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旻日側頭睨著喬楚惜恬靜的面容,眼底劃過一絲心疼。

他知道,一直以來都有人在背地裡暗算著她,這一次,若不是有人救了喬楚惜,恐怕……

「看我做什麼?我臉上有東西?」

喬楚惜睜開眼,與赫旻日對視上。

赫旻日沒有逃避視線,直視著她靈動的雙眸,那一刻,她久違地感覺到,在他身上所散發出來那股熟悉的感覺。

那是熾熱,堅定。

靜默片刻,他篤定地對她沉聲說,「煦知,我會讓他們消失在訓練島,從今以後,不會再有任何人能傷害你。」

喬楚惜沒有說話,重新闔上雙眸。 剛剛和員工鬧騰可不是僅僅是玩,他從那些員工的嘴裡套出了一個重要的消息——工廠的東南門右側兩百米不到的地方有個小木門,被枯草遮住,他們偶爾會從這裡溜出去放放風。

有了這道門,他和林知漪就可以不用翻牆進去了。

「也不知道袁秘書那邊怎麼樣了?」林知漪低著頭,眉間緊蹙。

「放心,還有胡律師在那裡幫她呢,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咱們不把這裡的」

「嗯。」林知漪應了一聲,跟著蘇子安的腳步往東南門跑去。

轉過一個拐角,蘇子安兩人終於到了那道小門的地點。

卻不曾想,見著一個陌生的熟人——「嘿,咱們又見面了!」是那個眉目清秀的青年。

「你怎麼在這裡?」蘇子安皺了眉,下意識將林知漪往自己身後拉去。

「你們別擔心,我沒有惡意的!」青年見著蘇子安下意識的護住林知漪,也忍不住解釋著。

「那你是什麼意?」蘇子安手微微松下來,眼中防備不減。

「我……我剛剛聽你們聊到這裡,就覺得你們一定會過來,就……就在這裡等著,嘿嘿嘿,沒想到你們還真的過來了……」青年撓撓頭,笑得有些靦腆。

「等我們幹什麼?」蘇子安牽住林知漪的手,皺著眉頭問。

「公司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你們肯定是過來找線索的吧!我可以給你們帶路!我在這裡工作四年了,熟得很!」青年眼中閃光,他平時看的偵探小說極多,故事的劇情都是這種走向,「對了,還沒自我介紹,我叫樊小軍,你們叫我小軍就好。」

「可是……」蘇子安還想問問,畢竟在這非常時期,若是他是其他勢力派來的人,那證據就不好說了……

林知漪看著樊小軍局促得不知道往哪裡放的手,面上湧起的紅暈,不由得拉了拉蘇子安的手,笑著揚聲道:「正好,我還愁不知道怎麼走呢,就麻煩小軍幫我們帶路了!」

蘇子安扭頭看向林知漪,正好對上帶著期待的雙眼:「沒事,我相信他。」

「……」蘇子安沉沉地看著她,沒說話。

林知漪心顫了顫,她怎麼感覺面前這人想歪了?於是急忙拉著蘇子安的手微微晃動,「這不是還有你呢嘛,咱們可是兩個人!」

蘇子安這才移開目光,「那就麻煩小軍了。」

樊小軍得到兩人的回應,搓搓手激動地往前走去,「前面就是廠里的小門。」

「你們要去哪裡?」樊小軍帶著兩人穿過小門進到廠里,面對著分叉路一時有些迷茫。

「先去廠房,我要看看是不是原材料出了問題。」林知漪皺著眉,她已經很久沒來廠里看過了,上一次還是高中的時候,被爸爸強行拉來的。

「好,那我們就往左邊走,但是,廠房應該都被貼了封條,我們可能……只有在外面看看。」樊小軍想了想,既然大門都封了,廠房應該逃不掉吧?

