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王千雪回到房間里,她沒有洗澡就躺下了。

因為身體上還留著葉偉的味道,而且她有些喜歡上這個味道了。

雖然他們只是肌膚之親,並沒有發生那種事情,可是王千雪每每想起那種感覺,全身都會不自主的燥熱起來。

貝齒緊咬嘴唇,王千雪臉頰羞紅躲進被子里,腦子裡胡思亂想起來。

而在書房裡,就在王千雪走後五分鐘左右,葉偉緩緩的睜開了眼。

發現自己躺在沙發上,並且衣服都不見了,這讓他心頭一沉。

他的第一反應是,他被王千雪給上了,然而感受了胸膛里正在恢復的那種灼熱感。

雖然比以前弱了很多,但他可以確定,兩人並沒有發生關係。

如果他們真的發生了關係,那種灼燒的感覺早就消失了。

全身無力的他,起身在地上撿起瓷瓶,從裡面倒出一顆葯吃下去后,他的臉色難看起來。

「坎,為什麼不阻止她!」

隨著葉偉的質問,坎妖嬈的身形出現了,只是臉上帶著尷尬的笑。

「我以為主人是故意的……」

葉偉微微皺眉,不耐的擺了擺手,感受這身體里被壓制到極致的灼熱感。

然而就在這時弗萊德打來了電話,他很興奮的喊道,「嘿,你的那個朋友,叫強巴的勝出了!」

葉偉聽著手機里的聲音,「是嗎?這太讓人意外了。」

聲音上雖然很吃驚,但是葉偉的臉上卻滿是寒霜。 「蒼龍不抬頭,你把我當蛇耍啊!」

葉偉掛斷電話,臉色陰沉的厲害,一個人離開書房準備到海邊去看看。

外灘莊園就建在臨近浦江入海口的位置,在莊園里既能看到江景,也能看到海景。

而在葉偉走後,一臉宅男樣的兌,摟著坎的小蠻腰,站在一號別墅外的陰暗處,看著葉偉離開的背影。

「差一點他就死了,可惜了。」

「老大說了,他最好別死,一旦那個傢伙回來,咱們還不如現在呢!」

兌說著看向坎,賤兮兮的笑著說道,「困了嗎?」

「困了!不過老娘今晚有約,走了!」

說著坎打落兌的咸豬手,裊裊婷婷的走了。

江海交匯之處,葉偉站在那裡,隱約的能感覺到,在大海的深處,充滿了那種他可以吸收的能量。

在游輪上的時候,周圍充滿了這種能量,並沒有感覺到海洋上的能量有多充沛。

現在站在這裡,望向大海的方向,葉偉才感受到了。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偉就地打坐下來。

