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今天兩人又相約到一個隱秘的地方狂歡,結果由於太興奮,一直弄了幾個小時,而且這段時間裡他根本就不敢開機,導致了手下的電話打不進來!

陰差陽錯之下,便造成了現在的尷尬局面。

「里奧斯,你疏忽職守,這條罪名是落下了!現在,我給你戴罪立功的機會,馬上帶人去那邊,如果能扭轉局面,這次的事情我可以跟教皇陛下求情,否則的話,你這個主教就做到頭了!」加圖索冷冷地說。

「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如果不能漂漂亮亮的做好這件事,將中醫趕出西方,你就是罪人!」加圖索森然道。

「明白了!」里奧斯現在是汗如雨下,根本不敢有什麼怨言,自己這次也是夠倒霉,居然玩過頭了,不然也不會出這種大事。

看到里奧斯狼狽走人,加圖索那顆鬱悶的心才稍稍平靜了一點,揮手讓人將廳里打掃乾淨。

然後,他又發了幾道命令,全部都是針對瑞典那邊的形勢的。

天亮了,這一天,也是中醫在斯德哥爾摩正式義診的第一天。

義診的地點設在一間舊醫院裡,這座舊醫院剛剛遷址他處,這裡還來不及拆除,倒正好適合用來義診。

大批的警察奉命前來維持秩序,用林凡的話來說,今天這個義診會是平安無事的,肯定還有某人人來搗亂,所以就需要警察出面來維持秩序了。

而皇室方面也派出了一些人手來幫忙,黛安娜和威爾森姐弟更是親力親為,帶領著自己的一批手下前來幫忙。

一排十六個科室,十六個醫生坐在裡面,等待著病人的到來。

前五個科室里坐著的是以趙知為首的老中醫,這些人也是最值得病人信賴的;而中間那五個科室,坐著的是中生代的五個醫生,這些人也是值得信賴的;但后六個科室里,除了林凡之外,另外五個人中,有三個是三十歲左右的,這也可以信賴。

可是當那些來採訪的記者看到坐在裡面的天生天養兩個小孩時,卻是大驚失色,這不是開玩笑吧,這麼小的醫生?

「這中醫是怎麼回事,有這麼小的醫生么?這是草菅人命啊!」

「是啊,就算是神童,可也沒有這麼變態的,才十歲的孩子就敢出來行醫,這是把這裡當成實驗室么?」

「堅決反對這種行為!」

「難怪中醫這麼久還是起不來,原來都沒有人願意學了,不然怎麼會派出了剛剛上學的小孩子來呢?」

「對啊,這肯定是真相了,他們根本就沒有合格的醫生,也沒有人願意去學這種沒有前途的職業,所以才會派不出人來!」

一時間,議論聲紛紛。

林凡自然地聽到了這種聲音,不過他沒有去解釋,因為有人會幫他解釋的。

果然,威爾森王子出面了,他皺眉走到那些記者面前,說道:「你們別小看了那兩位小醫生,他們可是林神醫的高徒,一身醫術盡得林神醫的真傳,早就出師了。用林神醫的話來說,他們現在的成就比起一年前的他還要高。」

「而一年前,林神醫就已經在華夏國內非常有名了,算得上那時候華夏最出色的幾個醫生之一,所以說,別看他們年紀小,但醫術卻一點也不差。這一點,昨天晚上我們醫術協會的人也考究過的,一點問題也沒有。」

「不會吧,這兩個小孩真是醫生么?他們有沒有醫生證啊?」一個記者問道。

「當然有了,人家那是得到官方承認的正規醫生。」威爾森傲然道。

雖然是義診,但一開始並沒有什麼人來,畢竟中醫對於西方人來說還是非常陌生的,再加上多年來一直宣揚中醫是偽科學,所以絕大部分的人對於中醫持懷疑的態度。

當然,也不是沒有人相信,畢竟連王子都醫好了,這可不是假的,沒看到王子殿下現在成了正常人么?

