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雨生抿唇,走上前,在她身旁站著,甚至不敢坐。

「媽,你身體怎麼樣?」擔憂的語氣。

「我這身體,總有一天要被你給氣死!」

「你說說,這熱搜是怎麼回事,文遙不在意你以前有男朋友,好不容易訂婚,眼看著就要結婚,你竟然又和別的男人傳出這樣的消息,你讓我和你爸的面子往哪裡放,你讓路氏集團的面子往哪裡放?」

「我原以為你很有分寸,現在看來,是我高估了你。」

「那程家的人,是你可以染指的?」

同是豪門大家,路母自然也是知道程家的。

對於程家,她沒有什麼好的印象。

再加上兩家又不在一個行業,自然更不會有什麼牽扯。

「媽,我不會和謝家聯姻。」什麼商業聯姻,不過都是為了彼此的利益罷了。

到他這個高度,聯姻幾乎就是擺設,完全沒有必要。

「我喜歡程古越,我想和他在一起,媽,謝文遙可以,為什麼程古越就不行?」

「如果是為了利益,程家不比謝家好太多太多嗎?」

程家和謝家之間,差了不知道有多少。

路母震驚的看著路雨生,似乎是沒想到他會說出這麼一番話。

一時間,更是氣的不行。

「我說不行就不行,程古越是男的,那是一個男的,我不允許!絕不!」

「你要是想和他在一起,那就等我死了以後!」

「媽……」路母的話說的太重了,路雨生的眼中滿是驚恐。

她竟然用她的命來讓他妥協?

路母心痛的看著路雨生:「女孩子不好嗎?哪怕不是謝文遙,只要你帶回來一個女人,是誰都無所謂,為什麼要是男人?為什麼?」

路雨生抿了抿唇,一邊是心中至愛,一邊是至親,天平的兩邊,對他來說,同樣重要,他並不想去傷害誰。

不論哪一個,他都無法割捨。

江念站在一邊瞧著他們母子說話,想想聽著那聲音都是一嚇一嚇的,躲在江念的身後,露出一個圓潤潤的腦袋,陌生的望著眼前的人。

在想想心中,路雨生從來沒有這般痛苦過。

江念讓系統掃描路母的身體,心臟病確實很嚴重,根本經不起刺激。 夜千羽因為被北流殤吸了太多血,正貧血,被白洛影這麼翻過來倒過去地一折騰,眼前都發黑了,還好師父大人體貼,將她抱下了地。

白洛影看著眉頭抽搐不已的左影和傅錦城,才反應過來他的措辭可能有問題,他們該不會以為……

他的意思是他快要到極限了,快要維持不住龍形了,這也能想歪!

不過顧不上解釋了,他還有兩件大事沒做呢。

第一件大事自然是料理黑蛟。

說好的一招秒,長尾狠狠一甩,體型和他差不多的黑蛟就被拍飛了出去,骨頭被拍斷好幾根,重重地摔落在地。

重傷足矣,交給他們補刀吧!

第一件大事做完,白洛影立刻開始做第二件大事,他想知道他變成人形后,是否英姿颯爽,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他一邊變成人形,一邊問夜千羽:「無良主人,看哥帥不?」

白色巨龍驀地消失,一個赤身果體、不著寸縷的年輕男人出現在幾人面前。

年輕男人身材頎長、墨發飛揚,帥歸帥,然而關鍵部位一覽無遺,簡直辣眼睛。

北流殤反應飛快,第一時間將夜千羽的頭按到他懷裡。

左影和傅錦城有些目瞪口呆,一聲不吭直接變成人形,這貨果然一點常識也沒有,回過神來后,也連忙撇過頭去。

白洛影看到幾人的反應,心拔涼拔涼的,該不會他的長相很對不起觀眾吧?然後才感覺到身上涼颼颼的。

低頭一看,他怎麼什麼都沒穿?就連最隱秘的那裡連塊遮羞布都沒有……

這不對啊,電視電影里根本不是這麼演的……

老天爺玩他是吧?怎麼不幹脆一道雷劈死他呢?

好在他到極限了,下一刻就變回了狗形態。

總結一句就是,帥不過三秒,持久不過三十秒。

再總結一句就是,充電兩小時,通話五分鐘。

當然這只是比喻,白洛影變回原形需要消耗額頭黑蓮印記積攢的力量。

變回狗形態后,他額頭本來已經有一點變黑的黑蓮印記又淡了回去,之前從夜千羽那吸收的半階修為不到三十秒就被消耗光了。

「小羽兒……看到了嗎?」北流殤真的是掐死白洛影的心都有了,竟然當著小羽兒的面變成人形!

