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厲炎的嘴裡突然輕輕的啐了一下這個名字,然後大步離開。

看著赤厲炎等人離去的背影,酒樓內寂靜一片,而楊沖雨更是雙眼無神的癱坐在地上。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結局,楊沖雨絕對不會當這個出頭鳥,跳下來跟方昊天打這一場架啊!

只是他事先怎麼會想到以他的實力,竟然會輸給一個剛剛突破到元陽境的小傢伙?

"本來我今天的心情是大好的,卻沒想到被幾個人雜碎攪了這大好的心情。"巫九突然看向方昊天,說道:"楊炎,我現在心情不好,很想喝酒,你陪我到望月樓喝兩杯,如何?"

可是看他現在的樣子,哪裡心情不好?

他都快要樂上天去了!

方昊天眼眸亮起,一付受寵若驚的樣子回道:"若陪大少爺喝酒就能讓大少爺心情好的話,楊炎樂意至極。"

"哈哈,走,我感覺現在心情好像又好了一點。"

巫九轉身朝酒樓走去,聲音傳回來:"柳修,你們幾個若是賞臉的話也一起過去喝酒吧,人多喝酒才有意思。還有,八方酒樓今天的一切損失算我巫九的,稍後我會派人送來銀兩……"

"謝大少爺。"

柳修和何固等人頓時激動。

他們不像方昊天。能得到巫九這樣的人物看重,能與其一起喝過酒,這對他們以後在幽血門的發展有大好處,哪怕是跟同門吹牛,那也是有了一個大資本啊!

要知道在幽血門,可沒幾個人有資格跟巫九喝酒的。

不過他們也清楚,他們現在的站隊是在賭命運。

如果門主之爭,最終巫九敗,巫荒樓成功登頂,那他們今天跟巫九喝酒,喝的就是毒酒。

可是如果巫九贏了,哪怕因為他們的實力太低不能在門裡獲得太多的利益。但有了現在的這點情份,他們在幽血門的地位自是比現在高出許多,至少不會被人任意欺負。

他們現在站隊,巫九若贏,他們也算是早期跟隨巫九的人,支持巫九的人,也是功臣之一。

未來,隨著他們去跟巫九喝的這一頓酒,實際上是五五之數。

喝對了,雖不能大富大貴,但至少生活好過。

喝錯了,就是死!

可是人生哪一天不是在賭?

他們不傻,他們願意參賭,也有願賭服輸的賭品。

巫九帶著方昊天幾人在一雙雙複雜的目光中離開。

等他們離開的后,酒樓內的人都忍不住看向癱坐在大堂的楊沖雨。

楊沖雨是元陽境高手,又有資格跟在赤厲炎的身邊。酒樓里不少人平時絕對是需要巴結楊沖雨的,在楊沖雨的面前絕對只有戰戰兢兢的份。但現在,一個個目光不屑,鄙視,還有幸災樂禍的憐憫。

任誰都知道楊沖雨被赤厲炎放棄了!

"拿骨頭來!"

好一會,楊沖雨突然大喝。

酒樓的夥計和掌柜個個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該不該拿。

楊沖雨陡然看向那掌柜,神態猙獰,就好像是一個瘋狂的野獸,隨時都有可能起來咬人的架勢道:"你想害死我全族嗎?"

掌柜嚇了一大跳,趕緊跑進廚房拿出一塊骨頭遞給楊沖雨。

"汪!"

楊沖雨叼著骨頭,直接從酒樓大堂爬出。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真的叼著骨頭學狗叫而爬出酒樓的楊沖雨,不少人內心中突然生寒。

楊沖雨落到如此境地自有他咎由自取的原因,但赤厲炎為了臉面的無情拋棄也是一個大原因啊!

巫九所說的寡恩薄義並沒有錯。

以赤厲炎的實力,如果他不計較一時臉色的得失,哪怕丟盡了臉都要維護楊沖雨的話,楊沖雨何至於此?

如果赤厲炎此時能想到酒樓內的人此時是這樣想法的話,他定然知道他又犯了一個大錯,估計又要吐血,而且還是吐血三升不可。

他真的一再的犯錯了!

如果他不為了臉面,不讓楊沖雨願賭服輸,他確實丟了點臉面,但卻贏得了維護手下利益的形象。

大家跟隨他,跟隨巫荒樓,支持巫荒樓,圖的是什麼?

真的人人都為幽血門著想,都認為巫荒樓當門主的話一定能將幽血門發揚光大嗎?

不是,大多數的人都是為了利益。

如果你不維護那些支持者的利益,那別人為什麼要支持你?

