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其中的霍玄,頓時感覺自身體內血液,不受控制一般順著毛孔向外滲出,化成血氣投向懸立在遠處的屍皇。

「該死!」

僅僅瞬息間,自身精血便流失將近一成,且還在不受控制向外滲出。

「五氣朝元!」

五道霞光從立刻從霍玄頭頂衝天而起,化成一五色光輪,劇烈旋轉,散發出炫目靈光,將他整個人籠罩住。

大五行輪迴經煉至巔峰,五行圓滿,衍化五氣朝元神通,攻防兼備,威能無窮,堪比頂級神兵。在霍玄祭出此神通護體之後,方才察覺體內精血流逝的現象減緩不少,但是仍未脫離對方領域束縛,體內血液亂沖亂撞,仍舊不受控制,令他十分難受。

五氣朝元,暗合五行領域,按照常理來說,領域之間對決,縱使不敵,也能消弭對方施加在自身的影響。而今,卻甚是詭異,連五氣朝元神通都無法徹底阻隔屍皇領域對自身的影響力。

霍玄臉色一變,正待祭出九絕塔護體,就在此刻,面前龐大身影一晃,下一刻,屍皇已然逼近,動作疾快無比,瞬息而至,手持白骨巨劍當頭劈來。

對手實力太強,縱使霍玄的肉身達到堪比頂級道兵的境界,也不敢硬接。倉促之下,他舉起手中昆吾迎了過去。

轟!

刺耳的金鐵交加聲傳出。一道身影從半空如隕石般墜落,重重摔落在地上,正式霍玄。

這屍皇一擊,蘊含的力道竟然強悍無敵,難以抵擋。

墜落在地的霍玄,猛地起身,臉色稍微發白,仰頭看向半空那魔神般存在的屍皇,眸中透著無窮無盡的戰意。

自從修為大成之後,他還是第一次遇上如此勁敵,這頭屍皇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秦氏守護真靈的境界,甚至有可能還要高出一籌!

若換做魔嬰、血脈之力以及浮屠血杖這件逆天魔氣,沒有封印,對上這屍皇,霍玄毫無懼意,有十足信心取勝。而今,他不得不打起萬分精神,全力應對此勁敵!

「法身現!」

卻見他雙手印訣一掐,靈光閃過,頓時,其身形暴漲,化成百丈大小,不弱於屍皇半分。

「三頭六臂!」

又是一聲暴喝。其高若山嶽的法身,開始再度變化,生長出雙頭四臂,宛若魔神,頂天立地。

「聖王甲!妖兵現!」

一副金色鎧甲出現在其體表,護住全身,閃爍古樸玄奧的靈光。隨後,卻見霍玄六臂高舉,一件件奇型法器出現。除了九絕塔和昆吾之外,其另外四隻手臂上,出現了一火紅玉環,一桿紫色長矛,一條金鞭,還有一柄青色雙刃尖刀。

四件妖兵,分別是朱蛤、赤鉗蟻后、金線王蛇和雙頭蛇王四大妖聖所化。對手太強,若然祭出它們對敵,搞不好一個照面下就要遭受重創,非死即傷。而今,它們以妖兵形態顯現,輔以霍玄強大修為,方能發揮出最大威能。

至於剩餘四大妖聖,在這場巔峰對決之下,似乎難以發揮應有作用。故而,霍玄沒有放出它們相助。

「蠻荒聖王,果然道法通天,厲害,厲害!」

站立在屍皇肩頭的言鳩,感受到來自霍玄身上的強大戰意,磅礴如海的威壓氣機,由衷贊了一句。但是他很快語氣一轉,陰測測笑道:「只可惜,老夫的天魔屍皇對你有血脈上的壓制之力,縱使你手段再多,也難逃一死!」

吼——

其身下的屍皇在此刻發出一聲驚天咆哮,彷彿是在呼應。旋即,其後背骨翼猛地張開,狂暴氣機瀰漫而出,竟有一道龍形虛影,盤踞在其頭頂,大口張開,發出一聲震天龍吟。

無形音浪席捲而來,霍玄立刻腦袋一暈,原本在聖王甲守護下-體內恢復平靜的血液,再度躁動起來,不受控制向體外滲出。他大驚失色,再不猶豫,雙手並指在眉心輕輕一點,頓時,一點乳白色光芒綻現,瞬間遍及全身,將體內所有負面狀態盡皆驅除一空,連周遭瀰漫的灰色氣流也被祛盡。

