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高青年頗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較矮青年,良久才一咬牙,盯著陳揚說道,「你想要知道什麼,快問,我只要他的安全!」

陳揚瞥了一眼劍下的較矮青年,這才開口問道,「還是先前那個問題,這血湖與血月究竟是怎麼回事,再告訴我你們的身份。」

「血月是怎麼一回事我們也不清楚,至於血湖則是隨著血月的出現而出現,這些事情都是一個老傢伙告訴我們的……我們,是黑羽會的人。」那較高青年緩緩說道。

「又是黑羽會?」陳揚略微一怔,自己先前似乎擊殺的那兩名蒙面黑衣人便是黑羽會的成員,面前這兩人為何沒有選擇蒙面?

而那較高青年聽到陳揚的話語后明顯一驚,旋即一臉警惕的看著陳揚,「你究竟是什麼人?!」

既然知道這二人的身份,陳揚便打定了主意,當下手中求敗劍飛快向前一刺,那名較矮青年便瞬間死亡。

較高青年見到這一幕時瞬間臉色大變,伸手指著陳揚,「你、你居然不講信用?!」

陳揚冷笑一聲,浮屠指瞬間點出,趁那較高青年還未反應過來之時便已經點在那人的脖頸處,隨後求敗劍再次一揚,結束了這人的性命。

這二人死後,殺令正面的數值立即發生了改變…君天道,戰功…一百八十點!

排名,第七十九!

再度解決兩名黑羽會的敵人,陳揚緩緩地朝血湖附近走去,而就在他離開后不久,在赤殺聯盟的總殿口卻發生了一件事。

赤殺聯盟的總殿口設立在一處較深的洞穴之中,此刻在一面巨大的光幕前,兩名紅衣中年人負手而立,當他們看到南風王朝戰功榜君天道的位置猛然竄到了七十九位時,其中一名紅衣中年人不禁皺眉問道,「這個君天道,究竟是什麼來頭?」

另外一人面無表情的看著君天道這三個字,良久才緩緩開口道,「不管是什麼來頭,既然選擇與我赤殺聯盟為敵,那麼就要不惜一切代價將其誅殺,而且…最好是要趁其鋒芒未露之前就儘快誅殺掉,以免夜長夢多。」

「大人,你們可要為我出頭啊!」這時,一名面色焦黃,體態肥胖的中年人哭喪著臉跑了過來,若不是他擁有著一身劍宗四品的修為,說不得別人還會誤以為此人只是一個沒有修為的胖子罷了。

那兩名紅衣中年人聞言后並未轉過身去,而是一同冷語問道,「怎麼回事?」

那名肥胖中年人臉色難看,良久才抱拳道,「兩位大人,你們可要為我出頭啊,我們不可以讓南風王朝的人繼續囂張下去了!這一天之間,我黑羽會的精英成員便被誅殺了四人,這樣下去…黑羽會,命不久矣!」

聞言左邊的那名紅衣中年人臉色一變,旋即一股磅礴的氣勢轟然掀起,當下嘴角微微揚起,冷笑道,「這個君天道,還真是有些不知死活,竟然連我們的棋子都敢動,這樣吧…我們現在不便直接出手,可以讓亞斯帝國那邊派點人來將君天道捉住,剩下的事情交給你來辦,沒有問題吧?」

「沒有沒有,多謝大人,多謝大人!」肥胖中年人感動的一把鼻涕一把淚,連忙跪下朝著兩名中年人拜了拜,這才起身快速跑出了洞穴。

見到胖子跑遠,右邊那名中年人才皺眉道,「就為了一個剛剛出頭的小子,犯不上動用我們那邊的人吧?更何況,最近碎元大陸那邊的人居然想要跟咱們合作。」

左邊的紅衣中年人仍舊保持著淡笑,良久才說道,「一天不除這君天道,我就感覺心中老是不舒服,今夜又恰巧是巫老口中的血月血湖之日…罷了,我親自去看看!」

說罷,這紅衣中年人一揮袍袖竟然消失在洞穴之中。

而見到那紅衣中年人離去,右邊那名中年人才嘆了口氣,淡淡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左天寒,希望你的做法是對的……」

