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宇婷向前一步開口喝到「如果有人*屍體我們這群老傢伙會第一時間把你絞殺!」

青雲子開口喝道「我宣布,今天第一場比賽現在開始第一場青雲門,龍辰對戰玄冰門,雨昂,雙方弟子準備上台!」

說完這三個老傢伙回到了專門修建的觀眾席,龍辰聳聳肩開口道「唉,沒想到第一個就是我啊!我先去了等我回來,萱兒。」

沐雨萱去掉了面紗,潔白如玉的俏臉泛起一絲紅暈開口道「去吧,我等著你凱旋而歸。」

龍辰笑著嗯了一聲,離開觀眾席走向台上。

兩人登場,一名裁判走到了兩人面前開口道「兩人開戰,無怨無悔!開始!」

龍辰將血剎從空間戒指內拿出,猩紅色的長刀出現在手中,他的對手是玄冰門的宇昂。玄冰門的弟子清一色的女弟子,很少有男性弟子。

玄冰門的領頭弟子,蕭曉是當初被龍辰等人所救的一行人後來結成聯盟,在古墓之中跟邪火門的打了一次又一次。

宇昂激動道「龍辰大哥,我們又見面了,上次禁斷山脈一別這次相見就是在戰場上相見了!」

龍辰開口道「是啊,上次我們還在禁斷山脈,古墓之中一起並肩作戰呢!」

宇昂拔出冰刃開口道「龍辰大哥,來吧!我知道我不一定打得過你但是我會盡全力和你戰鬥!」

說完宇昂就沖向了龍辰,龍辰揮舞著手中血剎開口道「替我向蕭曉問好。」

龍辰手中的血剎每揮動一次,宇昂的攻擊就被化解一次,有時龍辰還能趁機打一招。龍辰躍起躲過了宇昂的攻擊,宇昂下意識的向空中打出戰技,玄冰掌!

龍辰推掌而出,破星掌!玄冰不斷破裂,龍辰也隨之而落下。

龍辰施展戰技,殘陽召喚出一個分身,兩個龍辰攻向宇昂,宇昂來不及分辨真假,攻擊落在了假的龍辰身上,假的龍辰爆開,龍辰出現在宇昂身後。

龍辰一劍抵過去架在宇昂的脖子上開口道「你輸了!」

宇昂收回冰刃開口道「我認輸!」

這一場戰鬥開始的快,結束的也快,龍辰以最快的速度戰勝了宇昂。

裁判喝到「第一局,天劍門,龍辰勝!下一場低吟門,陳思對戰青雲門,空軒!」

龍辰回到沐雨萱身邊開口道「怎麼樣,萱兒我快吧!嘿嘿嘿。」

沐雨萱開口道「你可以用更快的方法解決他的,好了觀看比賽吧。」

龍辰恩了一聲將視線轉移到台上的兩人。龍辰的手不老實了一隻手悄悄的摸向沐雨萱的小手並將沐雨萱柔若無骨的小手緊緊握住。起初沐雨萱還有些反抗,但是龍辰的力氣太大掙脫不了,乾脆放棄了任憑龍辰握住自己的手。

