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他便回頭,繼續往外走去。

在離開楊東的家后,葉天直接給唐泰山撥了個電話,要他連夜帶人趕過來,有事要他去做。 漫步走著,葉天思考著關於設立基金的問題。

他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其實更多的是因為今天,甄山鈀的母親上門哭訴的原因。

雖然對於為國犧牲的士兵,帝國不僅有著補恤金,而且還有各方面的優待,可以說。

如果照常執行的話,絕對能讓烈士家屬們在生活方面,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這些種種的規定,其實也是為了讓士兵們在戰鬥時,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可這世界上,規定設置得再好,也需要人去執行,偏偏在執行的過程中,卻往往容易出現各種問題。

也就是因為這些事情,甄山鈀的母親才會上到部隊哭訴,並不是為了其他而只是想讓她犧牲的兒子,能夠有一塊墓地好入土為安。

這是小事,可偏偏便是因為規定執行的過程,使得他們不得不上門來哭訴。

也就是因此,葉天才下定決心,要設立這樣的一個基金。

總不能讓士兵們在流血之後,還要讓士兵們的家屬流淚吧?

之前在叢林戰中,從札木木和本拉爾處得到的那張15億華元的支票,正好可以用來作為設立基金的本金。

並以這個本金投資,從而提供給那些因為種種原因,而生活困苦的退伍兵以及烈士家屬們以幫助。

所以葉天才會讓唐泰山連夜趕來,這是想讓他帶一些基金管理方面的人員,在青州市將基金的框架搭建起來,讓基金能夠順利的運轉。

基金的經營方面交給唐泰山,葉天是放心的。

畢竟這人可以說是跟著他最久的了,也是對他的性格最為了解,所以絕不會也絕不敢做出他所不願意看到的事。

至於基金的發放,則交給楊東。

想來楊東常年當兵,退伍之後,經歷了這樣糟糕的情況,在面對趙四這樣的強權,仍舊敢隻身與抗。

這樣的性格,絕對不會亂來的。

當然,葉天不可能完全放任不管,還是會設定相關的制度。

畢竟人是會變的,所以不能保證現在的心性,在十幾年後還會如此。

以其相信人心,不如相信制度。

明白這點,葉天自然會設定好制度。

不過,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基金之間的框架運轉起來,其他的以後再說。

畢竟這時候,葉天身上可是有著帝國緊急徵調令。

誰知道葉婉瑩那女人,什麼時候再出現,直接將自己派到哪個爪哇國去,那到時可就麻煩了。

思考好了事情后,葉天並沒有回到軍事基地里去,而是準備找了處旅館住了下來,等待著明天處理事情。

反正現在他並沒有任務要執行,又是病號的身份,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回去。

當下,葉天便向著****的住所走去,他可是答應****要陪著她的。

要不然,等明天她醒過來,沒有發現自己,那得有多害怕呀。

當下,葉天緩步的在夜色中走著。

很快,只要在經過前面的一個小巷,便到了****住的小區了。

這小巷裡面,顯得格外的安靜,只是沒有路燈的情況下,小巷中顯得頗為的陰暗。

走進小巷中,葉天發現小巷兩邊都有路燈,不禁疑惑的自言自語道:「奇怪了,不是有路燈嗎?怎麼這些路燈都不亮了?」

只是話剛落下的一瞬間,他的臉色便猛的微變,整個人迅速的往前一撲,就地連番滾動。

就在葉天剛剛播出的上了,自黑暗中兩道細微的光線飛射而出,迅速的定在了葉天剛才站立的地方。

隨後,傳來了細微嗡嗡聲,那是條狀金屬物顫抖的聲音。

顯然,葉天剛才葉天的反應慢上半拍,那這兩條光線照著的地方,就不會是地面了。

這一切,都發生在黑暗之中,若不是葉天反應迅速,恐怕早已經死在了當場。

這時候,穩住身形的葉天回頭,將內氣運轉一雙眼,頓時便視夜如晝,看清楚了那兩道光線。

那並不是什麼光線,而是兩個經過特殊手段處理,所製作出來的細長暗器。

要知道,尋常的普通暗器飛行時,雖然速度很快,但也會發出破空聲。

可剛才,那兩條光線無聲無息,根本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若不是葉天感覺不對,做出了正確的反應,早已經中招了。