而此刻,天霧林中已經聚集起了一群來自南風王朝或者是赤殺聯盟的人。

……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夜深,天霧林深處的血湖此刻呈現出一副詭異的模樣,一股股濃郁的黑氣從血湖四面八方向中心匯聚,速度極快,漸漸地儼然形成了一個古怪的鬼臉。

這死氣匯聚而成的鬼臉看起來十分詭異,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倘若有人與這鬼臉對視一眼的話,定然會覺得渾身上下一陣毛骨悚然。

此時,陳揚正端坐在血湖旁默默地修鍊著,經過這一周的修鍊,他已經隱隱半隻腳踏進了六品劍王的門檻,當下只差一個契機便可順利突破。

此時,一道又一道虹芒從遠處飛掠而來,紛紛落在血湖的周圍,這些人看都不看陳揚一眼,便獨自圍坐著血湖修鍊起來,直到一名古怪老者的到來…

這老者很是詭異,身形佝僂著,一頭長發半黑半白,看起來令人只覺得心頭髮寒。

老者負著雙手一步邁到血湖湖心上方,掃視了一番到來的眾人,良久才出聲說道,「你等今夜趕到此處想必皆是為了血湖與血月,只可惜老夫內定了十個名額,其中有兩人已經佔據了…而你等共有幾十人之多,恐怕不能一齊進入了。」

這詭異老者的聲音極其沙啞,聽起來就如同磨鋸一般,難受至極。

而當陳揚周圍這群人聽到詭異老者的話語之後皆是臉色齊變,旋即站起身來,為首的一名赤發大漢指著詭異老者,喝道,「我們敬你是老前輩,但希望你可以識時務些,如果能夠讓給我們五個名額,今夜,嘿嘿…保你平安無事!」

陳揚看著這個大漢不禁皺起了眉頭,他總感覺這詭異的老者有些不對勁,看樣子這大漢是要準備做一個出頭鳥了。

而就在這大漢話音落下的剎那,那詭異老者的目光瞬間轉移到了前者身上,旋即詭異一笑,並未開口說話,可那大漢卻突然慘叫一聲,「啊,怎麼回事,我全身經脈里的靈力怎麼都無故消失了?!」

「大哥,你怎麼了?!」

「大哥,是不是那個老傢伙乾的,咱們哥幾個一起上,報仇!」


一見到大漢在詭異老者那裡吃了癟,坐在大漢周圍的幾名年輕人立即站起身來,吆喝著便要衝上前去教訓老者。

見到這一幕,陳揚不禁冷笑起來,剛剛那詭異老者一道目光便可以廢掉一名劍宗一品修為的高手,說明這老者定然修為不凡,這群人竟然還要上去找死?

而大漢也發覺到了不對勁,當下立即喝道,「都他嗎給我退下,誰也不許動手!」

說完這句話,大漢才又將目光轉移至詭異老者身上,臉色流露出一絲尷尬,旋即抱拳一拜,苦笑道,「先前是在下失禮了,希望老前輩可以大人不記小人過,別計較了…」

詭異老者咧嘴一笑,「都老老實實的,多好。」

這句話剛一落下,那名赤發大漢便驚喜地發現自己本已經消散一空的靈力此刻又重新回到了體內,當下再度抱拳拜謝過後才老老實實的帶人安靜地坐在血湖旁,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而這時,又有一名白衣青年站起身來,一臉不解的問道,「老前輩,您的意思是,此刻我們這些人中只有八人擁有下去血湖修鍊的資格,可總要有個辦法選出是哪八個人吧?」

