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殺還在繼續。

武老神色漸漸地變得凝重起來,神行符印之中的力量就要用光了,但是他還沒有甩開周峰,他知道一旦被周峰追殺那麼他們下場就是一個死字。

「武老,現在我們到了林城境內了,林城乃是我們金城的盟友,我現在就給林城發信求救。」金少陵說低聲道。

「好,那就聽少爺的。」

武老口中答應一聲,而後便是朝著林城城池所在的方向疾沖而去。

金少陵從懷中取出一個符印,對著符印說了一些話,然後朝著天空猛地一扔,那符印化為一道流光,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天邊。 周峰在金少陵他們身後追殺,跟著金少陵他們的漸漸朝著林城靠近。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城漸漸地出現在周峰的視野之中,望著那座平原之上如同是一隻巨獸一般匍匐的城池,周峰不由地心底感慨這林城比起白城大了很多。

林城是二級城池,白城不過是一級城池,林城的規模比起白城大很多這是極為正常的現象。

「武老,林城已經近了。」

金少陵見到林城之後鬆了一口氣,同時當他看到那林城城牆之上站著不少身穿盔甲的士兵和那城樓之處幾個身份極為不凡的將領的時候,金少陵眼中更是露出一絲喜悅。

「看來林城對於少爺極為重視,派了不少高手在城樓上迎接我們。」

武老也是鬆了一口氣,他在與金少陵小聲的說道。

同樣的,周峰也是見到了林城,同時也見到了林城城牆之上的那些士兵和將領。

周峰眼神微微一凝,神色稍微變得凝重了少許。

「前方可是金少陵少爺和金家長老武長豐長老?」

春風一度:首席溺愛嬌妻 城樓上一個身處金色鎧甲的中年男子在大聲問道,聲音傳遍四野,自然也是落到了周峰與金少陵他們的耳中。

聽到這話,金少陵眼中湧出喜色,大聲道:「我就是金少陵,林城的將軍們快來救我,後面有一個雜碎在追殺我。」

金少陵的聲音一出,城樓之上極為將領的目光皆是移動到了周峰的身上,他們見到周峰身後有著一隻巨大火焰龍翼的時候,瞳孔都是不自覺的猛地皺縮一下。

他們看不出來周峰身後的火焰龍翼是什麼東西,但是他們能感覺是一件極為不凡的東西,畢竟能讓一個大靈師境界的人在天空之中飛行。

「林城的諸位將軍,那個雜碎在我被追殺的時候趁機偷襲我,讓我險些死掉,若不是武老出現救了我一命,我可能已經是別人的刀下亡魂了,武老出現后幫我解決了麻煩。」

「然後武老質問那個雜碎為什麼要趁人之危,只是讓他給一個小小的說法,可是這個雜碎不僅不給一個小說法,竟然還直接率先動手偷襲武老讓武老受傷,然後還要殺我們,武老拚死方才是帶我逃到此處,還望林城的將軍們念在與我們金城是盟友的份上,定要為我們討回一個公道啊!」

金少陵上來直接惡人先告狀,搞得顛倒是非,直接將自己說成了受害者,而將周峰說成了一個大惡人。不得不說這個金少陵的卑鄙無恥真的有些過分了。

「金少爺說得可是真的?」

城樓上,那金甲將軍目光如電,死死地盯著周峰,然後用一種質問的語氣大聲道。

這金甲將軍乃是林城的守城大將名叫張如虎,乃是林城城主的得力幹將。

聞言,天空中的周峰神色不變,沉默著還在追殺金少陵他們。

金少陵他們距離林城愈發的近了,追殺他們的周峰也是愈發的近了。

見到周峰竟然直接無視自己,張如虎臉上顯露出怒色。他大聲道:「閣下直接無視我,是否是有些太不給面子了?」

「呵呵··」周峰冷笑一聲:「你都叫他金少爺了,我的回答又有什麼意義呢?」

「無論我回答什麼,你們都會站在金少陵的身邊,我的回答毫無意義,倒是你們若是想要動手阻攔我,出手便是,老子奉陪到底。」

周峰目光冰冷,聲音之中帶著殺機。

天降綠帽[快穿] 「哼!」

張如虎身邊一個副將冷喝一聲:「不知死活!」

接著,那個副將取下弓箭,彎弓搭箭,對準周峰,弓箭之上散發著青色的光芒,箭上有著無數青色的如針般的光芒在不斷的吞吐。

「給老子停在那。」

「你若是在前進半分,老子直接要你的狗命。」

那人用威脅的語氣狠狠說道。

「小子,你說得沒錯,剛才張將軍問你的問題,無論你的答案是什麼,我們都會站在金少爺這邊,因為金少爺是不僅我們的盟友,他還是金城城主的兒子,光是他這個身份的分量,就值得我們無條件的幫助他了。」

