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我老爸?不用了,已經很多了。”花有文以爲是送自己老爸的,連忙推託道。

“額,想多了,我是給我老婆買的,校花現在認定我是她老公,我狠鬱悶啊,這老公怎麼當的我還不知道,所以說嘛,這個真的是覺得要表示表示。”張不凡撇了一眼花有文後說道。

“什麼,老婆,我嘞過去,你們不會是私底下就那個了吧,額,老大你真厲害啊,我現在還是處男,媽的我都不好意思說出來啊。”花有文很驚奇的看着張不凡。

“額,你小子腦袋裏裝的什麼啊,校花不是生病了啊,本來不打算告訴你的,你這下課別說出去啊,說出去你得死啊。”張不凡說着捏了捏花有文的肉。

“哎呀,老大我知道啦,我又不是什麼長嘴婆嘛。”花有文直直求饒。


進了一家超市,四處看了看,全是添加劑製作的東西,這些東西說白了沒有多少是健康的,吃多了都對身體不好,選了半天,還是覺得不好,於是去水果去看了看,這個應該農藥比較的少,買橙子那些農藥就更加的少了,於是張不凡準備買橘子橙子等。

這時一羣穿着怪異的男子,看起來年紀和張不凡也差不多大,只是言談舉止很不文明,滿口的髒話,讓人害怕,其實有些人故意將自己僞裝起來,讓別人害怕他,這樣的人要麼是被打怕了,要麼就是耍酷。

正向着這邊賣水果的地方走來,這超市還算大,該有的東西都有,安全套,零食,美容,電器,水果,真的是什麼都有。

來到張不凡買橙子的地方,見張不凡無動於衷,看都不正臉看一眼他們,然後拿了個橙子開始吃了起來,這還沒有買是不能吃的,可這傢伙居然吃了起來了。

“哎呀,這位小哥,你還沒買啊,不能吃。”這時賣東西的服務員很無奈的走了過來。

“額,是嗎?你上邊沒有明確說明不能試吃啊,不就是吃了一嘴嘛,還你,你繼續賣啊,真難吃,送我我都不要。”混混一頭黃髮,一身肌肉,冷冷的看了看那服務員,服務員不由地下頭,顯然很害怕。

“額,這。”顯然服務員知道這些是羣混混,根本不敢說什麼。

“這什麼這,實在不行,這位兄弟的,行不。”那黃毛指着張不凡說道。

張不凡正在撿橙子,花有文也在幫忙,這下見黃毛等人,停止了動作。

“老大,他們要算你賬上,怎麼辦啊。”花有文顯然有些害怕。

對方有十幾個人,張不凡繼續撿着橙子。

這時那服務員很爲難的從張不凡說道:“這個,算你的,你同意嗎?我是買東西的,這老闆看見又要扣我工資了,你說這算你的可以嗎?”。

張不凡擡頭沒有表情的看了看服務員說道:“這位阿姨,是他吃的,你找他啊,原本也就一個橙子也損失不大,可是我要是答應了,這些傢伙全算我賬上,那我可要不是冤枉大了嗎?”。

“我操,nmgb,你是哪個學校的,吃你一個怎麼了,不想請啊,cnm。”那黃毛爆了粗。

張不凡擡頭看了看黃毛,這下一臉的怒意,直直盯着黃毛。

“你能留點口德嗎?”張不凡冷冷道。

“操,還嗆起哥來了,哥們,你們說要怎麼辦啊。”黃毛開始捲衣袖,捏手腕,發出咔咔的聲音,這顯然是告訴張不凡,你要是不請我們可就要打你了。

張不凡很無語的指了指門外。

黃毛有些不明白,看見張不凡正在撿,然後又去拿了一個。笑道:“算你賬上,不服,我門口等着你啊。”。

張不凡衝花有文一笑道:“你撿着,我出去,幾分鐘就回來。”。

“老大,小心一些啊。”花有文自然知道張不凡的意思。

“幾位,走啊,門口啊,這地方太小了,不適合打架。”張不凡笑道。

“我操,這次是遇上硬主了,居然威脅沒有用。”黃毛心裏一陣想法,不過礙於面子,仗着人多,挺了挺胸道:“兄弟們走,好久沒運動了。”。

不過幾分鐘後,張不凡就搖了搖頭出現在花有文面前。

“老大,你這麼快啊,對方很多人哎。”花有文很驚訝,不過見慣了張不凡, 九霄裁決者 。 “呵呵,你老大我什麼身手,就那麼幾個人,怎麼會是我對手,走吧。”張不凡一笑道。

