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源初袍袖一揮,只見從弒神大軍裡面突然推出了上萬門閃爍著九彩神芒的嶄新的破禁神炮,隱隱散發著恐怖的殺力,好像上萬隻魔獸隨時都會露出自己的猙獰的獠牙,瞬間將面前的一切全都撕碎了一般。

神靈見到上萬門嶄新的破禁神炮的一刻頓時就驚呆了,他萬萬沒想到源初居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又造出了這麼多的恐怖破禁神器,這也太不可思議了,看來今天自己的隕仙要塞還真的有些危險了,不過想到擋在隕仙要塞前面的恐怖到逆天的萬龍屠天勢,他不禁又很快恢復了平靜,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這時,源初猛然仰天一聲長嘯,發出了總攻的號令,只見上萬門破禁神炮同時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怒吼,上萬道光龍咆哮著閃電般的便撲到了隕仙要塞的前面,而後沒有遇到絲毫阻礙的直接狠狠的轟擊在了守護神陣上。

與此同時,兩百億大軍一起向著隕仙要塞的守護神陣打出了自己的全力一擊,只見無數的狂暴無比的能量風暴呼嘯著鋪天蓋地的猶如雨點一般的便向著守護神陣瘋狂的傾瀉而下,同剛才的破禁神炮一樣,依然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就這麼長驅直入的堂而皇之的直接狠狠的轟擊到了守護神陣的九彩光幕之上。

通過破禁神炮的猛烈轟擊,九彩光幕上已經泛起了劇烈的能量漣漪,開始猛烈的震動起來,甚至還出現了眾多的細小裂紋,不過相對還算穩定,可是,接踵而至的兩百億大軍的狂轟亂炸,還沒等大陣進行自我修復呢,就再次對守護神陣構成了重創,讓本來還很細小的裂紋,驟然變成了密密麻麻的裂縫,雖然還沒有徹底崩碎開來,可是此時已經很難再次承受猛烈的襲擊了。

神靈見狀頓時心中大急,他不可置信的大聲喊道:「這怎麼可能,萬龍屠天勢為什麼會一點反應也沒有,它不是應該自動進行反擊,替我們抵擋源初大軍的攻擊的嗎,誰他媽的能夠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就在神靈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萬龍屠天勢總算是有了反應了,只是很快神靈就意識到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底牌的這種反應卻是徹底讓他一敗塗地了。

只見剛才還沒有任何反應的萬龍屠天勢終於啟動了,大地驟然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一陣陣振聾發聵的龍吟聲猛然從地底深處傳了出來,響徹九天十地,轟隆一聲驚天巨響,上萬條萬丈大小的戰力堪比老祖的遠古龍脈所化的七彩神龍驟然破土而出,而後張牙舞爪的便撲了出去,只是這次的目標不是源初大軍,而是隕仙要塞。

與此同時, 危險遊戲:小小祕書會偷心 ,還在苦苦支撐呢。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源初出手了,只見一個十萬丈大小的金色的拳頭帶著破空聲驟然轟擊到了九彩光幕上已經出現了缺口的地方,轟隆一聲驚天巨響,守護神陣再也無法承受如此恐怖的攻擊,猛然徹底崩碎開來,一個百萬丈大小的巨大缺口被硬生生的砸了出來,隕仙要塞的守護神陣終於被破了。

… 第六百八十一章神界來援

一個月後,真神宮聖主宮的議事大殿內,此時,神靈和殺戮正端坐在主位,其他高層側座相陪,眾人正在緊張的商議著目前的戰事,所有人的臉上都是一片凝重,個個好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無精打采,相互竊竊私語,討論著當前的嚴峻形勢,不時的唉聲嘆氣。

神靈掃視了一眼眾人,而後用力咳嗽了一聲,眾人頓時全都肅靜了下來,神靈一臉肅然的說道:「諸位,你們都已經研究了這麼長時間了,到底研究出來什麼破敵良策了嗎,看你們一個個的,唉聲嘆氣的,哪裡還有半點老祖的風範,現在源初雖然已經大兵壓境了,形勢很不樂觀,可是他們進攻了一個月還不是寸步未進嗎,我們真神宮的守護神陣可是上界神人下凡親自布置的,可謂是固若金湯,源初想要破掉談何容易!」

這時,陰陽道人的不合時宜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兩位老祖,源初大軍已經攻城一個月了,雖然寸土未進,可是我還是有些擔心啊,他們連續煉製了兩次破禁神炮,也許剩下的資源已經不足以支撐他們再次煉製出那麼多的破禁神炮,不過,源初這個小子一向是詭計多端,萬一要是時間拖久了,難免他不會想出什麼鬼主意來,我們必須早做打算,不得不防啊!」

神靈聞言頓時眼神冰冷的掃了他一眼,眼中殺機一閃而逝,正想要好好訓斥他一番呢,這時,旁邊的殺戮突然開口了:「神靈老頭,陰陽道人的話雖然有些不中聽,可是他的擔心並不是沒有道理啊,我們已經連續吃了源初兩次虧了,這種可能不是沒有啊,的確應該早做打算,血域大軍看來是暫時指不上了,不過,你不是早就跟神界的人聯繫過了嗎,都這麼久了,他們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啊?」