「沒事,先過去再說。」蘇子安皺著眉接著。

不到五分鐘,三人一行到了廠房門口,偌大的封條將門窗全部封住,連作為安全通道的備用門都被封掉了。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聽著林知漪的疑問,樊小軍撓著頭,努力思考起偵探小說里的方法。

「直接進去就是。」蘇子安說著,大步往前,大手小心翼翼地把窗上的封條整整齊齊地揭下,轉身沖林知漪問著:「你準備好了嗎?」

「什麼準備好了?」林知漪說完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蘇子安已經把封條撕了下來,「你在幹什麼?!」

「沒關係,一會兒再貼上去就是。」蘇子安從兜里掏出早就準備好的膠水。

「蘇總神機妙算!」一旁的樊小軍完全沒想到長得就像小白臉的蘇子安會準備這些,在一旁驚叫著。

「那得是!」蘇子安挑挑眉,對樊小軍的誇讚就算是收下。

推開窗,扭過頭,一把摟過林知漪,「你準備好翻窗了嗎?」

林知漪被得驚叫出聲,回過神來,不由得讓自己冷靜下來,沖蘇子安翻了個白眼:「不就是翻窗嗎?!」

說著,借著蘇子安的手,雙手撐著窗沿,用力一躍就跳了上去,還不忘扭頭沖蘇子安挑眉咬牙道:「我先進去了,你們慢慢來,不著急!」

蘇子安見著如此記仇的林知漪,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忍了笑意翻身過窗,穩穩落在林知漪身旁,「這速度可還行?」

樊小軍一個人留在窗外,有些迷茫。


這真的是兩個總裁??

怎麼搞得和小偷一樣,身手敏捷?翻窗比他一個工人還利落啊?

正在他想的時候,裡面傳來林知漪的聲音:「小軍,你不進來嗎?」

樊小軍回過神來,想了想剛剛兩人的親密,用力的搖了搖頭,他才不想當電燈泡勒!

就讓他一個人在外面冷靜冷靜好了。

「不了,你們找,我幫你們守風!有人來了,我叫你們!」

林知漪聽此,勾起唇,「好!」

兩人走過流水線,時不時拿起線上的材料往一旁的測試機里放放,一路走到頭,沒有一個原材料有有害的輻射。

那就是產品出了車間,才發生的事!

「我們該走了。」林知漪拉起蘇子安的手,眉頭皺起。

「馬上。」說著,蘇子安拿起一個已經完成的產品放在掌心,「每家珠寶店的產品都會有自家的防偽標記,你們家的標記是什麼?是這個印記嗎?」

林知漪看著珠寶底部小小的『L』字樣,點點頭,「是這個,因為是林氏珠寶,所以就是這個字母。」

蘇子安皺眉,「沒有其他的防偽標記了嗎?只有你們內部人員才知道的,這個標記大家都知道也容易模仿。」

林知漪忽然想到什麼,「你的意思是這次的產品,是別人偽造來針對林氏的?!」

蘇子安目光沉了沉,如果產品的原料沒有問題,那麼用這樣的原材料做出來的產品是不會有任何有害輻射的,但是現在檢查出來有,而且還超過了國家的標準,這就不得不讓人深思。

「可是,所有的產品都是從廠房直接拉到各大銷售點的,怎麼會被人替換呢?」林知漪也疑惑起來,「所有為林氏運輸產品的司機都是和林氏簽了合約的,應該不會做出這樣的事!」

一世情纏 ?」蘇子安眉眼沉沉,忽然想到什麼,拉著林知漪往窗邊走去。 黑夜.在魔龍軍團的營地中.魔龍軍團的士兵們依然和往常一樣在巡邏著.

「所有人.都不能有一絲懈怠.我們要提防三凶星.魔龍女王說過.他們是極其可怕的傢伙.他們會輕易的殺掉我們.所以我們一定要當心.」營地中的一名士兵激動的吼叫著.

「哦.」營地中原本正在駐守的士兵們立刻高聲回應著.


在得到了其他士兵高聲的回答.這名看上去好像是他們長官的人得意的笑了笑.然後便轉過身朝著營地中的一個房間的方向走去.

而就在這時.惡魔化的威爾突然從天而降.他的手裡緊握著已經變成了血紅色的杜蘭達.惡魔化的威爾落到了這名長官的身上.把他猛的壓到了地上.緊接著惡魔化的威爾毫不留情將手中的杜蘭達迅速的插進了這名長官的背部.

雖然威爾的動作十分的快.但是他的這些動作依然發出了不小的動靜.站在營地哨塔上的士兵還是發現了威爾.

