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一進門,一種古老而又宏偉的感覺便對著楊一凡迎面撲來,竟給他一種寺廟是活物的感覺,強大而又神秘,就這樣像一座高山般矗立在自己身前,給自己一種高山仰止難以呼吸的感覺。

身邊虞奚也情緒激動的喊道。「我感覺心情沒有之前那麼壓抑了,肯定是這個寺廟中被高僧加持過,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把那個髒東西驅趕離開了我的身邊!」

楊一凡聞言不禁瞪大了眼睛,要不要這麼神?只是進了一個門而已,就達到了驅邪的效果,都不需要找個和尚施施法、跳跳大神的嗎?

「哈哈。。。」就在眾人皆是對著這座寺廟心生敬畏之意時,龔宇忽然放聲大笑了起來,一下子把楊一凡和虞奚從那種奇妙的感覺中拉了出來。

「你們那都是一些心理作用,這座小廟哪有你們想的那麼神奇。不過是因為你們來的時候就對它存有各種想法,而它的建築格局恰好有一种放大人們心中想法的作用。所以之前那些,都不過是你們的錯覺罷了。」

聽龔宇這麼一說,楊一凡也飛快的冷靜了下來。回想起自己在來的路上,不斷的幻想這個在網上被吹的神乎其神的寺廟,到底會是什麼模樣,甚至在自己心中早已給它下了一個神秘而強大的定義。

虞奚的情況顯然也和自己相似,她在車上一定是不停的祈禱著能夠平平安安,在心底暗示自己到了靜安寺就能讓她驅除身上的碟仙鬼。

現在冷靜下來之後,之前那種奇妙的感覺果然消失不見了。身前的寺廟也恢復了平常普通的模樣,除了建築高達而又恢宏,再也沒了那種高山仰止的壯闊。

楊一凡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身邊的虞奚卻有些難以接受這個結果。滿心的期望幻化為泡影,不是誰都能夠承受的,一時間竟然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語起來。「不會的,我媽媽說靜安寺很靈的。我來這裡就會安全的,那個惡鬼也一定會離開我的。。。」

「哎,又一個陷入智障的可憐孩子。」龔宇嘆息了一聲,低低的說道,除了楊一凡其他人都沒有聽到這個聲音。

楊一凡明白龔宇所說的智障並不是罵虞奚傻了,而是一種佛家的說法。智障也叫所知障,即障彼所知,障礙智慧的見解。這裡面有有倆個說法:第一種,錯誤的見解而障礙了知正確的見解。第二種,本身有一定的見解,而本身的見解障礙了知更深的見解而不見究竟。

楊一凡和虞奚之前就是帶著一種錯誤的見解,去查看這座寺廟,然後自然而然的得到了一種錯誤的答案和結果。雖然明白了龔宇的意思,不過楊一凡總感覺他的意思不止這麼簡單。好像還有一種簡單的意思在裡面,似乎。。。他似乎就是在罵自己是智障?

楚若依擔心的看了一眼喃喃自語的虞奚,伸手拉了她一下,卻見她沒有絲毫?你現在所看的《傳奇系統都市行》第二七七章求神不如求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冰+雷+中+文)進去后再搜:傳奇系統都市行 「瞧一瞧,多麼有意思的辦法啊!至於那些沒有解決問題的就更簡單了,一句你對佛主不敬就可以抵消全部的因果。但如果你真對佛主不敬,嘿嘿。。。」龔宇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後面的話就再也沒有說出來了。

「龔宇你說的都是錯的!佛主怎麼可能像你說的那樣,照你說的話,那我們求神拜佛還有什麼用?這個世界上難道真的沒有什麼得道高僧了嗎?」事關自己的安危,虞奚顯然不能接受這樣的答案。