“呵呵,那是,我們老大還真是nb。”花有文以張不凡爲榮一番後,將那橙子給了張不凡一樣。

“小夥子,今天真是不好意啊。”那個服務員走過來問道。

“沒事。”張不凡微微一笑說道。

出了超市向着醫院出發,剛出超市走了一段路程就看見了一大幫人,提着棍子氣勢洶洶的來。

“我嘞過去,麻煩啊。”張不凡笑道。

“老大,這些人難道是衝咋們兩來的嗎?”花有文有些鬱悶,這事情還真是多啊。

“你以爲呢,你看那個黃毛不是就在其中嗎?”張不凡一指那個黃毛說道。

“我擦,還真是啊。”花有文這下拿出電話,打給了李不二。

“不二嗎?有人要幹老大,快帶你的人過來,就在這邊超市這裏。”花有文說道。

“靠,幹老大,不想活了,馬上,幾分鐘就到。”李不二掛斷電話。

張不凡撇了一眼花有文說道:“這個幹不太恰當吧,別大驚小怪,就這百十來人,還不是我對手。”。

張不凡得意一翻,其實這百十來號人真要圍攻自己,那自己也應付得過來。

“老大,他們可有武器,這不有我啊,你知道的我狠菜。”花有文說着亮了亮自己的手。

“好吧,不過希望他們來早一點。”張不凡呵呵一笑道。

這時那一百十來號人已經離張不凡很近。

那個黃毛在前邊一身黑衣服打扮,耳朵上還掛着兩個大圈,鼻子上還掛了個鼻環,一籠短髮的人上身旁說着什麼,然後指了指張不凡。

那戴着鼻環的傢伙雙手插在褲兜裏,然後走了過來。

“你就是張不凡,你很吊是不是。”那戴鼻環的傢伙說話又些不男不女的。

說起話來很吊很拽,根本就不將張不凡放在眼裏一般,這世界上就他最大一般,不過看他胸肌怎麼像一個女人啊,那麼大的胸肌,是怎麼練出來的,張不凡這時都有些羨慕了。

“我就是啊,我不拽,你是誰啊,你很吊的樣子啊。”張不凡撓撓後腦勺,雙手環抱,直直盯住他的胸脯。


“額,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聽說你打了我的人,你說怎麼辦。”那戴鼻環的人沒有回答張不凡的話,而是問道。

最強主宰系統 ,不過皮膚有些粗糙,不然張不凡還真懷疑他是個女人。

“沒什麼好看的,是啊,你兄弟要佔我便宜,我可不是那種被欺負的人,所以就修理修理他。”張不凡看了看一旁的黃頭髮的傢伙,心想:“自己不對還找人來,這是啥道理,這好歹也得講道理,講義氣纔是啊。”。

“老大,別聽他瞎掰,是他打的我,哎呀,我好慘啊。”那黃毛裝作被打得很慘的樣子,在那無痛**起來。

“我靠,這小子是不是還想被打啊,居然這麼裝逼,我可沒怎麼打你,這下倒是怕要落實才行了。”張不凡冷冷的看了一眼黃毛,說話都不會臉紅的傢伙。

“我說這位黃毛大哥,你就別在那說什麼了,我是打了你,可是你吃超市的橙子,然後嫁禍給我,這個也太不仗義了吧。”張不凡說道。

“額,你少廢話,總之你打了我。”那黃毛說道。

“是啊,我打了你,你們那麼多人都不是我對手哎,那怨誰,怨自己沒有本事,還能怪別人嗎?”張不凡拍了拍手掌說道。

“好,總之你打了我的人,你得給我個說法不是,我曹草可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那戴鼻環的人說道。

“說法,要什麼說法啊,我說這個曹操,還是什麼,錯不在我,而在這個黃毛。”張不凡說道,這不是自己的錯硬是要書說出個錯誤來那可不是自己的風格,自己還沒慫到這個地步。

“我靠,別給臉不要臉啊,怎麼說你也承認打了我兄弟不是,趙澤,你自己丟的臉自己給我找回來。”那曹草說道。

“是學姐。”那個黃毛這下有些恐懼,然後向前走了一步,準備放幾句狠話。

“我靠,趙賊,牛逼的嘛,這名字還真是挺適合你的啊。”張不凡笑道,聽着這個名字我就想笑。

這時花有文在一旁,四處看,然後看了看時間,有些着急。

“張不凡是吧,呵呵,你很吊啊,你是二中的什麼人,這麼吊,知道我們是誰嗎?”曹草說道。

“額,我不知道,我管你誰啊,我就是一無名小卒,纔不管你什麼大人物了。”張不凡揚眉道,一副你什麼都不是。

“老大。”這時轉角處跑出了李不二的身影,接踵而來的是黑壓壓的一大羣。

“我操,你這是示威嗎?”曹草說道。

“學姐,看來這人早有準備啊。”趙澤說道。

“我嘞過去,你居然找了這麼多人,你是什麼人?”曹草冷冷道。

“我,張不凡啊,難道沒聽說過嗎?二中的高一學生而已,原來你是一中的,還是女生,哎,還真沒看出來,難怪我怎麼覺得你不男不女的說。”張不凡差點沒笑出來,這個樂啊,居然是個女人當老大。


