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別梁濤之後,王辰整了整衣襟,回頭看了眼天龍城,這個曾經發生過很多事情的地方。望著縹緲宮的方向,道了聲珍重,義無反顧的向著魔獸山脈前行。

中州,我來了!

魔獸山脈無邊無際,王辰第二次來到了這片山脈之中。上一次曾經在這裡和梁天明進行生死搏鬥,如今梁天明已死,王辰依然活著。經歷了這麼多,再次踏入其中,感慨頗多。

踏入其中,不知道生長了幾百年還是幾千年的古樹一棵棵遮天蓋地,各種雜草遍地,荊棘也是叢生。那些枯敗的落葉落滿了一地,腳踏在地面上會自然響起聲音,周圍老藤雜草密密麻麻。

「這裡可比上次宗門去的地方危險多了,這種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深山老林,雜草、藤蔓也是密集的不行,估計就是有一隻魔獸藏在十米外,眼睛都看不到。」王辰在心裡嘟囔著。

王辰選擇的這個地方是崔婆婆給的路線中的入口,並不同於縹緲宮上次歷練的時候所在的地方。這裡的叢林更加的茂密,古樹也愈發的高大,當然也有更多未知的挑戰。

????「別說十米外了,就是你眼前這一片雜草叢中,說不定就藏著一條金剛虎隨時準備幹掉你,還記得你從那條金剛虎嘴裡搶到的七色青蓮嗎。」石頭哈哈大笑著說道。

「哪有這麼巧,那隻金剛虎離得遠著呢。」王辰沒好氣的說道,要是在這裡能碰到那條金剛虎,王辰今天簡直可以去買彩票了。

「一切安全,前邊有個山洞,就去那吧。」

雖然嘴上說著不可能,但是王辰還是仔仔細細的偵查了一番周圍的情況,畢竟小心不是壞事。至於山洞,在這個不知道存在了多長時間的山脈里,找個山洞還不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開始吧。」

在山洞中,王辰在石頭布置好的聚靈陣中衝擊淬體境。畢竟此行一場的艱辛,提升實力總是能提升把握的。在出發前,王辰已經將所需的物品全部購買齊全,其中也包含了淬體期所用的藥材。

如往常一樣,突破凝靈期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在修鍊前期,突破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但是還是如上次一樣,王辰在凝靈巔峰依舊卡住了,久久沒有動靜。

……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間一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山洞中的王辰的臉上已經布滿了鬍鬚,頭髮也亂糟糟的,就好像山中的野人。

在修鍊的這整整一個月的時間,王辰體內的混沌經不斷地運轉,在聚靈陣的作用下,瘋狂的吸收著天地的靈氣,就連極品靈石也已經消耗掉了一塊。

「這個敗家子啊!」石頭的心在滴血,這可是極品靈石啊!就這樣活生生的消耗掉了一塊,連淬體境都沒到!這到底是天才還是廢材啊,天啦擼!

石頭的內心獨白王辰並不知道,依舊盤坐在山洞中,濃郁的靈氣在不斷地的湧入體內。如果仔細的觀察的話,會發現王辰的體表上籠罩著一層金光。

那是菩提道果的效果,就在修鍊前,王辰吞下了一枚菩提道果。也許是菩提道果的作用吧,現在的王辰進入了一種玄妙的境界。

……

「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剛才,正在不斷地吸收著靈氣準備突破的王辰,忽然感到一陣奇妙的感覺。

他感到了身邊空氣的流動,感到了山洞外一草一木的運動,感到了山脈的生機。這種感覺,就似乎與天地融為一體。

王辰在認真的觀察著這周圍的一切,他看到了風,在不斷地盤旋,吹過一片又一片的土地;他看到了水,灌溉著周圍的一草一木;他看到了大地,承載著這一切的一切。

這些力量雖然看似渺小,但是確實大自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風的力量?」

王辰感受著風的律動,輕風彷彿拂過王辰的面頰,明明在山洞之中,卻感受的那麼清晰,那麼自然。

風在王辰的指尖流轉,似精靈一般在王辰的指尖跳躍。王辰閉上雙眼,用心去感受著一切。

清風輕輕的托起王辰的身軀,令王辰的身體變得更加輕盈,這是風的作用!