「當然有得道高僧了,但是顯然他們不會站在高台上任由眾生膜拜,依然高談闊論口燦蓮花。求神拜佛更多的也只是求的自己心裡安慰,使自己強大起來才是最好的辦法。」

說到這裡龔宇停了一下,歪著腦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也不是沒有高僧親自出手的,但是那更多的講究的是緣法。你和他有關係是緣,他吃你一個饅頭是緣,你遇到他就是緣,甚至你有權有勢也是緣。他願意,就會幫你。如果他不願意,就是你死在他的面前,他都不會給你念上一段往生經。」

虞奚怔怔的站在原地,似乎在消化著龔宇的話,好一會兒才重新開口問道。「那我們還要不要進去看看?」

「額,為什麼不進去看?老三都買了幾百塊錢的門票了,要是不進去看看的話,那豈不是全部浪費了?」龔宇聽到虞奚的問題,驚愕的回答到。

聽到龔宇說出這樣一句話,眾人這才回過了神來。顯然都被他之前那一番話弄懵了,楊一凡拍著龔宇的肩膀哈哈笑道。「我原來一直以為老二你上輩子是個和尚,但從你現在不遺餘力的黑和尚看來,你上輩子一定是個道士!哈哈。。。」

「去你大爺的,你上輩子才是和尚!」龔宇拍開楊一凡的手掌笑罵道。

「好了好了,我們趕緊進去看看吧。話說在靜岸區玩了好多次,這靜岸寺我還是第一次進來。剛才一直聽你們神神叨叨的說了那麼多,說實話我一句都沒有聽懂,現在你們終於裝完比了,我們還是進入正題吧!」鄭傑見氣氛恢復了正常,終於能插上話了。

「對嘛,我還準備去求求送子觀音呢!」曹鵬也跟著笑道,一邊說著,還一邊那眼神去瞅身邊的王如。

王如哪裡能不懂曹鵬的意思,一巴掌呼在他的身上,口中嬌喝一聲。「我叫你求送子觀音!老娘現在直接給你明說了,不結婚是不會給你碰的,你就死了那條心吧!」

曹鵬聞言臉色頓時一苦,知道自己告別雙手的日期又得推后了。不過好歹也算是有了個好消息,至少證明王如是願意跟自己結婚的。想到這裡曹鵬感覺自己渾身都充滿了動力,腆著臉拉著王如的手討好道。

「那親愛的我們在大學里就結婚好不好,我聽說除了可以加3個學分,還能學費減半勒。而且跨民族結婚的話,生一個孩子獎勵一萬塊。親愛的,我們趕緊造他七個八個的好不好?」

王如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的,但哪能受得了曹鵬現在這樣,當著這麼多熟人,還是在寺廟裡跟自己求婚。紅著臉一把把曹鵬推開,同時口中大聲呵斥道。

「還七個八個,你當我是豬啊!大學里結婚,就算你滿了二十二,本姑娘還才十八呢。證都領不到,加哪門子的學分,減哪門子的學費啊?」說到這裡王如停了一下,斜眼看了可憐兮兮的曹鵬一眼,嘴角露出一個壞壞的笑容。

「要想早點和我結婚?也不是不可以呀!」還不等曹鵬嘴角綻放出驚喜的笑容,王如接著說道。「只要你讓我懷孕了我們就結婚,不然的話你想都別想!」

曹鵬表示自己現在腦袋裡有點亂,他必須得好好的捋捋。

要想啪怕帕就得先結婚,要想結婚就必須得懷孕。要想懷孕就得先啪怕帕,要想啪怕帕就必須先結婚。。。

額?怎麼算來算去這都是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根本就是一條死路啊!

