外部分都是十分暗淡,那些靈氣全部流入到劍尖中。

這時候,王石覺得這一點靈氣根本不夠,頓時將他周圍的靈氣全部吸入體內,融入那槍尖中,瞬間王石周圍的靈氣猶如一個漩渦,統統流入王石體內,王石體內的那桿因果槍大部分地方依舊是黯淡的,只有槍尖被靈氣所包裹著,無數靈氣都流入那槍尖之中!

頓時王石這片地方的靈氣全部都流向王石的房屋裡面,源源不斷,靈氣凝霧,那間小屋若隱若現,有靈氣不斷地被吸入其中,無比恐怖。

古晨陽在一座古樓中,這一絲細微的變化都感覺到了,喃喃道:「這小子吸收這麼多靈氣…………這麼心急要凝聖紋了?我倒是可以給他一個禮物。」古晨微笑著,他還想不出送給王石什麼厚禮比較好,因為王石的手段太多了,有些寶物甚至連他們聖道門都拿不出來。


而此時此景,王石的做法,帶給古晨陽一絲靈感。

…………………..

過了兩個時辰之後,這座王石所在的小屋的靈氣突然散去了,王石睜開眼睛,滿頭大汗,臉色有些蒼白道:「這根本不現實啊,吸收了這麼多靈氣,居然連百份中的一份都沒有達到。」

王石有些挫敗,他很明顯感受到那槍尖僅僅亮了一點,另外地方都是黯淡的,若是這樣的話,要凝實一道聖紋要等到猴年馬月?!

「這靈氣還是不夠純粹。」王石搖搖頭,他以為這裡的靈氣已經很濃厚了,然而這凝聖紋的靈氣的要求更高。

王石搖搖頭,很無奈的只能暫時放棄,靜靜等待著天亮。

……………….

當天開始亮起,朝霞灑落大地,聖道門亦是如同人間仙境一般,雲霧繚繞。

在聖道門外圍一處草地上,這裡一片寂靜,後面是一片樹林,偶爾蟬鳴鳥叫。

嚓嚓嚓

而就在這時候,從樹林里傳來枯葉被踩碎的聲音,有人來了。

一道身影從樹林里出來,他身穿紫衣,神色冷漠,眼神中看不出一絲變化,他背著一把巨大無比的刀,看上去猶如一座山丘,此人卻沒有感到一絲不適。

此人外貌很怪異,很妖,不像是人族的外貌,鼻子奇尖,雙眼閉著猶如一彎橫著的月牙兒,睜開猶如滿月,其中彷彿充滿了奇特的力量,攝人心魂。其實最顯眼的就是他脖子上的一道紫色裂痕,很紫很暗淡,看著不知道讓人身心一震。

此人站在這片草地上,他知道在他對面有一座恐怖的陣法,不是他可以突破,所以他選擇等待。

「紫靈在此,王石出來受死!」此人大喝道。

這聲音很兇狠,猶如出籠野獸,瞬間化作了猶如萬獸下山,踏碎了整個山林,聲音呼嘯傳遍這片方圓數里,兇猛無比。

山林俱靜,蟬不鳴了,鳥也不叫了,那是恐懼。

「何人?!竟敢打擾聖道門!」數道身影出現,他們都是聖道門守護衛士,個個實力都到了至尊境以上,可以說是聖道門中的精英。

然而這些人沒有看到那少年的身影,然而一股寒意直接逼向這些人,瞬間一隻奇長無比的手掌抓住了那為首隊長的脖子,將其高高舉起。

「貔貅紫靈,告訴王石,若是怕死的,就永遠躲在裡面!」此人直接將那為首的隊長扔了進去,撞到了不知多少棵樹,頓時糟到了重創。

「撤!強者找上門來了!是來找王石的!」一些守護衛士神色露出恐懼,頓時帶著他們的隊長慌慌張張離開了此地。

ps:二更送上,先休息一下。(未完待續。。) 「紫靈在此,王石出來受死!」

這句話可謂是震懾心魂,夾雜著雄厚的靈力傳遍方圓幾里。

聖道門內大都數人都是聽到了這句話,無一不變臉色,頓時聖道門上下都是紛紛議論紛紛。

「少年強者來了,誓要碾殺王石!」

「天哪,這貔貅一脈竟然打上我們聖道門來了!」

「有好戲看了,這貔貅少年手段十分狠毒,死在他手下的初代已經有五人了!」

「聽說蕭大哥也要來了,來主持這裡的事宜!」

「不知道蕭大哥會不會挑戰王石!」

……………….