「咦!」

站立在屍皇肩膀上的言鳩見狀,老臉上流露出一抹驚奇。卻在此時,霍玄如狂風驟雨般的攻勢,鋪天蓋地而來。

六臂揮舞,四件妖兵率先祭出。玉環在半空盤旋,無窮無盡的血色毒焰噴薄而出,焚燒過去。紫矛宛若閃電,一個模糊消失不見,下一刻已經直刺屍皇胸口要害。金鞭凌空抽擊,幻化成千萬道金色鞭影,犀利鋒銳,攻擊而去。雙刃尖刀引動潮汐般的巨浪,還有蝕骨消肉的斑斕毒霧,直襲而去。

四大妖兵,在此刻展現出強橫無比的攻擊威能。

屍皇也不示弱,咆哮聲中,手中白骨巨劍肆虐揮舞,風雨不透,襲來所有攻擊盡皆被其擋住,竟然難以侵入分毫。

霍玄見狀,身形一晃,人立刻一個模糊消失不見,下一刻他逼近屍皇,手臂托起九絕塔,狠狠地砸了過去。

轟——

龐大如山的九絕塔,挾帶無堅不摧之力,撞擊而去,頓時,驚天轟響聲傳出,屍皇防禦崩潰,在九絕塔撞擊下,龐大軀體連連倒退,同時胸口處的骨鎧出現裂痕。

大手一招,九絕塔收回,同時四大妖兵在霍玄控制下再度攻擊而去,各般威能輪番上演,頓時將屍皇龐大身軀淹沒。

吼!

屍皇咆哮,其後背骨翼展開,濃濃灰色氣旋直透而出,瞬息間便將所有襲來的攻擊威能化解。其神情狂暴,身軀一閃,便逼近霍玄,手中白骨巨劍當頭斬落。

鏘!

霍玄手中昆吾揚起,架住劈落的白骨巨劍,同時他另一隻大手托起九絕塔,狠狠朝屍皇頭部砸去。

又一次重擊。

屍皇的腦袋硬生生被九絕塔砸中,軀體搖晃,腳步踉蹌後退。霍玄得勢不饒人,六臂揮舞,結出道道印決,一個個巨大的金色手印激蕩而出,如雨點般轟擊在屍皇軀體上。(未完待續……) 轟轟轟……

一輪番攻擊下。屍皇被打得頭暈腦花,踉蹌後退之際,腳步不穩,一屁股坐在地上,頓時響起一陣轟鳴。

「起來!快起來!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言鳩出現在屍皇肩部,大吼大叫。先前激戰之時,這傢伙不知使出什麼秘法,整個人融入屍皇體內,此刻又詭異般現身,大吼著督戰。


霍玄看在眼裡,冷笑一聲,大手一揮,九絕塔激射飛出,在半空旋轉而下,便欲將屍皇在塔內。

吼——

就在此刻,屍皇仰頭看天,發出一聲驚天-怒吼,旋即,一道龍形虛影再度顯現,盤踞在其頭頂,透出無比龐大的力量,竟然硬生生抵擋住九絕塔之勢。

而此刻,屍皇彈飛而起,在半空揮起巨拳,一拳轟去,便將九絕塔震飛。

「好傢夥!」

霍玄看在眼裡,心驚不已。激戰到此刻,他一直佔據主動,諸般神通威能打得屍皇沒有還手之力,但是,屍皇肉身防禦太過變︶態,四大妖兵幾乎難以傷及它半分,即便是在九絕塔撞擊下,屍皇體表覆蓋的骨鎧也只是碎裂少許,片刻后便恢復原狀,沒有半點損傷。

如此變︶態的防禦力,想要將其擊敗,難如登天。

就在此刻,騰空而起的屍皇,揮舞白骨巨劍,再度逼近而來。霍玄心神一凜,四大妖兵盤旋揮舞,激射而去。與此同時。霍玄一手托著九絕塔,一手高舉昆吾,齊攻而去。

轟轟轟……

激斗聲,回蕩山谷,響徹天地。屍皇再度出擊,神情狂暴,憑藉強橫肉身竟然跟霍玄斗得難分難解,勢均力敵。

「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再一次被霍玄狂風驟雨般攻勢擊退之際,言鳩又現身在屍皇肩膀上,神情瘋狂。大吼大叫。原本就被霍玄打得頭暈眼花的屍皇。似乎覺得耳邊傳來的聲音太聒噪,令它煩不勝煩,其大手猛地伸出,竟然徑直朝肩膀抓了過去。

「屍皇!你要幹什麼?快放開我。我是你的主……」

言鳩驚恐的話語聲還沒說完。其人便被屍皇大手抓住。徑直塞入其血盆大口之中,凄厲慘叫響起,卻見屍皇猙獰大嘴嚼了幾下。滿口血肉,言鳩此人竟然被其生吞活吃下去,慘死當場。

