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話,他晃了晃拳頭。

身高上所帶來的優勢非常明顯,加上刻意握緊的拳頭,金城涼介眼裡透露著恐懼,臉上仍強自鎮定道:「真中前輩真會開玩笑呢,雖然那時候幸子學姐是接受了我,不過她卒業之後我們就已經分開了,現在我已經不是你的情敵了呢。」

情敵?

李學浩微微一怔,總算知道那股莫名的敵意是怎麼產生的了,原來他和對方還有這種「淵源」。

「我不想廢話,所以不要惹我,否則我不介意等在學校外面,狠狠地教訓你一頓。」面對這種自以為是的小屁孩,李學浩根本不屑一顧,甚至都懶得在他身上動手腳。反正看他的面相,今天也會倒霉的,不需要殺雞用牛刀。

「走吧,良太,圭一。」說完話,他當先離開。

山本良太和福圓圭一也失去了對擁有貴族學校光環的學生的興趣,兩人剛剛確實是因為他們是聖瑪麗光和中學的學生而產了好奇心,然而幾個初中生仗著是貴族學校的學生不把他們這些高中生前輩放在眼裡,他們僅有的一點好奇也消失殆盡了。

看著三人離開,漸漸走遠,聖瑪麗光和中學的幾人仍盯著他們的背影,議論紛紛。

「真是沒有禮貌!」

「以為是高中生就了不起嗎?」

「態度那樣惡劣,難怪會被拒絕了。」

不過他們也僅僅只是敢放馬後炮而已,真的讓他們當面說的話,恐怕就沒有那個膽子,因為某人之前的恐嚇令他們印象深刻。被高中生揍一頓,哪怕是身為貴族學校的學生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涼介,他就是你跟我提過追求幸子學姐失敗的那個傢伙?」為首的女生似乎仍很不忿剛剛被威脅了,雖說被威脅的不是她,但身為被派來平川中學的生徒會代表,她顯得很生氣。

「是的,雨宮副會長。」金城涼介對她很恭敬,至少表面上不敢有一絲怠慢。

「我記得雙休日幸子學姐就會從東京回來,參觀我們的聯合文化祭,到時候碰到那個傢伙,一定會很有趣吧?」為首的女生看著先前三個高中生離開的方向,眼裡透露出一絲玩味和報復的光芒。

金城涼介先是一喜,但接著又有些猶豫:「我和幸子學姐……」

「安心吧,雖然你和幸子學姐交往過,不過幸子學姐不會放在心上的。見到幸子學姐,你只要把她當成一個普通的前輩就可以了。」為首的女生顯然對「幸子」非常熟悉,以輕鬆平淡的口吻安慰道。

金城涼介臉色一黯,繼而鬆了一口氣。

……

李學浩三人走在熱鬧繁華的「街道」上,兩邊是各式各樣的商店和攤位,無論店員還是老闆都是學生,如果路再寬一點,就像一條真正的商店街了。

「真中,我們去教室那裡看看吧。」雖然兩邊的商店很有吸引力,不過對山本良太來說,真正有吸引力的,反而是教學樓里的那些班級展,因為剛剛收到的宣傳單裡面,就有好幾張是介紹COSPLAY咖啡館或妖怪餐廳的,想想可愛的初中女生穿著各種貓女服或女僕裝,那一定非常精彩。