王辰似乎在天地間翱翔,俯瞰著大地。這一刻,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王辰悟了。

石頭時刻盯著王辰,就在這一刻,王辰彷彿從根里發生了變化。他變得自然了,清新脫俗一般,渾身散發著一種風的氣息。

沒錯,王辰悟道了。

在菩提道果的幫助下,王辰第一次悟道了。說出去太讓人吃驚了,沒有人能夠想到有人會在凝靈期的時候感悟天地的力量。更沒有人想到,有人會如此奢侈的在凝靈期的時候吃下一顆菩提道果。

「這就是風的力量嗎?」

王辰感受著周圍的空氣,似乎在這一刻,空氣為他所調用,如孩童一般簇擁在他的身旁。

「轟!」

同時,遲遲不肯突破的境界,在這一刻忽然爆發。靈力瘋狂的湧入,靈核瘋狂的擴大,就要充滿整個丹田。盞茶過後,丹田已經開始疼痛,但是王辰沒有停止,因為這還沒有結束。

石頭察覺到了王辰的變化,將聚靈陣的完全的開啟,全力為王辰提供著靈氣。

「巴嘎……」

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聚靈陣的中央那枚極品靈石也已經化成了粉末。同樣就在這時,靈核終於擴大到了極限,靈氣已經停止了湧入。

但是,還未等王辰放鬆下來,靈核開始快速的旋轉,如同一個高速運轉的馬達。

靈核開始不斷地向身體的各處傳輸靈氣。沒錯,靈氣開始反哺,反哺著王辰的軀體,強化他的身軀。

龐大的靈氣又一次衝擊著王辰的經脈,滲入王辰的身體之中。靈氣源源不斷的鑽入王辰的身體之中,似乎在重塑著整個身軀。

「咯吱……」

王辰咬牙堅持著,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疼痛已經深入骨髓。皮膚上滲出一片片的黑色的血液,那是靈氣塑體的結果。

……

時間持續了很久很久,終於,體內的靈核不再高速的轉動。

淬體境,成!

「呼……」

王辰長舒了一口氣,終於晉階到淬體境了!一個月的功夫沒有白費!

「你這個敗家子兒啊!」

石頭終於開口了,看著化作粉末的一堆靈石,石頭不禁破口大罵。石頭啥時候變得這麼財迷了?

「我財迷?!」石頭氣的都快笑了,「你這些靈石都夠一千個人突破了!」

「好啦好啦。」王辰敷衍著石頭,任憑石頭在那謾罵不斷,王辰根本就不搭理他!

「這就是淬體境的力量嗎?」王辰反覆的攥著拳頭,在適應身上的變化。

「轟!」

王辰一拳打向山洞中的牆壁,山洞不斷的顫動,煙塵瞬間布滿了整個洞中。 象棋俗人 一道道縫隙在山頂蔓延,碎石不斷地跌落。

「嗖。」

王辰見狀馬上奔出了山洞,這個時候再不快跑就要被埋在山洞裡了!

站在山洞的門口,王辰開心的看著他一拳崩塌的山洞。突破到淬體境,自己的力量又強大了幾分。

「咦,什麼味道?」

王辰忽然聞到一股惡臭,但猛然發現是自己身上散發出來的。剛剛一直在興奮當中沒有察覺,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身上布滿了黑色的血液。貼在身上黏黏的,特別難受,這股惡臭大概就是自己身上的雜質吧。

幾個起落之後,王辰便來到了河邊,痛痛快快的跳進了河中,清理著自己的身體。

同時,也在思考著剛剛所感受到的東西。

「天地之力?」

就在剛才,王辰忽然發現了自己一直在一個誤區之中。他本以為自身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但是卻忽略了天地的力量。