火炎和紫涵無聊到開始八卦了,火炎開口道「喂,紫涵你說他們倆誰能贏?」

心為你而跳 紫涵看著場上不斷戰鬥的兩人,思考了一下開口道「我不知道,我覺得那個青雲門的應該可以贏。」

火炎開口道「好,那我就賭低吟門的那傢伙能贏,輸的人圍著這個廣場跑一圈,怎麼樣?」

少主的玉面夫君 紫涵打了一個響指道「沒問題,不許耍賴!」

沙啟天已經在一旁睡著了,來之前發沙啟天殺氣騰騰的,坐在這裡還沒一會兒就睡著了。張曉在一旁自己的看著,朱厭化小了軀體站在張曉的肩膀上看著。

如果自己觀察朱厭的樣子就會發現,朱厭的頭頂上有兩個尖尖的凸起,赤紅色的毛髮之中夾雜著一根根金色的毛髮。

玄冰門大弟子蕭曉來到了龍辰等人的位置開口道「各位,還有我的位置嗎?」

看到蕭曉來臨,黑髮藍瞳青衣。火炎開口道「蕭曉來這坐,這還有位置。」

紫涵和火炎兩人擠了擠讓出一個位置讓蕭曉坐在了這裡,蕭曉將頭髮扶向耳畔開口笑道「多謝火炎大哥了。」

火炎笑道「不用謝,不用謝都是自己人,哈哈哈。」

孔維兒開口道「蕭曉,你可算是來了,這麼長時間沒有見你,你又漂亮了。」

蕭曉笑道「姐姐說笑了,在這裡長相最好看的就數你們二人,實力最弱的就差不多是我了吧。」

龍辰開口道「沒事沒事,我們強大,我們保護你們就可以了。」

蕭曉笑道「那是,龍辰你剛剛直接秒殺我的師妹我就知道你又強大了不少。」

很快第二場比賽也結束了,勝者是青雲門的弟子。火炎和紫涵的打賭紫涵勝出了,火炎晚上就要圍著這個比賽場跑一圈了,比賽場的面積不小,同時足夠容納上千人。

第二場比賽,天劍門,火炎對戰低吟門,音浪。

火炎氣呼呼的上場了,火炎從龍辰給的錦囊之中拿出自己的武器,一把火紅色大刀。

火炎將大刀扛在肩上,露著黑臉對著低吟門的弟子開口道「剛剛我和同伴打賭,結果你們的人輸了,所以這場你還是繼續輸吧!我很不爽,後果很糟糕!」

低吟門的弟子音浪黑著臉道「你在說什麼啊?神經病嗎?我的天!」

話音剛落,火炎就沖了上來,身上火焰鎧甲附著,手中大刀不斷抨擊著低吟門,音浪。

音浪節節敗退,火炎的臉色還是沒有變,還是黑著臉不斷攻擊,音浪只能被動防禦,音浪心中無奈道「他輸了,管我什麼事?你自己打賭輸了就拿我撒氣啊!我不服!」

火炎一刀砍飛了音浪的武器,一腳將他踹在地上拿著大刀抵著他的脖子惡狠狠道「快認輸,不然給你的衣服增加點紅色!」

音浪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這個男人猶如魔鬼一樣,上來揚言要臭扁自己一頓現在又將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音浪大喊道「嗚嗚,不打了不打了,我輸了!」說完音浪哭著跑了。

裁判宣布了勝負,火炎老老實實的回到了座位上。龍辰嘆了口氣道「現在的正道弟子都那麼弱了嗎?這樣就被火炎的氣勢嚇著了,還嚇得不輕。」

未完待續。

(抱歉不小心睡著了,剛剛才看見現在發出來了。) 華府巷就是之前的承恩侯府,如今掛上了孟宅的那個宅子所在的地方。

孟少寧說道這裡臉上染上了陰翳之色。

「璟王是什麼性子,父親應該最清楚,他雖然一直與皇室有嫌隙,可要不是真出了什麼讓他怒到極致的事情,他也斷然不會在宮中傷人,甚至廢了皇子。」

「今天宮中的賞梅宴,我之前便聽說是呂太妃為了替諸皇子選妃辦的,我懷疑是雲卿出了什麼事情,才會激怒了璟王,而他們也是怕我們擔心,所以才沒送雲卿回來。」

孟天碩聞言臉色一變,急聲道:「那還站著幹什麼,立刻去璟王府。」

孟少寧伸手攔著他:「雲卿剛和璟王議親,我們這個時候過去,難免讓人多想,讓下面的人去接就好,到時候將馬車停在門前,將雲卿帶回來就行。」

孟天碩這才止了動作,對著站在旁邊的下人說道。

「沒聽到老四的話嗎,還不趕緊過去!」

……

定國將軍府的人來時,君璟墨便已經知道了宮內傳旨的事情,雖然早就猜到元成帝會在他們的婚事上動手腳,卻也沒想到他會這麼無恥,借呂太妃的名義來傳旨。

孟家既然已經知道宮中的事情,為怕孟老爺子他們擔心,君璟墨便跟著姜雲卿一起,坐上了回孟家的馬車。

姜雲卿身上帶傷,君璟墨半攬著她,讓她半趴在自己懷裡。

而外間葉三和徽羽駕著馬車,也一路行駛的十分穩當。

姜雲卿趴在他膝上翻了翻身,開口問道:「言郡王府的事情怎麼沒聽你說起過?」

之前姜雲卿只以為,君璟墨找大長公主入京是為了替二人保媒,卻沒想到還有別的事情。

剛才孟家來傳話的人說起長公主的那番話時,就連姜雲卿也是驚訝萬分。

要知道不管是什麼家族,向來都十分注重族中血脈,將外姓之人納入族譜之上是極少有的事情,尋常富貴人家都極為少見,更別說是堂堂郡王府了。

先不說大長公主這邊,就是言郡王的父親,當年大長公主的駙馬爺言新錄所在的言家就不簡單。

言家是大燕十二世家之一,太上皇在位期間,言家同樣是京中最為顯貴的氏族,就算太上皇走後那兩年,新帝對言家也是多有倚重。

只是後來太上皇和新帝接連在幾年間駕崩,言駙馬也因意外而亡,元成帝登基之後,朝中大臣換了一大批,言家也才在這個時候逐漸淡出朝堂,後來在大長公主做主之下,退出京畿去了陽城。

姜雲卿之前在翻看大燕史實和徽羽送來的那些關於各大氏族的資料時,就曾經看到過言氏一族,這種人家,怎麼可能輕易讓一個外姓女子上了族內宗籍?