對山本良太的建議,李學浩沒有反對,因為他等一下也要去教室里找澤井優子,證明自己已經來參觀過聯合文化祭了。

三人一路上又收到了幾張宣傳單,終於走進了教學樓里。

和外面一樣,教學樓里同樣熱鬧非凡,無論是走廊還是教室里,到處都是人。

山本良太和福圓圭一顯得很興奮,兩人邊走邊討論去哪個班級展,偶爾還會駐足在某間教室門口捨不得離開。

趁著兩人又一次停留在某間教室門口,李學浩趁機說道:「良太,圭一,我要離開一下,你們先到處參觀,有事發電子郵件或者打電話給我。」

「真中,你要去什麼地方?」山本良太這樣問著,卻連頭也沒回,只是專註地盯著教室裡面看。就連福圓圭一也是,兩人顯然被裡面的班級展吸引了。

李學浩看兩人幾乎沒把他的話聽在耳里,也不管他們了,當先轉身離開。

澤井優子在二年C班,這裡是一年級的校舍,估計二年級的校舍要在更上一層,和櫻野高中的布置差不多。

穿過長長的走廊,轉過台階,終於來到二年級的校舍。

二年級的校舍跟一年級的校舍幾乎一樣,如果不是人不同,還真的不易分辨。

樓道口就有一間二年級的教室,不過是二年A班,C班的話,還要再過去。

李學浩跟山本良太和福圓圭一不同,他的目的是找人,所以就算路過正在進行班級展的教室,他也不會停留一下。

從A班教室前門門口經過,再路過後門門口時,冷不丁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教室裡面傳來:「哥哥。」接著,就見一個穿著女僕裝的女孩子一把撲進他懷裡,將他緊緊抱住。 ?「太虛老祖,你的氣功也稀鬆平常,可是做不得這光明使者,我們正道中人都不服氣!」一尊老者道:「我浩然天,浩氣長歌,才是真正的正道!」

「哼!浩然天算什麼?我白榮天,才是光明!」又一尊老古董尖銳的長嘯起來。

「你們浩然天,白榮天,都是三十等級的仙界,而我們琉璃天,乃是三十二等級的仙界,不日就要晉陞到達三十三等級仙界的存在,你們居然敢和我爭奪?我們琉璃天,明凈無瑕,光明自在,普照天下。」

這些老祖都同時爭奪起來,為了光明使者的大權,都豁出命了。一旦爭取到手,大權在握,建立光明軍團,那地位和榮耀,幾乎無敵。

「哦?你們三人,乃是浩然天,白榮天,琉璃天的老祖,既然都想爭奪光明使者的位置,那我也不啰嗦了,把你們一一打發了再說,光明使者要有絕對的實力,才能夠讓人心服口服啊……」

突然之間,太虛祖師感嘆了起來,然後出手了。

轟隆!

無窮無盡的光明氣功,出現在了他的背後,背後居然顯現出來了璀璨的白色聖光,流淌下來,如詩如歌,夢幻光澤,人人都感覺到了純凈,明潔的氣息。

「什麼?上古傳聞之中,光明之神的拳法,大光明普照神拳!」一拳打出,無量光明顯現,太虛老祖整個人神聖無比,幾乎是光明之神再度降臨,三招猛擊,光芒之海洋,當空震蕩,如潮水奔騰,天地輪迴,日月榮耀。

砰砰砰……

諸多老古董就看到了三個影子被當場擊飛,個個口噴鮮血,僅僅是一招,一招之間,三大老古董全部都被擊敗,人人掉落地面,居然爬不起來,臉色蒼白,運轉氣息之間咳嗽連連,整個人都處於了一種虛弱的狀態。

「還有誰來和老朽競爭光明使者的位置?」太虛祖師笑了笑道:「老朽得到了光明之神的一些道統,僥倖修成了大光明普照神拳,光芒一動,普照天下,是光明使者的最好人選,如何?我得到光明使者的位置之後,肯定整頓正道,讓正氣行走天下,處處都是天之正道。」

諸多老古董看見太虛祖師如此厲害,個個都臉色劇變,同時知道這太虛祖師肯定是得到了怒火燎天大帝的指點,甚至親自傳授氣功,才如此厲害,以前一些認識太虛祖師的老古董也都心中暗暗心驚,知道此人肯定是怒火燎天大帝的心腹了。

光明使者,黑暗使者如此重要的位置,不可能讓別人奪得。

「老朽希望有人上來挑戰。」太虛祖師滿臉笑容:「不知道還有沒有人?沒有人的話,老朽就是光明使者了。」

說話之間,他志得意滿。

怒火燎天大帝環視四周,看見有一些躍躍欲試,但是卻又不敢,等了一會兒,他才開口道:「既然如此……」

「慢著!」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遞過來,蘇杉從人群之中緩緩站立而起。

蘇杉終於站立了起來。

他要競爭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光明使者。怒火燎天大帝做了盟主,這是必然的事情,他暫時沒有辦法抗衡,但是這個光明使者的位置卻不能夠落入別人的手中。

