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蕭默所在甬道出口處,也有一柄上品戰刀懸浮著,這戰刀刀身血紅,刀腹中央還有一道血槽,散發著一股強盛氣息,在戰刀周圍的虛空中,先前說話的葉良辰以及數名萬劍宗弟子盡皆紅著眼睛對視。

萬劍宗的四名精英弟子似乎有些委屈,神色憋屈。

為什麼?

論在洪荒大陸的地位,葉家雖然富甲天下,可要和萬劍宗相比還是略有些許差距的,可葉家此次來的祭骨修士足有近兩百位!這偏殿中虛空懸浮的強者有近乎一般都是葉家人!

足足是萬劍宗的四倍!並且,葉良辰乃葉家少主,身份豈是萬劍宗一普通弟子能比擬的?

若是葉家少主在此地隕落了,或是被萬劍宗弟子殺了,一旦傳出去那真是捅破天了,葉家完全可以廣布懸賞,屆時無數殺手都會沸騰,萬劍宗將永無寧日。

「葉良辰,這上品靈器戰刀明明是我萬劍宗縣發現的,你未免太霸道!」血色戰刀旁一留著長辮子萬劍宗弟子咬牙道。

戰刀旁的其他幾位萬劍宗弟子以及幾百丈外其它懸空的靈器旁的萬劍宗弟子盡數恨恨的望著葉良辰,卻無一人發話。

「我葉家富甲天下,我祖爺爺乃上古時代人物,遠古大妖白虎乃我葉家守護獸,你憑什麼跟我玩?」葉良辰語調平常,可眼神卻壓根沒正眼瞧過萬劍宗。

「你——」萬劍宗弟子臉色漲紅。

「嗯?紫衣殺手?」身體緊緊貼著甬道石壁的蕭默忽然眼神一凝,望向幾千丈外的一紫色身影。

那紫色殺手獨自守著一靈器,周圍卻是無人敢搶奪,在蕭默向他投去一瞥的同時,他好像也是有所感覺,側過頭向蕭默所在甬道方向隨意掃了一眼,旋即便又移開了目光。

這紫衣殺手好強!怕是在這數百人祭骨強者中也是最巔峰的幾個!

蕭默心頭一凜,有世外天殺手在,就得當心了,萬一被這紫衣殺手瞧出來自己被沒有被墨皇液控制神智,那就是大麻煩!

這些人盡數凌空靜修著,蕭默又窺探了一會,發現除了萬劍宗和葉家人以及唐國番僧外,世外天殺手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紫衣殺手一個,也是鬆了口氣。

只有一個紫衣殺手,還好,這麼多人,混亂之下,或許並不會注意到自己。

蕭默心頭思索著。

忽然,虛空中的祭骨修士卻是開始有了躁動跡象。

「子時快到了,大夥提提神,子時一到,禁制也就鬆動了。」

「對,今日咱們爭取多搶幾把靈器!」

……

「子時?禁制鬆動?」

蕭默一愣,旋即便是恍然。

敢情這些人一直守在靈器旁邊,是守株待兔啊!

「呵呵,子時……」蕭默咧咧嘴。

時間流逝,一炷香時間后。

「嘩」

懸空石墩下的無盡岩漿突然沸騰了,與此同時,虛空中,所有懸浮的靈器也開始散發了朦朧青色光暈,開始震顫起來。 轟隆隆。

暗紅色岩漿已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往上溢,虛空的靈器震顫越加激烈,隱隱有要飛離的跡象。

虛空中,所有人眼睛都紅了,盡皆死死盯著面前的靈器。



某一刻,地底岩漿溢出地表,及至懸空石墩底部,甚至都有少許岩漿倒流至甬道,蕭默駭得頭皮發麻,連忙退進甬道,遠遠在甬道內觀望。



無數靈器像是受到了某種吸引,盡數下墜,一柄柄靈器戰刀、戰靴、斧頭鑽進岩漿,而一些品階高點的早守在一旁的祭骨修士則是紛紛出手搶奪。

「抓住!」一穿橘黃色袈裟的唐國番僧大喝。

「穩住,千萬別讓這上品靈器戰靴溜了!」一黑衣青年目光有著瘋狂。

「滾!」一披頭散髮獨行青年修士一腳將一個葉家修士踹開,旋即猛地向面前的戰斧抓去!



紫衣殺手一探手,直接攥住了一柄上品靈器匕首,可那匕首卻是像有靈性一般,瘋狂逃竄,連帶著牽引紫衣殺手的身子也在虛空中極速閃掠。

「老夫就不信邪了,今天一定要降服你!」一老頭死死抱住一把上品靈器扇子,任由那扇子逃竄就是不鬆手。

混亂,極度混亂,所有人都開始哄搶,或是死死攥住手中的靈器,或是在一旁撿漏,待別人手中靈器開始穩定時,便直接掠上前搶奪!

