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下的時候,韓義總覺得忘了點什麼事情。

閉著眼睛想了好一會,突然想到自己把那個顧剛給忘記了…… 韓義趕到公司的時候,顧剛父女倆正坐在會客室里喝茶呢!

兩個人一臉的風輕雲淡,絲毫沒有苦等2天的急躁感。

見人知性,有這樣好涵養的人,公司肯定也差不到哪去。

「不好意思顧總,讓你久等了。」

「韓總太客氣了。等兩天算什麼,只要您肯幫我們做感測器,就算等2個月,我也甘之如飴。」顧剛非常客氣,甚至對比他小好幾輪的韓義都用上了敬語。

能對一個後學末進口稱「您」,這份達者為師的態度,讓韓義對這位花甲之年、指甲縫裡滿是油污的男人多了份敬重。

這是位幹事業的男人!

「顧總坐下說。」

沒有過多寒暄,兩個男人都不是那種喜歡墨跡的性格。

韓義開門見山道:「這兩天我一直在重編數控演算法……」

顧剛靜靜的聽著,偶爾會說上兩句。

韓義說的都是一些軟體上的核心數據,很多東西顧剛並不懂;但這並不妨礙他知道一件事實,這位小老闆之所以讓他們等了兩天,是因為他一直在幫他們做數控程序演算。

旁邊陪坐的顧若蝶,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堂堂天義老闆,居然熬了兩個通宵幫他們做數控程序,這真是給了天大的面子啊!

天義有多厲害,原來的顧若蝶還不是太清楚,但是等來了金陵后她清楚了。

圍繞光感測器及光影視覺這兩家公司的下游生產商,現在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

現在到數碼城周邊走走看看,到處都是xxx感測器公司、xxx圖形製作公司、xxxAR製作公司。

你還別看不起這些小公司,只要到公司問問就會知道,他們保證是某某企業、某某集團全資子公司。

現在的數碼城已經變成了不夜城,徹夜燈火通明。

還有光感測器工廠那邊,昨天她跟他父親過去實地考察。

我滴個乖乖,路兩邊的汽車排成了長龍,路基上的樹林里,密密麻麻全是電動車;

他們還以為是光義公司員工的呢,再一問差點沒傻掉。

你道怎麼回事?原來是每天過來採購光感測的人太多,汽車沒地方停,經過協商后,隔壁幾個公司把廠里停車場貢獻了出來。

而他們公司員工的電動車,只好停到外面了。

光義幫忙安裝了超高清監控探頭,電動車一旦丟失由光義原價賠償。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一下。

上兩個禮拜,當時還沒安排專人看管,電動車還真被偷了兩輛;結果派出所2個小時找回丟失車輛。

現在這一片已經成為金陵小偷的禁地了。

犯不著嘛,偷個電動車又不是殺人!

乖乖隆地咚,七八個全副武裝的警察衝到居住地,踹開屋門后直接把他們掀翻在地,嘴裡大喊著「別動別動」、「抓住了抓住了」,搞得他們以為自己變成殺人犯了呢!

你就說嚇不嚇人吧?

……

韓義跟顧剛聊了很長時間。

等說完數控程序后,韓義又把光感測器在數控系統應用上的一些優勢淺談了一番,最後說:「集成數控感測器不是做不出來,但是很貴;

國家大義什麼的就不說了,技術推動貿易,貿易反哺技術,光喊口號是做不出來產品的,顧總你說我說的對嗎?」

顧剛點點頭,擲地有聲道:「多少錢您儘管說,砸鍋賣鐵我也給。」

韓義沉吟了一下道:「那好,我就直說了。

目前我沒打算立項,所以只能在光義那邊開個小組線專門為你們製造數控感測器;

首先,500萬獨家代理權;

第二,500萬技術服務費;

第三,每套程式控制加集成晶元2萬塊;單指你們上展的加工中心,如果有變動,價格重新計算。」

韓義之前匡算以為有個三兩百萬就差不多了。哪知道做下來才發現,何止差不多,應該是差一大截。

光能量就用了62點,這裡就是620萬;

他跟蘇瑞爾、艾瑞爾三人熬了兩夜,以他現在的身價,給個三四百萬不算過分吧?