邪不勝正,光明黑暗兩大使者之中,光明使者在以後的發展之中,肯定要勝過黑暗使者,畢竟在護道聯盟中,大多數都是正道修士,佔據了百分之九十。畢竟邪道修士要修鍊神功,必須要殘殺生靈,迫害同道,而正道修士則是直接吸收天地元氣,大不相同。

這就等於是世俗之中吃素和吃肉一樣,涇渭分明。

殺人練功和吸收天地元氣練功還是不同的。

一旦掌握了光明使者,建立光明軍團,團結正道,蘇杉等著修為提升,拉攏人心,處處策劃,未必不能夠使得怒火燎天大帝直接退位,奪取大權。

而且,光明使者位高權重,也擁有大量氣運加持在身軀上。比起什麼護教法王,還有諸天神將要強橫得多。

雖然太虛祖師儼然是怒火燎天大帝的心腹,暗箱操作,肯定要奪取到光明使者的大位。不過眼下眾目睽睽,而且許多老古董也並不是都是被怒火燎天大帝拉攏了,還是有許多競爭,蘇杉可以試一試,擊敗太虛祖師和諸多競爭者,獲得光明使者的位置。

「哦?」

太虛祖師,甚至是怒火燎天大帝,還有一些老古董萬萬沒有想到,在這個狀態之下,居然還有人做仗馬之鳴?挑戰太虛祖師的威嚴?

連怒火燎天大帝的眉頭都微微皺起來,他身後立刻有一尊老古董道:「此人叫做龍傲天,又叫做蘇杉,乃是一個得到了無上奇遇的人,曾經在我們護道聯盟之中干出來了種種事情,能夠解除鴻神境界高手的玄力弊端,能夠治療生化劇毒……」

這老古董儼然是怒火燎天大帝的心腹,把蘇杉的事迹全部說了出來。

大帝聽得越發的眉頭皺了起來。

「大帝,眼下您還沒有真正掌握護道聯盟的大權,在場許多隱藏的老古董懾服於您的威名,但是心裡其實都各自有小動作,眼下倒是不能夠直接壓制這小子,看看他到底耍什麼鬼?」一個老古董看見大帝眼神不悅,立刻道。

「這個本帝自然知道,且看看他怎麼辦。太虛祖師得到了我灌頂億年氣功,苦修的大光明普照神拳的氣功,如果連一個神話境界三重化神境界的小子都收拾不下,那麼也沒有資格當光明使者。」

怒火燎天大帝淡淡的道。

嗖!

蘇杉就到達了擂台上,看著太虛祖師,背負雙手:「太虛祖師,你這個光明使者的位置,我倒是要爭奪下!」

「原來是你。」太虛祖師笑了:「小朋友,這會兒不是你過家家的時候,你在護道聯盟之中做聖葯宗,聖王宗,拉攏一些低等級的修士長老,這都是小孩子過家家,但是現在乃是整個護道聯盟最高領袖選拔,你還是退下吧,光明使者沒有你的份額,甚至九大護教法王,二十四諸天神將也沒有你的份額,你可以當一個地位稍微高級的長老,等你修鍊到達半步不朽再來爭奪吧,境界太低級了。」

「今天在場的人,都是修為高低分出勝負來。誰厲害,誰就是使者,何必說這麼多的廢話?在場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我也是老祖,也有資格爭奪,莫非你想獨霸這個位置?」蘇杉是什麼人,哪裡會被人話語擠兌:「光明使者大位,能者居之。」

「哦?」太虛祖師笑得更加戲謔了:「光明使者大位是能者居之,但我是怕你不知好歹,被我傷到了,以後修行起來道心氣功受損,難以進步,既然小朋友你不知道天高地厚,那我也就不得不讓你見識見識,滾下去不要再胡鬧了!」

呼啦!

太虛祖師一甩大袖,頓時一團光芒猛烈撲殺過來,大風驟起,要把蘇杉吹下擂台中去,這是光明普照神拳中的「風明月朗」,以柔和的勁道,讓人連連翻滾,成為一個笑話。

這一袖子拂出去,就算是同樣的老古董也受不了。

可惜的是,蘇杉看也不看,同樣一袖拂了出去,也是一團光明風暴出現,吹拂出去,和太虛祖師的光明風暴對撞在一起,剎那之間兩者爆炸,當空出現了無數的光明氣功,向外激射,一些老古董都紛紛後退。

蹬蹬蹬!