「此寶劍,良辰要了!」虛空中,葉良辰掄起一腳,狠狠揣在一萬劍宗弟子的腹部。

咯吱,骨頭斷裂聲響,那萬劍宗弟子當即鮮血狂噴,手中的寶劍直接脫手飛出被葉良辰一把抓在手裡,旋即,萬劍宗弟子頹然掉入岩漿。

「啊——」

那萬劍宗弟子一聲慘嚎,須臾,肉身直接被岩漿吞沒,身死!

「這岩漿……」蕭默瞳孔微微收縮。

絕對不能碰到岩漿,這岩漿極度危險!



又有一萬劍宗弟子被人一腳踹下來,眼看又要跌進岩漿。

蕭默眼睛閃過一道亮光。



身體瞬間化作一道幻影,論身法,蕭默沒法虛空飛掠,可在石墩上飛馳的速度那也相當的快,和虛空中大多數祭骨修士的速度也差不了多少。

正當那萬劍宗修士要跌進岩漿時候,蕭默用腳一勾,隨即身體便隱沒在一片血紅色霧霾中,右手也變得通紅,一掌按在他胸前。

血魔大法!

「啊——」萬劍宗弟子根本沒反應過來,臉色蒼白,眼神驚恐,他還在慶幸有人救了自己的同時,陡然感覺到自己渾身精血在極速流逝。

「什麼鬼?」萬劍宗弟子一聲驚叫,一息時間內,他像是直接蒼老了十歲,臉色慘白得沒有一絲血色,大驚之下猛地一掌擊在蕭默後背。

「嗯!」

蕭默一聲悶哼,將湧上喉嚨的鮮血硬生生吞回,旋即他直接兩手緊緊抱著萬劍宗修士,同時,血魔大法催發到極致。

「啊——啊——」萬劍宗弟子慌亂之下,連連揮掌,可被血魔大法汲取大部分精血的他消耗極度嚴重,一掌發出的威力越加微弱,打在蕭默身上跟撓癢沒區別。

須臾。

萬劍宗弟子聲音越加微弱,而後變成白骨,掉入無盡岩漿中。



蕭默將他的須彌戒指收入懷中,而後掉頭就往甬道處狂奔。

這一幕說來緩慢,實際上也就短短三兩息時間,偏殿內此時極度混亂,根本沒人注意到蕭默。

汲取一個祭骨後期修士的精血后,蕭默渾身都溢著紅光,臉色潮紅,就彷彿是剛喝過幾大缸烈酒似的。

「呵呵,這一個祭骨後期修士的精血真是大補啊!」蕭默咧嘴笑了笑,一溜煙重新鑽入甬道里,找了處安靜角落便開始煉化、提純剛汲取的精血。

血魔大法汲取的精血是極為龐雜的,必須提純再提純,否則就有根基不穩,爆體的危險,蕭默對此特別慎重,寧可浪費也務求精純。

半柱香時間后,蕭默感受著體內明顯強盛許多的內息,大笑起來。

按照這個進度,再有個三四個同等修為的精血便能再度貫通一條經脈,這簡直是神速! 爹地,懶蟲媽咪要翹家 絕對的大補!

「再去瞅瞅,撿兩條死魚回來。」蕭默笑笑,隨即又竄到甬道出口,小心避開岩漿,安靜等待起來。

哄搶依舊在繼續,陸續有祭骨強者跌入岩漿慘死!

蕭默也是有選擇的,非萬劍宗修士不殺,這其中有許多都是葉家的,可蕭默根本沒想過上前偷襲,倒不是不想汲取精血,而是不想惹麻煩。

有恩銘記,有仇報仇,很簡單,也是蕭默的準則。



又有一名萬劍宗修士墜下,眼看就要跌入岩漿。

蕭默當即縱身一躍,腳尖在石墩上一點,一躍十幾丈,直接來到那萬劍宗修士身邊。

血魔大法!