神靈狠狠瞪了陰陽道人一眼,而後手捻鬍鬚若有所思的說道:「殺戮老頭,我的確是早就跟神界的人聯繫過了,他們也答應會儘快派人前來相助,可是你也知道,神界的人想要下界來支援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想要強行破開空間壁壘需要消耗巨大的資源,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啊,不過,都這麼久了,按理說也應該來了,估計也就這一兩天了吧!」

就在這時,蒼穹之上猛然傳來了一聲驚天巨響,轟隆一聲宛如天塌了一般,震耳欲聾的聲響瞬間傳遍了九天十地,甚至整個仙域都劇烈的震動了一下。

只見蒼穹深處突然射出了一道恐怖的烏光將堅實無比的空間壁壘驟然射穿,恐怖的宇宙罾風頓時竄了出來,開始瘋狂肆虐起來,蒼穹大片大片的崩碎開來,地面上的萬丈大山被瞬間夷為平地,大山深處的無數仙獸瞬間就被滅殺殆盡,罾風所過之處一切皆化為齏粉,好在罾風遠在百萬里之外,否則要是源初大軍瞬間就會損失慘重。

突然,蒼穹之上猛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吞吐著恐怖的空間之力,黑洞出現的瞬間,所有的罾風瞬間全都被黑洞吞噬了進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忽然,一隻大腳猛然從黑洞之中踏了出來,方圓百萬里的虛空驟然崩碎開來,好像根本無法承受這隻大腳的重量一般,不過很快虛空就再次恢復了過來,似乎這隻大腳的威壓突然被極大的削弱了,這是仙域的整片天地對這股力量的束縛和壓制,仙域的天道是絕對不允許超越仙域承受極限的力量在仙域出現的。

也許是受到了仙域天地的壓制,這隻大腳也瞬間迅速縮小了起來,很快就變成了正常大小,隨著另外一隻大腳的踏出,一個一身青衫的年輕武者模樣的身影便從黑洞當中走了出來,隨後,這個巨大的黑洞便瞬間消失了。

年輕武者長的倒是十分的俊俏,一襲青衫迎風鼓盪,白凈的臉膛,濃眉大眼,眉宇之間帶著一股天生的傲氣,只是眼神中卻是帶著一絲陰邪之色,與他的容貌氣質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個年輕武者正是神靈眾人期盼已久的神界援兵,他名叫神天,乃是神界真神宮的一個年輕天才,不到萬年的時間就已經是魔神境界的高手了。

神界的人壽命無比悠長,近乎永恆不死,萬年不過彈指而過,按照神界的演算法,他現在的年紀其實並不比源初大多少,這次神界真神宮派他下界來援救九規仙域的真神宮,一方面是為了保住仙域真神宮這個支脈,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他好好歷練一番,見識一下源初這個下界的絕世妖孽。

神天一襲青衫迎風鼓盪,烏黑光亮的長發無風自動,極為飄逸,手搖一把淡青色的紙扇在胸前隨意的扇動著,風度翩翩,頗有幾分浪蕩公子哥的氣質,書中代言,這把淡青色的紙扇乃是一件神器,他的一襲青衫也是很不簡單,與這把紙扇一樣都是中品神器,一攻一防,攻防兼備,雖然來到仙域之後,神器無法發揮出它的全部威力,可是絕對不是仙域的所謂的極品道器這樣的垃圾貨色所能比擬的。

神天宛如天神一般俯視著下面的一切,而後猛然從他的眉心處迸發出一股恐怖無比的靈魂波動,猶如滔天巨浪一般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出,方圓千萬里地域內的一切已經盡在掌握中,不過很快他就收回了自己的強大的靈魂波動。

他看著百萬里之外的真神宮方向嘴角微微翹起,臉上浮現出一抹耐人尋味的陰邪笑意,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而後便不慌不忙的踏空而行,向著真神宮的方向走去,看似不快,可是幾步之間便已經來到了真神宮的上空。

真神宮的議事大殿內,神靈眾人突然聽到了蒼穹之上傳來的一聲驚天巨響,先是一愣,而後便感受到了一股如山如海般的恐怖靈魂波動向著他們橫掃而來,他們的身體瞬間便被徹底壓制住了,如遭雷擊般的呆愣在了原地,嚇的瑟瑟發抖。

不過待到這股恐怖的靈魂波動散去之後,神靈頓時無比興奮的大喊大叫起來:「來了,來了,神界的援兵終於來了,這種熟悉的靈魂波動絕對沒有錯,是我們神界真神宮的人,這下我們有救了,快,大家快速速隨我一起出去迎接上界神人下凡!」

說著,神靈便一閃而逝的消失在了原地,殺戮眾人聞言先是一愣,而後也是欣喜若狂的向著神靈追了上去,一起前去迎接神界的神人下凡了!