只不過,來看病的人都有一種傾向,他們只相信治好了王子的林凡,而對別的醫生還是抱著懷疑態度的,所以就出現了一種現象,全部人都是沖著林凡來的,而別的醫生門前,竟然沒有一個人。

林凡一開始並不知道這種情況,等他看了幾個病人後,才有人告訴他這種情況,頓時哭笑不得,走出去說:「大家好,其實我在這裡,水平只屬於中等,他們的水平都不差,有的比我還強,比如那幾個老醫生;還有,這些醫生的水平都不比我差,如果你們相信我,就去找他們看病吧!」

「真的假的?」有人不相信地說。

「我當然不會騙你們了,他們在華夏國內都是有著中醫聖手稱號的,水平一點也不差!當然,如果你們對我們的水平有什麼懷疑的話,在這裡看過後,可以到醫院裡再檢查一遍,以驗證我們的醫術。」林凡一本正經地說。

聽到他的解釋后,那些病人才慢慢分流到別的科室,不過大多數都來到了那些老中醫處,而天生天養兩人的科室外,竟然沒有一個人排隊。

這種情況,直到威爾森王子無意中說起,那兩個小孩是林凡的徒弟后,才有了變化。

先是一個老太太走進了張天生的科室,然後等到診治出來后,本來病怏眏的身子,居然一下子精神起來了。

這種神奇的事讓別的病人都震憾了,特別是聽到那個老說,小醫生醫術非常神奇,居然將自己多年的嘮病醫好了大半,這頓時就震憾了全場。

嘮病啊,那可不是說治好就治好的,可是事實就擺在面前,那個老太太之前的確是一直咳得很厲害,但進去一趟后,便很少聽到她發出咳嗽聲了!

於是乎,天生天養兩人的科室前,就排了好幾個人,是除了林凡和幾個老中醫外最多的,甚至超過了某些老中醫。

天生天養一下子忙了起來,因為他們是除了林凡外,治療速度最快,效果也是最好的,這一傳二、二傳四,名聲就傳開了,都知道他們兩個是林凡的高徒,治病十分有效。

其實不只是他們三個,別的中醫也是十分努力,而且看的病人也不少,只不過比不上他們師徒三個而已。

一天下來,居然治了超過八百號人,也就是說,他們平均一個人都治了五十多個病人!

而其中有三百個人,是林凡三師徒治的,剩下五百號人是另外十三個人治的。

這種速度無疑是非常神速的,特別是對於中醫來說,就更加的驚人了,林凡也是第一次用出這種速度,不過他的體力好,一點問題也沒有。

同時,歸根到底,今天來看病的人都不是什麼大病,只是一些感冒發燒的小病,所以看起來也就快了。

等到下午五點多鐘,威爾森王子親自宣布,第一天的義診正式結束,明天上午八點半再繼續。

而這時候,除了林凡三師徒外,其餘的人都露出了一副疲態,實在是超負荷工作啊! 這一次為了安排華夏這些中醫住宿,黛安娜公主是直接用了自己的私人的小莊園,這個小莊園平時也沒有多少人在這裡住,都是一些工人,黛安娜自己很少來的。

不過現在正好,這幾十號人住進來,將整個莊園都住得滿滿的,再也沒有一點空房了。

林凡沒有搬過來,一來房間不夠,二來嘛,他需要有自己的空間,以施展一些計劃。

晚飯是在莊園里吃的,林凡也過去了,這個莊園距離市區也不遠,開車只需要半個小時。

到了之後,大家都顯得非常疲憊,如果是這種狀態,明天的義診就會有問題了。

不過林凡一點也不慌,進入莊園后,就拿出了身上的丹藥,這些丹藥並不是針對武者的,而是對所有人都有效的,專門用來恢復體力。

一顆丹藥下去,眾人覺得自己渾身都充滿了力量,那種不適感瞬間就消失了,不由得震驚地看著林凡,他們都是中醫,自然認得這種葯對身體沒有半點傷害,這才是讓他們最震驚的地方。

