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硯禮破天荒地退步,難得耐心問:“璨璨,你對我哪裡還有不滿?”

秦梵乍聽到這熟悉的小名,烏黑眼瞳內波光粼粼。

謝硯禮叫她從來都是冷冰冰的‘秦小姐’、‘謝太太’,甚至連‘秦梵’這個名字,他都極少叫。

忽然之間,她這個自從爸爸去世後,極少有人稱呼的疊音乳名從謝硯禮那偏冷音質的嗓音出來,秦梵竟聽出了幾分親暱。

就彷彿他們是真正的夫妻一樣。

ωwш¸TтkΛ n¸C O

秦梵下意識地想要咬脣,條件反射想到謝硯禮威脅的話,重新把脣瓣鬆開:“我沒有不滿。”

“你有。”

謝硯禮掌心撐在她身側,眼神定定地望着她,“你想要什麼?”

猝不及防對上謝硯禮那雙幽邃深沉的眼眸,秦法像是被燙到一樣偏頭移開視線。

面對謝硯禮這樣的眼神,她的一切小心思彷彿都無所遁形。

瞥到那近在咫尺的黑色佛珠,秦梵甚至覺得自己那些嫉妒、難堪、等一切負面想法,是可恥而卑鄙的。

她想什麼呢。

她想讓謝硯禮把這串與程熹有關隨身攜帶多年的佛珠丟掉。

謝硯禮嗓音又輕又低:“璨璨……”

秦梵迅速捂住自己的耳朵,“沒有,我說沒有!你別叫我小名了!”

她怕謝硯禮這樣的親暱,只是演戲罷了,激出來她的所有黑暗心思,然後漠然譏諷她的那些心思。

“別亂動。”

謝硯禮見她這毛毛躁躁,差點把輸液管甩出去,動作熟稔地重新把她的手放回牀邊。

男人修長白皙的手指託着秦梵掌心時,黑色佛珠不經意滑過秦梵的細嫩的手背,她能清晰感受到佛珠冰涼又粗糙的刻紋擦過皮膚。

秦梵身子瑟縮了下,再也受不了這串佛珠在眼皮子底下晃了晃去,彷彿在嘲諷她一般。

秦梵倏地推開謝硯禮,指着他的佛珠一字一句說:“如果我說,讓你把這佛珠丟掉呢?”

“謝硯禮,你問我想要什麼,我說,想要你把這串佛珠丟掉,以後都不許戴。”

“你會做嗎?”

謝硯禮將她手背上的針頭拔掉後,用旁邊擱置的棉籤按住她冒血珠的薄薄皮膚。

乍然聽到這話,謝硯禮指尖微頓。

大概是沒想到秦梵會說這樣的話。

鬆開她的手背之後,謝硯禮站在牀邊,下意識地碰了碰垂落在掌心這串戴了已經十年的佛珠。

病房中空氣近乎僵持。

謝硯禮安靜地擡眸,看向病牀上眼神清清冷冷的秦梵。

他語調淡了淡:“謝太太,除了這件事。” 「聽你這麼說…我更能體會到它們的美麗了,啊~!多麼完美的生物啊。」

隋卞剛按照記憶介紹完異形種族,站在他身側的柏肯,雙眸像是放光般的望向異形女王。

只見隋卞、柏肯、瑞貝卡和十多名身穿白大褂的研究員們,正站在母巢三層的一間觀察室內。

而在眾人眼前的是一扇巨型落地窗。

窗的那面,便是擺放著異形女王屍骸的隔離實驗室。

屍骸放在經過防酸處理的實驗平台上,此時有四名身穿白色連體防化服的技術人員,正在小心翼翼從屍骸上採取樣本中。

聞言,瑞貝卡很是無語的看向柏肯。

可她又不能說什麼,畢竟柏肯是她的上司。

倒是隋卞對柏肯道:「柏肯博士,根據紅后的分析,異形的兵器化會非常危險,但如果什麼也不做的話是不是太暴殄天物了?」

隋卞說是紅後分析,其實是把紅后推出來背鍋。

因為無論是與異形有關的電影,還是有關的遊戲,反正只要是想把異形兵器化的人類勢力,沒有一個能有好下場的。

況且異形這類生物的自主性太強,根本沒辦法控制它們。

而聽到隋卞詢問的柏肯,也是收斂起之前那副忘我的模樣,稍加思索了一下便說:

「確實是個麻煩,想要兵器化的第一步,就必須要掌控它們社會體系尖端的女王。

可根據目前所掌控的資料來判斷,異形這個種族存在太多的秘密,而且它們給我的第一感,就是它們根本不是能被人所掌控的物種。

不過,它們能夠優化DNA的特性,倒是給我提供了一個思路,如果用它們來優化G的宿主,沒準會培育出溫和的G…嗯…

對啊,這個思路不錯…快!我得快一點!」

說到這裡的柏肯再一次進入忘我狀態,而且說著的同時,柏肯還快步的朝察室外跑去。

瞧著柏肯離開的背影,隋卞知道這位天才是突然有了靈感,所以他也不準備去打擾對方。

現在,已經不用再讓USS全程監控柏肯。

柏肯不是傻子,知道隋卞不會奪取研究成果來佔為己有,而且隋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帶來新奇的事物,這讓柏肯更加享受研究的樂趣。