這一點,有人想到,巫九也想到,方昊天也想到。

於是在望月樓酒過三巡后,巫九突然對方昊天說道:"剛才其實很險。雖然你打敗了楊沖雨為了爭了臉面,但也給赤厲炎創造了一次收買人心的大好機會。可惜他心狠有餘,謀計卻不足,白白錯過了。"

大家一怔,不大明白他為什麼突然有這麼一說。

方昊天也是微怔,他也沒想過。他本不喜心計,更不擅心計,根本也沒往深處想。

但他畢竟是非凡人,實力超絕之外更是聰明絕頂。經巫九這麼一提,稍為一想便想通了巫九所指。

於是想了想後方昊天輕點了下頭,也是有點感慨道:"所以說每一個選擇都是兩面。選對了,便能獲益,選錯了便是大損失。赤厲炎當時只顧臉面而舍義氣,註定了他今天與大少爺的對仗中一敗塗地。"

"哈哈,你是大功臣。"巫九開心一笑,道:"你的實力雖然不足,但從你今天表現可以看出你有大智慧……說完他突然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一,正兒八經,恭恭敬敬的對著方昊天抱拳彎腰,深深一揖。

方昊天嚇了一跳,其他人也是錯愕,不知道巫九這一揖意在何處。

巫九一本正經說道:"楊炎,以後請多多關照。"

柳修和何固幾人簡直傻眼。

大少爺既然求楊炎多多關照?

他們想不明白,以楊炎的實力,這話不是應該楊炎來說,以後大少爺多多關照他嗎?

怎麼現在卻是對調過來了?

柳修幾人不明白,但跟在巫九身邊的那幾人卻都是聰明人,更是了解巫九的人。

他們為之動容,都忍不住多看方昊天一眼,眼神皆有深意。

他們很清楚,楊炎今天的表現得到的已經不是巫九有好感這麼簡單,而是讓巫九覺得是大用之材,要引為心腹大用。

"楊師弟,以後多多關照。"

那幾個也都起身向方昊天揖禮。

方昊天離座,雙手連擺,說道:"大少爺,各位師兄,你們這是要折殺我啊!楊炎何能擔此大禮。"

"你擔得起。"巫九說正色道:"窺一斑可見全貌。今天你先是在赤厲炎鋒利反駁之時挺身而出替我解圍,借楊沖雨而幫我化解赤厲炎的攻擊。繼而激楊沖雨跟你動手,以彩頭為計誘楊沖雨往坑裡跳。看似尋常但實則無一不是透著大智慧,謀定而後動,所以希望你以後多助我。"

方昊天一臉苦澀道:"大少爺是不是太高估我了?我的實力……"

巫九一擺手打斷方昊天的話,正色道:"不是我吹,單論手上擁有的實力,我絕不比我那個弟弟差,但我身邊真的很缺少智慧之士。這是我最頭疼的地方啊!自從更漏子先生選擇幫他之後我便節節敗退。說真的我已經看不到希望,我雖然不放棄但感覺也只是在盡人事罷了!但今天我突然有種感覺,你是能助我成大事的人,我缺少的人就是你。"

方昊天沉默一會後說道:"大少爺厚愛,楊炎很感激。雖然我自覺智謀不足但定能全力助你。只是……"

"只是什麼?"巫九急急接話:"如果你有條件,儘管提。"

方昊天突然坐回到座位上,手指在桌面輕敲了幾下后突然揚臉看著巫九,說道:"大少爺,我可以全力助你當上門主,但你能不能現在回答我一個問題?"

看著此時的"楊炎",何固幾個跟楊炎是生死兄弟的人都突然有種恍惚,有了一種陌生感。

此時的楊炎有著一種掌控一切的氣質,這是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的。

平時跟在巫九身邊的那幾個人臉上此時卻都浮現凜然之色。他們也看出眼前這個楊炎確實有不凡之處,內心暗道大少爺果然目光毒辣,居然從一次小小的表現中便能辨出此等美玉明珠。

巫九此時也是暗喜。方昊天越表現出不凡他越開心,此時他也確定自已沒有看錯人,當則肅容道:"師弟請問。"

不自覺中,巫九的稱呼都改變了,透著一種尊敬。

只是在座所有人都無法知道短短時間內方昊天的內心其實已經經歷了天人交接。

他知道這是一次大好的機會,也知道他成功的接近了巫九。但他此時表現過於耀眼的話也增加了他暴露機會,一個不慎,他就有可能前功盡廢。

只是這個機會真的不容錯過啊!

巫九是大少爺,是幽血門的絕對核心人物。

對方昊天來說,進入幽血門的第一個目標不就是要引起幽血門高層的關注,重視,然後混進高層圈子嗎?

只是他現在畢竟不太了解巫九,萬一幫巫九坐上門主之位后巫九卻是那與魔族勾結的人呢? 方昊天內心瞬息萬轉,很認真的考慮后說道:"如果大少爺當了門主,可願帶幽血門對抗魔軍……"

"砰!"