曹鵬也不敢跟王如炸毛,只能可憐兮兮的移到王如的身邊,拉著她的手小心的說道。「可是親愛的,如果我們不啪怕帕,又怎麼能讓你懷孕?」

王如看了曹鵬一眼,笑嘻嘻的說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你不是要去求送子觀音嗎?問她老人家去呀!」

曹鵬的臉都快變成苦瓜了,這事怎麼能去求送子觀音?萬一她老人家真的顯靈了,沒等自己和王如啪怕帕,就心急的賜予一個小寶寶。那這個孩子到底還算不算他曹鵬的?到時曹鵬真是哭都找不到地方哭去。

鄭傑羨慕的看著打鬧著的倆人,心中升起一個異樣的想法。雖然他的女朋友也不少,但都是些泡友而已。他鄭傑出錢,女孩子出肉,就是這麼簡單。他和女孩子出去逛街,除了買買買還是買買買。單獨相處時除了打泡就是在打泡的路上。完全都體會不到曹鵬和王如這種恩恩愛愛打情罵俏的感覺,也許,自己真的應該找個女朋友了。。。

想到這裡他朝著身邊的幾個女孩子看去,楚若依和王如首先排除。他鄭大少雖然愛吃又肥又嫩的窩邊草,但兄弟妻不可騎的道理他還是懂的,那麼能夠選擇的就只有虞奚和張薇這倆個女孩子了。

論容貌身材自然是虞奚更出眾一點,再配上她那讓男人聽得渾身酥軟的娃娃音,讓她榮登新生校花排行第四名的寶座。鄭傑也早就對虞奚存有覬覦之心了,平時沒少借著文藝委員的身份,去到虞奚班長面前大獻殷勤。但虞奚從來就沒給過他好臉色,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憑藉多年把妹的經驗,鄭傑明白虞奚這樣的女孩子有著自己很強的主見,不是他這樣的花花公子能夠搞定的。

那就只剩下那個張薇了。。。說實話張薇也挺漂亮的,單獨拿出去的話也是一個一頂一的大美女。只是現在和楚若依還有虞奚倆個校花級美女站在一起,她也就只能變成襯托鮮花的那片綠葉了。

唔,那就是她了。聽老大那個大嘴巴說過,這妹子問碟仙的問題是自己未來老公是不是高富帥,看來還是一個比較現實的女孩子。憑自己的相貌家世,高富帥這個詞語不就是給自己貼身打造的嗎?

嘿嘿,今晚在酒店就是一個好機會,自己一定要把她拿下,好好體驗一把愛情的滋味。這次自己就投入多一點點的真心,讓她明白花花公子也可以變得專一的!到時候再和她和平分手,不知道虞奚會不會對自己的看法有所改觀? 心裡打定注意,鄭傑露出一個帥氣的笑容,不動聲色的移到張薇的身邊,招呼眾人道。

「走咯,進去了。該拜觀音的拜觀音,該拜菩薩的拜菩薩。我也得去問問佛主,到底誰才會是我命中注定的那個女施主。這次我一定會真心待她,愛她一輩子!」說著深深的看了身邊的張薇一眼。

張薇被鄭傑這一眼看的心中一跳,鄭傑的名聲她當然聽過。那可是一個有名的花花公子,開學還沒有多久,就和七八個女生交往過了,出校去開房被同學看見的也有倆三個。所以即使他完全符合自己高富帥的標準,但張薇從來沒有相過要去飛蛾撲火。

但是現在被鄭傑這意味深長的眼神一看,和他話語中透露出那種想要從良意味。似乎。。。他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張薇被自己這個突然出現的想法嚇了一跳,頓時面紅耳赤的低下了頭,再也不敢去看鄭傑的眼神。

鄭傑把張薇的表現盡收眼底,臉上露出一個盡在掌握的微笑表情。這張薇小美女,是逃不出他鄭大少的五指山了!