至於中間的演算法破解、倒推、驗算過成千上萬次,這個就說了,反正技術是他們的,跟華東數控沒關係。

顧剛聽到韓義的報價,一下子傻眼了。

在他想來光感測器是現成的,定製一套專門的數控感測器加系統,頂破大天了100萬了不起,所以他剛才才把話說那麼滿。

誰知道居然要1000萬?跟心裡估算差了10倍!

顧剛又怎麼會知道,蘇瑞爾跟艾瑞爾兩個人,以超過「神威·太湖之光」號超級計算15000倍的浮點運算速度,

兩天時間攻破了包括瑞士米克朗、瑞士寶美、德國DMG、德國斯賓納、日苯森精機、日苯大偎在內的全球數十家頂級數控系統生產商的演算法包?

光買原廠程序包都花了幾十萬。

現在這些最精華的演算法全部在蘇瑞爾兩人的腦袋裡,根本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但也正是因為這樣,由韓義親自操刀打造的感測器及數控程序,自然非同小可!

限於數控硬體制約,精度上不能做到全球頂尖,但其複雜的編程技術,絕對會驚艷時空!

……

顧剛是老派企業家,是那種說話一口吐沫一口釘的性格。

既然話已經說口了,他又怎麼會出爾反爾?

「我同意!」

韓義忍不住笑了。

他看過華東數控的財報,1000萬已經是他們公司4年的凈利潤,現在拿來買一套不知道到底怎麼樣的數控感測器,這個魄力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既然同意,那就簽合同吧!」

韓義示意了一聲,李同文出去找人草擬合同去了。

公司里法務現成的,一份合同前後不到10分鐘就做好了。

顧剛仔細看了遍合同,剛打算簽的時候被顧若蝶拉住了,臉色複雜的喊了聲「爸」,定定的看著他不說話。

顧剛一張橘子皮般的臉抽搐了一下,聲音略帶悲鏘道:「明年我就退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

顧若蝶臉色複雜的看著她父親。

是她給了她父親希望,讓他滿懷期望;

現在也是她攔著她父親。1000萬不是一筆小數目,一旦產品不合格,華東數據很可能會一蹶不振,而且她也不想讓父親經歷從希望到失望的巨大痛苦;

這種心情外人是很難理解的。

可是看著她父親那張已然蒼老的面孔,顧若蝶實在說不出勸阻的話。

最後她笑著說:「簽吧!女兒陪您一起瘋。」

韓義笑了笑,拿過筆在合同上籤下字。

之後顧剛帶韓義去看了運過來的高精三軸聯動數控雕刻機、又實際操作了番,20分鐘便離開了。

硬體方面韓義無能為力,這已經涉及到基礎工業了,不是一個集成感測器、一套超級數控程序能解決的。

……

時間過的很快,兩個禮拜后已經是10月下旬了。

21號上午,第一批兩千片集成數控光感測器、走出產線。

22號下午,顧剛聞訊帶著七八位華東數控工程師來到金陵,隨後韓義領著眾人去了光義公司。

硅材料倉庫里,經過工程師重新調校的三軸聯動數控雕刻機、靜靜的擺放在那裡。

天義首席工程師蘇瑞爾,拿著筆記本走了過去。

等把數據線連接上數控雕刻機的主系統后,在現場數十名觀摩人員的見證下,以鍵盤錄入的方式,6分鐘打下2000多行衍算代碼,讓眾人嘆為觀止。

其手速快到普通人就算在鍵盤上瞎幾把按都相去甚遠的地步。

華東數控的工程師,直以為自己眼花了,怔怔的看著蘇瑞爾說不出話來。

當最後一行代碼敲入,三軸聯動數控雕刻器的顯示屏上,響起了「叮」的一聲提示音,點亮!