至於威斯克被殺的事情…

隋卞早在八月二十號就跟柏肯說了。

柏肯雖然是威斯克的好友,但這也代表柏肯極其了解威斯克的野心。

威斯克如果活著,對公司而言終究是一個重大隱患。

死,可能是威斯克最好的歸宿。

而且死了的威斯克,其價值比活著還大。

屍體可以用來進行研究,為公司完善T和G病毒作出偉大貢獻。

見柏肯徹底離開觀察室,隋卞轉身看向一眾研究員,並提高嗓音道:「各位,公司還回收了鐵血一族的血液和組織樣本。

現在我需要你們協助柏肯博士執行超級士兵計劃的同時,還需要克隆出異形與鐵血的克隆體,讓公司可以進行研究與實驗。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會很忙,但公司也不會辜負各位的付出,所以接下來的一個月工資雙倍。

如果成功克隆出異形和鐵血的克隆體,公司也會給予各位獎金,麻煩大家了。」

「是,先生!」

「放心吧!先生。」

等等一系列以「先生」為結尾的回應。

畫餅隋卞也會,但餅畫得太多了,早晚會失去人心的。

當初的斯賓塞和一眾董事會的成員,就是抱著錢財不放,這也是導致公司內部出現二五仔和混子的原因之一。

隋卞是錢夠花就行。

自己享受導致失去人心,這一項選擇隋卞是不可能去碰的。

況且,安布雷拉的錢…

太特么的多了,根本花不完。

一行研究員對隋卞說完感謝性質的回應后,便準備各自離開觀察室,然後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

「查姆博斯,等一下,我有些事情要詢問。」隋卞倒是單獨留下了瑞貝卡。

「是。」瑞貝卡點頭回應了一下,然後留在觀察室內等待。

見全部研究員離開,隋卞緩步來到瑞貝卡的身前問道:「查姆博斯,超級士兵計劃和提煉血清的進展如何了?」

「這個…」瑞貝卡有些小停頓的回道:「還可以吧,尤其是提煉血清方面,柏肯博士似乎在這方面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當然了,有時候柏肯博士也需要我提供的建議,我想明年的年初或年中,應該可以完成血清的提煉。

只是超級士兵計劃…」

說到這裡的瑞貝卡,面露無奈的輕搖了下頭,表示超級士兵計劃發展的很不順利。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G病毒實在是難以控制。

母巢共克隆了六具隋卞的克隆體,這六具克隆體依次注射了G病毒。

然而每具克隆體的反應各不相同,有的立刻失去了生命特徵,有的則是像遊戲那樣突變,也有直接崩潰朝著肉瘤的醜陋形態變異。

可以說是連1%的進度都沒達到。

但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二人對G病毒的特性有了初步了解。

「嗯,能猜得出來,不然以柏肯那性格早就向我彙報邀功了。」隋卞同樣是輕點下頭。

並繼續說:「查姆博斯,如果我讓你擔任『再造戰士』計劃的負責人,你認為你能夠勝任嗎?」

獲得第二代再造戰士科技的九月一號當天,隋卞就讓紅后發給瑞貝卡與柏肯,供她們二人先行瀏覽。

「這…」瑞貝卡沒有立刻應答,而是一臉困惑的詢問道:「先生,我想知道你是從哪裡獲得那些藥劑的方程式,還有再造戰士計劃詳細步驟的?」

「呵呵。」隋卞輕笑一聲的說:「萬事與你的上司柏肯博士多學學,他是一個很聰明的人。」

柏肯直到現在也沒詢問過隋卞血清的由來,因為柏肯很清楚就算問了也不可能得到答案。

「好吧…」瑞貝卡若有所思的應答道:「我知道了先生,我想我能夠勝任再造戰士計劃的負責人。」

「嗯,很好,那麼就麻煩你了,查姆博斯。」 下了飛機后,看著一個個中文字體,木山平安有了一種久違的感覺。

還沒等木山平安感慨命運的曲折,一聲奶聲奶氣的聲音打斷了木山平安沉思。

「師父這裡。」木山平安向發出聲音的方向看去。一個半米不到的小娃娃,腦袋成一個可愛的雞蛋臉,讓人有一種想上去摸摸的衝動,穿著紅色滿清對襟馬褂,手上拿著一個玻璃片特別厚的眼鏡。

還沒等木山平安打招呼,風先從木山平安的肩膀上跳了下來,一個火影跑快速跑到了一平的身邊為兩人相互介紹道。

「一平,這位是越前道館的木山平安,過幾天我要帶他去參加武術大會。」

「木山平安,這位是我之前跟你提到的徒弟,她叫一平。」

一平聽到風的介紹連用日語向木山平安打招呼:「空尼幾哇。」

木山平安聽到一平向自己打招呼,笑著對一平說道:「在華國,說中文就可以了呦,一平。」

簡單的打過招呼后,風帶著兩人來到了一個武術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