這一幕,看在霍玄眼中,也是令他感到無比意外。

噬主的屍皇,在吞吃了言鳩之後,神情越發狂暴,咆哮嘶吼著朝霍玄直撲而去,其龐大軀體上覆蓋的白骨鎧甲,一瞬間冒出無數根骨刺,如雨點般攢射而去。

雙方距離不遠,加上骨刺襲來之時迅如雷電,霍玄一個不防,被襲來的骨刺擊中,六臂斷裂一半,身體上也出現好幾個血窟窿,受創不輕。

」該死的!「

身體傳來的劇烈疼痛,令得霍玄勃然大怒。其傷口處在頃刻間,恢復痊癒,斷裂的手臂也重新長出,雙眸噴火,死死盯向直撲而來的屍皇。

心神瞬間沉定,紫府空間,本命元嬰眉心那枚仙根晶體內,數百道乳白色願力交織纏繞,六枚指甲大小的白色晶體,其中之一,瞬間爆裂。

轟——

一道乳白色靈光從霍玄眉心爆發,瞬息間,放射出萬道白光,直撲而來的屍皇,其強悍軀體被白光射中之處,頓時如遭火焚,嗤嗤聲傳出,一個個焦黑的傷口顯現。

屍皇口中頓時傳出凄厲慘嚎聲,本能反應下,倉惶後退。卻在此刻,只見霍玄身形一晃,一個模糊消失不見,下一刻他手持昆吾,逼近屍皇,昆吾刀身挾帶炫目古柏靈光,徑直刺入屍皇胸口。

嗷……

屍皇臉上流露出無比痛苦的表情。其連神兵都難以傷及的白骨鎧甲,此刻竟然被昆吾輕易破開,刀身一寸寸深入,插進它的胸口。

自從霍玄無意獲取眾生願力之後,十縷無形願力,可凝聚成一道乳白色願力,而一萬道乳白色願力,能夠凝聚成一枚願力結晶。


這麼多年來,霍玄收集大量願力,只不過凝聚出六枚願力結晶,珍稀之處,可想而知。先前,他在遭受屍皇詭異攻擊之時,抽取乳白色願力加持,驅散體內的負面反應。

而今,屍皇狂暴,太過難以對付,不得已之下,他只有耗費一枚願力結晶,加持攻擊,欲要將這妖物一舉滅殺!

迄今為止,他也是第一次抽取願力結晶對敵。效果如何,他也不知道,不過從眼前來看,在願力結晶加持下,昆吾攻擊之力何止強大百倍,毫不費力便破開屍皇的軀體防禦。

昆吾刀身,閃爍耀眼乳白光芒,似乎正是屍皇體內陰煞之氣剋星。屍皇被昆吾刺中,好似在瞬間失去所有氣力,眼睜睜看著霍玄加持昆吾,一寸寸刺入自己的身體。


瞬息后,屍皇龐大軀體開始縮小,而霍玄,也隨之收起法身。目光直視而去,被昆吾洞穿胸口的屍皇,身體不停扭曲掙扎,其狀無比痛苦,慘叫嘶嚎。

對於這大凶妖物,霍玄沒有半點憐憫。此物天性兇殘,實力太強,若非今天願力結晶加持攻擊,連他也不敢保證,斗到最後,孰勝孰敗!

若是讓這凶物逃遁,九州之內,恐怕除了他之外,無人能夠將其制伏,到時又將掀起血雨腥風,生靈塗炭,災厄降臨。

因此,這凶物必須死!

霍玄手持昆吾,源源不斷加持願力結晶爆裂衍生出的神秘力量,攻向屍皇體內,摧毀它的根基。

「嗬嗬……」

怪異的聲響傳出。霍玄見到對面這凶物,竟然雙目流淚看著自己,張大了嘴巴,發出一聲聲怪叫,像是在呼喊。

皺了皺眉,霍玄不明所以。可是隨後,他見到這凶物渾身骨質鎧甲開始消散,臉部面容也扭曲變化,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面前。

「叔,叔祖!」

心口莫名一顫,霍玄整個人都呆了,出現在他面前的屍皇凶物,竟然變成了自己叔祖的模樣。

「嗬嗬……」

恢復人形的屍皇,也可以說是霍家唯一的長輩霍千韜,他雙目流淚看著霍玄,張大了嘴巴,發出一聲聲怪叫,像是在乞憐,求饒。

霍玄沒有多想,反手抽回昆吾,刀光劃過,屍皇跪倒在地,雙手捂著胸口,發出痛苦的哀嚎聲。很快,他胸口被昆吾所傷的位置,傷口開始癒合,恢復。而霍玄,站在那裡,臉上除了悲傷,再無其他。

幾息后,屍皇身上的傷口癒合,其氣息卻顯得無比孱弱。抬起頭來,他凝視著霍玄,像是認出眼前這個男子是自己的至親之人,默默流著淚,神情凄苦,張口欲言,卻只能發出『嗬嗬』的怪叫聲。