神靈眾人來到外面后,抬頭一看,便見到一個一襲青衫的年輕武者傲然立於虛空當中,手搖紙扇,正在漫不經心的四處欣賞著風景,看到神靈眾人之後不禁微微一笑。

神靈看清來人之後,頓時大喜過望,連忙在守護神陣上打開了一道光門,而後便帶領眾人衝出光門來到了這個年輕武者身邊。

神靈上下打量了一番神天,而後連忙恭謹施禮道:「上神大人,敢問您就是神界真神宮派來援救我們的救兵吧,老夫神靈,九規仙域真神宮的聖主,不知道您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神天手搖紙扇,眯縫著眼睛掃看了神靈一眼,而後冷冷說道:「你就是九規仙域真神宮的聖主啊,聽說你們現在已經岌岌可危了,多次向神界求救,看來你們現在的情況的確不是很好嗎,你身為九規仙域真神宮的聖主,居然讓人都打到家門口來了,真神的臉都讓你們給丟盡了,神靈,你可知罪?」

神靈感受著神天身上猛然爆發出的恐怖的氣勢和眼中淡淡的殺意,頓時嚇的就是一哆嗦,連忙哆哆嗦嗦的說道:「小人知罪,小人知罪,上神大人息怒,神靈辦事不利,有辱真神的神威,的確是罪該萬死,可是,小人也是有苦衷的啊。。。」

神靈正要好好辯解一番呢,突然便被神天粗暴的阻攔了:「哼,不要再辯解了,有什麼苦衷,廢物就是廢物,本來你辱沒了真神的神威,應該將你就地斬殺,可是看在你駐守仙域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本神就饒了你這次,不過,若是以後再犯,本神絕不輕饒。」

神靈聞言連忙如蒙大赦一般不住的點頭謝恩,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連忙滿臉含笑道:「是,是,是,小人以後一定盡心竭力,絕對不會再辱沒了真神的神威,上神大人,小人還不知道您的名諱呢,不知道小人該如何稱呼您啊?」

神天瞥了神靈一眼,傲然說道:「本神名叫神天,神界真神宮的神風長老乃是我的爺爺,這次就是他老人家讓我下界來援救你們的!」

神靈一聽連忙賠笑道:「哎呀呀,原來您就是大名鼎鼎的神風長老的後人啊,真是失敬失敬啊,神天大人,小人等您等的好苦啊,您怎麼現在才來呀,要是您再晚來幾天,恐怕我們就要全軍覆沒了,而且,您怎麼一個人就來了啊,為什麼不多帶點幫手啊?」

第六百八十章兵臨老巢

神靈見狀如同瘋魔了一般的狂叫道:「不可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守護神陣怎麼會被破掉了呢,萬龍屠天勢為什麼不幫助我們,反而幫助源初攻擊我們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是絕對不會失敗了,絕對不會,源初你個混蛋,老夫跟你拼了!」

說著,神靈就要衝出去與源初玩命,殺戮也是渾身殺氣肆虐,想要跟源初拼了,這時,旁邊的混沌天尊連忙一把拉住兩人,苦苦哀求道:「兩位老祖,你們可千萬不要衝動啊,隕仙要塞我們是守不住了,就算是我們全軍出動也是於事無補啊,只會全軍覆沒,與其白白斷送了性命,還不如保存實力,退守真神宮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還沒到拚死一搏的時候啊!」

神靈聽到混沌天尊的苦苦哀求,這才又恢復了清醒,他知道混沌天尊的建議才是最正確的選擇,於是,他略微沉吟,最後還是放棄了拚死一搏的愚蠢的想法。

神靈看著源初所在的方向,咬牙切齒的冷冷說道:「源初,你個小輩,沒想到老夫這次竟然又栽到了你的手裡,你他媽的夠狠,不過,你想要滅了我們是絕對不可能的,下次你就沒有這麼好運了,老夫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我會在真神宮等著你的,走,你們速速隨老夫殺出重圍,退守真神宮!」

說著,神靈和殺戮兩人便帶領著四大仙域的主力向著真神宮所在的方向殺了出去,此時,源初已經率領大軍向著隕仙要塞殺了過來,鋪天蓋地的能量風暴一波接著一波,將隕仙要塞的守軍徹底吞噬了,沒有了守護神陣的庇護,這些四大仙域的守軍哪裡會是源初大軍的對手,瞬間就被狂暴的能量風暴徹底撕碎了,二十億守軍頃刻間灰飛煙滅,隕仙要塞在源初大軍一走一過之間就被夷為平地,成為一片焦土。

源初見神靈又率領大軍逃走了,哪裡肯放過他,連忙帶領大軍對四大仙域聯軍展開了瘋狂的追殺,四大仙域聯軍此時哪裡還有絲毫戰意,根本就沒有進行任何的抵抗,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被源初大軍瘋狂屠戮,一路上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無數的屍塊胡亂的散落了一地,根本就分不出誰是誰了。

源初大軍都殺紅眼了,一路瘋狂追殺,殺的四大仙域聯軍是潰不成軍,屁滾尿流,哭爹喊娘,一路追殺下來,又有二十億四大仙域的武者隕落在了路上,徹底魂飛魄散,灰飛煙滅了,最後,神靈只帶著不到五十億的殘兵敗將退回到了真神宮的老巢所在,堅守不出了,而源初也率領大軍一路追殺到了真神宮的老巢所在,這裡已經是四大仙域聯盟的最後的避難所了。


