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昶安的保鏢在槍響的同時便是抽出了腰間的手槍,然後根據槍聲響起的位置,扣動著扳機,想要將隱藏在暗中的殺手給找了出來。

「董事長,你沒事吧!」

一名貼身保鏢湊到了辛昶安的身旁,關心地問道。

「什麼情況?到底是誰!不想活了,敢暗殺我!」

辛昶安很是憤怒的說道。

「現在我們就找出來,保證不會讓董事長你受到傷害的!」

那名保鏢很是認真地對著辛昶安保證地說道。

「哼!找出來,我要把他剁碎了喂狗!什麼阿貓阿狗的都想要來殺我!」

辛昶安冷哼一聲,心中的殺意更加的濃烈。

「是!」

說完,那名保鏢便是竄了出去,朝著剛才射殺辛昶安的殺手,殺了過去。

就在那名保鏢離開的時候,突然在辛昶安汽車的後面,又竄出了足足有十來個手持槍械的殺手。

他們扣動扳機,對著辛昶安的汽車就是一頓射擊。

「鏗!鏗!鏗!」

子彈撞擊在了汽車的外殼上面,頓時擦出刺目的火花,但是卻沒有辦法擊穿汽車,甚至連汽車上面的玻璃,都沒有擊碎,擊穿!

「防彈玻璃!」

看到這個畫面,他們怎麼可能還猜不出來是什麼材質的玻璃,頓時瞪大了眼睛。

「撤!」

為首的一人一聲令下,剛剛還對著酷天集團人馬射擊的殺手們,便是迅速地向著周圍的巷子裡面撤退。

「哼!現在想跑,晚了!」

就在為首的一人想要撤退的時候,剛剛離開的保鏢已經趕到了近前。

「轟!」

一拳沒有徵兆地朝著那人的臉蛋上面砸了過去。

不過那人的反應也是迅速,腦袋微微側傾,同時一手撐地,另外一腳以迅雷之勢朝著那名保鏢的腰間踢了過去。

「嘭~」

一聲悶響傳來,卻是那名保鏢硬生生地用身體扛了他的一腳。

「走咯!」

看到自己獲得了短暫的勝利,那名殺手也沒有任何的逗留,見好就收,當即朝著那名保鏢扔了一個小小的黑色圓形的東西,隨後便是溜了。

「嗯?」

那名保鏢還沒有感覺發生了什麼,可是,當他看到黑漆漆的圓形東西以後,眼睛驟然一愣。

「嘭!」

一聲爆響傳來,那個黑漆漆的圓形東西在瞬間爆發出恐怖的威力,將那名保鏢瞬間炸成了碎片。

就連辛昶安所在的汽車,都被這炸彈的滾滾氣浪給掀飛了出去。

「混蛋!」

辛昶安推開了汽車的大門,從中走出來,看著遍地的狼藉,尤其是剛才那名保鏢所站的位置,更是直接被炸出了一個坑來。

「董事長,你沒有事吧!」

遠處,酷天集團的其他保鏢立刻沖了過來,跑到辛昶安的身旁,關心地問道。

「沒事!」

「給我查!我要知道是誰幹的!」

辛昶安臉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在爾城還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樣對自己出手,真的是太不將自己放在眼睛里了。

這樣的挑釁,辛昶安無論如何是不能夠忍受的。

「是!」

辛昶安身後的幾名保鏢在聽到辛昶安的話以後,身軀一震,連忙說道。

他們都知道,辛昶安發怒了!

「呵呵,昨天剛對你出手,今天就開始刺殺我了?但願是你,別讓我失望了!我的好妹妹!」

辛昶安隱約之間,心中已經有了想法。

不過這一切,還要讓手下的人查出來。

若是真的是全美妍派人乾的,辛昶安反而會開心,畢竟無敵是多麼的寂寞啊,自己那麼懦弱的妹妹能夠有力的反擊,對自己來說,那也是個樂事!

螞蚱在臨死前,總是要蹦躂幾聲的不是嗎?

秦穆然一行人到達爾城的時候已經是下午,而今天早上辛昶安遭遇突襲,不少酷天集團的保鏢喪生在炸彈攻擊的新聞已經涵蓋了整個寒國的新聞版面。

沒辦法,酷天集團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連爾城的警察局局長都親自到酷天集團,想要為辛昶安找到兇手。

不過所幸,辛昶安沒有什麼大礙,要不然的話,爾城的警察局局長恐怕都要頭疼一會兒了。

到達了李成軒提前準備好的住處,眾人便是將自己攜帶的裝備都拿了出來。

這一次,曲天馳可以說帶來了冥王殿比較高級的裝備,當清一色的頂尖裝備出現在李成軒的面前的時候,李成軒自己都羨慕了!

