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江寂塵動容的原因。

若真能重生這一縷混沌幽魂,那相當於可以培養出一個至強者。

看著阿狸有些失落的情緒,江寂塵笑道:「阿狸難道不相信自家公子可以成就天底下最強大的存在么?到時,本公子要復活這一樓幽魂,易如反掌哦。」

「嗯,公子一定可以做到,那這魂燈還是給公子保管吧!」

阿狸說道。

江寂塵心中一動道:「這盞魂燈非凡,不知能否融入我的神魂之中,如此,以本公子的七彩神魂蘊養,應該對這一縷小幽魂的復甦、覺醒有所幫助。」

「公子可以試試在哦,古神女告訴阿狸,這是源靈神燈,有諸多神妙,便是古神女都不知。」

「但唯一有一點就是可以保住神魂億萬年而不滅。」

「神女還說,這源靈神燈內部還有封印,不曾解開。」

阿狸毫不隱瞞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告知江寂塵。

江寂塵聽了,心中震撼。

想不到這盞神燈來頭如此的驚人。

當中,竟然還有封印未解。

但顯然,江寂塵也不得不發現一個事實,這盞源靈神燈其實已經與燈內的那一縷混沌幽魂融為了一體,不分彼此。

畢竟,億萬年的歲月太過久遠了。

江寂塵打消把源靈古燈融煉為己有的想法,而只是把源靈神燈放置到神識空間中。

而讓江寂塵意外的是,他只是稍稍運轉神念,便可與這一盞神燈著產生了一縷聯繫。

真正意義上來講,應該是自己與那一縷混沌幽魂有了一絲若有若無的聯繫。

雖然很弱,但確實存在。

「收!」

江寂塵念頭一動。

下一刻,那源靈神燈竟然化成一道神光,沒入了江寂塵的神識空間中。

此時,江寂塵可以感應到那一縷混沌幽魂的情緒。

它很興奮,如同找到了自己的親人一般。

此時,在江寂塵的神識空間中,它自動的飛來飛去,很是活躍興奮。

源靈神燈置身七彩神念空間中,一副很舒服的樣子,然後就沉沉地進入了靜寂之中。

「公子,怎樣了?」

看到江寂塵睜眼,阿狸問道。

「好了,它很安靜,直接進入沉睡狀態,似乎我的七彩神念,對它真的有用。」

「以後,說不定能夠自己產生意識。」

江寂塵微微一笑道。

「呼,那阿狸就放心啦。」

「咦,小灰怎麼還沒有回來呢?」

阿狸這時疑惑地開口道。

江寂塵神念一動道:「小灰正與一頭骨靈生物大戰,不過,卻被一群狩獵者圍在了中間。」

「我們去看看!」

江寂塵神然有些陰沉。

因為,這時候小灰與那骨靈生物都是兩敗俱傷。

一群人族狩獵者後面出現,將他們圍在中間。

「哈哈……想不到這次運氣這麼好,可以同時捕獵到兩頭高等級骨靈生物的魂火。」

「嗯,以這等魂火煉出的升魂丹,必然是無上極品。」

「現在,它們兩敗俱傷,我們來得正是時候呀。」

……

一群狩獵之人,對小灰和那頭骨靈生物虎視眈眈,卻不知江寂塵已悄然從他們身後出現。

也對他們進行著虎視眈眈!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樊雪只是回去生小孩,生完孩子還是會過來工作。到時候一個崗位就會有兩個人,而她與有著多年工作經驗的樊雪一比,主管肯定會選著樊雪。

當時她就想,除非主管新增加一個職位。那樣她還有點希望,沒想到還真如她所願。現在也差不多,加上請假的樊雪,一個崗位確實有兩個人。

主管會議上說是,由於這個崗位,工作繁多又繁瑣。現在就這個崗位,安排兩個工作人員。以提高工作的完成效率。

這樣的話,還真是平白多了一個崗位出來。不過一直以來,都是樊雪一個人做的事情,怎麼現在安排兩個人來做呢?