神靈和殺戮帶領著四大仙域的不到五十億的殘兵敗將一路瘋狂逃竄回了真神宮的老巢,真神宮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巨大宮群,四周都是高達千丈的堅固厚實的城牆,就是裝下上百億人都不成問題,真神宮在此經營了百萬年,可謂根深蒂固,底蘊十分雄厚,四大仙域聯盟選擇將老巢安在了這裡,絕對是經過了深思熟慮后的抉擇,這裡也將是一塊最難啃的骨頭。

在真神宮的宮殿群中央聳立著一座高達數萬丈的巨大雕像,這就是真神宮的人最虔誠的信仰所在,是他們一直頂禮膜拜的所謂的真神,同時也是真神宮的守護神。

這個真神雕像身材十分魁梧,渾身肌肉虯結,面目極其猙獰,身上覆蓋著厚厚的黑色鱗片一樣的東西,身後還長著一對巨大的翅膀,遮天蔽日,鬼爪一般的右手還抓著一根高達萬丈的黑色權杖,上面嵌著一顆黑紫色的水晶球,不時放射著詭異的神芒,這個真神雕像宛如魔神現世一般頂天立地的俯視著天地間的生靈,好像它就是這天地間的主宰,神聖不可侵犯。

就在神靈帶領四大仙域聯軍的主力敗逃進入真神宮之後,只見這個真神雕像手中權杖上的那顆巨大的黑紫色水晶球,驟然放射出耀眼的神芒,將整片天地都映照成了黑紫色,與此同時一道巨大無比的黑紫色光幕驟然憑空顯現了出來,將整個真神宮全都籠罩在內,一股恐怖的守護之力將真神宮與外界完全隔絕開來,好似一個無敵龜殼一般擋住了源初大軍的去路。

其實此時,四大仙域的聯軍還沒有完全逃入真神宮,還有將近十億大軍沒有進城呢,只是源初大軍追殺的太瘋狂了,根本不給他們任何喘息的機會,神靈不得不提前啟動了真神宮的守護神陣,將源初大軍全都攔在了外面,當然同時被攔在外面的還有他的十億殘兵敗將的炮灰,這些被神靈眾人捨棄的四大仙域的大軍轉眼之間就被源初大軍屠戮殆盡了,成為了掩護主力的犧牲品。

源初想要一鼓作氣直接拿下真神宮,連忙率領大軍對著真神宮外面的巨大的守護神陣光罩展開猛烈的進攻,無數道狂暴無比的能量風暴如雨點一般的瘋狂的傾瀉在黑紫色的能量光罩上,恐怖的的攻擊力讓整片天地都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可是攻擊了半天,別說是將真神宮的守護光罩轟碎了,就連一道細小的裂紋都沒有留下,只是在上面激蕩起了一陣陣的劇烈的能量漣漪,而後便恢復了平靜。

源初大軍轟擊了一陣見根本無法破開守護神陣的防禦只好心有不甘的放棄了攻擊,源初傲然立於虛空當中,一身白袍迎風鼓盪,只是此時他看著面前如同無敵龜殼一般的固若金湯的能量光罩,臉色卻是一片凝重。

源初沒想到真神宮老巢的守護神陣竟然會如此強橫,防禦力極其逆天,比落仙峽和隕仙要塞的守護神陣還要強大不少,甚至已經堪比真正的神陣了,看來想要一鼓作氣攻破真神宮是不太可能了,只能從長計議了,於是,他只好命令大軍就地安營紮寨,將真神宮如同鐵通一般團團包圍起來,不允許有任何的漏網之魚。

弒神聯盟大營的中軍大帳之中,源初此時正在與眾人緊張的商議著接下來的計劃,源初掃視了一眼眾人,而後臉色肅然的說道:「諸位,今天我們能夠大破隕仙要塞,對四大仙域大軍給予重創,可謂是大獲全勝啊,這都是大家齊心協力,浴血奮戰的結果,可是四大仙域的主力還是逃回了真神宮的老巢,堅守不出了,沒想到這裡的守護神陣居然如此強橫,看來想要快速攻破真神宮是不太可能了,不知道諸位有何破敵之策?」

眾人聞言都是一陣沉默,皆是低頭不語,臉上一片凝重,誰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畢竟就連源初都有些一籌莫展了,他們哪裡還有什麼好辦法,大帳中一時間氣氛很是沉悶。

沉默了片刻,這時,源逆天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說道:「源初聖主,這真神宮在這裡經營了百萬年,底蘊十分深厚,這裡的守護神陣已經堪比真正的神陣了,如果我們再按照老辦法恐怕就算是再煉製出上萬門的破禁神炮也很難攻破啊,況且兩次煉製破禁神炮,血沙的消耗數量十分巨大,而且咱們的戰略資源儲備也已經告急了,想要再煉製出這麼多的破禁神炮難度太大了,看來只能另選他路了,要不。。。」

還沒等源逆天繼續說下去,源初連忙對他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了,源逆天只好將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源初自然知道源逆天想要說什麼,一定是想要建議將三大禁地的獸族和仙石山脈的九大仙獸召喚來進行支援,三大獸王都是天仙九轉境界的絕頂大能,獸族大軍的戰力無比恐怖,要是能夠聯合他們一起攻城,說不定可以一舉攻破真神宮,現在看來好像也只有這個辦法比較可行了。