要知道,恢復體力的葯有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對身體有害的,雖然可以快速恢復身體,但後遺症也非常厲害。

「小林,你這是什麼神葯啊?」趙知作為除了林凡之外最有聲望的中醫聖手,也是這群中醫的老大,但是他也從來見過這麼神奇的丹藥,開口問道。

「大家都知道我不只是一個醫生,但你們可能不知道,同時我也是一個藥師,我會配製一些高級的丹藥,就比如這種恢復體力的丹藥。」林凡微笑道。

「這個藥師,可不是你們平時看到的那些藥劑師,而是能從藥材中提煉成丹藥的那種,現在基本上沒有什麼人會了。」

「原來是這樣啊!小林,你可真厲害,如果不是你,估計我們明天都要休息了,這種強度真的太大了,我這種老人家真的差點就累趴下去。」葉星宇笑道。

「這是很正常的,別說你們,就算是年輕人,在這種高強度之下,也無法熬幾天。所以么,我專門準備了這些丹藥,才敢讓大家全力出擊,否則的話,那不成了笑話了?」林凡正色說道。

「這一次,我們一定要將中醫一炮打響,絕對不可以有任何的閃失,否則以後再想找到這種機會,真的非常難!在這裡,我拜託大家了!」林凡認真地說。

「小林,你這是什麼話?中醫是大家的中醫,為了這一天,我們都爭取了多久?你這次打開了局面,讓我們多年的夢想顧真,如果再不努力點,那還是人么?」趙知一本正經地說。

「說得對,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們一定會珍惜的!」葉星宇也跟著說。

其他的人也紛紛表態,一定不會拖後腿,會全力發揮水平,讓中醫揚名天下。

「經過今天的試探后,我估計,明天開始,那些患了重病的人就會多起來了,象今天這種感冒發燒的病人會少很多,所以,明天才是真正的考驗,大夥可一定要有心理準備。」林凡說道。

「小林說得對,今天來看病的人很少有什麼重病的,最重的那個,應該就是天生治的嘮病了,其餘的人都是一些小問題。不過我們的名聲打出去后,相信明天肯定就會有一些相對重一點的病人來了。」葉星宇點頭說。

「不管是什麼病,我相信大家都有能力治好的。如果實在把握不好,可以大家一起研究,但只有一點是必須記住的,我們絕對不能亂治,遇到難題大家一起解決,我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什麼病是我們看不出來的,對吧?」林凡正色說道。

眾人紛紛點頭,雖然他們自認比不上林凡,那是指治病的水平,在看病這一個環節上,他們都相信自己,就算治不了,看都是能看出來的。

至於看出來后治不了,不是還有林凡么?