「你雖被祭煉成妖屍,卻靈性未泯……你認出我了么……你想讓我放過你…放你一條生路,是么?」

話語中,帶著說不出的傷感。

霍千韜跪在地上,不停點頭,血紅色的眼瞳儘是乞憐之意。

「打小,就你待我最好……無論我犯了什麼錯,都是你,一直維護寵溺著我……」

「可是,叔祖你有沒有想過,你現在已經變成了妖屍,還是實力強橫萬屍之皇存在的天魔屍皇……雖然你一縷靈性未泯,但是天性使然,你會以人血為食,殘害眾生……除了我,無人能敵!」

霍玄的聲音漸漸拔高,他的臉上透著難以形容的痛苦,還有一絲決絕,雙手慢慢舉起昆吾,消散的乳白色靈光再度在刀身凝聚。

似乎感受到來自霍玄的殺意,屍皇滿臉驚恐,淚如雨下,不停叩頭做出求饒的樣子,其右手還在身前地面上虛划,一個個大字出現在霍玄眼前。

「我答應你,不傷害一個人類,饒我性命,求你。」

這一行大字出現,讓霍玄心中那一點執念終於消散,無力的垂下手中昆吾。

最終還是不忍心,畢竟,他是自己最敬重的長輩,也是最疼愛自己的人。

「去吧,離開這裡,找一個無人深山修行,永遠也不要入世……」

揮了揮衣袖,一點光芒打入屍皇體內,消失不見。

屍皇聽了,噙著淚水的雙目深深看了霍玄一眼,旋即身形一晃,化成一團灰色氣流遁空而去。

「記住你的承諾,否則,就算你上天入地,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將你誅殺!」

無比堅定的話語聲在天地響起。這一刻,霍玄像是失去了所有氣力,單膝跪地,依靠著昆吾撐住自己的身體,低下頭去,淚水止不住泉涌而下。

良久,方才見他抬起頭來,遙望著屍皇遁走的方向,淚痕猶在,喃喃自語:「叔祖,一路好走……希望你好好活著,永遠也別有那一天……」

話語間,他站起身來,深吸了口氣,揮手祭出九絕塔,塔身旋轉,在半空放射出炫目靈光,頓時,這處煉屍地所有殘存的殭屍鬼物,仿若受到召喚一般,盡皆投向九絕塔,被吸入塔身,消失不見。

幾息后,連同煉屍地鬱結的隱散之氣,也被九絕塔汲取一空。

做好這一切,霍玄收起九絕塔,再不停留,身形一晃,遁空而去。(未完待續。。) 歲月悠悠,一轉眼又過去三十年。

經過初始的,天災,大小國家林立,爭鬥不休,百姓不得安生。直到後來,九州之內大小勢力相互兼并,小國不存,數十大國建立,互相之間達成某種默契,戰亂不再,崩潰的秩序漸漸開始恢復。

存於九州大地上的妖物,在一股強大力量打壓下,不敢肆意妄為,逐漸退隱山林。戰亂止戈,妖潮隱退,如此一來,受益最多的就是那些苦難的人們,黎明曙光乍現,黑暗的日子終將要逝去……

秦州城。

昔日秦氏第一大城邑,在當年妖潮席捲之下,城牆崩潰,處處可見一片廢墟。經過幾十年休養,一座座建築物在廢墟上重建而起,八方勢力來聚,搶奪地盤,不時大打出手,城內治安十分混亂。

其原因,主要是秦州城無主,各方勢力都想在此立足,故而爭鬥不休。

但是有一點,不論是哪方勢力,只敢在秦州城爭鬥,再往內踏足半步,就屬於昔日秦氏皇城地域,任誰也不敢在這裡鬧事……只因為,當年那位魔神般的存在,曾經在此立下不朽誓言。

就是這位的一句話,在當年妖禍為患天下之時,從無一頭妖物,膽敢進入皇城地域禍害。


九州各大勢力,也謹守底線,就算在秦州城鬧得天翻地覆,也不敢波及皇城半分。因為他們都知道,那位的存在,高高在上,無人能及。若是引來他的怒火,無論是多強大的勢力,頃刻間也能土崩瓦解,不復存在。

而秦氏皇城內,留守的秦氏族人得以繁衍生息。當年秦氏在此定都。關鍵是皇城之下,蘊藏了一條罕見巨型靈脈,連帶秦州城內,天地靈氣無比鬱結,堪稱修行寶地。

倖存的秦氏族人,在這祖先留下的寶地修行。事半功倍,短短几十年來,人才輩出,不乏天賦驚艷者,可謂恢復了幾分元氣。

但是。他們仍舊謹守一點,從不踏足皇城之外,與世隔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