楊一凡當然不知道在靜岸寺山門前這短短几分鐘里,幾個人的想法都發生了一些改變。見眾人都收拾好了心情,便一起向著寺廟裡面走去。

靜岸寺作為一個旅遊景點倒還是挺不錯的,至少讓楊一凡等人都是大開了眼界,一路上看得是目不暇接。就連楊一凡都在寺廟僧人的忽悠下,買了一個即使系統不跳出來鑒定,那僧人卻堅持說是高僧開過光的玉質吊墜。

這僧人開口就要五萬,經過楊一凡一番討價還價之後,也花了他足足三千大洋,不過好在玉還是挺實在的,更重要的是楚若依這小妮子喜歡。

楚若依還想要給楊一凡買一個,但是楊一凡笑著拒絕了。只要小妮子有這心就好了,雖然他不差這幾個錢,但也不想當這個冤大頭。

虞奚除了剛進入寺廟的時候有那種被凈化的錯覺,進了寺廟之後果然再也沒有那樣的感覺了。就算是她跑到那些看似寶相莊嚴的大師面前,祈求著讓他們看上一看,自己身上有沒有什麼髒東西。那些大師都只是一句『女施主,請自重』,便把虞奚給推開。

直到虞奚拿出一張金色的銀行卡,在大師面前晃了晃。「只要你好好的給我看看,我現在就去外面取五萬塊來捐香油錢。」

大師在看見金卡的瞬間眼睛一亮,臉上頓時浮現出了熱情的笑容。「阿彌陀佛,既然女施主有所求,貧僧又怎能坐視不理。而且你也不用去外面取錢了,你的銀行卡應該綁定了威信的吧?我們加個好友,你直接轉到我賬號上就行了,到時候我再轉交給住持。而且這樣的話你平時若是有了什麼疑難,生活困惑也可以找貧僧傾訴。對了,你最好是晚上找我,白天的時候我要上班,哦不,是誦經禮佛,時間不是很充裕。」

說著這位大師變戲法一般從寬大的僧袍下面掏出一個果果X手機,解鎖打開威信的界面,然後露出自己的威信二維碼,一臉期待的看著懵逼的虞奚。

「哦哦哦。。。好吧。」說著虞奚打開了自己上的手機掃一掃,加上了那個名叫『寂寞小和尚』的威信。

但是當她準備給這個40歲的小和尚轉帳的時候,卻彈出一個讓她始料未及的窗口。

『對不起,您的賬戶餘額不足,請嘗試更換新卡或者變更交易金額。』

餘額不足這四個字自從虞奚長大,懂得玩手機支付以來,就從來沒有見過,今天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遇到。雖然有些意外和新奇,但虞奚卻絲毫沒有慌亂。這樣的金卡她還有五六張,可能是那張被綁定的卡又被自己愛網購的老媽給刷爆了吧。

「對不起啊大師,你看我那張綁定的卡里沒錢了。要不你先給我看一看,然後我再去外面的銀行取錢行不行?」虞奚再次提出了之前那個建議。

大師卻緩緩的搖了搖頭,臉上那和藹可親的笑容露出了一絲微妙的變化。「沒關係的女施主,我佛門大開方便之門,怎能耽擱女施主你寶貴的時間。你且看看,這是什麼?」說著從僧袍下面再次掏出一物。

這次不光是虞奚,就連旁觀的楊一凡都徹底的福氣了。這靜岸寺還真是服務周到,連POS機這樣的裝備都有。

「來吧女施主,我來幫你刷卡,你輸密碼就行了。」大師笑呵呵的說著,心中卻感覺在滴血。

MMD,一大筆錢錢就從自己面前飛走了。轉到自己威信里,自己還可以跟寺里說這位女施主只捐了一萬塊,自己昧下剩餘四萬塊,還能從寺里得到三千的分成。現在刷卡是直接轉到寺里的賬戶上,自己最多只能得到三成的抽成,也就是一萬五千塊而已。

四萬三眨眼變成了一萬五,就算他是『得道高僧』,都有些忍不住要犯嗔戒了。不過他還得強自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免得被眼前這位有錢的女施主發現不對不然別說是一萬五了,到時候人家不捐了,就是一分錢都落不到自己手裡。

