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國家電力公司的月票,感謝

凌霄寶殿內。

身高挺拔的大天尊佇立在殿內,現在應該說是諸天至尊玉皇大帝了,他渾身都是神光,璀璨無量,透出凌霄寶殿,照亮諸天,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有種威壓諸天之勢,讓人心驚,震人心神!

這時,九天之上,一道光芒垂落,直接從凌霄寶殿的屋頂沒了進來,懸浮在半空,唰的一聲,光芒如同圖卷般展開,光芒璀璨的十二個字閃現了出來:

「封昊天為諸天至尊玉皇大帝!」

一道好像從遠古、從遙遠的時空傳來的聲音響徹凌霄寶殿,震動諸天,不僅是凌霄寶殿內的諸仙聽到了,三界之內的所有生靈都聽清晰的聽到了,同時,那十二個字也深深的印在了三界生靈的鬧海中!

天地震動,各種異象紛紛呈現,驚天動地,比那諸天聖人成聖的時候還強烈,金蓮飄蕩、瓊露如雨下!

這一刻,一道粗大金光無量的功德金光垂落,沒入了凌霄寶殿,把玉皇大帝的身影淹沒,瞬息間,玉皇大帝的氣息達到一個深不可測的程度。

丁岳在下方看的心驚,如果說之前他還能感受到大天尊的一些深淺的話,那麼現如今大天尊給他的感覺就是深不可測了。

而且丁岳可以感受的到,在這一瞬間,天庭的氣運大漲,天地氣運匯聚過來,就是截教那磅礴鼎盛的氣運也比不上。

丁岳眼光輕輕一瞥,看了一眼諸天聖人。卻是發現不論是太清聖人還是接引道人都是面色沉沉的,或許事情的變化也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

已經脫去枷鎖的大天尊還能再套住嗎?

丁岳想著太上老君所說他要封為諸天仙道玉真大帝的事情,差不多等下就會由大天尊口中說出來吧,不過這大天尊封的仙道大帝能抗衡如今的玉皇大帝多少呢。

那無窮功德金光之中,玉皇大帝意氣風發、神采飛揚,他環視四周,看到了丁岳。目光一閃,一絲笑意扯出。

但就在這時,九天之上又是落下一道粗大的功德金光,雖然比不上大天尊的那道,但也是功德無量。

玉皇大帝頓時不由得的眉宇一凝。這功德金光顯然不是給他的!

功德金光沒入了凌霄寶殿,轟鳴一聲,竟然落在了丁岳的身上,把他淹沒。

同時,那沉浮的十二個璀璨大字光芒一閃,變成了:「封丁岳為諸天仙道玉真大帝!」

那道聲音再次響起。天地轟鳴,三界內所有生靈都有感應,而特別是踏入仙境的修士更是清清楚楚感受到了那冥冥之中的威嚴。

瞬息間。那天庭大漲的氣運一分為二,雖然只是一大一小,但也不可小視,差的沒有那麼多。

頓時。玉皇大帝的面色沉了下來,目光帶著怒氣!

頓時,太清聖人和通天教主面上出現了一絲笑容,很開心!

「唰!」這時,又一道光芒從九天垂落,沉浮在凌霄寶殿之內,光芒一散。其中出現了三件物品,一榜、一鞭、一書冊,璀璨的靈光照耀整個凌霄寶殿,奪人光芒,強烈的靈壓讓殿內許多修士都是面色一沉。


「賜汝等神道、仙道至寶,封神榜、打神鞭、仙靈策!」隨著一聲話語落下,那沉浮的三件靈寶光芒一動,閃到了玉皇大帝和丁岳的面前。

太清聖人和諸天聖人面色一愣,看著那三件至寶,這可是他們真的沒有預料到的事情,怎麼還有至寶落下呢?

玉皇大帝的面色平靜了些,目光一閃,伸手拿住了那封神榜和打神鞭。

而丁岳,也是伸手接過這件後世從來不曾有過、或者有他卻沒有聽過的至寶。

仙靈策入手,頓時主動認主丁岳,並且一段信息湧入丁岳心頭,卻是介紹仙靈策的信息。

這件仙靈策,乃是仙道至寶,不僅具有強大的防護能力和一些攻伐之力,其上還記錄著三界內所有登臨仙境的修士,從真仙到大羅金仙盡在其中。

這仙靈策對於在策的仙人並沒有生死簿或者封神榜那樣的強大的束縛力,但也不可小視,有種種奇妙的功能。

凌霄寶殿內又恢復了平靜,玉皇大帝和丁岳身上的功德金光也讓兩人來者不拒的全部吸收完了,一個個都是氣息激蕩、有些掩飾不住那激增的氣息。

「副教主一級!」丁岳心中感嘆,沒有想到竟然出現這樣的變化,那磅礴的功德金光比以前他所得的功德總和都多,功德入體,與天相合,天道幾乎就在眼前,觸手可及,道行呼吸間就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讓丁岳心中感嘆:還是功德好啊!