可是,源初又何嘗沒有想到這個辦法,只是,他現在還不想這麼做罷了,獸族大軍可是他的一張王牌,不能輕易動用,那是給血域大軍留著的,過早的暴露實力殊為不智,而且現在內奸還沒有找出來,源初還不想讓四大仙域的人知道這張王牌的存在,所以只好阻止源逆天繼續說下去。

源初略微沉吟,而後有些無奈的說道:「真神宮底蘊深厚,就算是我們強行攻破了守護神陣,想要拿下真神宮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只好能夠找到一個更好的辦法,能夠將損失降低到最小,好了,既然大家都沒有什麼好辦法,那今天就先散了吧,容我再考慮考慮!」

於是,眾人只好各自散去了,接下來的一個月,源初大軍不斷的進行挑釁和試探著攻城,可是四大仙域大軍就是躲在龜殼裡堅守不出,不管源初大軍如何挑釁都是根本沒有任何回應,多次攻城之後不但沒有任何進展,反而損兵折將,讓源初眾人是徹底無語了。

… 第六百八十一章神界來援

一個月後,真神宮聖主宮的議事大殿內,此時,神靈和殺戮正端坐在主位,其他高層側座相陪,眾人正在緊張的商議著目前的戰事,所有人的臉上都是一片凝重,個個好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無精打采,相互竊竊私語,討論著當前的嚴峻形勢,不時的唉聲嘆氣。

神靈掃視了一眼眾人,而後用力咳嗽了一聲,眾人頓時全都肅靜了下來,神靈一臉肅然的說道:「諸位,你們都已經研究了這麼長時間了,到底研究出來什麼破敵良策了嗎,看你們一個個的,唉聲嘆氣的,哪裡還有半點老祖的風範,現在源初雖然已經大兵壓境了,形勢很不樂觀,可是他們進攻了一個月還不是寸步未進嗎,我們真神宮的守護神陣可是上界神人下凡親自布置的,可謂是固若金湯,源初想要破掉談何容易!」

這時,陰陽道人的不合時宜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兩位老祖,源初大軍已經攻城一個月了,雖然寸土未進,可是我還是有些擔心啊,他們連續煉製了兩次破禁神炮,也許剩下的資源已經不足以支撐他們再次煉製出那麼多的破禁神炮,不過,源初這個小子一向是詭計多端,萬一要是時間拖久了,難免他不會想出什麼鬼主意來,我們必須早做打算,不得不防啊!」

神靈聞言頓時眼神冰冷的掃了他一眼,眼中殺機一閃而逝,正想要好好訓斥他一番呢,這時,旁邊的殺戮突然開口了:「神靈老頭,陰陽道人的話雖然有些不中聽,可是他的擔心並不是沒有道理啊,我們已經連續吃了源初兩次虧了,這種可能不是沒有啊,的確應該早做打算,血域大軍看來是暫時指不上了,不過,你不是早就跟神界的人聯繫過了嗎,都這麼久了,他們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啊?」

神靈狠狠瞪了陰陽道人一眼,而後手捻鬍鬚若有所思的說道:「殺戮老頭,我的確是早就跟神界的人聯繫過了,他們也答應會儘快派人前來相助,可是你也知道,神界的人想要下界來支援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想要強行破開空間壁壘需要消耗巨大的資源,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啊,不過,都這麼久了,按理說也應該來了,估計也就這一兩天了吧!」

就在這時,蒼穹之上猛然傳來了一聲驚天巨響,轟隆一聲宛如天塌了一般,震耳欲聾的聲響瞬間傳遍了九天十地,甚至整個仙域都劇烈的震動了一下。

只見蒼穹深處突然射出了一道恐怖的烏光將堅實無比的空間壁壘驟然射穿,恐怖的宇宙罾風頓時竄了出來,開始瘋狂肆虐起來,蒼穹大片大片的崩碎開來,地面上的萬丈大山被瞬間夷為平地,大山深處的無數仙獸瞬間就被滅殺殆盡,罾風所過之處一切皆化為齏粉,好在罾風遠在百萬里之外,否則要是源初大軍瞬間就會損失慘重。

突然,蒼穹之上猛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吞吐著恐怖的空間之力,黑洞出現的瞬間,所有的罾風瞬間全都被黑洞吞噬了進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忽然,一隻大腳猛然從黑洞之中踏了出來,方圓百萬里的虛空驟然崩碎開來,好像根本無法承受這隻大腳的重量一般,不過很快虛空就再次恢復了過來,似乎這隻大腳的威壓突然被極大的削弱了,這是仙域的整片天地對這股力量的束縛和壓制,仙域的天道是絕對不允許超越仙域承受極限的力量在仙域出現的。

也許是受到了仙域天地的壓制,這隻大腳也瞬間迅速縮小了起來,很快就變成了正常大小,隨著另外一隻大腳的踏出,一個一身青衫的年輕武者模樣的身影便從黑洞當中走了出來,隨後,這個巨大的黑洞便瞬間消失了。