即使張小花這個新手,都能夠完成的事情,怎麼會需要兩個人,這個廠裡面奇怪的事情真多,多的讓張小花已經不以為奇。

後來聽美林師傅說,主管猜想這樊雪生完孩子,可能就不來上班了。所以提前做的工作準備。其實也是另一種方式,逼迫這樊雪主動辭職。

因為女人生了孩子后,先是有半年的生育產假不說,還有一年的哺乳假。到時候即使來上班了,每天還是要,提前下班回去餵奶。

另外,萬一哪天孩子,感冒發燒或有什麼適。做媽媽的肯定不放心,到時候都是要請假。或者是檢查,又要打育苗,到時候一大堆事情都來了。

並且說,生了孩子的女人,智商也會下降,記憶力也會減退。部門本來就很忙,主管哪裡還能容下她,所以基本等於已經是放棄她了。

聽了美林的話后,張小花有些替樊雪不值得。為公司付出了這麼多年的青春。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怎麼人家一生孩子,何況又不是天天生。公司卻要如此對她。這公司這旁人心寒。

而美林師傅,之前看她跟樊雪的關係,還算很要好。經常看到她們一起吃飯,又一起下班。

聽說她們,還住的一個宿舍。現在講起樊雪的事情,就像是講一個陌生人的故事,眼裡除了冷漠再無其他。

雖然說起來,受益最大的人還是自己。原本還是很高興,但是聽了美林說了樊雪的事情后,心裡又沒有那麼高興。

不僅如此,心情反而比之前,還要沉重了一些。因為通過樊雪的事情,張小花聯想到了自己。生兒育女,是女人遲早一天,要經歷的事情,自己也不會例外。

今天可以是樊雪。等她生孩子的時候,恐怕就輪到她被勸辭了。雖然結婚生子。 田園盛寵:太子爺的農門妃 對於她來說,是很遙遠的事情。不過想起來還是會擔心。

回到宿舍,姜西紅把張小花偷偷叫到一邊。張小花還以為,也是關於樊雪的事情呢?卻不想,姜西紅是向張小花打探工資情況。

「小花,今天發工資啦。你發了多少工資呀?可以告訴我一下嗎?」

「我發了****」為了怕姜西紅知道她的工資后,心裏面會有落差感。張小花特意把實際工資,少說了一些。

想著姜西紅的工資沒有漲,所以也沒有去反問她的工資情況。而聽到張小花說出工資的數目后。

姜西紅果然立馬眉眼舒展,嘴角微微上翹。不待張小花去問她,她自己就跟主動,把工資告訴了張小花。

咦,這姜西紅怎麼說的是自己的數字,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啊,我沒有聽清楚,你可以再說一遍。」

姜西紅就又湊到張小花的耳邊,再說了一遍「我說我發了****」

這回聽清楚了。真的是這個數字。怎麼跟自己的數字,幾乎一模一樣。原本還以為,姜西紅不會漲工資。

畢竟她的工作,沒有任何變動。也沒有實際性的工作內容,每天都只是看資料學習。

想著自己是因為,頂替了樊雪的位置,所以才漲的工資。這麼說來也並不完全是。

既然姜西紅,與自己你工資都一樣。那樣說來,其實自己漲不漲工資。跟有沒有,接替樊雪的工作。

應該是,也沒有多大關係。估計是公司,統一一起漲的工資,這樣想來,張小花心裡舒服多了。

不一會兒,李雪梅也湊了過來,於是她們只好散開。

隨後,姜西紅提議大家出去轉轉。李雪梅雖然沒有發工資,但是她也提議出去轉轉。

說是正好今天難得沒我雨,可以出去吹吹風,吹掉身上的一股霉味。

原本張小花是不想去,但是她們倆都去的話,自己一個人不去的話,又覺得不太合適。於是只好跟她們一起出門。

不料,走到半路的時候,突然就下起了大雨。 凌霄大聖 我家皇后又作妖 可是她們都沒有帶傘,就準備往回走。

眼看這雨非但不小,反而是越下越大。如果她們就這樣跑回去,衣服肯定會濕掉,人也會被冰雨給凍感冒。

她們跑的很急,急的上氣不接下氣。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眼前閃過來,一輛黑色的小轎車。

最後車子停在了,走在最後面的姜西紅的身旁。車子停下來后,先是搖下了車窗,接著又按了一聲喇叭。

見姜西紅似乎忙著跑路,沒有太注意他,於是他又呼喊著姜西紅的名字「西紅…西紅…」

這低沉的聲音。姜西紅只覺得很耳熟。又是回頭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熟悉的車牌號,以及車子裡面還坐著熟悉的面孔。