聞言,本是圍坐在四周修鍊的眾人也是紛紛抬起頭來看向詭異老者,先前那白衣青年問的話問出了他們的心聲。

而詭異老者聞言之後則是再度笑了起來,聲音異常難聽,就連陳揚都忍不住皺了皺眉。


片刻之後,那詭異老者才再度出聲道,「簡單,剩者為王,這是老夫一向堅持的信念,你們今夜……便來一次剩者為王,不用我講具體的意思了吧?」

「最後八個人,我會親自去找你們。」語落,那名詭異老者一甩袖袍,身影居然直接消失在這片天地間,煞是詭異。

而當這名詭異老者離開之後,圍坐在血湖周圍的眾人才紛紛帶著自己的朋友亦或者是手下站起身來,一臉冷笑地看向周圍的其他人,彷彿在挑選著對手。

而陳揚作為這群人中唯一的一名落單之人自然被許多人都挑選為了對手,不等陳揚站起身來,先前那名赤發大漢便帶著幾名手下朝陳揚緩緩走了過來。

「喂,老子今天心情好不想殺你,你若是主動退出,我可以留你一命。」那赤發大漢顯然是忘記了先前的遭遇,此刻再度狂傲無比的喝道。

陳揚挑了挑眉頭,看著赤發大漢,淡淡道,「區區一品劍宗修為而已,還敢在我面前撒野?」

「嗯?」聞言,那赤發大漢一怔,旋即仔細地打量起來陳揚,良久才哈哈大笑起來,「你這廢物,我還以為你很有資本,原來就是一個五品劍王啊?哈,找死!」

聽聞此言,周圍還在尋找對手的人紛紛將目光轉移到陳揚身上,對於他們這樣的劍宗來說,捏死一名劍王對手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般輕而易舉。

赤發大漢再次看向陳揚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屑,當下一拍身旁一名小弟的肩膀,淡淡道,「小丙,你去試試這傢伙究竟有多少本領,記住,別打死了。」

「好的大哥,放心好了,我辦事絕對效率!」

那名作小丙的青年嘿嘿一笑,隨後搓著雙手走到陳揚面前,居高臨下的說道,「喂,現在我要你給我跪下,然後大喊三聲爺爺,否則我就廢了你!」

聞言,陳揚心中的最後一絲忍讓也被徹底抹除了,當下也顧不得去弄清楚這幾人究竟是南風王朝之人還是赤殺聯盟的,便站起身來,雙目血光一閃,那名叫小丙的年輕人的脖頸瞬間被洞穿,而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樣被殺死的…

而赤發大漢見到自己的小弟無聲無息間便被陳揚給殺了,當下心中也是一陣發寒,再也沒有了先前的氣勢,當下看著陳揚,威脅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得寸進尺…我們黑羽會的人,可不是好欺負的!」

「呵,又是一群黑羽會的人,難不成今天這裡還成了黑羽會成員大聚會?」陳揚冷笑出聲。

他不想說,自己剛剛才抹殺了四名黑羽會精英。

這幾名精英,每一個人都擁有赤發大漢的地位與修為,他們也曾經在陳揚的面前異常囂張。

只可惜,現在他們…都死了。


……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先前陳揚那詭異的一手倒並未將赤發大漢震懾住,反而是將其徹底激怒,當下後者甩著手腕一邊盯著陳揚,冷笑出聲,「你還真是不知死活,知道得罪了我們黑羽會將會是什麼後果么?」

「說來聽聽。」陳揚淡笑。

赤發大漢見到陳揚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當下冷冷一笑,「既然你決心找死,那我就成全了你!」


說罷,這名赤發大漢暴喝一聲,旋即單手握成拳飛速砸向陳揚的胸口——

陳揚並沒有選擇硬碰硬,而是腳踏浮屠步利用詭異的身形閃躲著對方的拳頭,畢竟當初自己見識過武少傑所中的七陰毒掌,若是自己被拍一掌,恐怕還真不好解決。

「嘿,我說你就只是一個嘴上會說說,沒有一點真本事的廢物么?從開始到現在,老子我出了十九拳,結果你一拳都沒有接,全都在躲閃,你是真的有準備,還是裝-比呢?」

赤發大漢哈哈冷笑著,突然停下了身形,望著對面已經有了一頭汗水的陳揚。

聽到對方的嘲諷,陳揚眸光閃爍,心知這人已經放鬆警戒心了,於是抬起頭來,望向赤發大漢,淡淡道,「你這種人,我根本就不屑於出手。」

聽聞此言,不光是赤發大漢笑了,就連一旁他的小弟,以及看熱鬧的其他人都跟隨著大笑了起來,因為他們覺得,以陳揚這個修為,說出這番話來,簡直是笑話!

區區五品劍王,還不屑於出手?