「所以不管金少爺說的話是真是假,我們都不在乎,我們只需要幫助金少爺將你殺了就是了,因為金少爺可是金城城主的兒子,這等地位讓可以我們無條件幫助他,不管他做過什麼事,無論他殺人放火還是干其他什麼,我們都會幫助他,只因為他是金城城主的兒子,我們需要巴結他。」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而你無能為力!」

「所以,在受死之前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嗎?」

那人弓箭之上青色靈力在噴吐越來越強,有著極為可怕的氣息自弓箭之上不斷的蕩漾出來。

「我說尼瑪逼!」

「煞筆去死!」

周峰大罵一聲,直接一頭火龍直接從他的手掌之中竄出,然後在天空中變得龐大,接著化為一抹流光,直衝向那個彎弓搭箭對準周峰的副將。

火龍所過之處空氣被擠爆,天空之中的靈力都是逸散而開,而那個副將一箭射出,弓箭化為一道青芒,在天空中留下一道極長的青色流光,與火龍筆直相撞,青色流光在火龍之下僅僅是堅持了一個呼吸的時間,便是被火龍吞噬,化為烏有。

見到這一幕,那個手持弓箭的副將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他心中有著不好的預感升騰起來。

接著。

下一個剎那。

「轟!」

火龍徑直衝到了那個副將的身體之上,火焰將副將燒成灰燼。

這一幕讓城樓上其他幾個副將眼神皆是一凝,就連張如虎此刻神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眼前的這個少年似乎不是好惹的啊!

「將軍救我們!」

金少陵在大聲喊道,此刻他與武老已經衝到了城門之下。

見狀,張如虎馬上吩咐道:「快開城門,將金少爺與武長老接進來。」

命令發布出去,立馬有人動了起來。

城門打開一條縫,金少陵與武老立馬是鑽了進去,而後城門轟然關閉。

周峰在金少陵他們身後,還有一點距離他自然是沒有衝進城門,不過周峰需要走城門嗎?

答案是否定的,周峰擁有一隻火焰龍翼,他能飛,還走個雞毛的城門啊!

周峰直接朝著林城內部的方向飛去。 「放箭!」

有人大喝一聲,接著那城牆之上無數的士兵彎弓搭箭,靈力運轉,弓箭之上靈力涌動,所有的弓箭都是瞄準在周峰的身上。

「咻咻咻!」

所有士兵一同放箭,弓箭如同是漫天飛蝗一般,密密麻麻朝著周峰疾殺而來。

望著天空中密密麻麻的被蘊含著靈力的弓箭,周峰神色不變,平靜如水,這些弓箭他還為放在眼裡。

轟隆!

只見到周峰大手一揮,火焰如同是滔天巨浪一般,席捲而出,火焰組成的浪潮足足有數米之高,席捲而過,那些弓箭被火焰吞噬,然後化為灰燼。

漫天如飛蝗一般的弓箭全部被火焰化為灰燼,火焰浪潮攻勢不減,帶著可怕的氣勢,數米之高的火焰浪潮直接朝著林城城翻湧而去,似要將城牆之上的士兵們全部吞噬下去。

望著滔天的火焰浪潮,張如虎的眼中湧現出一抹驚懼。

這個少年的手段將其震撼到了,他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少年僅僅是只有八階大靈師的境界。

通過周峰身上的氣息,張如虎感知到了周峰的修為。

「開陣!」

千鈞一髮至極,張如虎大喝一聲。接著,城樓之上浮現出無數晦澀銘文,這些銘文組成了一個大陣。

嗡嗡!

那些銘文在以一種玄妙的方式發光震動著,然後城牆之上一個透明的光幕凝聚出現。

這個光幕如同是一個倒扣的碗一般,將整個林城都是扣在其中,同時也是將整個林城都是保護在其中。

嗤嗤嗤!

火焰觸及到光幕之後,光幕之上不斷有著白煙冒起,但是光幕異常堅挺,火焰未能將其融化,反而是火焰漸漸地開始熄滅。

片刻之後,火焰熄滅,光幕依舊存在。

周峰背後火焰龍翼之上火焰調動,他懸立與天空之中,凝視著那將整個林城扣在其中的光幕,心中不由驚嘆,二級城池果然不一般,這等護城大陣,恐怕是連靈宗都要費上好些力氣才能將其破開少許。

咻!