修鍊本就是與天爭命,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而天地的力量則是無窮盡的。

天地之力乃是修鍊的本源,藉助天地之力,會展現出更加強大的力量。

一旦能夠藉助天地之力,將在戰鬥中獲得無限的好處。就像王辰現在所感悟的「風」的力量,將風融合到一招一式當中,每一式都充滿著靈性。

「風的力量該如何運用呢?」

王辰在水中比劃著,陷入了沉思。石頭也識趣的閉上了嘴巴,不再打擾王辰。

手掌在手中撥動,不自覺的已經將風環繞在體表,將水流隔絕開來。

「防護?」 王辰在心中打量著,用風來防禦么?但是似乎風的防禦作用並不強,難道別人打過來的時候將其吹走么?

「不對不對。」

王辰一邊比量著,一邊努力的思考著。

「風,微風,大風,狂風。風的特性是什麼?輕靈,靈活。對,就是這樣!」王辰恍然大悟一般拍了拍手掌。

「就應該這樣,用風的力量來改善自己的身法,利用風,讓自己變得更加靈活。」

很快,王辰已經站在了岸邊。仔細感悟著剛剛所感悟到的東西,集中注意力讓風在自己的手上盤旋。

「呼呼呼。」

終於,王辰的手中出現了一小團旋風。雖然極其的弱小,幾乎沒有什麼作用,但是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終有一天,王辰能夠掌握風的力量。

直到現在,王辰終於明白。肉身的力量終有極限,只有藉助天地的力量來強化己身,才能更加的強大。

於是,王辰在前行的途中,不斷地練習著風的力量。也許有一天,這風的力量將會成長為王辰所選擇的道,一條通往無限可能的大道!

「呼,終於二轉成功了。」

這是王辰進入魔獸山脈的第三年,在這三年間,王辰成功的從淬體初期到達了淬體巔峰。

在這期間,王辰如同野人一般,風餐露宿,身上早已傷痕纍纍。如今的王辰,衣衫襤褸,雖然身上比較整潔,但是一眼看過去,仍然像一個乞丐一般。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已經過去了三年。準備好的衣物早已消耗殆盡。在這期間,王辰殺過的魔獸,採過的藥材早已不計其數。收穫異常的豐厚。

在這三年間,王辰憑藉著這些魔獸和藥材,不斷地強化著自己的身體,提升著自己的修為。就在前不久,王辰成功的突破到淬體後期,據洞天只有一步之遙。

但是想要突破洞天何其的艱難,多少人窮盡一生的精力,依然卡在淬體巔峰而無法入門。

王辰並沒有著急的想要突破,而是選擇了能夠大幅度提升自己的修為的九轉元功。

值得慶幸的是,王辰的積蓄沒有白費。王辰耗盡了自己所有的資源,以求自己能夠突破九轉元功的第二層。

九轉元功每一轉的難度都會提升數十倍,不僅僅要求資源,更要求感悟。

也許是王辰吃了菩提道果的原因吧,王辰並沒有多麼艱難的到達了第二轉,只是消耗的資源實在是太龐大了。從現在開始,王辰又重新的變成了一個窮光蛋。

「轟!」

隨著一聲巨響,王辰收回了拳頭,只是輕描淡寫的一擊,山體上便已經被洞穿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大深坑。

「不愧是是上古最強煉體功法之一。」王辰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心中暗道九轉元功所帶來的力量果然非同一般。

三年裡,王辰已經到達了魔獸山脈的最中央,也是最危險的地方。 寂寞城市,寂寞情 崔婆婆給的地圖是整個魔獸山脈最安全的一條道路,即便是這樣,王辰也差點數次命喪於此。

初入魔獸山脈的時候,王辰還處於凝靈期,在這個神秘莫測的魔獸山脈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生物能夠輕而易舉的將其幹掉。在這裡可謂是危機重重,如果一不小心,甚至是植物都有可能將其幹掉。