緝兇進行時 ,一襲青衫迎風鼓盪,白凈的臉膛,濃眉大眼,眉宇之間帶著一股天生的傲氣,只是眼神中卻是帶著一絲陰邪之色,與他的容貌氣質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個年輕武者正是神靈眾人期盼已久的神界援兵,他名叫神天,乃是神界真神宮的一個年輕天才,不到萬年的時間就已經是魔神境界的高手了。

神界的人壽命無比悠長,近乎永恆不死,萬年不過彈指而過,按照神界的演算法,他現在的年紀其實並不比源初大多少,這次神界真神宮派他下界來援救九規仙域的真神宮,一方面是為了保住仙域真神宮這個支脈,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他好好歷練一番,見識一下源初這個下界的絕世妖孽。

神天一襲青衫迎風鼓盪,烏黑光亮的長發無風自動,極為飄逸,手搖一把淡青色的紙扇在胸前隨意的扇動著,風度翩翩,頗有幾分浪蕩公子哥的氣質,書中代言,這把淡青色的紙扇乃是一件神器,他的一襲青衫也是很不簡單,與這把紙扇一樣都是中品神器,一攻一防,攻防兼備,雖然來到仙域之後,神器無法發揮出它的全部威力,可是絕對不是仙域的所謂的極品道器這樣的垃圾貨色所能比擬的。

神天宛如天神一般俯視著下面的一切,而後猛然從他的眉心處迸發出一股恐怖無比的靈魂波動,猶如滔天巨浪一般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出,方圓千萬里地域內的一切已經盡在掌握中,不過很快他就收回了自己的強大的靈魂波動。

他看著百萬里之外的真神宮方向嘴角微微翹起,臉上浮現出一抹耐人尋味的陰邪笑意,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而後便不慌不忙的踏空而行,向著真神宮的方向走去,看似不快,可是幾步之間便已經來到了真神宮的上空。

真神宮的議事大殿內,神靈眾人突然聽到了蒼穹之上傳來的一聲驚天巨響,先是一愣,而後便感受到了一股如山如海般的恐怖靈魂波動向著他們橫掃而來,他們的身體瞬間便被徹底壓制住了,如遭雷擊般的呆愣在了原地,嚇的瑟瑟發抖。

不過待到這股恐怖的靈魂波動散去之後,神靈頓時無比興奮的大喊大叫起來:「來了,來了,神界的援兵終於來了,這種熟悉的靈魂波動絕對沒有錯,是我們神界真神宮的人,這下我們有救了,快,大家快速速隨我一起出去迎接上界神人下凡!」

說著,神靈便一閃而逝的消失在了原地,殺戮眾人聞言先是一愣,而後也是欣喜若狂的向著神靈追了上去,一起前去迎接神界的神人下凡了!

神靈眾人來到外面后,抬頭一看,便見到一個一襲青衫的年輕武者傲然立於虛空當中,手搖紙扇,正在漫不經心的四處欣賞著風景,看到神靈眾人之後不禁微微一笑。

神靈看清來人之後,頓時大喜過望,連忙在守護神陣上打開了一道光門,而後便帶領眾人衝出光門來到了這個年輕武者身邊。

神靈上下打量了一番神天,而後連忙恭謹施禮道:「上神大人,敢問您就是神界真神宮派來援救我們的救兵吧,老夫神靈,九規仙域真神宮的聖主,不知道您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神天手搖紙扇,眯縫著眼睛掃看了神靈一眼,而後冷冷說道:「你就是九規仙域真神宮的聖主啊,聽說你們現在已經岌岌可危了,多次向神界求救,看來你們現在的情況的確不是很好嗎,你身為九規仙域真神宮的聖主,居然讓人都打到家門口來了,真神的臉都讓你們給丟盡了,神靈,你可知罪?」

神靈感受著神天身上猛然爆發出的恐怖的氣勢和眼中淡淡的殺意,頓時嚇的就是一哆嗦,連忙哆哆嗦嗦的說道:「小人知罪,小人知罪,上神大人息怒,神靈辦事不利,有辱真神的神威,的確是罪該萬死,可是,小人也是有苦衷的啊。。。」

神靈正要好好辯解一番呢,突然便被神天粗暴的阻攔了:「哼,不要再辯解了,有什麼苦衷,廢物就是廢物,本來你辱沒了真神的神威,應該將你就地斬殺,可是看在你駐守仙域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本神就饒了你這次,不過,若是以後再犯,本神絕不輕饒。」

神靈聞言連忙如蒙大赦一般不住的點頭謝恩,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連忙滿臉含笑道:「是,是,是,小人以後一定盡心竭力,絕對不會再辱沒了真神的神威,上神大人,小人還不知道您的名諱呢,不知道小人該如何稱呼您啊?」

神天瞥了神靈一眼,傲然說道:「本神名叫神天,神界真神宮的神風長老乃是我的爺爺,這次就是他老人家讓我下界來援救你們的!」

神靈一聽連忙賠笑道:「哎呀呀,原來您就是大名鼎鼎的神風長老的後人啊,真是失敬失敬啊,神天大人,小人等您等的好苦啊,您怎麼現在才來呀,要是您再晚來幾天,恐怕我們就要全軍覆沒了,而且,您怎麼一個人就來了啊,為什麼不多帶點幫手啊?」