虞奚雖然感覺這位大師有些古怪,但是一回想起今早孟珍那凄慘的死狀,她的心中就泛起一陣陣的寒意。痛快的把自己錢包掏了出來,拿出一張卡遞給了大師等他操作轉帳事宜。

楊一凡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當然能看出這個大師是騙錢的。若是別人他肯定已經上千阻止了,不過大師騙的對象是虞奚,自然就另當別論了。自己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是新生入學虞奚被十來個人前呼後擁的送著來報道。她的身上也從來穿的都是名牌,平時花錢也是相當豪爽,開學還沒有多久,她就請全班同學去聚過一次餐了。

這丫頭壓根就不是一個缺錢的的主,這五萬就算被騙了,對她也只是毛毛雨而已,權當花錢買了個教訓了。 然而刷卡的時候再次出現了問題,伴隨著一陣滴滴的聲音,大師抬起頭面容古怪的看向虞奚。「女施主,你這張卡也沒有錢了,麻煩你再換一張。」

虞奚聞言頓時驚疑了一聲。「不可能啊,怎麼可能沒錢的,上個月我爸才給這張卡里至少打了五百萬。你再試試這張卡!」

大師也沒有回話,接過了虞奚重新遞過去的一張卡,熟練的刷卡操作。一分鐘后無奈的看向虞奚,鬱悶的說道。「這裡是佛門重地,請不要隨意玩弄貧僧,貧僧的時間可是按分鐘計費的。」

「又沒有錢?怎麼可能啊!大師你快看看是不是你的pos壞了,我的卡里怎麼可能沒有錢?還是說那個碟仙鬼大白天的就敢出來使壞了,這可是在寺廟裡啊!」虞奚難以置信的說道,顯然在她看來,自己卡里沒有錢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大師的臉已經完全的冷了下來,看著虞奚的臉上一臉的懷疑。「我說你沒錢就不要出來裝這個b,要不是看你長得挺漂亮的,我非叫保安來把你們趕出去不可。趁著我還沒有犯嗔戒,現在你們幾個人立刻、馬上從我眼前消失!」

虞奚一聽他這話就不幹了,跳起來指著這位大師說道。「誰說我沒錢了?你再惹我,我就叫我爸把你們靜岸寺給買下來!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給我媽打電話,叫她立刻叫司機給我送一百萬過來,好好讓你這個狗眼看人低的傢伙開開眼!」

大師臉上浮現出一股怒意,就要惹不住開口之際,楊一凡卻站出來攔在他和虞奚的中間,笑著對大師說道。「不好意思啊大師,我這朋友腦子有點不正常,你是出家人就慈悲為懷,不要和她計較了哈!」

大師聽到楊一凡的話,抬頭看了看四周。因為這麼多人圍在這裡已經挺久了,有不少熱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如果自己現在對著這個女孩子破口大罵,實在有損自己得道高僧的形象,甚至還會給寺廟的形象抹黑。而且抹黑事小,到時候給那些傢伙找到借口,月底扣自己獎金就大大的不划算了。

大師終究是大師,就算臉都快憋紅了,還是把這口氣吞了回去。重重的一拂袍袖,冷哼一聲說道。「貧僧不與你們計較,現在趕緊出去,本寺不歡迎你們!」

楊一凡一把拉住又要跳起來的虞奚,對大師笑道。「好好好,我們現在就出去。」說著便強行拉著不依不饒的虞奚,和其他幾個人一起走出了靜安寺。

剛剛走出寺廟,曹鵬就忍不住開口了。「老三,這麼慫可不是你平常的風格啊!剛才我都以為你會和那個老東西幹起來了,你看看我的袖子都擼起來了。」

楊一凡看看曹鵬擼起的袖子,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真正的兄弟就是無論你面對的什麼敵人,在你和他剛起衝突自己還沒出手的時候,他就已經擼起袖子準備開幹了。