太虛祖師足足後退了三步!這才穩定下來,而蘇杉則是雲淡風輕,紋絲不動,臉上淡淡的笑著:「也不知道是誰胡鬧,太虛祖師,這麼大把年紀了,也來爭奪光明使者的位置,怎麼?我這光明神功修鍊得可否到家?比你純正一切吧。你年紀大了,該去歇息歇息,不要在這裡爭強鬥狠,打擂台的事情,交給我們年輕人就可以了。」

嘩啦!

就這一下,全場嘩然,處處都是老古董的驚訝,人人都看了出來,這兩人同時一拂之間,太虛祖師完全處於了下風,整個人被逼得後退,而蘇杉紋絲不動,氣功深不見底,誰都不知道他的實力到底有多麼強橫?

「嗯?」就連那怒火燎天大帝都震驚了一下,身軀動彈:「此子的實力,居然如此強橫,如果真的按照這種修為的話,我恐怕一時半會都無法把他收拾下來,此人的實力足足可以和一些巔峰的無敵半神媲美了。這還不是他真正的實力,身軀之中,肯定有殺手鐧沒有施展出來。」

「該死!」

太虛祖師就在這一下,顏面大損,本來以為可以裝一下前輩高人的風範,大袖一甩,蘇杉就滾下擂台,結果是自己差點滾出去,要不是自己修鍊了許多歲月,身軀中另外有寶藏,肯定會被一袖拂飛。

「小子,你居然和我爭奪光明使者的位置,既然如此,就怪不得我了,光明神藏,出現!」頓時之間,太虛祖師的背後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光芒刀劍,弓箭,長槍,長矛,甚至還有各種光明神將,似乎是光明神國的守護者來到了人間,擊殺一切不尊敬光明諸神的存在。

轟隆!

他攜帶光明神藏,一拳打來。

「光明普照!」

「一切山河,宇宙大地,虛空萬物,皆有光,光之所在,才有生機……」一連串的神族文字,出現在他的拳風之中,頓時之間神聖無比光明風暴大作,四面震蕩,讓人膜拜敬仰,真的有一種光明使者的風範和威嚴。

但是蘇杉出手了。

他雙手一動,龐大的光明氣息也從頭頂上降臨,是真正的神聖之光,諸神的祈禱,這些聖光匯聚在一起,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尊巨大的神祗影子從光明之中冉冉誕生,神聖的光明諸神對著這影子進行祈禱。

如果說,太虛祖師的光明,是令人敬仰的光明,那麼蘇杉的光明就是一切光明的源頭,光源之源,再也沒有任何光明比他的這種光明純粹了。

「天堂!」

他就說了兩個字,一拳轟擊了出去,對撞擊上太虛祖師的拳頭,體內龐大的氣功突然爆爆發,好像混沌之中衝出來的無敵光明大戰神。

轟隆!

兩拳對撞,太虛祖師整個人的身軀好像炮彈一般被擊飛,整個人當空被震下了擂台,甚至要撞擊到達天道運轉神殿之外。

蘇杉長嘯一聲,聲音激烈,穿金裂石,許多空間都炸開,其中滲透出來了濃郁的光明液體,這些光明液體沸騰,凝聚出來了許多光明巨靈天使,當空飛舞,神跡連連,這就是他的氣功,催動到達極至的表現,他要告訴世人,自己的強大,絕對不是浪得虛名,有資格成為光明使者。

「此子,居然強橫到達了這種程度……」葉少葉無道全身都在顫抖,在蘇杉爆發出來了這股力量面前,他似乎無法抗衡! 人生得意須槿歡 甚至,就算是在兜率天之中,他都覺得自己沒有把握和蘇杉作戰,那兜率天皇帝也在全身發寒冷,打擺子一般的說道:「這這這……這人強橫到達這樣的程度,甚至超越了那黑暗使者,比起龍族族長都要強大一些了,剛才陀佛果的龍吟,我們都沒有這樣震撼激烈!」