依樣畫葫蘆,這一次,那萬劍宗修士連慘叫都沒發出,片刻就在血魔大法的吞噬下化作白骨。

「才祭骨中期。」蕭默撇撇嘴,也不敢多留,連忙又竄回甬道,盤膝煉化。

……

等蕭默再度返回到甬道出口時候,虛空中的哄搶已經到了尾聲,已經消弱了許多,並且,蕭默注意到不少墜入岩漿后的靈器又緩緩飛回至虛空,像是補充了能量一般,安靜的在虛空中懸浮著。

而那岩漿,也開始緩緩下沉,片刻后,又沉入至原來位置。

眼睛一掃,虛空中的靈器也少了一部分,這些都是被滴血認主馴化成功的。

這偏殿內的靈器怕是有上萬柄,即便是少了幾百柄,似乎影響也不大。

可蕭默卻隱隱覺得……這偏殿內的溫度好像更高了?

「哈哈,今日運氣不錯,搶了三柄!」一葉家修士哈哈大笑。

「這偏殿簡直是福地啊,明日繼續!」一散修嘴角也有著笑容。

「明日再來……」蕭默撇撇嘴,掃了一眼偏殿,悄悄地又往回走了一段。

今日雖然一柄靈器都沒搶到,可好歹搶了兩個活人,修為更進一步,並且,血魔大法的境界也在極速提升著,按照這種速度蕭默相信,不出一個月,血魔大法將提升至最少第七層,並且,再貫通兩條經脈都正常。 時間過得很快,翌日,子時。

偏殿內一如先前的混亂,虛空中,靈器在極速下墜,所有人都沒閑著,都在拚命搶奪靈器。

靈器這東西,沒人會嫌少,像上品靈器在外界都是值過萬下品源石的,這幾乎相當於一般祭骨後期修士的全部身家了,很多祭骨散修都沒有一件像樣的靈器!

至於極品靈器?一般都沒有賣的。

而此地,足足上萬件靈器,這絕對是寶藏!

「這件上品戰衣,良辰收了。」

葉良辰絕對是個奇葩,專挑上品靈器下手,通常情況下,每天都能搶兩三件!

一來葉良辰本身就是祭骨巔峰修士,在這數百人祭骨修士中實力算是頂尖層次,二來身份特殊,其它修士,尤其是散修,或多或少都有些顧忌。

「可惡!」一獨眼散修咬牙切齒地望著葉良辰搶了自己的上品戰衣飛逃。僅有的一隻眼睛冷冷地掃了葉良辰一眼,旋即便恨恨收回目光。

「咦,中品靈器拳套?」獨眼散修倏地眼睛一亮,盯著下方几百丈外即將鑽入岩漿的一雙散發著青蒙蒙光澤的拳套。

忽然。

灰影一閃,一個著灰色長袍的青年極速掠來,一把將那青色拳套抱在懷中。

「哼!一個煉經修士也敢來搶靈器?」獨眼散修臉色一沉,當即憑空向下一蹬腿——



虛空震蕩,蕭默被一記隔空腿蹬得一個趔趄,可他緊緊抱著拳套不鬆手。

咻咻

中品拳套想要逃遁,蕭默身體被牽引著東遊西盪,蕭默竭力控制著不讓拳套升空。

一旦升空那就麻煩了,以自己煉經修為,升到幾千丈高空中,一旦摔下來,怕都要直接摔死!

「小輩,此中品拳套不是你能掌控的,給我吧,不殺你。」獨眼散修朗聲大笑道,身子也在極速俯衝而來。

「呵呵。」蕭默舔舔嘴皮,隨即雙手直接伸入拳套中,戴上拳套。

想要中品拳套認主,收入戒指顯然還要費一些周折,可戴上拳套總比一直抱著要好些。

這偏殿內的靈器不比外界,都是極度暴虐狂躁的,像外界的靈器,無主的直接滴血就可以,片刻就能認主成功,可在這裡不但要滴血認主,還需要持續注入內息馴化,這顯然不是一時半刻能完成的。

「哼!不知死活。」獨眼散修眼中冷光閃爍,當即從須彌戒指中抽出一柄中品靈器戰刀,隔著過百丈的距離,遙遙一刀劈來。

咻——

恐怖的氣浪,空氣似乎都被撕裂了,蕭默臉色一變,只來得及跳開數丈,避開刀罡正面。

轟隆隆。

一刀,一塊丈余大的石墩當即裂開,岩漿飛濺,僅僅是刀氣都讓蕭默感到體內氣血一陣翻湧。

「好強!」蕭默凜然,隨即直接掏出了在甬道內撿到的那塊殘破的青龍鱗片。

這青龍鱗片著實鋒利,可蕭默雙手戴著拳套,倒也不擔心鱗片割傷自己的手。



獨眼散修又是一刀劈來。

蕭默堪堪閃過,刀芒幾乎是擦著背部劈在石墩上,石墩霎時震得四分五裂,與此同時,蕭默攥著青龍鱗片照著獨眼散修左臂猛地一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