總之,現在大家對於林凡都有一種盲目的信心了,幾十年來沒有人能做到的事,他做到了,這就是實力的體現。

林凡並沒有將上帝之手的事跟他們說,如果真說出去了,恐怕會影響他們的情緒。

反正一切都有自己,他們來這裡的任務,只是傳播中醫,讓外國人知道中醫的強大,而不是讓他們來跟人拚命的。

吃完飯後,林凡就帶著張菁菁和許美琪離開了,這裡的人手足夠了,連曾平和快手張都住進來了,保護這群人綽綽有餘了。

在街上逛了一圈,滿足了兩個女人那顆逛街的心后,三人才回到了酒店裡,反正總統套間的房間夠多,也沒有人會懷疑他們之間有什麼問題。

只不過,等到三人到了房間后,某狼就無法控制自己了,在一陣驚叫聲中,開始了久違的征服之旅……

「好久沒有爽過了,你們兩個來得正好,不在我都會懷疑自己快要爆炸了!」事畢,林凡輕嘆道。

「壞蛋!」張菁菁感覺到自己全身都沒有一點力氣了,甚至連手指頭都動不了,這個混蛋剛才將自己欺負慘了。

「我才不相信你會這麼老實!聽說,那個黛安娜公主跟你關係不錯,難道你就沒有動心?」

「老婆,你這是冤枉我了,自從有了你們后,我就不會再對別的女人有那種想法了。」林凡一本正經地說。

「是不會有,還是不敢有?」張菁菁嬌聲說道。

「不會有,也不敢有!」林凡老老實實地說。

「可是就算你沒有,別人主動投懷送抱的話,你還是不會拒絕的,對吧?我可聽說,這些外國妞都非常主動的,你這種英雄人物,正適合她們的審美觀。」許美琪笑嘻嘻地說。

「就是,對於你的人品,我們早就知道了,你就是那隻貓,碰到腥會不吃,那是不可能的!」張菁菁哼道。

「冤枉啊,我真的沒有,這都快一個月沒吃腥了!老婆,枉費我那麼忠心於你們,寧願用冷水澡來滅火,也沒有做對不起你們的事,你們不但沒有誇獎我,還這麼冤枉我,我……我真是有一百張嘴也無法說清楚啊!」林凡叫起了撞天屈。

「真的沒有?」張菁菁狐疑地說。

「當然沒有了,不然我會有這麼飢餓么?不說了,再戰三千回合,嗷嗚……」林凡邪笑一聲,便翻身上馬,開始了新一輪的征戰。

「壞蛋……人家不要了……」張菁菁抗議著,可惜胳膊扭不過大腿,很快就進入了那種「不能反抗就享受」的境界。

凌晨兩點多,一抹身影從酒店裡飄了出去,誰也沒有發現,甚至連監控也無法發現。

「果然來了!」這道身影自然便是林凡了,他接到了來自蒙蒂夫人的電話,知道上帝之手總部來人了,現在正在她的莊園那裡。

其實林凡知道,那些人早就到了,只不過一直在暗中調查,只是並沒有能查出什麼來,所以才會找到蒙蒂夫人。

這一點,從皇宮裡那幾個人嘴裡就知道了,那些一來就直接找到了皇室的「線人」,從他們的嘴裡知道了自己的消息,當然,這些消息都是經過加工的。

之所以沒有找上蒙蒂夫人,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蒙蒂夫人正好出差了!

因為蒙蒂夫人還有一個官面上的身份,而林凡就是利用這個身份,讓她「正好」在今天出差,從而這種局面,不但讓對方找不到人,而且還無法指責她。

一直到了深夜,蒙蒂夫人才趕回,而那些人也一直等到這個時間,可見這次也是讓逼急了。

此時,里奧斯正焦急地等候在莊園里,蒙蒂夫人正在往回趕,估計還得半個小時才能到。

他真想罵娘,關鍵時刻你出什麼差啊?可是他也知道,蒙蒂夫人可是一個很重要的官員,負責的那一塊最近正好出現了重大問題,所以必須經常到前線去監督。

他是孤身一人在這裡等蒙蒂夫的,其餘的成員早就去尋歡作樂了,而他作為負責人,卻只能堅持到現在,這讓他心裡非常不滿。

「這一次都怪那個加圖索,自己作為主教,本來就應該對這種事負責,卻將責任全部推到我身上來!」他心裡憤憤不平地想著,卻忘記了,其實自己早就將這一帶當成了後花園,很久都沒有讓加圖索染指過了。

就在他等到心焦之時,蒙蒂夫人終於回來了,而在她一旁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保鏢。

「主教大人,真抱歉,讓你久等了!」蒙蒂夫人一進來就跟他道歉。

「路上出了點事故,所以慢了一個小時,真是太不幸了。」她如是解釋著。

「好吧,不管那該死的事故了,我現在需要知道,為什麼事情會失去了控制?」里奧斯低吼道。

「這件事其實是這樣的……還是讓我的保鏢先生跟我說吧,他是親身經歷過這件事的。」蒙蒂夫人說道。

「哦?」里奧斯將目光看向那個保鏢。

「那就由我來說吧,那一天,我跟著夫人出去時,碰到了一個怪人,他說我的眼睛很好看,一定要給我看看命運……主教大人,你也覺得我的眼睛好看吧?」保鏢用一種充滿了感情的話說著。

里奧斯一愣,下意識地看向他的眼睛,然後便感覺到,那雙眼睛真的很好看,比起女人還好看!