之前他的行為確實與他一貫『不要慫,就是干』的作風有些不符,但他也沒有解釋什麼,只是奇怪的看了虞奚一眼,腦海中浮現出了幾個畫面。

被楊一凡強行拽出來的虞奚還是很不甘心,一直大聲嚷著要回去和那位大師決一雌雄。聽到曹鵬的問題,轉頭不屑的看了拽著自己的楊一凡一眼。「你還是不是男人了,看著我被人欺負你都不吱個聲兒?看來我請你吃的那幾頓飯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啊!」

楊一凡無語的摸摸自己的鼻子,仍然沒有開口說話。

「好好好,既然你不幫我。我打電話給我爸,叫他來幫我!」虞奚憤憤的扔下這麼一句話,就掏出她的手機開始打電話。你現在所看的《傳奇系統都市行》第二八零章找男朋友就不要找你這樣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冰+雷+中+文)進去后再搜:傳奇系統都市行 逛街的事情就不再一一敘述,除了少數幾個人外,其他的人各自懷著自己的心事。逛街也只是跟在前面人走而已,根本就沒有像鄭傑說的那樣吃好玩好。不過這樣古怪的局面也沒有維持太久,天色漸漸的暗淡了下來,眼看著就要天黑了。

楊一凡抬頭看看天色,對身後的眾人說道。「還有一會兒天就快黑了,我們趕緊去半島酒店吧。」

半島酒店接待大廳。

「小姐你好,我們開個總統套房。」鄭傑把自己的銀行卡遞了上去,一邊用侵略性十足的眼神在那個前台妹子身上打量,一邊隨意的開口說道。

前台妹子微笑著接過鄭傑的銀行卡,似乎並沒有因為他的眼神有絲毫的不快。「好的先生,已經幫您訂好了一個總統套房,請問你們還需要什麼房間。」

鄭傑正盯著前台的波濤,揣測著是個什麼型號。被妹子這句話問的一愣,下意識的回到。「我們就要一個總統套房啊!」

前台妹子的微笑頓時僵在了臉上,不過她的心理素質不錯,很快又恢復了公式化的微笑。「可是先生,我們的總統套房只有倆個房間有卧室,一個是總統房一個是夫人房,可你們有八個人,而且還是四男四女。。。」

鄭傑這時也聽明白了前台妹子的意思,歪著頭看著她,饒有興緻的問道。「那又怎麼樣,不可以嗎?」

前台妹子有些急了。「不是不可以,可你們有八個人啊!一個總統套房怎麼睡得到,而且我們這是正規的酒店,是不允許顧客在房間裡面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的。」

楊一凡在後面聽見前台妹子吱吱唔唔的話語,都差點笑噴了出來。話說這妹子的腦洞是有多大,思想是有多麼的不健康,居然會以為自己一行八人是來他們酒店開無遮大會來了。

鄭傑也有些鬱悶了,再次瞅了妹子那對波濤一眼。絕比是36e,因為她是典型的胸*大無腦啊!

「好了好了,別廢話了。既然可以就別說那麼多,趕緊給我辦手續。八萬一晚的房間,我們願意幾個人住你管的著麽你,在啰嗦就叫你們經理出來。我倒要問問他是怎麼回事,還到底要不要我們住了。」

前台妹子被鄭傑的話嚇了一跳,因為一旦叫來了經理,不管是不是她的錯誤,經理肯定先把她訓上一頓。她只是有些想不通為什麼八個人住一個房間而已,看他們又不像湊錢來體驗總統套房待遇的那種人。畢竟平均下來一個人都要一萬塊,普通人吃飽了撐著才會這樣造。

再聯想起男友拉著自己看那些讓人面紅耳赤的小電影,裡面不就是這樣演的嗎?幾個男的幾個女的,一起在一個大房間里,然後全部坦誠相見,彼此交換著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自己因此就多問了幾句,沒想到就惹得這群顧客如此生氣了。