“說出來怕嚇到你,我學姐是一中的扛把子,你算什麼啊。”趙澤說道。

“哈哈,是嗎?這些都是我的人,不是我大哥的人,我大哥是二中真正的扛把子。”花有文看着身後一大羣人,已經將這裏這嘟了起來,很是壯觀。

“哈哈,二中什麼時候有了扛把子,不就是那幾個有錢人在那說話啊,真是好笑,人多我們就怕啊。”曹草想笑。

“嘎嘎,我其實也不想叫他們來的,不過這是個女人當家我就更加不需要了,你們都別動,在一旁給我鼓掌就行了。”張不凡揮了揮手說道。

“哈哈,真是看不起女生,這下場很慘,你們也別動,我倒是要見識見識陽痿男人的本事。”曹草一笑,很是狂妄,似乎在她眼前的不是男人,而是很弱小的女人。

這是**裸的打擊,這是**裸的挑釁,張不凡冷冷的看了看曹草,沒有說話只是想笑,如今自己的實力那是更進一步,根本不屑對女生動手,但是對方咄咄逼人。

“老大,真的不用我們?”李不二問道,他還不知道張不凡的實力,只是傳說中很神,不過估計也不會太差。

“呵呵,你就等着給我鼓掌就行了。”張不凡呵呵一笑,很是自信。 “好狂妄,我還真沒聽說二中是一個高一的人當家。”曹草在這一帶混,又是一中的扛把子,自然知道了解二中的情況。

曹草看着張不凡這狂妄的樣子,簡直想笑,自己怎麼說也是憑藉勢力坐到一種老大的位置的,跆拳道學過幾年,從小愛武術,別說張不凡還是一個瘦小的人,要是胖點,那也不會是自己的對手,就是十個張不凡也不是自己的對手,曹草一臉不屑。

趙澤嬉笑着臉,心想“哈哈,叫你狂妄,這下惹惱我學姐老大,你還不慘,那是在一中就能吞雲吐霧的人啊,尼瑪,就你那小身板兒,還不夠一下的。”。

趙澤深知曹草的實力,當初就是被這力量所制服啊。

而這時一個紅髮少年走了出來,“學姐,就是這小子傷的我。”。

張不凡見這個紅毛男子也是一驚,這傢伙就是之前和小學生好的那個傢伙,尼瑪這下都是一幫人啊,一種老大,我嘞過去,我還不知道,可笑的是還是一個女生,這是對男人的侮辱啊,堂堂一中居然這麼牛逼,女人當扛把子。

曹草見張不凡也是一臉嬉笑,似乎不將自己看在眼裏,這下很恨,恨不得將張不凡一拳打進土裏去。

“我知道了。”曹草向前走了一步,對方的人多了自己一倍,這個讓她很驚訝,自己在一種已經是風雲人物,也沒有這麼多小弟啊。

“來吧,曹草,大梟雄。”張不凡這下也雙手裝在褲兜裏。

倒不是張不凡小看對方,只不過女生能有多大本事,又怎麼會是自己的對手,真的是搞笑,只是要她知道山外有山。

原來愛情會過期 靠,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曹草一怒揮拳而來。

速度居然不滿,大大出乎張不凡的意料,不過對於張不凡來說,顯然慢了一些。

張不凡一個左閃,很輕鬆的讓開了曹草一拳。

摸了摸後腦勺笑道:“太慢了,你打不着我的。”。

“額。”曹草感覺眼前這個人有些詭異,自己這一拳速度那麼快換做常人根本就無法躲開,可是這傢伙居然你輕鬆,不由暗暗佩服,不過見張不凡一臉鄙視的樣子,小看自己,心裏那個不爽。

“操。”

曹草,一個旋風腿,速度快如風,攻擊的正是張不凡的丹田一帶。

這招讓張不凡一亮,倒不是因爲這招式很炫,只是這攻擊的位置,這說明眼前這個人懂點門道,不是那種只會拳打腳踢的人。

看着力量很大,實則沒有多大的勁,腳上的力量要練成一腳斷石,不會那麼容易,以爲腳長就是優勢遇見真正的高手,那就是一大破綻。

張不凡很輕鬆的抓住了曹草的腳,然後將她的鞋脫了下來。

“哎呀,你的腳好臭啊,這一點也不像一個女孩子嘛。”張不凡放開曹草的腳,然後捏住鼻子說道。

“靠,流氓。”曹草大罵一聲道:“給我鞋還來我們拳腳上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