「沒錯吧,我的眼睛是最好看的!」

「是啊,你的眼睛是最好看的,比起瓊斯夫人還好看!」里奧斯喃喃說道。

「你累了一天,現在是不是覺得很困了?如果困了,就先睡一覺吧,什麼事都別想,安靜地睡吧!」保鏢溫柔地說。

「是啊,我真的好睏了,好想睡覺!」里奧斯迷迷糊糊地閉上了眼睛,然後便睡了過去。

保鏢邪邪一笑,走到他身邊,輕輕一針紮下去,這才將臉上的面具取下來。

赫然,就是林凡。

「大人你真厲害,這手段太強了!」蒙蒂夫人由衷地說。

「聽我的話,你會得到更大的好處,以後這裡就由你負責!」林凡淡淡地說。

「謝謝大人!」蒙蒂夫人激動地說。 在林凡那精妙的控魂術下,里奧斯不出意外也讓他控制了,而且不問出了不少教會內部的事情,這讓林凡大喜過望,沒想到還逮到了一條大魚。

這個裡奧斯也算倒霉了,本來他也是一個相當於先天五重的高手,可惜什麼手段都沒有用上,居然就中了林凡的控魂術,根本就沒有作出任何的抵抗,便徹底成了俘虜。

而且,還是那種永無翻身機會的俘虜,連靈魂都讓林凡俘獲了,在以後的日子裡,就只能為林凡賣命了。

這一夜,也成了教會那些人最黑暗的一夜,在里奧斯的指引下,跟著他過來的那些人,全部莫名其妙的殺的殺,擒的擒,沒有一個漏網。

殺的,都是些窮凶極惡之徒;擒的,都是那種可以利用的,這些人,也將隨同里奧斯一起,成為林凡打入教會內部的棋子。

當然,他們將不會再負責瑞典這邊的事務,其實這邊也不用再負責了,官方都已經簽訂了文件,中醫在這裡的行醫資格,完全沒有問題了。

在林凡的打算中,等到自己離去之時,這裡的根基將打得非常深厚,就算上帝之手的人再插手,也無力回天了。

當然,現在距離那一步還有點遠,而且變數還存在,不過萬里長征已經邁出了成功的第一步,相信後面雖然會有阻力,但取得最終勝利的,一定還是自己!

第二天,義診依舊進行。

跟林凡預計的一樣,由於有了第一天的試探,今天來的人中,果然病情都是比較重的,

由於第一天的驚艷表現,天生天養兩人也是打出了名氣,來看病的人中,居然有很多都沖著他們去,排隊人數僅次於林凡,這也讓人有點大跌眼鏡的感覺。

看著他們嫻熟的手法,精準的診斷,還有那讓人眼花繚亂的針灸,讓人不得不驚吧,真不愧是林凡的高徒,還真是高!

這次的義診,卡波爾讓電視台全程直播,而且還是面向全國直播,同時,也向全世界那些想收看的國家出售轉播權,當然,價格不高,畢竟這只是一次試探。

華夏電視台當然是進行了轉播,這可是一件大事,而讓人意外的是,雖然這只是一場義診,但收看轉播的人,卻並不比收看一些中型運動會的人少。

在星醫宗里,那些孩子們看到自己的大師兄和二師兄表現得這麼棒,一個個都興奮異常,高聲叫著師兄真厲害,那種羨慕嫉妒恨的表情,一點也不掩飾。

「要是什麼時候我們也能跟師兄一樣就好了,現在他們都成了小神醫了,而我們還一點名氣也沒有!」

「是啊,你看,天生師兄這一手針灸,那簡直就是神了,比起我強多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