妹子在心中不由得大罵自己傻比了,就算這群人上去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關她這個前台什麼事情?自己只要按照規範規程辦事,到時候他們就算被警督掃*黃抓住了,也和自己沒什麼關係啊!畢竟網上那麼多組團到酒店開房吸*粉的明星,不也沒見到哪個酒店因此就被封了吧。

「好的先生,我立馬就給您辦,請您稍等一下。」前台妹子對鄭傑深深的鞠了一躬,臉上露出了抱歉的笑容。

鄭傑本來都准你現在所看的《傳奇系統都市行》第二八一章男人四女與一間總統套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冰+雷+中+文)進去后再搜:傳奇系統都市行 楊一凡不知道的是,被他用過期老鼠藥賞了一發施毒術的周天高現在都要急瘋了。

自從那次被神秘人攻擊了之後,周天高大病了一場,一條命都去了差不多半條。後來雖然不再嘔吐、流血、大小便失禁,但卻讓他的身體一下子虛弱了許多。

情人後來回別墅的時候,又在之前自己和她啪怕帕的門口發現了一張紙條,叫她拿到醫院來自己一看,和之前在外面收到攻擊,撿到的那張紙條上的內容一模一樣。看樣子那個人的目標真是自己,真是沖著一個億的r

也許不照他說的辦,自己就會再次收到他的攻擊,也許下一次就不是半條命,而是整整一條了。從他神出鬼沒的行動,加上神鬼莫測的出手方式,早就已經把周天高嚇破了膽。

所以周天高再次清醒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請示家族長輩,同時利用自己的權勢從銀行里緊急劃撥了一個億現金出來。按照紙條上的地址放在了那個鬼屋裡面,表面上正常營業各種各樣的遊客絡繹不絕,但是暗地裡早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雖然警督沒有那個能力把全部遊客用便衣來充當,而且那樣也太容易讓歹徒察覺。

但也至少有上百個警督埋伏在鬼屋裡,有些裝作商販或者售票員,有些裝作普通遊客,甚至還有的直接扮作鬼一直呆在鬼屋裡。

而且這還只是表面上的布置,周天高為了萬無一失抓住倆次攻擊自己的那個人。甚至又去求了他名義上的妻子張佩,讓她把那個強大的莫師兄和他的幾個師弟派了過來,也暗中埋伏在了鬼屋外圍。只要那個攻擊自己的人敢出面拿錢,就讓他有命拿沒命花!

然而。。。萬事俱備就等歹徒落網之後,他們卻崩潰的發現那個歹徒居然一點動靜都沒有。錢都放在鬼屋這麼久了,一直都呆在那裡沒有動過。

卻說楊一凡這邊,八個人呆在寬敞的客廳里,吃過酒店送上來的豐盛晚餐,幾人一時有點不知道今晚漫漫的長夜該怎麼過了。

因為各懷心思的緣故,幾個人玩遊戲也沒有什麼勁。斗個地主打個麻將虞奚總是不在狀態,就算是吃了士力架或者喝了脈動都回不來的那種。讓她去房間里睡覺又死活不去,無奈之下眾人便聚集在客廳里聊起了天來。

曹鵬這個大嘴巴第一時間開口問道。「老四你家裡到底是做什麼的,成天見你那得瑟的樣子,雖然沒見你開過跑車來學校,但我一眼就看出了你是個富二代。」

鄭傑哈哈大笑了一聲,開口回道。「我哪算什麼富二代嘛,依我看你曹老大才是個富二代呢!」

曹鵬往後退了一步,裝作一副震驚的驚恐模樣。「我以為自己隱藏的足夠深了,沒想到還是被你給發現了啊!既然你們都已經知道了,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承認了。」輕撫額頭,把頭髮甩到腦後,努力做出一個陽光帥氣的樣子。