咻咻!

咻咻咻!

林城的護城大陣打開,整個林城都是震動了,城中不少高手都是驚動,他們身形化為一道流光,在城中高速移動,在那些房屋頂上飛掠而過,很快便是衝到了城樓之上。

快穿攻略︰男主他又黑化 漸漸地,城樓之上高手越聚越多。

武老與金少陵在進入城池之後,也都是攀上了城樓。金少陵盯著周峰眼神之中有得意之色流露出來,在金少陵開來周峰驚動了如此多的高手,今天周峰必死無疑。

「二城主來了。」

突然有人大喝一聲,接著人群自動散開,一個穿著極為華貴的男子緩緩走出來,他便是林城城主的弟弟——林山。

林山走上城樓,站在那裡張如虎的旁邊。

張如虎見狀直接退後小半步,站在華貴男子的身後少許,看的出來,張如虎的地位與那個華貴男子相比,還是差了一些。

「為何打開護城大陣?」

林山問道張如虎,語氣之中帶著一些質問的味道。

「因為有人對我林城出手。」張如虎低聲道。

「是誰?」林山問道。

「是他。」張如虎目光向天空中的周峰。

「他?」林山沿著張如虎的目光看到了天空之中懸浮著的周峰,見到周峰之後,林山先是臉色微微一愣,接著眼中有著疑惑流露出來。

不僅是林山,城樓之上的其他高手見到周峰之後也都是露出疑惑之色。

雖然見到周峰背後火焰雙翼能懸浮天空之中,這些高手心中震驚,可是等到他們感受到周峰的修為只有八階大靈師的時候,他們就有些不太理解了,一個八階大靈師的人也值得開啟護城大陣?

「他似乎不是很強啊?」

林山眉頭皺起,語氣有些不善,說道。

顯然是對於張如虎在面對這樣一個八階大靈師的小角色,就開啟護城大陣的行為有些不滿。

「這···」

張如虎的額頭上有冷汗浮現出來,先前情況危急,若是自己不開啟大陣,城牆之上的士兵必然是損失慘重,可是現在開啟了大陣之後,他又無法給出一個合理解釋,畢竟他們面對不過是一個八階大靈師而已,這樣修為的一個少年,無論是再怎麼強悍也不足以需要護城大陣來抵抗吧!

就在張如虎心中焦急,額頭冷汗急冒的時候。

周峰的目光直接落在了金少陵的身上,冰冷又嚇人。

嗡嗡!

周峰右手化為龍爪,右手臂化為龍臂,火紅色的鱗片緩緩攀爬而上,暴躁的氣息,可怕的溫度自龍臂龍爪之上蕩漾出來,周峰的靈力在瘋狂的震動起來。

「他要幹什麼?」

有人看到了天空之中周峰的異變,看到周峰右臂手臂被火紅色火焰包裹,一股極具炙熱的氣息不斷蕩漾而開,令得空間都是扭曲起來。

聽到這聲音,無數人的目光都是匯聚到了周峰身上。

「這個雜碎當著這麼多高手的面要做什麼?難道他還想破開陣進來殺了我不成?」

金少陵也是將目光落在了周峰身上,他發現周峰用一種冰冷的眼神死死地盯著自己,不由得心底有些發寒。

「轟!」

對於無數的目光匯聚,周峰全然不顧,他那帶著龍焰的力量,帶著龍臂、龍爪的力量的拳頭,在無數人的注視之下,筆直得轟擊在光幕之上,一道巨大的衝擊波自那撞擊的中心爆發而開。

「這小子瘋了嗎?他是在妄想挑戰護城大陣?」

「他是在妄想破開我們的護城大陣嗎?哼,我看是不自量力。」

···

周峰的舉動讓一眾高手露出嘲諷神色。

就連張如虎與林山也是嘴角露出一絲不屑。

可是。

咔嚓!

讓無數人目瞪口呆的是——一聲輕響之後,那巨大的光幕之上,就在周峰先前拳頭轟擊過的地方,一道細小的裂縫出現。

咔嚓!

咔嚓!

而後那細小裂縫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蔓延開來,以周峰拳頭轟擊的地方為中心,朝著四周裂開如同蛛網一般的裂縫。

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