就在王辰剛剛行進一個月的時候,王辰碰到一隻赤焰豪豬。這是一隻四階巔峰的魔獸,相當於人類的淬體境。身體已經發生了變化,渾身冒著火焰,而且皮糙肉厚。

王辰被他逼得狼狽不堪,最後,身體里的那股神秘力量迸發出來才堪堪將它擊殺。畢竟,兩者相差一個大境界,而且魔獸的力量相對較強。但是想要跨境界戰鬥並不是不可能,只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做到的。

擊殺了這隻豪豬,王辰美美的吃了一頓燒烤,四階魔獸的肉肯定比一般的豬味道好的多。

但是也從這一餐開始,王辰開始了他的艱苦的生涯。在這三年中,王辰被毒蟒偷襲過,和金剛狼正面交手過,採摘藥材被守護者追殺等等等等。

也正是由於這些壓力,王辰才能不斷地成長,在壓力下不斷的突破,直到現在成功到達淬體巔峰。

……

「已經走過了一半了,不知道崔婆婆地圖上這個骷髏頭是什麼東西,看起來好像很危險的地方。」王辰看著手中的地圖嘟囔道。

「繞著走吧,咱們不是為了來這裡送死的。」石頭勸阻道。

畢竟崔婆婆曾經說過,魔獸山脈極其的危險,一定要小心謹慎的行事。況且,就連像崔婆婆這種深不可測的人物都在地圖上標註這裡極其的危險,石頭不想王辰去冒險。雖然石頭希望王辰通過不斷地戰鬥來挑戰自我,但是石頭並不想王辰去送死。

「嗯。」

王辰輕聲應道,看著眼前的山脈,王辰一陣的好奇。這座山到底是什麼情況,晴日里一片煙霧籠罩,難道這裡也有霧霾?

這座山帶給人無限的神秘感,王辰放出神識感受山中的生物,卻一無所獲。肉眼更看不到山中的情況,這讓王辰十分的好奇。因為王辰的骨子中就有著一股熱血,看到這種情況,止不住的就想上前察看一番。

但是,最終王辰的理智戰勝了好奇心,轉身離去。在這個危機重重的地方,還是小心為妙。於是王辰按照崔婆婆給予的地圖指示,急速的前行著。

幾個起落之後,王辰便已經遠離了這座山峰,但是他沒有發現的事,這座山峰竟然悄無聲息的移動了!

九轉元功突破之後,王辰前行的速度大大加快。而且在這三年中,王辰在修鍊的同時也在不斷地參悟著風的利用。功夫不負有心人,現在的他已經可以將風完美的融入到他的一招一式中。

現在的王辰動作更加的輕盈,風似乎隨時盤旋在他的周圍。王辰並沒有將風用來攻擊,因為那樣實在是太蠢了。

王辰不是風屬性的修鍊者,不會刻意的追求對風的運用。有些人用風來進行攻擊,而王辰只是用它來輔助自己。 其實說輔助也有些不同,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戰鬥方式。有的人利用純粹的風,而王辰則利用風的靈性將自己的戰鬥方式變得更加完美。

如果仔細的察看王辰的四周,會發現王辰的周圍有著一層若隱若現的防護罩。這不是為了防止攻擊,而是為了防風。

曾在地球上生活的王辰深知阻力的強大,移動的越快,阻力也就越大。為了讓自己的速度變得更快,王辰自然而然的控制身邊的風遠離自己的身體,就這樣,少了大量的阻力,速度自然就變快了。

當然,王辰之所以將風用來輔助自己,而不是尋找更多的關於風的武技來提升自己的戰鬥力。是因為王辰始終堅信,自己的肉體能夠打爆一切。

這種觀點,在王辰得到九轉元功之後讓他更加的堅定。九轉元功的強大遠遠超乎王辰想象,王辰自信能夠用肉體抵抗一切的兵器而不遜色,這就是王辰所走的道路。

「石頭,你說我到底是啥靈根啊。」王辰又提起了這件事情,從王辰第一次知道有靈根這個東西之後,王辰就很好奇自己到底是什麼靈根,只是一直沒有得到驗證。

「我不知道。」石頭再次乾脆的說道。

「一般來說,靈根的屬性決定了一個人的修鍊的速度,也決定了他以後主要修行的方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