「沒錯!我就是一個富二代,一個家中坐擁億萬家產的土豪!」然後就露出一副等到眾人驚奇艷羨的表情。

楊一凡配合的吼了一聲。「土豪,我們做朋友吧!不知道你缺不缺抱大腿的,實在不行腿上掛件也行啊!」捧哏,他楊一凡才是專業的。

「唔。雖然腿上掛件都已經滿了,但誰叫我們是兄弟呢,明天去大寶劍一條龍,你曹老大請客!」曹鵬昂首挺胸拽拽的說道。

然而自古以來,不是主角從來都帥不過三秒。

曹鵬的話還沒有落音,王如就一下子站了起來,狠狠的揪著曹鵬的耳朵。「喲,我們的富二代還真夠兄弟啊!大寶劍是吧,我長這麼大還沒有見過呢,到底有些什麼服務項目,明天帶我也一起去?你現在所看的《傳奇系統都市行》第二八二章誰才是土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冰+雷+中+文)進去后再搜:傳奇系統都市行 被鄭傑問起這個問題,虞奚顯得很是猶豫,似乎並不想說出自己的真是身份。

「大班長你這樣可就沒意思了,剛才我把自己的家世都說出來了,還不能拋出我這塊磚引出你這塊美玉嗎?還是說你根本就沒有把我們這些人放在眼前,根本就沒有把我們當作朋友?」鄭傑可不給虞奚猶豫的機會,步步緊逼再次開口問道。甚至扯虎皮做大旗,一個人把楊一凡和其他人全部都給代表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虞奚可不願意被鄭傑扣上這麼一頂帽子,這要是傳出去了話,她在班裡辛苦營造的愛交朋友的形象就給毀了。

楊一凡見鄭傑還待開口,有些看不下去了,開口打著圓場道。「老四算了吧,虞奚她說不說家世又有什麼關係。你這樣逼人家,平時的紳士風度在哪裡去了。」

眼前著虞奚就要承受不住說出答案,被楊一凡這麼一打岔,虞奚再次緊緊閉上了嘴巴。鄭傑恨恨的看了楊一凡一眼,你小子還真把人家之前說的給你做女朋友當真了啊?自己撩她管你屁事,再多話勞資趁你不注意把楚若依都給你撩了,讓你知道富二代奪人所愛的威力!

「我出去買點夜宵,張薇你要不要跟著一起去?」鄭傑有些不想呆在這裡了,不如約個妹子出去一起玩,如果順利的話今晚就把張薇給拿下,順便發泄一下心中對楊一凡的鬱悶。

張薇猶豫了一下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她把之前鄭傑逼迫虞奚的事情全看在了眼裡,一時間對鄭傑的真實目的也有些懷疑了。「這麼晚我還是不出去了,真是不好意思了鄭傑。」

鄭傑哪還不知道之前自己表現的過於急迫了,沒吃到雞還惹得了一身騷。而且不光是雞飛了,現在蛋還特么的打了,這就讓鄭傑更加的鬱悶了。幸好樓下還有一個大波妹子,希望她不會讓自己失望啊。。。

鄭傑走出房間不久,虞奚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覺得不應該欺瞞自己的朋友們。「其實我家也是開公司的,我爸叫做陳宏志。如果你們是尚海本地人的話,可能聽說過他的名字。」

楊一凡在虞奚說出她老爸名字的剎那,身體猛地一顫,隨後發出一聲淡不可聞的嘆息聲。雖然從之前虞奚表現的那些情況,楊一凡就猜出了一些大概。但當她真說出自己老爸就是陳宏志的時候,楊一凡還是感覺有些難以接受。

「咦,陳宏志?這個名字我好像在哪裡看到過。」和王如打鬧了半天的曹鵬終於得到了喘息的時間,此時聽到虞奚說起自己的家世,歪著腦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倒是楚若依有些驚奇的對著虞奚問道。「那為什麼你爸姓陳,而你卻姓虞呢?」

王如插口回答到。「這個我知道!虞奚你一定跟著你媽姓的對不對,我家鄉就有很多跟母姓的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