丁岳的靈台內,一團無量的功德之光在熊熊釋放著無量金光,照亮丁岳的靈台,這都是丁岳歷年丁岳積攢的功德。

但隨著轟鳴一聲,一團更大的功德金光沒入了進來,使之功德金光倍增,更加璀璨。

這無量的功德如果全部用來增長修為,那丁岳估計自己的修為還會來一個突飛猛進。

「轟……」

但就在殿內諸仙各有心思之時,整個天界,三十三重天發出了轟鳴大響,天地震動,讓殿內諸仙有些心驚。

「出去看看。」玉皇大帝說道。

頓時,殿內諸仙全部走了出去。

三十三重天在震動,讓天界內的修士都是心驚,天地件天道勾現,透著讓人窒息的偉力。

突然,三十三重天的皓庭霄度天、淵通元洞天、翰寵妙成天、秀樂禁上天四重天轟鳴一動,竟然被一股無窮的偉力托起,斗轉星移,瞬息間便出了天界。

在天界下方,虛空震動,天道浮現,四重天便好像被一隻大手揉捏一般,呼吸間,四重天便獨成一界,山峰連綿四起、宮殿座座坐落,在其中央,一座宏偉的仙殿從虛空中浮現,落了下來,仙光衝天而起:玉宵寶殿!

四重天獨成一界,一座高大不輸於南天門的大門瞬息間形成,其上兩個仙光璀璨的大字璀璨無比:仙界!

同時,在天界,三清天太清境大赤天、上清境禹余天、玉清境清微天轟鳴一震,直入九天,高高在上,好像要飛出三界一般,遠遠隱與天外…… 三清天的飛起讓三清都是一愣,那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雖然都一直居住在昆崙山和金鰲島,但這三清天和他們也是關係莫大,怎麼會出現這樣的變化。

但在這時,那西方的四梵天形成的極樂世界也是轟鳴脫落,和三清境的一般,遁隱天外。

頓時,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的面色也變了。

「怎麼回事?」元始天尊皺眉,低聲說著,太清聖人、通天教主、西方二聖也是如此,面色驚愕,眉宇緊皺,這明顯超出了他們的意料。

不就是一個玉皇大帝和玉真大帝嗎,在諸天聖人心中並沒有多大的重要程度,畢竟三界內的一切還是要以自身實力為主要的。

大天尊稱帝,想來也就多一些天地氣運而已,諸天聖人也不是捨不得,咬咬牙給他有怎麼樣?

但怎麼發展到現在,鴻鈞道祖又是下發諭令冊封,又是降下至寶,最後,如今的天界都是大變樣,多了一個仙界,諸天聖人代表的幾個天域也是發生了大變化,這讓諸天聖人有些措不及手,感覺有些不妙。

「唰!」一道身影從天外走來,正是一直隱居閉關的太上老君,大赤天的變化,也讓他出來了。

他目光掃視,也是面色沉沉的。

待一切風平浪靜了,天界又恢復了平靜之後。

「前來紫霄宮。」突然,正在打量那個屬於自己的仙界的丁岳心中突然想起一道聲音,很突兀,在他腦海回蕩。讓丁岳一驚,差點跌落在地。

道祖。丁岳隨即回過神來,這個聲音很特別,稍微一想,丁岳就知道了對方是誰,剛才不還在冊封自己嗎。

而這時,諸天聖人和玉皇大帝都是面色一動。

丁岳看到了。心中一動,連忙走到了通天教主身前,傳音道:「老師,好像剛才師祖傳音給我,讓我去紫霄宮。」

通天教主一愣。看了丁岳一眼,目光有些複雜,這個弟子越來越不凡了!