第六百八十章兵臨老巢

神靈見狀如同瘋魔了一般的狂叫道:「不可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守護神陣怎麼會被破掉了呢,萬龍屠天勢為什麼不幫助我們,反而幫助源初攻擊我們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是絕對不會失敗了,絕對不會,源初你個混蛋,老夫跟你拼了!」

說著,神靈就要衝出去與源初玩命,殺戮也是渾身殺氣肆虐,想要跟源初拼了,這時,旁邊的混沌天尊連忙一把拉住兩人,苦苦哀求道:「兩位老祖,你們可千萬不要衝動啊,隕仙要塞我們是守不住了,就算是我們全軍出動也是於事無補啊,只會全軍覆沒,與其白白斷送了性命,還不如保存實力,退守真神宮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還沒到拚死一搏的時候啊!」

神靈聽到混沌天尊的苦苦哀求,這才又恢復了清醒,他知道混沌天尊的建議才是最正確的選擇,於是,他略微沉吟,最後還是放棄了拚死一搏的愚蠢的想法。

神靈看著源初所在的方向,咬牙切齒的冷冷說道:「源初,你個小輩,沒想到老夫這次竟然又栽到了你的手裡,你他媽的夠狠,不過,你想要滅了我們是絕對不可能的,下次你就沒有這麼好運了,老夫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我會在真神宮等著你的,走,你們速速隨老夫殺出重圍,退守真神宮!」

說著,神靈和殺戮兩人便帶領著四大仙域的主力向著真神宮所在的方向殺了出去,此時,源初已經率領大軍向著隕仙要塞殺了過來,鋪天蓋地的能量風暴一波接著一波,將隕仙要塞的守軍徹底吞噬了,沒有了守護神陣的庇護,這些四大仙域的守軍哪裡會是源初大軍的對手,瞬間就被狂暴的能量風暴徹底撕碎了,二十億守軍頃刻間灰飛煙滅,隕仙要塞在源初大軍一走一過之間就被夷為平地,成為一片焦土。

源初見神靈又率領大軍逃走了,哪裡肯放過他,連忙帶領大軍對四大仙域聯軍展開了瘋狂的追殺,四大仙域聯軍此時哪裡還有絲毫戰意,根本就沒有進行任何的抵抗,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被源初大軍瘋狂屠戮,一路上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無數的屍塊胡亂的散落了一地,根本就分不出誰是誰了。

源初大軍都殺紅眼了,一路瘋狂追殺,殺的四大仙域聯軍是潰不成軍,屁滾尿流,哭爹喊娘,一路追殺下來,又有二十億四大仙域的武者隕落在了路上,徹底魂飛魄散,灰飛煙滅了,最後,神靈只帶著不到五十億的殘兵敗將退回到了真神宮的老巢所在,堅守不出了,而源初也率領大軍一路追殺到了真神宮的老巢所在,這裡已經是四大仙域聯盟的最後的避難所了。

神靈和殺戮帶領著四大仙域的不到五十億的殘兵敗將一路瘋狂逃竄回了真神宮的老巢,真神宮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巨大宮群,四周都是高達千丈的堅固厚實的城牆,就是裝下上百億人都不成問題,真神宮在此經營了百萬年,可謂根深蒂固,底蘊十分雄厚,四大仙域聯盟選擇將老巢安在了這裡,絕對是經過了深思熟慮后的抉擇,這裡也將是一塊最難啃的骨頭。

在真神宮的宮殿群中央聳立著一座高達數萬丈的巨大雕像,這就是真神宮的人最虔誠的信仰所在,是他們一直頂禮膜拜的所謂的真神,同時也是真神宮的守護神。

這個真神雕像身材十分魁梧,渾身肌肉虯結,面目極其猙獰,身上覆蓋著厚厚的黑色鱗片一樣的東西,身後還長著一對巨大的翅膀,遮天蔽日,鬼爪一般的右手還抓著一根高達萬丈的黑色權杖,上面嵌著一顆黑紫色的水晶球,不時放射著詭異的神芒,這個真神雕像宛如魔神現世一般頂天立地的俯視著天地間的生靈,好像它就是這天地間的主宰,神聖不可侵犯。

就在神靈帶領四大仙域聯軍的主力敗逃進入真神宮之後,只見這個真神雕像手中權杖上的那顆巨大的黑紫色水晶球,驟然放射出耀眼的神芒,將整片天地都映照成了黑紫色,與此同時一道巨大無比的黑紫色光幕驟然憑空顯現了出來,將整個真神宮全都籠罩在內,一股恐怖的守護之力將真神宮與外界完全隔絕開來,好似一個無敵龜殼一般擋住了源初大軍的去路。

其實此時,四大仙域的聯軍還沒有完全逃入真神宮,還有將近十億大軍沒有進城呢,只是源初大軍追殺的太瘋狂了,根本不給他們任何喘息的機會,神靈不得不提前啟動了真神宮的守護神陣,將源初大軍全都攔在了外面,當然同時被攔在外面的還有他的十億殘兵敗將的炮灰,這些被神靈眾人捨棄的四大仙域的大軍轉眼之間就被源初大軍屠戮殆盡了,成為了掩護主力的犧牲品。