姜雲卿微仰著頭看著君璟墨:「你答應了他們什麼,居然讓他們同意了這麼離譜的事情?」

君璟墨替她捋了捋頭髮,淡聲道:「也不多,就是一百萬兩白銀,一條水路商道,外加我答應言雍,太子登基之後,讓言氏一族回歸京城。」 第五十五章,殘暴的徐嘉樂。

坐在一旁的趙晴開口道「雖然有很多弱打到弟子但是強大的也不少。」

龍辰看向比武台,比武台上,上場的是御獸門的張依他的對手是焚音谷的徐嘉樂。

龍羽開口道「好好看他們比賽吧,我有預感,咱們其中一人會對上這個傢伙,他給我一種很不爽的感覺!」

沙啟天開口道「沒錯,他身上的力量讓我覺得很壓抑。」

龍辰等人安靜,看著場上的比賽,武台上的二人正在看著對方。

徐嘉樂身上暗紅色的衣服隨著暗紅色的元力波動而蕩漾,張依一身白袍和徐嘉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張依手中出現一把紅木權杖,權杖上邊鑲著一顆乳白色的寶石,這顆寶石是一隻二級玄獸的內核。內核極為稀有一百隻玄獸裡面能取得一顆就已經算是不錯了,玄獸大多善良只有那些性格暴戾的玄獸會被人類斬殺,也有不少玄獸再死後會讓子孫將自己的內核送給人類。

張依權杖上的這枚晶核就是一隻已經死去的玄獸送給人類的,這是一隻二級玄獸光明之虎的內核。

張依揮舞著手中權杖,光明之虎的晶核散發著淡淡的光明元力,元力隨著張依的口訣散發的光芒越來越璀璨。

張依開口喝道「『沉睡於世界之巔的神獸啊!將你們的力量賜予我,浮現於我的面前的!生靈之門!」

惡魔少女在身邊 張依的面前出現一個廣闊的們飛奔,門扉被濃郁的綠光包圍著。轟隆隆!巨響從門扉之中傳出,聲音越來越響,一隻腳露了出來,三隻鋒利的爪子接著整個身子就出來了。

這是一隻狼人,他*著上半身,全身的毛髮為灰白色,散發著幽幽綠光的眼睛透露著一絲嗜血,兩隻利爪散發著幽光。

狼人比張依高了一頭,背後的尾巴正在搖晃,忽然對著天空號發起狼嚎。

焚音谷的徐嘉樂詭異的笑了一聲開口道「小子,你召喚一個不夠我殺的,嘻嘻!」

徐嘉樂手中多了一根黑黝黝的鐵棒子,棒子一段為橢圓。橢圓散發著幽幽的黑光,徐嘉樂尖叫一聲撲向狼人。

張依開口道「上吧!狼人殺了他!」狼人咆哮一聲,身上青色的元力蕩漾撲向迎面而來的徐嘉樂。

徐嘉樂和狼人糾纏在了一起,狼人身上浮現一道道罡風,周圍微風不斷席捲武台,很快裁判就在觀眾檯布下了結界。

徐嘉樂手中的鐵棒不斷敲擊著狼人,狼人每被敲擊一次身上的罡風就會減少一分,很快狼人身上的骨頭就被擊碎了。

狼人敗下陣來,憤怒的咆哮一聲身上的毛髮由灰白轉變為猩紅色,狼人的眼眸已經化為血紅色。

狼人縱身一躍撲向徐嘉樂,徐嘉樂的臉上露出了興奮,嘴角微微上揚,手中的鐵棒散發著黑色的光芒,再次躍起打向狼人。

狼人身上的罡風成了血紅色,力量,速度都上升了數倍。徐嘉樂身上的元力威壓開始釋放,狼人的速度減了一點很快又恢復了。

狼人利爪殺向徐嘉樂,徐嘉樂被擊潰了,然而狼人擊潰的是徐嘉樂的殘影,真身出現在了狼人的後方,徐嘉樂舉起黑棒向狼人背後砸去。

狼人悶哼一聲倒了下去,徐嘉樂走上前掄起黑棒砸向狼人的腦袋,狼人的腦袋已經血肉模糊,白色的*流出,徐嘉樂的身上已經有斑斑血跡。

張依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突然吐出一口血,這隻狼人是和張依簽約的狼人死了張依也要受到反噬。