隨後,玉皇大帝開口,先讓群仙歸去。

「走吧。」待諸仙散去,凌霄寶殿門口只剩一些聖人弟子和王母娘娘。太清聖人面色恢復如常,淡淡說道。

當下,腳步一踏。融入了虛空不見。

隨後,元始天尊、接引道人、准提道人和玉皇大帝也都離去。

「我們也走。」通天教主對丁岳說道,說著,大袖一甩。走入了虛空。

而丁岳,順著自家老師遺留的痕迹,也很快的跟了上去。

很快,待丁岳出來,抬頭一看,卻是到了那洪荒天地的天地結界前了。

而前方,不僅有太清聖人等人。還有那一直隱居不問世事的女媧娘娘也在其中。

丁岳並沒有見過女媧娘娘幾次,以前都是遠遠的瞧上幾眼,不敢多看,如今那麼近的距離,讓丁岳有些心神震蕩。

這是妖族聖人,也是人族聖母,洪荒天地中鴻鈞門下第一位成聖的弟子,絕代風華,驚艷洪荒,擁有無量的功德,令三界生靈敬畏。

別看丁岳的功德很多,但和女媧娘娘一比,他那些功德還真的比不上,遠遠不如,差的很遠!

丁岳知道,女媧娘娘並不像後世那樣實力低弱,身為第一位成聖的聖人,很少出手的她,道行可謂深不可測。

只是身為妖族,又是女身,才顯得有些形影孤單,勢力單薄。

「恩?」元始天尊看到丁岳跟來,目光不由一沉,本來很糟糕的心情頓時更加糟糕了。

就是那玉皇大帝看向丁岳也是隱隱有些冷意了,這個理所當然,丁岳理解。

倒是女媧娘娘看著丁岳一眼,帶著善意微微一笑,傾國傾城,讓丁岳都有些激動。

「唰!」太清聖人當先抬腳跨出天地結界,步入了天外那混沌之中。

「轟……」在天地結界外有一片混沌之地是異常的狂暴,兇險的很,之前丁岳就已經見識過,那狂暴的混沌之氣一般大羅金仙深入其中都會被撕碎!

而此刻太清聖人身在其中,渾身被太清仙光包裹,聖人頭頂更是隱隱有一副陰陽魚圖形成,破碎了一道道狂暴的混沌之氣。

太清聖人雖然不能做到楊眉大仙那般閑庭信步、如履平地的感覺,但太清聖人也是輕而易舉的在混沌之中行走。

「砰!」元始天尊抬腳踏入其中,周身玉清仙光籠罩,一朵朵金燈、金花、金雲等等紛紛呈現,沉浮四周,擁有莫大的防禦力,任混沌之氣爆裂無匹,也是無法傷他分毫。

「噗嗤!噗嗤!!!」待通天教主跨入時,教主周身都是一道道凝練如實物的劍氣,道道縱橫四方,一片片混沌之氣被斬碎,讓他四周方圓數丈都是空白區域。

「通天師兄倒是越來越厲害了。」女媧娘娘輕笑,腳步輕移,也不見她動作,她渾身便是無窮的璀璨功德金光冒出,讓一片片混沌之氣都是被撫平,易如反掌。

「阿彌托佛!」接引道人一聲輕喝,瞬間,一朵朵金蓮鋪路,一層層的佛光璀璨,接引道人緩步踏上金蓮,從容淡定。

「阿彌陀佛!」而准提道人渾身都是璀璨佛光,頭頂一棵有些虛幻的菩提樹徐徐搖曳,似乎都能聽得到嘩嘩的樹葉聲響。

准提道人腳步一踏,也是踏入了其中,不過很顯然,他的道行在諸聖之中是最弱的,一道混沌之氣捲來,佛光都有些不穩。

接下來是玉皇大帝,他渾身仙光璀璨,也是青色的仙光,他修鍊的也是玄門正宗,道祖親傳,只是仙光的顏色有些深沉罷了。

剛一踏入其中,一道混沌之氣席捲而來,玉皇大帝面色微微一變,身上的仙光有熾烈了一些,唰的一聲,一道仙光甩了出去,與那道混沌之氣相撞!

「砰!」的一聲大響,玉皇大帝身軀一晃,倒退了一步。

頓時,他的面色沉了下來。

「哼!」元始天尊扭頭看去,見此,嘴角一扯,冷笑了一聲。

而其餘聖人也看了一眼,反應也是大同小異,但很明顯,都沒有什麼好意,西方二聖也是如此。

「轟隆隆……」玉皇大帝目光冷如電,體內的法力在奔騰咆哮,有些沸騰,讓丁岳都好像聽到了那沸騰咆哮的沉悶聲響…… 仙光把於玉皇大帝包裹,他全力施為,才堪堪穩住身形,站穩。

要知道他以前都是靠著靈寶才能通過的,如今他意氣風發,成為諸天至尊,道行更進一籌,才生出要靠自身道行踏入這片混沌之地的想法。

不過想法很好,現實卻很實際,玉皇大帝雖然道行大增,但顯然,他獨靠自身的法力道行穿行這片混沌之地會很吃力。

不過這時,諸聖和玉皇大帝都把目光看向了丁岳。

這是一個小輩,修行的時間雖然也有數萬年,但在他們看來也不過是一個小孩子罷了,他們哪一個的修行時間不是億萬載?