「……」

4000多行代碼,一次錄入成功,並且順利啟動,這個有點太恐怖了。

九零蜜婚:軍少盛寵千億妻 沒容眾人多想,那邊已經有光義工程師開始安裝光感測器了。

大概兩個小時后,當外面天完全黑下來的時候,三片集成感測器順利安裝完成。

之後通上電源,裝上銑液,韓義笑問道:「顧總,你想刻個什麼?最好複雜一點!」

「刻個人!」突然停電!

小區用的臨時電,就是那種電纜外露的那種,下大雪,也不知道線路哪裡出了問題。

問過物業,已經在搶修了。

抱歉了。

《國際製造商》停電了… 數控雕刻、激光雕刻這些概念,如今已經深入人心了,而且日常生活里隨處可見。就像鑰匙扣上的立體雕刻,手機LOGO的浮雕等等。

那到底什麼是數控雕刻機?

眾所周知,普通的雕刻機都有三個軸,也就是XYZ這三軸,所有的雕刻機最少三軸。

那數控雕刻機又是幾軸?可能是四軸或者五軸甚至是六軸。其中有XYZ這三個軸了,還有ABC這三個旋轉的軸。

先來說說里最常出現的五軸聯動數控雕刻機。

繞x轉的軸是A軸,Y對應B,Z對應C,但是不管你怎麼加工,都只能一次性對五個面進行加工,一個面裝夾。這也就是常說的五軸。

五軸,從價格上來說,硬體相當昂貴,國內也少有與之配套的軟體,都是引用國外的軟體,出刀路也非常麻煩,需要專業的技術人員進行雕刻;

而且雕刻速度也是相當慢,沒法批量雕刻。

這種五軸聯動數控加工中心,專門用於航空、航天、軍事、科研、精密器械設備等行業加工複雜曲面。

像國內很多吹噓的五軸聯動雕刻機,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說是五個軸,但它最大聯動軸數只有四個軸。

再來說說四軸聯動。

簡單說,就是比五軸聯動少了一個軸,具體是哪個軸這無所謂。

但看似少了一個軸,影響卻甚大,聯動越多,雕刻過程計算刀路方法越複雜,一次夾裝成型,雕刻出來的組件精度自然也越大。

四軸聯動相比三軸聯動、好處就是主軸可以轉彎,不止可以雕刻3D型面,同時還可以雕刻側面凹下去的部分。

而三軸聯動也就是XYZ了。所能加工的就是俯視所能看見的一切,3D型面和外部2D。

目前國內普遍都是使用的三聯動加工中心。

就像華東數控帶過來的這套高精數控雕刻機就是四軸三聯動,為了提高雕刻效率、以應對激烈的市場競爭,還加裝了多頭雕刻機。

另外再說一點,以中國現有的數控系統,像梯形、立面弧形、平面弧形等異形是很難一次加工成型的;都需要二次裝夾或者進行人工輔助。

所以當顧剛說出「人」的時候,不僅僅是難那麼簡單了,根本就是奢求。

人身上有多少奇形怪狀的地方?

凸形、凹形、波濤洶湧形、一馬平川形、弧形、不規則形,簡直數不勝數。

說以當話出口的時候,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韓義哈哈大笑道:「蘇瑞爾,讓顧總見識見識,也好讓他知道那1000萬不是白花的!」

蘇瑞爾一言不發,走到一人半高、兩米余長寬數控雕刻機旁邊,再次開始「噼里啪啦」錄入編程系統。

這邊韓義也沒閑著,吩咐道:「吳工,去拿兩片長刀具過來;

陸工,你去弄塊木頭過來。」

「好的,韓總!」

等長刀具拿過來后,華東數控的幾位工程師幫忙裝了上去;

這邊剛剛裝好,那邊一大段圓木也弄過來了。

心態一直很平和的顧剛、此時也變得激動了起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