夜千羽有點懵:「看到什麼了?」

她眼前發黑,才緩過來,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北流殤看著自家小徒弟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才松下一口氣來。

夜千羽看到已經變回狗形態蹲在地上畫圈圈的白洛影,訝異了一聲:「你怎麼這麼快就變回來了?」

白洛影不吭聲,甚至是拿屁股對著幾人,老子現在不想說話,誰都不要理老子。

「別管他。」北流殤拉起夜千羽的手,朝趴在地上直哼哼的黑蛟走去。

這麼一折騰,黑蛟的狂化狀態直接過去了,副作用開始來了。

修為掉了不說,五臟六腑還翻騰不休,喉頭也一陣陣的發甜,感覺快要死了一樣。

「小羽兒,你說怎麼處置他?」北流殤將處置權交給了夜千羽。 「路阿姨。」

江念本來是不想插手的,只是看到路雨生糾結的樣子,怕是路母在這麼說下去,他真的就會動搖了,到時候,程古越要有多傷心呀。

她拉著想想的手走上前,柔柔的叫了一聲。

「你是?」

路母看向江念,目光疑惑。

「雨生的女朋友嗎?」

江念無奈搖頭,道:「我不是,但雨生口中的喜歡的那個男人,是我的小叔。」

路母目光凝視著江念,漸漸兇狠。

「出去,我們路家,不歡迎程家的人!」

江念卻只是淡淡一笑,說:「阿姨,我今日過來,只是想要看看您的身體的,是雨生求著我過來的,他擔心您的身體。」

路母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路雨生,抿了抿唇,對江念的敵意才是變小了。

「江小姐,請坐吧。」

「這位小姑娘是……」

路母目光怪異的落在了想想的身上。

「我的女兒,想想。」

「路奶奶好,不生氣了,好不好?」想想甜糯的聲音響起,說著話走上前,蹺起腳尖伸出手,撫平了路母緊蹙的眉。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路母微微一愣。

心裡本身就喜歡小孩子,此時見到想想這麼乖巧,心中更是喜愛的緊,瞬間掃平了路雨生帶來的陰霾。

她和藹的笑了笑,將想想抱在了懷裡。

抬頭對著江念笑道:「你和程燃的孩子都這麼大了嗎?」

江念點頭。

「你也趕緊給我生個孫子,不然就別回來了。」

路雨生愁容滿面,很無奈。



程家。

「大少爺回來了。」

沈管家開心的看著程燃,眉目慈祥。

「她人呢?」

他話音剛落,就看到二樓出現了一個人影,眼睛紅紅的,似乎剛剛哭過的樣子。

他微微蹙眉。

「哥……」

少女飛奔而下,想要撲到程燃的懷裡。

誰知程燃微微一個側身,躲開了,少女身子不穩,就往前直接摔,要不是沈管家眼疾手快,怕是真的要磕在地上,臉朝下的那種。

好不容易站穩,程簡嘴角狠狠一抽,這特么是親哥?

也不怕她毀容。

程簡很隨意的摸了摸臉,瞪著眼前一身凌冽的人,怒道:「你是不是在嫂子面前也這樣。」

死直男!

活該三十歲才找到老婆。

程燃白了她一眼:「你不在學校好好上課跑回家做什麼。」

「我看到網上的東西了。」

「哥,小叔的事情是真的嗎?」連程簡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她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聲音都在抖。

那一雙眼裡,是出奇的認真和期待。

在期待什麼,她自己也不清楚。

程燃很自然的回她:「是。」

一瞬間的感覺,程簡只覺得五雷轟頂,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

「大小姐?」沈恩急忙扶住程簡,「你怎麼了?」

程簡晃了晃頭,口不隨心的說:「我沒事,就是連夜坐飛機回來,有些累,我上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扶你上去吧?」

「不用了。」

程簡推開了沈恩,自顧自的往樓上走。

中間左腳絆右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可這次,不管怎麼努力,卻也站不起來了。

「哎呦大小姐你沒事吧?」沈恩就要上前,卻見一個人比她更快。 在夜千羽看來,有兩種處置方法。

一是直接殺了取內丹,剝皮抽筋剔骨。

二是等弄死躲下水潭的那個人,將他變成自己的第五隻契約獸寵。

夜千羽想了想,選擇了第二種處置方法。

她想提升實力,這頭黑蛟的修為應該不低,契約一下的話,她的修為應該能提升個半階到一階。

北流殤的意思其實是,怎麼處死這頭黑蛟,讓夜千羽給這頭黑蛟定個死法。

「小羽兒,這貨個頭這麼大,太難養了,還是殺了吧,你想提升修為的話……」說到隱秘的話題了,北流殤低頭附在夜千羽耳邊,「有為師就足夠了,一會兒回去了我們就雙修,小羽兒想提升幾階都行。」

夜千羽黑線,師父大人竟然還在想著啪啪她?

「蚊子再小也是肉。」

左影和傅錦城就在一旁,夜千羽不好跟北流殤說,她暫時是不會和他雙修的,就隨口道了這麼一句。

黑蛟聽著兩人的對話,快要鬱卒而死了。

從前都是他欺負別人,他真的是沒想到,他也會有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一天,連自己的命運都無法決定。

段龍貓在潭底,估摸著黑蛟差不多該搞定了,拿著避水珠又上來了。

結果頭剛探出水面,就被不知道什麼人給拎了起來。

拎他的是左影,段龍抬起頭一看,我的媽呀,除了他的黑蛟趴在地上直哼哼,其他人竟然毫髮無傷!

怎麼會這樣,這可是蛟啊,而不是什麼普通的妖獸!

北流殤要問段龍那個變態女人的事,不能當著夜千羽和傅錦城的面問,就和兩人說了一下,將段龍帶到了一旁的樹林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