但如今,這個小輩卻是和他們同行了,那道行神通也有資格讓他們注目看待了。

他們想看看丁岳以什麼手段過這片混沌之地。

就是通天教主也是帶著期待的目光看向丁岳,丁岳如果爭氣,教主面上也有光。

面對丁岳的崛起,幾位聖人都有些感嘆,就是通天教主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這個昔日一介凡體的弟子能有今天的成就,道祖冊封仙道大帝,獨掌一界,哪一樣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丁岳被諸人看的有些不好意思,這片混沌之地以他現在的修為想輕而易舉的穿行那是想都不要想,沒看玉皇大帝都是有些勉強的站在那裡嗎?


不能逞強!丁岳心中想著,在這些前輩面前還是低調一些的好,反正與他們相比。自己這個晚輩也丟不了什麼面子。

不過老師的目光好逼人啊!丁岳有些頭皮發麻。不敢看通天教主那有些異樣的目光。

拼一拼吧。丁岳心中又想著。

「唰!」一捲圖卷飛起。光芒一閃,一片小型的山水世界把丁岳籠罩,朦朦朧朧,一條條天河奔騰咆哮,丁岳立身一座靈山之上,面色一凝,抬腳踏入了混沌之中。

「轟……」狂暴的混沌之氣席捲而來,轟鳴陣陣。撞擊丁岳的山水界!

「來吧!」丁岳立身靈山之上,目光灼灼,精光吞吐,他張手一揮,並沒有用山水界硬抗混沌之氣,山水界一動,裂開了一道裂紋,主動把那道混沌之氣引入了山水界之中。

「煉化!」丁岳低喝,大手揮動,一條條天河之水化為龐大的水龍咆哮而起。把那道混沌之氣包裹,形成一個大磨。急速轉動著,引起一陣陣的轟鳴大響,讓山水界都是晃動。

「移!」丁岳伸手一點,九座靈山移動,形成陣勢,磅礴的天地之力蜂擁而出,讓天河之水更加怒吼咆哮。

呼吸間,天河水散開,從中出現一團灰濛濛的混沌之氣,緩緩飄蕩著。

丁岳面色一喜,伸手一抓,那團混沌之氣被他抓在了手中,微微一動,混沌之氣被他吸收煉化了。

「好!」通天教主叫了聲好,對丁岳很滿意,哈哈大笑了幾聲。

「走吧。」太清聖人也是頷首點頭,面帶微笑,見此,說了一句,直接往混沌深處行去。


「做的不錯,不過這段混沌之地狂暴的很,等下堅持不住就用靈寶吧。」通天教主說了一句,轉身也緩步走了。

丁岳笑了一下,也是身形一動,山水界頓時由實化虛,如同一團虛影把他籠罩,他抬腳行走,如同行走在虛幻的世界,身形都有些模糊。

一道道狂暴的混沌之氣席捲而來,山水界都是主動把混沌之氣引入,天地之力磅礴蜂擁,天河之水匯聚煉化,雖然山水界晃動不停,但也讓丁岳走的很安穩。

紫霄宮並沒有距離洪荒天地多遠,就在這片狂暴的混沌之中,一座通天紫色、好似一整塊巨石鑄就的宮殿在混沌之中佇立,沒有沉浮不定,就在那混沌之中佇立,巍峨不動,四周的混沌之氣狂暴至極,席捲在宮殿之上,那宮殿卻是沒有絲毫反應,就如同海水拍打巨石般,但不傷分毫。

待丁岳看到那紫霄宮之時,此刻的丁岳早就頭頂紫府清心燈,額頭出汗了。

這片狂暴的混沌之地兇險實在厲害的很,即使丁岳藉助山水圖錄之利,也沒有堅持多久就感覺有些支持不住,也沒有逞強,直接就換了紫府清心燈,護住自身。

一行人走到紫霄宮前的時候,幾位聖人還好,那玉皇大帝就有些狼狽了,一角衣衫都是破碎了,讓他面色陰沉如水,難看的很。

丁岳打量著這紫霄宮,感覺很普通的一個宮殿,沒有什麼強大的氣息透露而出,也沒有什麼紫氣幾萬里,什麼瑞氣、霞光之類的異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