僅從這暗器可怕之處來看,那個藏在暗處的人,必然是個使用暗器的高手。

「這會是誰派來的呢?說起來我的仇家倒是不少,不過能這麼快追到青州來的,應該不多才是。

嗯,如果不是趙四派來的人,那就只可能是那次派了一整支特種戰隊伏擊我的人所為了?」葉天喃喃自語道。

說話間,他望著眼前的黑暗,臉上浮出一抹冷酷的笑意來。

黑暗中,在他把手一翻,無名指微光綻放,上百枚太極八卦飛出,迅速在空中相扣結合,化作了了一把不長的短劍。

這是葉天在進入內氣三重的境界后,偶然發現的能力,但這是無名指上的奇異符紋,居然誕生出了一個小小的空間。

這個空間並不大,但已經足以將那108枚太極八卦收入其中了。

要知道在以前,葉天雖然也具有將尋常的東西收入到空間內,但那是收入天地棋局中。

一旦收入天地棋局,想要再拿出的話,需要精神進入到意識空間內,才能夠拿得出來。

這樣的話,就算在平時也很難使用,更不用說是在激烈的戰鬥中。

可在進入到內氣三重后,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原本無名指上只是用來連通天地棋局的奇異符紋,居然化生出了一個小小的空間。

葉天不解,也曾經研究過,但毫無頭緒的情況下,他也只能無奈的放棄了。

反正這奇異符文中的空間雖然神奇,但比之更神奇詭異的是,他也不是沒有遇見過,所以轉眼便將其拋之腦後了。

如今,這空間正好用來放置,之前偶然得到的108枚太極八卦。

當下,太極八卦相扣結合完畢,化作了一把短劍。

手握太極八卦劍,葉天靜心凝神,將內氣散發而出,感應著小巷中的一切。

這時候,整個小巷面,變得異常的安靜。

很快,在內氣傳回來的感應中,小巷內的情況便化作了畫面,返回了葉天的大腦中。

下一刻,葉天眼神一凌,猛然暴起,手中的太極八卦劍擲出,帶著破空的聲音,飛射向黑暗某個地方。

與此同時,就在葉天躍起來的剎那,那黑暗中又有兩道微弱的光線飛射而來,目標直指葉天身體的要害之處。

黑暗中,輕易便能鎖定對方要害,這需要極為可怕的感知能力。

能擁有這樣能力,顯然自身的實力也絕對不簡單。

如此,葉天越發的肯定,藏在暗處的對手非比尋常。

最起碼,對方應該有著類似內氣境界的實力,最不濟也得是相當於武勁巔峰。

實力再弱一點,就絕對做不到這樣的手段了。

顯然,那藏在暗處的兩個人,絕對非比尋常。

這時,面對那飛射而來的光線,葉天早有心理準備。

人在空中,身體扭動,內氣運轉下,便輕易的躲開了那兩道光線。

「錚!」「錚!」

身後,兩道金屬釘入牆壁的沉悶聲傳來。

葉天回頭,只見那兩根細長的暗器,已經直入牆中,顯見那可怕的威力。

另一邊,在葉天躲開的同時,黑暗中也響起一個低沉的悶哼聲。

下一刻,這聲音戛然而止。

顯然,也許是沒有預料到,葉天居然會擲射出太極八卦劍,對面的人根本沒能反應,直接便命中了。

只是,在那悶哼聲消失的同時,葉天的感應也隨之發生了變化。

原本感應到的兩個人,一下子便完全消失了,似乎葉天制出的太極八卦劍,已經順利的幹掉了對方。

不過,葉天並沒有面露喜色,反倒是露出了凝重的神情,身形往後一躍,再次拉開了距離。

他可不會認為,自己簡單的這樣一次投擲,就可以直接要了對方的命。

要真是這樣的話,對方就沒可能那麼容易,差點偷襲成功了。

要知道,這天底下的強者眾多,所修鍊的法門更不一般,其中絕對有可以通過特殊的手法,讓自己從對方的內氣感應中短暫消失的手法。

不說其他,單單之前葉天遇見的,那能操使和他體內王蟲相似,來自某個未知族群的聖女,便擁有在他的感應中消失的能力。

也就是這樣,葉天才會在內氣感應中對方消失的剎那間,迅速的拉開距離了。