驚喜的跑到車窗前「咦,你怎麼在這裡?」

「這個…外面雨大,你先上車再說」

「李雪梅也在前面,還有我的另外一個舍友,她可不可以也一起?」

說到這裡,姜西紅已經聽到前面的人在喊她「西紅,你快一點,別磨蹭了。」叫她的的人正是張小花。

「可以,你讓她們都上來吧,你也快先上來,別站在外面說話。回頭衣服淋濕了要著涼」

吳諧翔見姜西紅,沒有上車的意思,於是拿了把傘親自下了車,推了姜西紅趕緊上車。

姜西紅堅持等她的舍友們「小花,你慢一點,你慢一點,停下來回頭。」

這人自己跑快一點,還讓自己也不要走。是想讓自己陪她雨中漫步?漫步也要看氣候,現在可是冬天!

本想繼續催促,卻聽到姜西紅又來了一句「你們都別跑了,我們坐車回去,有人帶我們…。」

聽到有人帶,李雪梅立馬回頭一看。於是她也看到了,她熟悉的車牌號碼。高興極了,飛一奔的往回跑來,並且毫不客氣的直接坐到后位上,嘴裡還念叨這

「這什麼鬼天氣,淋死本姑娘了,早知道下雨,就不出來了」。

最後張小花,也回頭一看究竟。卻看到了一輛,陌生的車子。這車不像是計程車,倒像是私人車。

看著像是,姜西紅認識的熟人。不過據張小花所知,姜西紅在這邊並不認識什麼人。

而這人又是誰?這是什麼時候認識的人,自己怎麼都不知道。

看來自己回一趟老家,姜西紅認識了不少朋友。但是連李雪梅都認識。而且看著這車,眼睛都在發光。說不定是李雪梅,認識的人也不是沒有可能。

頂點 一群狩獵者,共有二十人,天道三重至五重境不等。

他們此時都對山谷中的小灰與骨靈生物虎視眈眈。

只是,他閃對站在身後的江寂塵毫無所覺。

山谷之中,小灰與那一頭強大的骨靈生物已經分出了勝負。

若是之前的小灰,必然不敵這頭強大的骨生靈物。

但小灰顯然在葬神墓地中也得到了不小的機緣,實力大進。

最終,小灰勝出,將對方靈魂火焰吞噬。

當然,小灰雖然勝出,但也是慘傷,骨身破損無比,戰力所余已經不多。

而吞噬煉化那頭強大骨靈生物的靈魂,還需要時間。

所以,當下是小灰最虛弱無力的時候。

直至此時,二十名狩獵人才現身,把小灰包圍在中間。

「嘿嘿……這次靈魂火焰絕對的高品質,而且得到全不費功夫呀!」

「確實,那些傻逼都往戰場上跑,與域外生靈大戰,那隻不過是送死罷了。」

「現在,亂古禁地都已淪陷,四處都是域外生靈,人族強者戰敗,人族弱者只能做垂死掙扎罷了。」

「幸好我們會長與域外大人物有關係,但凡狩獵者都可以自由行走亂古禁地中。」

……

一群人族狩獵者感到很輕鬆得意,一邊聊著天。

對於小灰,他們已經無視,可以手到擒來。

只是,小灰此時在安心的吞噬著那一頭骨靈生物的靈魂之火。

根本無視這些狩獵者走近。

「咦,這隻小骷髏好囂張啊,竟然無視我等,還敢在一邊吞噬靈魂之火。」

「囂張,太囂張了,一會要把它身上骨頭一根根拆下來,看它還囂張。」

「但沒道理呀,一隻已殘、再無戰力的小骷髏,憑什麼這麼淡定?」

有人嘲諷冷笑,但也有人道出這樣的疑惑。

但這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道:「那是因為由本尊在此,他根本無需擔心你們這些垃圾!」

語言戀人 驀然傳出的聲音,嚇了在場所有狩獵者一跳。

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有人靠近。

聽到身後傳來聲音,自然讓感到他們驚嚇無比,同時轉身,戒備地盯著江寂塵。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