「警報.」站在哨塔上的士兵立刻高聲的吼叫起來.

這時愛德華和金也趕了上來.他們兩人站在營地的房頂上.愛德華髮現了正在發出警報的哨兵.他立刻舉起手中的釋靈者.從釋靈者中釋放出一個白色的靈魂.靈魂迅速的朝著這名正在發出警報的哨兵飛去.並且在飛行的途中變成了一個十分尖銳的彷彿針一樣的物體猛的插進了這名哨兵的喉嚨中.這名哨兵的脖子立刻噴出大量的鮮血.並且渾身無力的他立馬從哨塔上摔了下去.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糟了.」愛德華懊惱的說.

這動靜變得更大了.營地中的士兵立刻全都從各自的房間中沖了出來.警戒的號角也立刻洪亮的響了起來.

在聽到了警戒的號角后.士兵們全都警惕了起來.他們立刻將站在營地中的威爾給圍了起來.並且用武器迅速的對準了他.

「他……他就是三凶星之一嗎.」其中一名士兵十分緊張的問.

「應該……應該是吧.你看他.他十分輕鬆的就將我們的隊長給殺死了.」另外一名士兵緊張的高聲叫喊著.


「那……還有兩個人呢.」一位士兵緊張的叫到.

「肯定就在附近.」其他士兵回答著.

「快.快找到他們.」士兵們開始突然叫喊起來.

站在營地中的士兵則紛紛開始抬起頭來四處尋找著.他們希望能找到另外兩個凶星的行蹤.不然他們都會有被突然殺死的危險.

「在房頂上.」就在士兵們漫無目的的四處尋找時.一個士兵的叫喊立刻打破了這一份茫然.士兵們紛紛的朝著營地的房地上看去.而他們很快便發現了他們另外兩個目標..金和愛德華.

金和愛德華兩人正在獃獃的站在房頂上.他們的表情有些茫然.因為他們兩人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誇張的情形.

「愛德華.你覺得這些傢伙能戰勝我們嗎.」金看著營地中這些表情十分恐懼的士兵們.詫異的問道.

「哈.我看這些人可能連威爾一個人都對付不了.」愛德華輕蔑的笑著說.

就在這時.營地中其他哨塔的哨兵們立刻拉起了他們的弓箭對準了站在房頂上的金和愛德華.

接著「嗖」的幾聲.七八支箭便立刻迅速的朝著房頂上的金和愛德華飛去.面對迅速飛過來的箭矢.愛德華立刻舉起手中的釋靈者.釋靈者中立刻飛出許多白色的靈魂.靈魂迅速飛到飛來的箭矢上並且立刻將箭矢給劈成了兩段.

「邪惡的法術.」看到這裡.站在營地中的士兵們全都驚恐的叫喊起來.

「喂.這些傢伙竟然說這是邪惡的法術.」金不屑的說.

「是的.這個世界的人們根本不會使用魔法.當然也不會知道什麼是魔法了.」愛德華解釋道.

「喂.你們是不是太藐視我了.」一直站在營地中的威爾突然說話了.

原本注意力全都在房頂上的金和愛德華身上的士兵們又立刻扭過頭來向威爾.

威爾慢慢的將杜蘭達從被殺的隊長的背部抽出來.威爾慢慢的站起身來.兩眼十分兇狠的盯著自己眼前的士兵.

看著威爾十分兇狠的眼神.這些士兵全都變的異常的驚恐起來.

緊接著.威爾微微的低下頭開始蓄力起來.威爾的身體周圍立刻開始爆發出巨大而濃烈的血紅色的氣.不僅如此.就在威爾在蓄力的時候.威爾所站的地面也開始震動起來.

「啊.」看到這裡.士兵們變得更加的驚恐了.原本緊緊圍著威爾的士兵也開始驚嚇的向後退著.

而這時已經蓄力完成的威爾慢慢的抬起頭來.一臉輕蔑的看著眼前的士兵.然後威爾慢慢的將血紅色的杜蘭達往自己的懷裡收去.

「讓你們見識見識小看我的下場.」威爾表情突然一變.變得十分的猙獰.

