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站的是愛德華和莫妮卡。

她剛在平台的堡壘里換好衣服,和莫妮卡一樣,內襯作戰服,外穿巨鱷皮甲。

只有愛德華還是那身作戰服加胸甲的打扮,身後還背著火箭背包。

與兩個姑娘的中古騎士風格的打扮顯得格格不入。

「還沒來啊!都等了十分鐘了!」

莫妮卡打著哈欠說道。

「這不正常……它好像在觀察我們!」

愛德華說道。

「在哪?」

莫妮卡和安德莉亞同時問道。

「十點鐘方向,大概一公里遠的海面下!」

愛德華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

騎士公主奇怪的問,

「水溫,我的頭盔里有『腹蛇之眼』這個偵測熱量的魔法陣。

那一塊的水溫比別的地方低了不少!」

愛德華說道。

「這麼冷門的魔法陣你都裝備了?

怎麼我的頭盔里沒有?」

莫妮卡問道。

「我前幾天研究那個遺迹拿回來的水晶球,對魔法陣集成略有所得,新添加的……

好了,不要問無關問題了,那東西出來了!」

愛德華打開頭盔面罩,說道。

就見不遠處海面上,水花翻騰,一條破破爛爛的古舊帆船躍出水面。

「我當是什麼呢,這不是『飛翔的河南人號』嗎?

呸,是『飛翔的荷蘭人』號。」

愛德華吐了個槽,心想這世界難道也有加勒比海盜?

安德莉亞和莫妮卡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沒空搭理他的胡言亂語。

可是接著他就吐不出槽了,因為那艘船還在繼續升高。

船舷上掛滿了各種灰黑色的血肉,還在不時蠕動著。

數十條巨大的章魚腕足從水面伸出來,凌空胡亂舞動著。

彷彿這條船是被海中的巨型章魚寄生了一樣。

章魚海盜船上的腐肉緩緩蠕動著,腕足排開海水,想著

愛德華三人在看到眼前的怪物海船之後,忽然泛起一陣頭暈噁心的感覺,耳中忽然鳴叫不止。

彷彿一把大鎚狠狠的砸在腦仁上。

愛德華趕緊將面罩合上,開啟了胸甲上的空氣盾法陣。

同時心裡在吐槽,這他喵的還帶掉san值的嗎?

空氣盾剛剛開啟,便像是被吹起皺紋的湖水,泛起一圈圈的波紋。

安德莉亞和莫妮卡也帶上了頭盔。

耳中的嗡鳴聲小了許多,但她倆沒穿愛德華製作的胸甲,沒法開啟防護法陣。

愛德華趕緊施法給她倆套上空氣盾,三人才算恢復過來。

這時候,那艘章魚海盜船已經離得近了一些,遠遠看見船隻甲板上人影攢動,密密麻麻的排列著一群群的骷髏與乾屍。

這些骷髏和乾屍身上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手持著銹跡斑斑的武器。

黑洞洞的眼眶裡彷彿有星星點點的綠色火焰在燃燒。

愛德華想,如果在晚上看到這一幕,一定非常壯觀。

視線移到船頭,在船首像的位置,腐敗的血肉延伸到這裡,有一個披著斗篷的人形取代了船首像。

他的下半身淹沒在那些腐敗血肉之中,彷彿他是從那些噁心的東西里長出來的一樣。

就見他微微張開雙臂,手持骷髏法杖的右手指向站立的三個人,一朵慘綠色的雲朵以極快的速度飛向了三人。

「卧槽!這是劇毒新星!對面是個死靈法師!」

愛德華還有功夫吐槽,身旁的兩位姑娘卻動了!

安德莉亞和莫妮卡知道愛德華這傢伙反應慢,不約而同的架住他的胳膊,向著長橋的方向躲避。

劇毒新星堪堪打在他們剛剛站立的石台上,腐蝕出一片滿是氣泡的大坑。

愛德華回頭一看,那片堅實的石台已經被腐蝕的坑坑窪窪,原本設計能承載炮擊后坐力的厚重石台垮塌下去。

不由得在心裡重新評估了一下對方的實力,最後得出結論:

「這是個死靈魔導師!