古晨陽沒有出現,但是向紫靈傳音。

「王石是我們聖道門的貴客,你膽敢在聖道門放肆,休怪我不給你爺爺面子!」聲音如浪濤般滾滾而去,雄厚無比,帶著無上威嚴。

紫靈面無懼色,沒有理古晨陽而是譏諷道:「難道擁有仙珠的人就是一個廢物么?膽小得都不敢面對他的對手?!」

即便是這樣,王石依舊沒有出現,只不過在這片樹林出現的人越來越多,大多數都是一些老人,這些老人都是有著身份,大都數都是至尊境強者。

而他們前來,就是來圍觀這次對決,他們想看看名聲顯赫的王石到底有多強。

人是越來越多,半天過去,王石依舊沒有出現。

「這王石怎麼不出來了?難道是畏懼了?!」

「我就覺得這小子沒有傳說中那麼強的。」

「不對,我覺得這王石應該另有所圖。」

「什麼情況。這王石不出現了么?!」

…………………..

而就在這時候,一道身影從天空劃過。這是一位少年,很俊美。眉宇間有著書生氣質,站在聖道門的陣法面前,頓時微笑抱拳道:「各位,蕭某來遲了。」

此人就是聖道門聖子蕭雨涯!

「聖道門天驕也到了。」

「看來那些年輕強者也是陸陸續續要感到了!」

「我看著王石更加不會出現了。」

…………………..

紫靈看著蕭雨涯,冷漠道:「蕭雨涯,快把那廢物給我叫出來。」


蕭雨涯看著紫靈,微笑道:「我想,他一定會出來的,我不相信一個擁有仙珠的人。會懼怕。」

紫靈冷笑著,沒有說話。

而就在這時候,三道身影出現在這片場地上,那是三位少年,在中間的一位少年穿著黃色衣袍,眉宇間有著帝王氣息,一股若隱若現的威壓擴散開來。而在左邊的少年神色陌然,有著一股恐怖的殺氣,眼神中有著一股殺意。煞氣騰騰。而在右邊的少年倒是長得極為好看,看上去很開朗,始終微笑著。

「這是聖域三傑,可以說是八大家族中最強大三人。」

「你懂什麼?八大家族可不只是這麼一點實力。只不過來南域只有這三人!」

「傳聞那皇甫洛川已經半隻腳踏入了聖境了!不知是真是假,這兩年來好像未曾一敗!」

「傳聞,滄帝後代出世了。聽說亦是沖著王石來的。」

「我也聽說了,是滄帝的孫女。萬年前出生的,一直被封存到至今才出世。」

「而且那些古老勢力亦是出世了。前幾個月,洛門的天驕左雍就是擊敗了很多個初代,嶧山的妖孽名叫陸九淵,竟然跟孔銘子大戰數個時辰,不分勝負!」

「這個名叫陸九淵我也聽說了,一戰成名!孔銘子可以說是南域正三派中最強者,亦是明教千年難遇的天才,重點培養的對象。」

「我聽說了這個陸九淵亦要來這裡!」

「有好戲看了,天下奇才齊聚一堂!」

…………………

而就在這時候,四道靚麗的身影,從不同方面不約而同的到達。

一人青裝緊衣,長發飄零,極為美麗,五官精緻,貌若天仙,只不過神色有些嚴肅。

一人穿著紅色衣裙,十分具有妖艷和誘惑力,給人一種火辣辣的感覺,讓人心猿意馬。

一人白衣裙在空中翩翩起舞,猶如蝴蝶一般,有著聖光籠罩,連面部表情也無法看到,但是給一種極美的感覺,猶如一位仙女,不食人間煙火。

一人亦是紅色衣裙,不過她傳出來的感覺與之前的女孩不同的是,這女孩紅色十分溫和,不刺眼,猶如冬日的陽光,她十分美麗,這是一種青澀的美麗。

所有人都是一片寂靜,獃獃看著這四位人間絕美的女子。

青裝的女子冷哼了一聲,才打斷了這些人的痴望。

「這就是四大名珠?!真是太美麗了!」

「我…………..從沒有見過這麼美麗的女子,人間極品!」

「別做夢了,這四個女子可不是你能得到得了的。」

「我想想也不行啊!」

「我可是聽說了,這四大明珠中至少有兩位明珠與王石有關係!」

「靠!禽獸啊,這王石竟然也是這種風流小人!」

「禽獸!」

……………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