「啊.」威爾狂吼了一聲.他立刻將手裡的杜蘭達朝著自己面前猛的揮了過去.緊接著一道紅色的衝擊波瞬間從紅色的杜蘭達中飛了出來.朝著威爾眼前的士兵飛了過去.

「啊.」士兵們全都驚恐的大叫起來.

可是在這些士兵還沒來得及逃離之時.紅色的衝擊波就立刻將士兵們的身體切成了兩段.站在離威爾最近的一群士兵瞬間就被威爾給斬成了兩段.

鮮血瞬間從這些士兵的身體中噴發出來.這壯觀的場景就好像是眼前所升起的血之噴泉一般.

「啊.」站在這群被殺的士兵身後的士兵又更加驚恐的叫喊起來.這些受驚嚇的士兵又立刻向後退去.

可還沒等這些士兵退後兩步.威爾又再一次朝著這些士兵揮出了紅色的衝擊波.這些受驚嚇的士兵又一次的被切成了兩段.

「這是什麼招數.威爾什麼時候學會了這麼兇殘的招數的.他不是一個擁有神聖力量的聖教士嗎.」金看著殘忍虐殺士兵的威爾.十分驚訝的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是在他擁有了惡魔之力之後才學會的招數.現在的威爾雖然身體中發出著滿滿的殺氣.但是卻沒有給我們帶來一絲的壓迫感.」愛德華解釋著.

「但是這樣也太殘忍了吧.」金繼續說.

「的確有點太殘忍.但是以我們現在的樣子.我們根本無法阻止威爾.」愛德華一邊說一邊慢慢的搖了搖頭.

「凶星.恐怖的凶星.」剩下的士兵中立刻有人驚恐的叫喊起來.原本一直圍著威爾的士兵也全都立刻撤退了.他們全都四散逃開.並且一邊逃還一邊驚恐的大叫著.

這時.一直站在房頂上的金和愛德華立刻跳了下來.來到了威爾的身旁.

「不追嗎.」愛德華問.

「不.沒有必要.這些傢伙應該已經沒有了一絲想要繼續戰鬥的念頭了.而且.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逃跑后.魔龍軍團的其他人肯定就會知道我們幹了些什麼.」惡魔化的威爾說道.

「這樣就把事情鬧大了.對嗎.」金問道.

「沒錯.」威爾回答.


可就在這時.就在他們三人正站在原地商量著的時候.突然從營地的一個房間中衝出了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傢伙.這個穿著黑袍的人迅速的朝著威爾他們沖了過來.這傢伙立刻伸出一隻手.他的手上還拿著一把十分短小的匕首.

「小心.」第一個感覺到了背後有危險襲來的金立刻回過頭來大聲的叫喊著.

金迅速的轉過身來.立刻伸出手擋住了這個穿黑袍傢伙的攻擊.

『這傢伙.為什麼我們沒有發現他的攻擊.』雖然擋住了他的攻擊.但是金的心中依然不安的想著.

「呀.」金咆哮著.接著一拳打向了這個穿黑袍的傢伙的臉部.

這個被擊中的傢伙並沒有移動.他就好像是定住了一樣一動不動.

「什麼.」金有些詫異.他的力量應該是可以將他給打飛才是.但是現在他卻動也不動.

而就在金還在疑惑的時候.從這個穿黑袍的傢伙的黑色兜帽下來突然噴出了許多紫色的觸手.觸手迅速的朝著金的身體沖了過來.而一直還在沉思的金卻絲毫沒有注意這一切.

「小心.」一旁的愛德華立刻大叫起來.愛德華立刻舉起手中的黑色符文劍縛靈者.一把將飛出來的紫色觸手給切成了兩段.而另外一邊.威爾也立刻衝過來用他那利爪一樣的血紅色的手抓住了飛出來的觸手.威爾的猛的一用力就將這觸手捏斷了.

「什麼.」從沉思中反應過來的金詫異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不要大意啊金.」惡魔化的威爾嚴肅的對金說道.威爾說完之後立刻舉起了手中的杜蘭達.朝著眼前這個穿著黑色長袍的傢伙猛劈了過去.灼熱的杜蘭達立刻就將他的身體切成了兩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