不能跟他們近戰,莫妮卡,我掩護你們,趕快放出飛車飛到天上去!」

可是他說的有點晚了,巨大的章魚海盜船撞上了人工島,那些章魚腕足纏到長橋上。

密密麻麻的乾屍和骷髏兵跳下船來,大張著嘴巴,似乎是吶喊著向他們衝鋒而來。

安德莉亞和莫妮卡拔出長劍,釋放出一發橫向斬擊的風刃,那些骷髏和乾屍立即被掃到了一大片。

她大喊著說道:

「不能走!我們得纏住這些傢伙,等援軍趕到,不然白鷹城會遭殃的!」

愛德華無奈的將安德莉亞向後一拉,說道:

「這些雜兵魔抗很低,你節省點魔力,準備放大招!」

愛德華踏前一步,雙手手腕上的卡槽一陣翻轉,兩張風刃術的卡片露在外面,魔法陣上亮起了閃亮的光芒。

隨即,一串密密麻麻的風刃從愛德華的身前產生,成一條直線飛向衝過來的骷髏和乾屍。

長橋上被掃到了一大片,大量的乾屍和骨頭殘渣噼噼啪啪的落入海中。

長橋,怪物,一掃一片,讓愛德華忽然有了前世玩那種一刀999劣質私服的古怪感覺……

7017k鳳娘看着李千陽的帳篷,躲開巡邏還有夜起的士兵,偷悄悄的朝李千陽的帳篷摸去,殊不知她早就被發現了,在靠近李千陽帳篷的時候就發現了。

李千陽也是無奈,他沒想到這個女人這麼執著,隨…

《神皇歸都市》猴子 章建軍知道是鄭小梅帶來的,先跟劉軍海寒暄了幾句才離開。

這一路上鄭小梅都沒說過什麼話,她只是看了看。

「你有什麼話想說嗎?」

「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被他們欺負。」

章建軍有些意外,他笑了笑:「我怎麼可能被欺負呢,真是個傻瓜,走吧先帶你去吃頓飯,好不容易來趟鎮上。」

二人吃了頓飯才回去。

這件事情全村的人都知道了,鄭老漢在門口等了老半天,看到章建軍安然無恙的回來才鬆了口氣。

「建軍,你沒事吧。」

「爸,我沒事。」

村子里的人平時雖然都不聯繫,但關鍵時刻還是管用的,幾人坐在門口氣呼呼的說道:「這李大牛真不是個東西,這不是賊喊捉賊嗎?」

「就是,真當咱們村子的人是好欺負的,下次他要再敢這樣咱們就一起把他給打跑!」

向來跟章建軍不對付的人都為他們打抱不平。

「對了這桃林肯定有損失吧,咱們一起攢了點錢,雖然不多但你也別嫌棄,都是咱們的一點心意。」

婦女笑了笑,這裡面總共是一千塊錢,是每家每戶攢起來的。

「謝謝你們。」

章建軍沒想到他們會這麼幫自己。

「謝什麼,咱們都是一個村子的,之前還誤會過你,要不是你咱們的桃樹能長得這麼好嗎,以後還要靠你呢。」

大家相視一笑。

就這樣時間過去了半個月,村子里的桃樹已經成熟了,個頭很大色澤還好的很,章建軍特意摘下了一個咬了一口,聲音清脆的很,味道也甜滋滋的。

「不錯,這一批水果的味道好,個頭也大,肯定能賣出一個好價錢。」

等了這麼久,章建軍終於等來這個機會。

不過還沒到桃樹最佳的上市時候,還要再等幾天,正好這幾天章建軍可以做點別的工作,投資是拉到的,上市的流程以及包裝。

章建軍先摘下了一竹筐的。

「小梅,我先去鎮上一趟,你在家裡。」

「好,路上注意安全。」

說完章建軍就坐車離開了,他來到了劉軍海的家裡,背著一竹筐的桃子,剛到就拿了幾個給劉軍海。

「劉先生,這是我們村子的桃樹你嘗嘗。」

桃子的個頭大還很飽滿,現在市面上哪裡能見到桃子。

「你們村的桃子比別人的都提前一個月出來呀,這看著不錯,我嘗嘗看。」

劉軍海作為一個商人,就算是再看好章建軍也得嚴格把關,如果味道不好不過關,那怎樣都不會幫忙的。

他咬了一口立馬發出清脆的聲音,甜味十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