是的,那一個個裝備都是冥王殿的大師伊萬澤雷亞的得意之作!

「咔嚓!」

李成軒從中拿出一把槍,拉動了槍的保險,感受著槍的膛線和瞄準鏡,以及這把槍的輕重,瞬間便是覺得這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槍。

這槍看起來很是堅硬,但是當槍落在手中的時候,又是那麼的輕巧,彷彿就是從自己的手中長出來的一般。

「老大,這個槍也太牛了吧!」

李成軒看著秦穆然,有些羨慕地說道。

「那是,這可是只有咱們冥王殿才有的裝備,不過這一次情況特殊,不能夠有所暴露,就帶了三把來,你一把,我一把,老曲一把!其他的人,還是用北制式武器吧!」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好!沒問題!到時候,我一定拿這把槍把辛昶安那畜生給突突了,為她報仇!」

一想到心裡的那個女人,李成軒便是忍不住地從身上瀰漫出殺氣來!

「好了!放心吧!這一天不會太晚!這幾天好好準備下,我們要讓酷天集團徹底從寒國消失!呵呵,你有錢是吧!老子就讓你破產!你有地是吧!老子就讓你的地都變成我的!」

秦穆然心中已然有了對付酷天集團的辦法!

「謝謝你老大!」

李成軒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心裡那是一陣的感動,秦穆然對自己做的,已經足夠的多了,這一輩子,唯有用命才能夠償還!

「好了!別說這樣的話了,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咱們明天開始,對酷天集團全面發起戰鬥!」

秦穆然說道。

「好!」

說完,眾人便是將手中的槍有放回到了盒子裡面貯藏著。 “愚夫趙天成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五日所著”

“愛妻王二丫愛兒趙小樂之墓”

巨大的石碑,血紅的字體!

趙小川一拳打中墓碑,只聽“咔嚓”一聲,細微的裂縫從墓碑上從趙小川的落拳處慢慢蔓延開來。

隨着裂縫越來越多,鮮紅的血也漸漸地從縫隙中滲出,同時一聲尖叫聲更是由低到高,響徹整片空間。

揹着墓碑的男子聽到慘叫聲,臉色驟然一變,大吼一聲,墓碑微微一顫,發出耀眼的金光。

在金光發出的一剎那,趙小川瞬間後退,站在距離那男子十幾米的地方冷冷的看着他。

趙琳、歐陽蘭若、李明浩認出了這墓碑正是當初他們在苦兒河發現的那一塊,而李明浩更是認出這個男子曾經和他交過手。

“趙天成?你居然還沒有死?”

就當所有人震驚眼前的場景時,擋在地上的鄭老發出一聲驚恐的大叫聲。

趙小川眼中精光一閃,沒有說話,其餘三人越來震驚的神情瞬間變得錯愕起來。

“趙天成?莫非這塊墓碑上所謂的‘愚夫’就是他?還有這塊墓碑爲什麼會變成了鬼器?”

“沒錯,還有我記得當初趙天成當年不是報道已經燒死了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三人抑制不住心中的疑惑,驚叫起來,而此刻石碑上金色的光芒也漸漸的散去。

墓碑再次恢復了原狀,上面的裂縫已經消失不見,但是趙天成本身的皮膚乾癟了下去,開上去好像一具乾屍一般,頭髮和鬍鬚也變得雪白雪白,似乎剛剛的那一下耗盡了身體的生命力。

都市牛郎 “不,不許傷害我的老婆!”

趙天成嗓子中傳出結結巴巴的一句話,聲音雖然虛弱,但其中的堅決卻讓衆人心頭不由一顫,微微後退一步,警惕的打量着趙天成。

趙天成身子微微一晃,拖着原本瘸着的腿腳慢慢的蹣跚向前,單薄的身體和巨大的墓碑形成鮮明的對比,而搖搖晃晃的動作更是讓人擔心下一刻他會倒在地上。

“你們滾,不許傷害我老婆!”

