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此刻洛寧和洛飛兩個人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沈建和他們說話的時候不僅沒有懼怕,而且說話的時候竟然一直在笑,那個笑聲當中充滿了嘲諷,顯然沒有把他們兩個人放在眼裡,所以此刻的洛寧和洛飛兩個人更想儘快的把沈建除掉,因為他們已經在洛紫嫣的面前承諾的,兩個時辰之內必須要回來向洛紫嫣交差,並且提著沈建的人頭,而到如今已經兩個時辰過去了,他們根本就沒有將沈建真正的擊殺,所以這時候,他們非常的著急,萬一他們家大小姐怪罪下來不高興的話,不給他修鍊的資源,那他們今後修為境界如果想提升起來的話,可能會非常的困難。

然而由於這時候的洛寧和洛飛他們兩個人一直無法攻擊到現在的沈建,他們在攻擊沈建多次之後,感覺到身體有一些勞累,然後他們分別吞服了一顆丹藥,然後坐在那裡等待著沈建,他們就不信沈建永遠會在半空中飛翔,而不和他們作戰。

「哎呦呦,你吞服的丹藥僅僅是下品的培元丹而已,和那個馮堂所吞服的丹藥,品階是一樣的,不好不好,吞服就吞服極品丹藥,下品丹藥有什麼意思?給我我都不吃,或許今後我們家養的狗養的豬,也不會吃你這些下品的培元丹。」沈建對著下方,剛剛吞服完,排原單的洛飛和洛寧諷刺的說道

雖然沈建目前所說的話他們也並沒有懷疑,因為他們都知道,沈建的爺爺什麼就是一位非常強大的煉丹師,所以沈建完全不會,在修鍊的或者作戰的時候缺少丹藥,然而如今沈墨卻並沒有在現場,其實他們如今很多人都以為什麼已經死掉了,因此他們才敢於對沈建下殺手。

「哼,沈建,我知道你以前有很多的丹藥,不過那都是你爺爺煉製的,又不是你煉製的,你畢竟又不是煉丹師,今後就怕你服用的丹藥,連下品的培元丹都服用不起。」洛寧對著沈建回答道

「是嗎?你怎麼知道我服用不起?我告訴你,如果我拿出比你的丹藥品階高的丹藥,你會不會在我面前喝下兩顆上兩個響頭呢」?沈建問道

「你也有丹藥,那我問問你你有什麼品階的丹藥?」?洛飛帶著沈建問

「嗯,我有上品丹藥,你信不信?」沈建回答道

雖然他們覺得沈建這時候說話有些狂妄,不過卻絲毫沒有懷疑,因為沈建的爺爺什麼畢竟是一位厲害的煉丹師,儘管他已經離開了,很多人甚至以為這個沈墨已經死在了外面,不過他在臨走之前很可能留給沈建一些非常強大的丹藥,這些丹藥在沈建作戰時候保命,也是完全不是不可能的。

不過在他們的眼裡這個什麼也僅僅能夠煉製一些中品的培養丹而已,如果像沈建說的上品培元丹,什麼是完全不可能煉製出來的,起碼在他們的認知當中,像極品培元丹這種東西絕對不是什麼這樣的,小人物能夠煉製的。

所以這時候的洛飛說道:「好,有本事你把你的上品培元丹拿出來,我就給你磕頭。」

「那好呀,說好了啊,我現在就把丹藥給你拿出來,我看你是磕頭還是不磕頭。」沈建回答道。。 「隊長,怎麼這幾天林晨都不在家?」

TPC指揮室里,大古疑惑的對居間惠問道。

「他啊?瑪雅前幾天打電話給他,約他去鄉下旅遊去了。」

居間惠解釋道。

三天前,居間惠接到了瑪雅的電話,瑪雅約她和林晨一起去玩。可是,無奈因為居間惠這個月假期已經休完了,所以沒辦法去,只好林晨和瑪雅去了。

「去玩?好羨慕啊!」

大古還沒說話,麗娜就已經感嘆出聲。

「是啊,好羨慕啊!」

崛井手裡拿著瑪雅的海報,也露出了一臉的羨慕。

崛井不是羨慕林晨出去玩,而是羨慕林晨陪瑪雅出去玩。

居間惠看著麗娜那羨慕的表情,調笑道:

「麗娜隊員,要不要我放你幾天假如何?」

「好啊!」

麗娜想也沒想的就先答應了,剛一說完,見大家奇怪的眼神,又小聲道:

「還是算了吧,我還有許多工作沒有完成呢!」

鄉下村莊,林晨和瑪雅站在了村口。他們已經去了好幾個村莊了,這個村莊是他們旅遊的最後一站。

「不得不說,去了那麼多村莊,就這個村莊很安靜。」

瑪雅看著前面的村莊,一臉的感嘆。

林晨沒說話,瑪雅說的村莊確實安靜,可是安靜的有些過頭了。

「哥哥,我們繼續往前走吧。」

瑪雅勾住林晨的胳膊,準備繼續往前走。

林晨皺眉道:

「先別急,這個村莊有些怪異。」

「怪異?」

瑪雅打量起村莊來,山清水秀,房屋錯落有致,而且在村莊里還有淡淡的煙霧,給村莊增加了一絲美感。

瑪雅只覺得村莊很美,看不出哪裡怪異。

林晨將瑪雅手腕上的手表露了出來,說道:

「你看現在已經快中午十二點了,按理說應該是炊煙裊裊,但是這些屋子上方都沒有炊煙。雖然村莊被淡淡的濃霧包圍,可是並沒有炊煙的氣味。」

瑪雅想了想道:

「那可能他們的飯點比較晚呢?」

「就算他們飯店晚,那村莊至少應該有人才對吧?可是我們到這裡快十分鐘了,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

「那有可能他們都在家休息!」

瑪雅繼續辯解。

說完,瑪雅拉著林晨邊往前走邊說道:

「哥哥,你就是太疑神疑鬼了,難道這裡還會有怪獸出現嗎?哪有那麼多的怪獸,放心啦,我們快進去吧!就算有怪獸,不是還有你嘛!」

看著興緻勃勃的瑪雅,林晨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心中的猜測壓了下去。

勝利隊指揮室里。因為沒有怪獸,也沒有什麼怪異現象發生,所以大家現在還是挺閑的,都坐在指揮室里三三兩兩的聊著天。

「嗡——」

就在這時,指揮室里的報警器響了起來。大家立馬停止了聊天,都將目光看向了大屏幕。

澤井總監的身影出現在了大屏幕上:

「宇宙觀測中心已經和我們失去聯繫三天了,你們現在立馬趕過去看看!」

「好的,我知道了。」

居間惠點了點頭道。

屏幕里澤井總監的身影消失后,居間惠命令道:

「大古,崛井,這次你們兩個駕駛飛燕二號機去看看。」

「明白!」×2

新城指著自己,對居間惠問道:

「隊長,為什麼不讓我去?」

居間惠白了他一眼,淡淡道:

「你和大古每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你倆駕駛飛機的飛機哪次沒有墜機?這次,我派崛井去,就想看看,去你的問題還是大古的問題。」

「啊?!」

新城無奈出聲,腦子裡想了想,還真是讓他們隊長說中了。只要自己每次和大古駕駛同一架飛機,就沒有不墜機的。

大古和崛井很快駕駛著飛燕二號去往了宇宙觀測中心,在快要飛到宇宙觀測中心的時候,大古道:

「隊長,宇宙觀測中心到現在呼叫依舊沒有反應。」

居間惠皺眉,沉聲道:

「可能和前幾天突然墜落,然後又突然消失的隕石有關,你們一定要小心一些。」

「明白!」

居間惠說完后,新城這時說道:

「大古,你可要小心崛井那傢伙。雖然我們兩個墜機的次數比較多,但是不一定就是我們兩個的問題,聽說崛井那小子最近又被女朋友甩了。」

大古還沒說話,崛井一把衝到屏幕面前,惱怒道:

「要你管,你操心一下自己吧!」

「不用操心,我可是有一張帥哥的臉!」

新城得意的說道。

「我崛井也有一顆聰明的腦袋!我跟你說,你等著瞧吧,我一定發明出一種迷人的葯,拿到諾貝爾獎的!」

崛井說完,就立馬關了視頻,他可不想跟這幫損友聊天。

指揮室里,眾人看著崛井匆匆忙忙的掛斷視頻,全都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就連一向在隊員面前高冷的居間惠,也都露出了笑容出來。

飛燕二號機里,大古笑道:

「崛井,你還真想研究迷人的葯啊?」

崛井沒好氣道:

「對我而言……」

崛井話說一半,飛燕二號突然顛簸一下,飛機里的一些設備爆開,火花四處濺落。

「總部!我是大古!飛機失控了!」

大古立馬呼叫,可惜此時的飛燕二號里的設備都已經失靈了,根本沒辦法呼救。

飛機搖搖晃晃,最終墜落到了地上,大古和崛井都已經昏迷了過去。

林晨和瑪雅一連去了好幾戶人家,門都是開著的,但無論他們怎麼喊都沒有反應。

「哥哥,他們是不是睡得太沉了,或者說不在家裡去干農活去了?」

瑪雅一連喊了好幾聲,可是屋子裡都沒人應,她便開始猜測起來。

林晨分析道:

「睡得太沉不可能這麼大聲也聽不見,至於干農活,你看看前面的土地,根本都沒有人,而且還長出了一些雜草出來,說明這裡面應該有一段時間沒有人了。」

「啊?那他們會去哪兒呢?」

林晨搖了搖頭道:

「我們進去看看吧。」

「可是……」

瑪雅顯得有些害怕,剛開始還覺得這裡風景很美,可是現在已經覺得這裡十分的恐怖了。

兩人慢慢的走進了屋子,屋子裡雜亂無章。開著的水龍頭,沒洗完的碗筷,看這樣子又像是剛剛都還有人住過。

「誰在那裡!?」

在屋子裡的林晨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一聲細微的腳步聲,將瑪雅拉到自己身後朝屋外大聲喝道。 翌日,一早,葉辰便是雷打不動的在院內打起了陳式太極來。

解封了實力的葉辰,在細細感受了太極拳的韻味后,在心裏立馬對這太極拳重視到了極點。

不是說之前,葉辰不重視這太極拳,而是以葉辰解放實力后的心態來衡量,頓時發現這太極拳竟是一種極其強大的鍛煉心神的拳術。

是以,葉辰覺得往後,不管自己實力到了何種程度,都不能落下對太極拳的修鍊,以及對太極拳的進一步的開發。

……

迎著朝陽初升,葉辰擺着混元樁,寧靜安詳,體內氣息自循環轉,以己心應天心,到了葉辰這一層次,國術上最頂級的境界,見神之境,已然不能再用於葉辰身上了。

打破虛空,見神不壞,這一句話主要說的就是,到了這個境界后,武者就能真正的掌控自己體內的各種情況,不管是血液的流動速度,亦或是各臟器間的頻率強弱,又或是筋骨外膜的鬆弛與緊繃,都在一念之間便可完全的掌握。

並且,到了這個層次后,武者對於心靈就有了初步的運用,並非是像抱丹境層次中的內丹,熔煉心靈於軀體之丹內,保守元一,使之做到混元不漏的境地。

而是真正的運用心靈力量,開始影響現實,這其實就是一種對精神力的運用罷了!

是以,真正的打破虛空,只是武者的一種美好想像而已,見神也只是照見自己體內的神,體內的各大臟器,筋骨脈絡皆可為神!

當然,若是真的做到了以己身力破虛空,那麼你就真的可以稱仙做祖了!

……

扯遠了,此刻葉辰心平氣和,於周遭的一切事物,彷彿都有了一種相互銜接的感覺,漸漸的葉辰的混元樁的氣勢,不再是猶如大山不動如山,而是逐漸的轉變了。

意境驟然轉變成了風,凌虛御風,相傳是古時列子的成名之技,但現在在葉辰身上,卻是感受到了這樣的意境。

而還不等風的意境停留稍許,葉辰身上的氣勢又一次變了。

一種欣欣向榮的生機,正自他的身上散發出去。

周遭的草木感受到這股生機后,彷彿是也想人一樣,吃了興奮劑,變得興奮莫名。

生長的速度,都不由得增快了許多,不止如此,氣勢再一變,周遭的空氣中,陡然多出了一股強烈的燥熱感,彷彿這個院子裏,還只是處於盛夏一般。

這是火之狂躁意境,代表着最強大的爆發力!

轟!

一聲轟鳴,驟然在葉辰身上響起,頃刻間葉辰的上身衣物被這一聲轟響,直接化成了灰燼。

而葉辰自身卻是絲毫無損,相反此刻的他,混元樁立在此地,就真的猶如大樹一樣,深深的紮根在了這裏。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