笑過之後,赤發大漢沒再選擇出手,而是一步步地走到陳揚的身前,冷冷道,「估計你也是沒見識過這等場面,我也不打算為難你這樣的廢物,只要你給我跪下磕三個響頭,然後明天晚上之前給我貢獻三個美女,我就饒你一命。」

「呵…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嗎?」陳揚嘴角忽然揚起。

「什、什麼?」赤發大漢話音剛剛落下,一道血色光芒瞬間穿過了自己的脖頸,頓時一個血洞浮現在眾人面前,血箭倏地噴射出來!

四周赤發大漢的手下見到這一幕瞬間臉色變得鐵青,由青轉黑,竟然忍不住乾嘔出聲。

饒使他們也經常做這種殺人害命的事情,但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老大被人如此殘忍的殺害,當下又是在這種血月與血湖的場景下,頓時再也受不了了,紛紛嘔吐了起來。

陳揚瞥了一眼還在嘔吐的幾人,隨口道,「你們是選擇離開這裡,還是我送你們?」

言外之意,不走的話,就要死。

而那幾人聞言后連忙捂住自己的嘴,搖搖頭,拚命地向天霧林外逃去,生怕晚了片刻就會被陳揚以同樣的方式殘忍殺死。

這時,圍觀的眾人看向陳揚的目光與先前相比終於是有所不同,本來還打算第一個拿陳揚開刀,可卻見到了如此詭異的一幕,於是圍觀的一群人紛紛沖著陳揚一抱拳,隨後便扭過身去,找尋其他的敵手。

一般情況下,這群人不怕死,但若是一直這樣無聲無息間,脖頸就被穿透了,恐怕無論是誰都承受不了這樣的傷害吧。

見到先前還對自己滿是敵意的一群人此刻對自己紛紛客氣了起來,陳揚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說話,這些人就是這樣,不作出一點行為震懾住他們,他們恐怕就會以為你特別好欺負。

而陳揚不知道的是,自從先前自己利用魔血血脈秘術擊殺赤發大漢的那一刻后,在天霧林外圍處,先前那名詭異老者的身形忽然間浮現了出來。

那詭異老者看起來似乎是在笑,目光凝視著陳揚那邊的方向,良久才笑道,「這一次倒是來了一個有趣的小子,希望你,千萬不要死得太早…」

陳揚此時默默地盤膝坐在血湖周圍,這群人已經將第三個名額默認給了陳揚,當下這些人只得更加拚命地去爭搶最後的七個名額,不知不覺間,地上已經躺了一片屍體。

最後,場中就僅剩下了最後十數人。

而這些人皆是擁有劍宗三品以上的修為,各自都有所忌憚,不想出手,於是居然再度將目光停留在了陳揚的身上。

這一次,陳揚還未能出手,一股強烈到令人窒息的威壓突然間瀰漫在這片天霧林,使得這十幾人紛紛掐著脖子慘叫起來,似乎只要對方一發力,他們就會死亡一般。

而端坐不動的陳揚也感覺到了這股驚天的威壓,來者,想必定是與血影老祖地位相仿的人。

就在下一刻,這股威壓又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而此時這剩餘的十幾人再度看向陳揚的目光就徹底的變了!

剛剛他們都感受到了那股死亡的威脅,可卻看到陳揚如同沒事人一般穩坐在血湖旁,所以這些人下意識地就以為先前那股威壓是陳揚釋放出來的,當下立即明白了陳揚這是在隱藏修為。

當下,一名黑衣中年人快步走到陳揚跟前,抱拳一拜,道,「多謝不殺之恩,今日這名額,我不要了!」

說罷,這黑衣中年人掉頭就走,今夜這恐怖的經歷或許會成為他這一生長久的夢魘。

其餘十幾人見狀也連忙紛紛效仿起來,到的最後,這血湖旁居然只剩下了陳揚自己一人。

而那兩個名額,恐怕就是先前自己所斬殺的那兩個黑羽會之人所擁有的,所以說,此刻這十個名額里,只有自己有機會了。

而此時,一名看起來長相十分完美的紅衣中年人漫步走了過來,看向陳揚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屑,良久才走到陳揚的面前,淡淡道,「怎樣,借勢的感覺還不錯吧。」

「嗯?」陳揚立即明白了過來,原來先前那股驚天的威壓便是由面前這名紅衣中年人所散發出來的。

於是陳揚乾脆站起身來,目光直視著對方,問道,「為什麼要幫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