趙天成看到衆人並不離開,眼窩中凹陷的雙眸閃過一道寒光,對着他們大聲咆哮道。

包圍着他的人被他猛然間爆發的氣勢所迫,再次後退一步,就連趙小川都不例外。

可是就在這時,陡變突生,一隻焦黑的黑色手爪從背後瞬間洞穿趙天成的胸口,而在那黑色手爪中,一顆血淋淋的心臟正在不斷地跳動着。

被潛以後 趙天成的咆哮聲一滯,眼中的光芒漸漸暗淡下去,不可置信的轉頭看着背後黑色人形生物,似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吼~”

回答趙天成的只有一聲悽慘的咆哮聲,那黑色人形生物一把將趙天成身上的墓碑搶過來背在自己的背上,幾個起落,向着山上奔去,消失在衆人的眼前。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切,似乎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鄭老原本憤怒的神情一僵,眼中閃過一絲憂鬱,但隨即大聲吼道:“你們在這裏愣着幹什麼?快點幫我扶着我衝上去,我要獲得鬼璽!”

三人反應過來,歐陽蘭若和趙琳神情厭惡的看着鄭老,而李明浩連忙背起鄭老。

原本平靜的趙小川也反應過來,大吼一聲後,幾個起落也消失在衆人眼前。

“恩?有意思!竟然有人衝上了白骨路了?”

埋骨峯巨大的石門外,那黑棺中傳出一陣疑惑的聲音。

狐王和校尉聽到後,臉上露出一絲錯愕。

“白骨路上有人?怎麼可能?百鬼守護在上面怎麼可能有人會衝上來呢?”狐王幾乎一聲,狐狸臉上的小眼睛出現了一絲難以置信。

“混賬!狐王,你是在懷疑將軍的判斷麼?”

校尉臉色一變,猛然站起將狐王踹到在地,厲聲說道。

“不是狐王,是虎爺!”

狐王在地上滾了幾滾,對着校尉大吼一聲,然後匍匐在地上,身體瑟瑟發抖道:“小人自然不敢懷疑將軍的判斷,小人知錯了!”

“好了!”黑棺一陣抖動,那聲音在才傳了出來:“那白骨路上的小蟲子似乎有些難纏,你們誰去呢?”

話音剛落,校尉看到還在地上發抖的狐王,心中嘆了口氣,偷偷地踢了他一腳。

狐王疑惑的看向校尉,但瞬間反應過來,大聲喊道:“小人願做將軍的先鋒官!”

“呵呵,好!那你去吧!”

狐王聽到黑棺中的將軍允諾,臉上露出一絲激動,臨行前感激的看了校尉一眼,然後離去了。

校尉靜靜地呆在原地片刻,黑棺道:“校尉,你跟的我時間最久,你覺得虎爺這人可堪大用?”

校尉身子微躬,抱拳道:“將軍,虎爺此人原本性格暴躁,當初有進入養屍地,吸收了不少陰煞之氣才變成了靈體,又得到了將軍你的幫助,才變成了現在的狐王!”

“雖然說現在他的性格越發的暴躁,甚至可以說是魯莽,但是他本身卻將軍你的忠心又是沒有問題的,所以他可堪一用。”

“只不過依屬下之見,這狐王雖然可用,但畢竟有勇無謀,只可當猛將使,卻不可爲帥,不然,呵呵!”

校尉話音剛落,黑棺一陣抖動,然後一陣狂笑聲響起,說道:“哈哈,校尉,你不愧是我進行選定的外身,果然深得我心啊!”

黑棺中的將軍似乎非常的高興,好半天笑聲才停下來,然後又說道:“今日血月當空,百鬼夜行,正是陰煞之氣最重的時刻,我之前本欲藉助鬼璽統領萬鬼!只不過因爲遇到了夫人這才耽擱了!”

黑棺的聲音頓了頓,又繼續道:“但公私不可混淆,所以我打算快點結束了自己的私事,在專心投入到公事上來。”

“如今這劉家祖地不安穩,有不少愚人覬覦我的鬼璽,但是憑着他們也配擁有鬼璽?別的不說,單單是裏面盤踞的羅剎尤其是他們可以掌控的?”

“呵呵,掌控羅剎? 閃婚虐愛:BOSS別上癮 按照現在修士的觀念,那可是需要輪迴境的強者,現在會有那樣的存在?”

校尉聽到黑棺不屑的語氣,眼中閃過一絲寒芒,但身體卻弓的更厲害了。

黑棺聲音一冷,話鋒一轉,說道:“校尉,現在你去保護好夫人,千萬不能有半點差池!聽明白了麼?”

校尉沒有多餘的廢話,一抱拳也轉身離開了。

與此同時,趙小川在白骨路上奔跑了許久,還是沒有遇到剛纔那搶奪墓碑的黑色人影,但是卻發現在自己不遠處一行身着紅色衣服的迎親隊伍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休息了一天,秦穆然等人早上起來以後,便是開始準備對酷天集團進行反擊。

「老大,你到底想怎麼做?」

李成軒看著秦穆然,有些好奇地問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