源初想要一鼓作氣直接拿下真神宮,連忙率領大軍對著真神宮外面的巨大的守護神陣光罩展開猛烈的進攻,無數道狂暴無比的能量風暴如雨點一般的瘋狂的傾瀉在黑紫色的能量光罩上,恐怖的的攻擊力讓整片天地都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可是攻擊了半天,別說是將真神宮的守護光罩轟碎了,就連一道細小的裂紋都沒有留下,只是在上面激蕩起了一陣陣的劇烈的能量漣漪,而後便恢復了平靜。

源初大軍轟擊了一陣見根本無法破開守護神陣的防禦只好心有不甘的放棄了攻擊,源初傲然立於虛空當中,一身白袍迎風鼓盪,只是此時他看著面前如同無敵龜殼一般的固若金湯的能量光罩,臉色卻是一片凝重。

源初沒想到真神宮老巢的守護神陣竟然會如此強橫,防禦力極其逆天,比落仙峽和隕仙要塞的守護神陣還要強大不少,甚至已經堪比真正的神陣了,看來想要一鼓作氣攻破真神宮是不太可能了,只能從長計議了,於是,他只好命令大軍就地安營紮寨,將真神宮如同鐵通一般團團包圍起來,不允許有任何的漏網之魚。

弒神聯盟大營的中軍大帳之中,源初此時正在與眾人緊張的商議著接下來的計劃,源初掃視了一眼眾人,而後臉色肅然的說道:「諸位,今天我們能夠大破隕仙要塞,對四大仙域大軍給予重創,可謂是大獲全勝啊,這都是大家齊心協力,浴血奮戰的結果,可是四大仙域的主力還是逃回了真神宮的老巢,堅守不出了,沒想到這裡的守護神陣居然如此強橫,看來想要快速攻破真神宮是不太可能了,不知道諸位有何破敵之策?」

眾人聞言都是一陣沉默,皆是低頭不語,臉上一片凝重,誰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畢竟就連源初都有些一籌莫展了,他們哪裡還有什麼好辦法,大帳中一時間氣氛很是沉悶。

沉默了片刻,這時,源逆天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說道:「源初聖主,這真神宮在這裡經營了百萬年,底蘊十分深厚,這裡的守護神陣已經堪比真正的神陣了,如果我們再按照老辦法恐怕就算是再煉製出上萬門的破禁神炮也很難攻破啊,況且兩次煉製破禁神炮,血沙的消耗數量十分巨大,而且咱們的戰略資源儲備也已經告急了,想要再煉製出這麼多的破禁神炮難度太大了,看來只能另選他路了,要不。。。」

還沒等源逆天繼續說下去,源初連忙對他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了,源逆天只好將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源初自然知道源逆天想要說什麼,一定是想要建議將三大禁地的獸族和仙石山脈的九大仙獸召喚來進行支援,三大獸王都是天仙九轉境界的絕頂大能,獸族大軍的戰力無比恐怖,要是能夠聯合他們一起攻城,說不定可以一舉攻破真神宮,現在看來好像也只有這個辦法比較可行了。

可是,源初又何嘗沒有想到這個辦法,只是,他現在還不想這麼做罷了,獸族大軍可是他的一張王牌,不能輕易動用,那是給血域大軍留著的,過早的暴露實力殊為不智,而且現在內奸還沒有找出來,源初還不想讓四大仙域的人知道這張王牌的存在,所以只好阻止源逆天繼續說下去。

源初略微沉吟,而後有些無奈的說道:「真神宮底蘊深厚,就算是我們強行攻破了守護神陣,想要拿下真神宮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只好能夠找到一個更好的辦法,能夠將損失降低到最小,好了,既然大家都沒有什麼好辦法,那今天就先散了吧,容我再考慮考慮!」

於是,眾人只好各自散去了,接下來的一個月,源初大軍不斷的進行挑釁和試探著攻城,可是四大仙域大軍就是躲在龜殼裡堅守不出,不管源初大軍如何挑釁都是根本沒有任何回應,多次攻城之後不但沒有任何進展,反而損兵折將,讓源初眾人是徹底無語了。

… 第六百八十二章對戰神天

神天冷哼了一聲道:「哼,一群廢物,誰知道你們會敗的這麼快啊,再說了,你以為神人下凡是那麼容易的嗎,那是需要消耗巨大的資源和很長的時間的,帶幫手消耗太大,而且也沒有那個必要,不就是收拾一些螻蟻和一個叫做源初的什麼狗屁絕世妖孽嗎,本神一個人就足夠了,對了,你說的那個叫做源初的小子現在在哪啊?」

神靈連忙點頭稱是:「是,是,是,神天大人說的極是,要收拾這群螻蟻,神天大人根本不費吹灰之力,那個叫做源初的廢物怎麼能跟您相比呢,他現在就在弒神大軍的大營當中,您看,他不是來了嗎!」

弒神大軍的中軍大帳中,源初眾人正在議事,突然,蒼穹之上猛然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而後一股恐怖無比的靈魂波動驟然向著他們掃過,所有人全都瞬間呆愣在了原地,只有源初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