此時此刻,一些老古董都被蘇杉震得頭暈眼花。

那黑暗使者,波韻魔女也臉上顯現出來了驚駭的神色:「怎麼會如此強大,我都不是此人的對手,光明使者和黑暗使者對立,相互制約,但是現在我似乎完全制約不了此人,讓此人成為光明使者,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我有什麼辦法去阻止此人成為光明使者?沒有一點辦法,他如此強橫的實力,都可以去和怒火燎天大帝爭奪盟主寶座了。居然不爭奪寶座,轉來爭奪光明使者的大位,看來是勢在必得了。」

怒火燎天大帝臉色陰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一些什麼,他手指一動,一道光芒激射出去,把摔下擂台的太虛祖師包裹起來,看見此人已經是奄奄一息,體內的所有光明氣功被一拳震散,自己傳遞他的光明氣功,居然被人一拳吸收了,現在吸收到達蘇杉的體內,等於是剎那之間,蘇杉擁有了光明神藏,自己苦修億年的光明普照神拳氣功。

頓時,他的心裡大吃一驚,怒火中燒,不過表面上卻絲毫不顯現出來。 ?降服了這六人,蘇杉問起來他們大哥「乙」的下落和具體經過,但是卻越問越驚心。那大哥「乙」的修為,幾乎是可以戰勝怒火燎天大帝,抗衡天庭四帝之中任何兩帝聯手,但卻不是神。

但是此人也和下位神只怕是差不了多少了。

世間居然還有這等人,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當下,蘇杉心中醞釀了一個計劃:「你們現在回去,依舊找你們的大哥乙,就說身上的殘圖被怒火燎天大帝發現,聯手人追殺,奪取走了。同時怒火燎天大帝已經知道了他的存在,已經聯手天庭四帝來對付他,你們勉強才逃得了性命。」

「是,主人!」

這六人一下降服,什麼都聽從蘇杉的,絕對不會有半點的違逆,當下就聽從吩咐,然後飛起來,嗖的一下竄了出去,整個人消失在天外天仙界之中,穿梭晶壁系,從外面出去了。

蘇杉此舉,乃是放虎歸山,那大哥乙的氣功深厚不可阻擋,他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引得此人和天庭四帝聯手斬殺,雙方兩敗俱傷,然後蘇杉就可以從中謀取利益,奪取護道聯盟的大權。

「看來,這天外天世界,並不保險。一般的鴻神境界強者無法進來,但是修為到達了高深之處,攀登上了不朽天梯小台階的老古董卻是能夠進來,謀奪我的寶藏,我得加快速度,煉化整個天外天世界的本源,給這個巨大的仙界充氣。」

蘇杉手握五張殘圖。

前面那海洋深處,亘古神殿越發清晰了,似乎觸手可摸。

他現在徹底明白,這天外天仙界的核心,就是這巨大海洋之中核心的亘古神藏,這神藏別人看沒有,只有手握殘圖的人才能夠看得到。

亘古神藏之中,隱藏著濃烈的天外天仙界的本源,只要掌握了這本源核心,就可以徹底控制整個仙界,甚至濃縮仙界,使得巨大的天外天仙界變小,晶壁千百倍的濃縮,造成一個巨大堡壘,除了諸神之外,誰都無法進入其中。

嗖!

蘇杉五張殘圖在手,又修鍊了亘古天道生滅玄功,更得到了天位領袖的元神氣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本來就是亘古神藏的主人,還有天外天世界的主人。比起任何一尊高手都要得天獨厚。

他直接就跨越過了這遙遠的海洋,降落到達海洋中心的島嶼上。

在跨越海洋的時候,他感覺到海洋深處,許多太古混沌巨獸,還有一些古老的陣法都把意念掃射到達自己身軀上,當發現了自己天位領袖的氣運和氣息,還有那殘圖的神秘力量時候,紛紛縮了回去。

否則的話一起攻擊,就算是蘇杉如今的修為,都恐怕難以為繼。

降落到達島嶼上,蘇杉就看見島嶼並不大,大約是方圓百里。在島嶼的中央,一座神殿聳立,結構精巧,全部都是一種古銅的顏色。似乎是純銅打造的神殿,當然不是世俗之中的銅,而是一種神銅,只有神界才有的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