張依用權杖支撐著身體站了起來,嘴角的血絲還沒有擦掉。張依再次念起口訣,門扉之中再次走出來了一隻玄獸走了出來,這隻玄獸身材矮小外型猶如一隻猿猴。

張依揮舞著權杖,喝到「人獸合一,擊破玄鐵,湧向蒼穹!」光芒一閃而過,小猿猴和張依合為一體,。

張依揮舞著權杖開口道「畜生,你打敗小黑了居然還把他殺了!我要你償命!」

張依手中的權杖被元力加持再加上百年紅木十分堅硬,張依打向徐嘉樂。

徐嘉樂接住了攻擊,開口嘲笑道「小子,那只是一個畜生罷了!哼,目光淺短,下去陪你的狼人吧!」

徐嘉樂手中鐵棒不斷迎擊著張依,徐嘉樂身上元力爆發硬生生的用身體接住了這一招,手中鐵棒到了張依的胸口。

張依橫飛出去,身體砸在牆上,牆上的石頭已經碎裂,結界依舊完好無損,張依突出一口血,用手支撐著身體,身體靠在牆上大口喘息著。

坐在觀眾席的沐雨萱站起身喊道「張依,不要!」

龍辰連忙站起將沐雨萱扶在凳子上龍辰開口道「別急,他不會殺了張依的。」

沐雨萱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哭出來,張依可以說是沐雨萱的青梅竹馬,從小他就跟在沐雨萱身邊,如今他被打成重傷沐雨萱什麼也做不了。

徐嘉樂走了過去,一隻腳踩在張依的胸部,用力碾壓開口道「小子,現在你知道什麼是實力的差距了嗎?為了一隻畜生完全沒有必要搭上自己的性命,現在你還有什麼遺言說出來吧!」

張依笑了起來吐了一口唾沫吐在徐嘉樂的臉上罵到「哼!你們這群焚音谷的畜生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如果有下輩子老子要滅了你們宗門!」

徐嘉樂擦去臉上的唾沫,腳從他的胸膛上拿開,開口道「小子勇氣可嘉,我給你一個痛快!」

張依將聲音逼成線用元力傳給了沐雨萱,緊接著鐵棒劃破空氣的聲音呼嘯而來。

鐵棒砸在了張依的頭上,徐嘉樂身上濺滿了血痕。場面極為殘忍,裁判走了過去開口道「這場比賽焚音谷徐嘉樂,勝!」

裁判命令人將張依的屍體抬了下去,裁判手中火焰燃起,將火焰甩出去開口道「孩子,安息吧焚音谷的人會被滅門的。」

一團團烈火在焚燒張依被打掉的頭顱以及血液。

觀眾席上不少弟子看見這一幕有些乾嘔,第一次看見殺人給他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龍辰身旁的沐雨萱已經泣不成聲,龍辰摟著懷中的沐雨萱,右手用力點了一個穴位沐雨萱暈了過去,橋臉上有一滴淚珠劃過在她紅嫩的臉上留下一道淚痕。

龍辰開口道「孔維兒,沐雨萱就交給你了,我去辦點事。」

孔維兒將沐雨萱摟在懷中,看著龍辰離去。徐嘉樂緩緩走下了台,龍辰跟在後面,兩人來到了空曠的地方,徐嘉樂轉過身開口道「這位公子,不知道你跟著我幹什麼?」

龍辰沒有停下腳步走過他的身旁開口道「你讓我最重要的人哭了,我會殺了你,把你的命給我好好留住,在這之前別死了。」

龍辰強壓著心中的憤怒離去,留在原地的徐嘉樂身體有些發抖,剛剛的龍辰不自覺的釋放出一種氣息另他不敢動彈。

徐嘉樂擦去冷汗「好可怕的人,只是發怒他的氣息已經壓得我喘不過氣了!有必要調查一下。」

徐嘉樂離開這裡,返回焚音谷所在的觀眾席。

龍辰從外邊回來,看著昏迷的沐雨萱坐在了一旁。孔維兒開口道「龍辰,你剛剛去幹什麼了?」

龍辰開口道「沒事,上茅廁。」孔維兒哦了一聲繼續看比賽。

這一次登場的是趙晴,他的對手是來自丹塔的一個人。丹塔在龍吟帝國也有分部,他們供應著龍吟帝國和全國上上下下宗門的開銷。丹塔裡面的人物分兩派一個是戰鬥派的一個是煉丹派的。

戰鬥派的大多數以近戰為主也要比不少是學習遠程法術的。

煉丹派的人都是學習煉丹的,不擅長戰鬥所以每個會煉丹的丹塔弟子身旁都會跟著一兩個戰鬥派的弟子保護他們的人身安全。

趙晴拔出手中的龍鱗劍開口道「朋友,在下趙晴請多指教。」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