「鋥!」

就在葉天拉開距離的同時,一道尖銳的金屬鳴叫聲響起。

這聲音來的突然,突然到葉天竟然沒能在第一時間內,準確的鎖定聲音的來源處。

當下,葉天手上一翻,一記熾陽破拍出,炙熱的內氣衝出,使幽冷的夜晚變得火熱起來。

「叮叮叮……」

隨著這一掌拍出,對面頓時傳來了數聲金屬落地聲。

當下,葉天再次後退,神情凝重的注視著黑暗,神情戒備,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就在剛才,若不是葉天反應迅速,及時施展熾陽破,將對方襲來的暗器擊落,恐怕這些早已凶多吉少。

這樣的情況,葉天還是第一次遇見,那暗器居然只在最後,才發出那尖銳的聲音,這完全就說不過去。

更甚至,在葉天一直有在的內氣感應中,居然沒有感應到這暗器的存在,這顯然極為不尋常。

要知道,如果沒有聲音也就罷了,可在內氣的感應中同樣不存在,這樣的手段可謂極為恐怖。

任何物體在飛行時,都會有按照最初發力的軌跡飛行,而只要有飛行軌跡,那內氣絕對能夠感應到。

除非……在一開始,這暗器的飛行便不再尋常的軌道中。

「是了,我的內氣感應你只是對著正前方的,只要這暗器是按弧線飛行,自然就可以繞過我的感應!」

同樣擅長暗器手段,擁有摘星手和隕星手的葉天,瞬間便想明白了原理。

當下,他雙腳發力,在移動的時候,身體蜷縮向著前方衝去。

將身體儘可能的總說,這樣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對方鎖定自己的難度。

奧特曼戰記 現在的情況是,對方隱藏在暗處,並且有特殊的手段能夠躲開他的內氣感應。

與之相反一天,不知道對方究竟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能如此準確的鎖定自己。

很顯然,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近可攻退可逃,自己完全陷入到了被動中。

現在,他必須儘快的找出對方的破綻,才能擺脫現在的被動。

我要想找出對方的破綻,就只能儘可能的讓對方出手,才能在對方出手的霎那,感知到對方的破綻究竟在哪裡。

葉天不相信,這世界上有完美無缺的手段。

會有完美無缺的存在,不過是因為自身的實力不夠,所以看上去才如此的完美無缺。

對方既然只敢躲在暗處,那便代表對方並沒有信心,能夠百分百的擊殺自己,所以才會躲在暗處伏擊。

而這樣一來,對方的手段雖然神奇,但必定有著他的破綻。

當下,在葉天快速的活動之際,黑暗中破空聲也瞬息而至。

果然正如葉天所想,在那種詭異的弧線下,從詭異角度中飛射而來的細長暗器,便擦著葉天的左肩飛過,最後沒入到了地板內,發出一聲金屬的脆響。

一再陷入被動,甚至差點受傷,使得葉天心中一陣火大,當下忍不住咬牙喝道。「呵!

菩薩不過江,真把哥當泥捏的了嗎?今天不把你們兩個龜孫子玩死,哥就不是你們的爺爺!」

自從進入內氣境界后,葉天便沒有這般窩火過,找不到對方的所在,卻又被對方一追盯著打,簡直是讓人鬱悶。

停下腳步,葉天身體下蹲的同時,右手手心多出十幾枚小石子來。

當下,內氣運轉,悄然注入到這些小石子中。

隨後,葉天抬頭,冷笑道:「玩暗器是嗎?那爺爺就教教你,暗器的最高境界是什麼?那就是,明知道對方施展暗器,也別想躲開!」

話音落下,葉天右手一擲,灌注了內氣的十幾枚石子,瞬間帶著凌厲的破空呼嘯聲,朝著那黑暗中飛射過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