巫九臉色突然一變,手一揮便將本是虛著的房門關上。同時間裡,他直接就在房間裡布起了一層無形的玄罡。

做完這些后他才正色道:"巫九一直有一個夙願,就是將殘殺我人族的魔軍殺盡。只是門裡一部分人私心太重,只想保存幽血門實力不想與魔軍硬拼,我現在無力而為。我想當門主,為的不是一已之私,就是想讓我幽血門的力量凝在我的手下,繼而讓我幽血門出身為十大宗門之一該出之力。"

啪!

方昊天聞此言當則拍桌而起,說道:"大少爺既有此心,楊炎必助大少爺成為門主,他日與大少爺一起斬魔!"

"好。"

巫九大喝。當則拿起酒壺,給方昊天的酒杯和自已的酒杯倒滿了酒。完了後放下酒壺端起自已的酒杯對方昊天說道:"如果你真能助我當上門主,你便是我門首席大長老。"

方昊天笑著端起酒杯說道:"這個倒是不重要,只希望大少爺當了門主后緊記今天之言……說完,與巫九碰了一下酒杯便一干而盡。

巫九也幹了后坐下,然後示意其他人都坐下。

巫九朗笑聲在房中回蕩:"來,今晚我們放開喝,哈哈,好久沒這麼開心過了。"

大家開心喝酒。

喝酒中,柳修和何固幾人明顯更加興奮。

因為方昊天的原因,巫九愛屋及烏,對他們自然也是有好臉色,一再表示何固他們是方昊天的兄弟,以後便也是他巫九的兄弟。

兩壇酒下肚后,巫九借著酒意對方昊天說道:"楊師弟,真沒想到你居然身懷誅魔大志,巫九遺憾以前不能早與您深交啊!"

方昊天笑道:"魔軍的目的是要滅絕我人族,但凡是心有熱血這人都應該痛恨,都應該挺身而出將它們斬殺。"

"說的好,我們就是屬於有熱血的人。"巫九拍桌大喝,"來,喝酒,為我們未來在誅魔戰場大展雄威而喝。"

"喝。"

氣氛,高漲見頂。

夜飲望月,夜闌風靜。

酒逢知已飲望月,又醉謀事尋大夢。

酒,一杯又一杯的倒進了方昊天等人的腹中。

如果是普通人,喝了這麼多酒早就趴下了。

但方昊天等人都是修鍊有成的高手,哪怕是柳修和何固等人也是有著靈武境的修為。

何固等人也只是在方昊天等元陽境高手面前顯得很低微而已,但換了是在一些小宗門,靈武境的修為已經是無比風光了。不管怎麼樣,依他們的修為應付幾杯酒是絕不成問題的。

但大家又很有默契,不讓自已醉但又沒有將酒完全化掉,都在開心中享受酒的魅力。

喝酒中,自是有很多話說。

說著說著,自然而然便是轉到了方昊天與陸原決鬥的事上。

問方昊天對陸原一戰的勝算有多大這個問題的人是巫九。

現在巫九可是對方昊天無比重視,如果方昊天死了,對巫九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所以巫九現在甚至比何固等人更關心方昊天。

面對這個問題,方昊天臉色凝重,輕輕搖頭。他必須是這樣的反應。

他總不能對巫九說,跟大家說陸原不足為患,他吹口氣都能將陸原這樣的角色吹得粉碎吧?

他現在可是剛剛突破到元陽境二重的楊炎,而不是魂武修為已達天人境,玄武修為也已經到在元陽境九重巔峰的絕世大高手。

以他現在身為楊炎的身份與實力,如果他對陸原很不以為然的話,只會給巫九覺得他峙才傲物,剛得到巫九的賞識就驕傲得忘乎所以,不知自已是誰了。

這樣,巫九再是對他的能力而賞識,對他也會一下子落下不良的印象。

如果巫九也是那種雄材大略的梟雄人物,說不定現在就反臉殺人。

一個剛有點成績就開始驕傲忘形,但卻擁有大智謀的人可大用,但也不敢大用。這種人,日後一旦成長起來,定會反賓為主,無人能夠壓制,終成禍患。

與其這樣,還不如趁他現在還沒成長起來就滅殺,免得養虎為患。

也許巫九做不出這樣的事,但若是讓他剛生出的好感變成了壞感,那想通過他做一些事就困難了。

這是方昊天不願意的。

什麼身份說什麼樣的話,方昊天一直緊記著這一點。

這也是懂得幻面術的人最基礎的認識。

方昊天搖頭,以示沒有勝算。

而在巫九沉吟不語時,他身邊的那個華服青年眼中殺芒一閃,說道:"大少爺,我來動手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