深秋的夜晚天氣微涼,但開始打坐后,葉偉全身就開始出汗了。

早晨六點多的時候,太陽從海面上升起,陽光讓葉偉感受到,大海深處的那股能量,在陽光的催動下愈發的活躍起來。

七點鐘,葉偉起身看著身上覆蓋的那層黃褐色泥垢,向一號別墅走去。

路上經過三號別墅的時候,意外的看到了正在別墅院子里打拳的劉德顯。

自從上次這傢伙暗中聯合祡龍對付他后,葉偉給了他一些教訓,現在看來恢復的差不多了。

只不過相比以前走路生風龍行虎步的樣子,他現在的樣子更符合他的年齡。

劉德顯一套拳剛打完,一眼看到葉偉經過,立刻開門迎了出來。

「葉先生,您回來住了。」

葉偉看看身上髒兮兮的,說道,「回來了兩天了,有什麼事兒嗎?」

劉德顯尷尬的笑著,說道,「上次我也是迫於董家的壓力,才把祡龍帶到你門診去的。」

「我知道,不過我有個疑問,你為什麼沒參加這次的國醫大會?」

「這個……葉先生您就別問了!」

看到劉德顯羞愧的樣子,葉偉知道這傢伙是沒臉去。

「昨天董家有人來找我,打聽了一下您,我沒敢說……只說是找您看過病……」

葉偉文而言微微點頭,他心裡明白,看來那天叫囂著自己是董家人的傢伙,還真沒說謊。

「嗯!」

葉偉隨意的答應一聲,就準備離開。

而劉德顯又說道,「這次來的人叫董來翔,說是來保釋他的一位族兄的,只不過保釋過程中遇到了一些問題。」

「嗯!」

葉偉很隨意的應答著,已經走出了一段距離。

看到這一幕,劉德顯有些懊喪。

最初他與葉偉的關係還算是不錯至少是朋友,然而現在兩人的關係直接就是路人了。

「葉先生……」

劉德顯突然大聲喊道,他是想問自己還能不能回到之前狀態,那種身體狀態讓他很懷念。

而葉偉卻是回頭看了一眼劉德顯,說道,「你在我這裡有一次免費服用觀音淚的機會!」

「多謝葉先生!」

劉德顯躬身一禮,但葉偉卻並未回頭。

回到一號別墅洗澡后,換了一身衣服葉偉就準備出去。

可是剛走到客廳,就看到趙倩、王千雪和葉青檸都在。

王千雪正好面對樓梯的方向,剛好與葉偉四目相對,這個瞬間她居然臉紅了。

趙倩看的清楚也很敏感,猛的回頭看去,正好看到葉偉過來。

劇本樂園 這讓趙倩的心一緊,疑惑的看向王千雪。

「多多,阿姨陪你出去玩好嗎?」

王千雪生怕趙倩說出什麼難聽的話,直接對多多說道。

葉青檸一拍腦門,像是也想到了什麼,說道,「嫂子,昨天還有幾家沒發去律師函,我現在就去發!」

於是客廳里就只剩下葉偉和趙倩兩人了,然而葉偉卻是低頭向外走。

「別走,你就沒什麼要跟我解釋的嗎?」

「我還有事兒……」

然而葉偉還沒說完,趙倩就擋住了去路。

「你跟王千雪之間有事兒,說吧!」

葉偉抿著嘴,臉色很難看,他不想說謊。

可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全都不能讓趙倩知道。

這讓他為難起來,該怎麼跟趙倩解釋呢?

「不想說?」

趙倩的眼神中帶著恐懼,因為沉默就代表了有事情。

她幾乎可以想到發生了什麼,因為王千雪的表現與之前反差太大了。

並且敏銳的趙倩,今天看到王千雪的時候,就感覺到對方的變化,雖然說不出是什麼地方變了。

「好!」

趙倩的聲音裡帶著哭腔,「我不問,我也能理解,且行且珍惜吧!」

說完這句話,趙倩的臉色陰沉下來,轉身離開了。

門口三輛勞斯萊斯已經等著了,葉偉看著趙倩離開,心中不由的一聲嘆息。

然後他就大聲喊道,「差不多了,門診該開張了。」

華陽路醫中仙門診外,董來翔已經在這裡等了好幾天了。

他接到董來順的電話后,連夜從閩圳感到中海,下了飛機直奔警察局。

本以為把保釋費交了,就能把人撈出來。

誰知道,警方居然說,受害者已經提起訴訟了,所以董來林不能被保釋。

而想要保釋的話,必須讓受害者撤訴。

董來翔站在門診外,罵罵咧咧的,身後跟著的幾名助手也頗為不耐煩。

已經好幾天了,天天在這兒耗著,打對方的手機還打不通。

「娘希匹的,這是什麼破門診,黑店吧!」

一名助手把煙頭丟在地上,狠狠的踩滅后說道。

董來翔再次拿起手機,按照門診牌子上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

然而還沒等接通,他就看到一個年輕人帶著三個大美女,徑直的走到門診前開門進去了。

董來翔一看機會來了,三步並作兩步的跟了上去,結果對方進去后反手把捲簾門放下了。

哐當一聲后,一個聲音從裡面傳來,「今天不營業,想要就診請提前預約。」

董來翔聞言臉色就一變,就這麼個破門診還預約。

於是他抬手砸向捲簾門,喊道,「開門,我不是來看病的,我有事情找你們商量!」

呼啦啦……

捲簾門被拉了起來,一個年輕人冷冷的看著董來翔。

「什麼事兒?」

董來翔陰著臉,捂著鼻子說道,「你就是這裡的老闆?前幾天這裡發生了一起入室盜竊案,其中有個傢伙是我哥……」

「進來說!」

年輕人冷冷的說著,把董來翔讓了進來。

這次對方的態度讓他很滿意,想著一會兒聊開后,直接用錢砸到對方同意撤訴為止。

「我叫董來翔是……」

自我介紹剛說了個開頭,年輕人就插話了。

「閩圳本草堂的吧!董懷寧是你什麼人?」

董來翔一愣,不免有些惱怒,但還是說道,「那是我三爺爺!」

年輕人聞言點點頭,「哦!」

「我這次來是想讓你們撤訴的,我的一位老哥哥,他……」

「青檸過來,你跟他談吧!」

年輕人又一次打斷了他的話,對著裡面喊道。

之後跑出來一位小姑娘,看上去頂多二十歲的樣子。

「怎麼了?」

「是這樣的!」

董來翔壓著怒火,把來意說了。

最後他說道,「我可以出五十萬,作為賠償……」

「五十萬!」

小姑娘大叫著,看上去很意外。

董來翔一下子心裡有底了,心想還是年輕沒見過錢啊!

然而這小姑年接下來的一句話,去讓董來翔在心裡暗罵了一句「刁民」! 「五十萬,也太小氣了!」

葉青檸驚訝的說出這句話后,看到剛來的這個傢伙的臉色像是便秘了一樣。

「那小姑娘,你想要多少?」

董來翔忍住了罵街的衝動,擠出個笑容說道。

「你沒看我的起訴書嗎?」

葉青檸不懈的說道,「我不要賠償,我只要他們坐牢,明白嗎?」

不要錢,董來翔很意外,他一直覺的沒有什麼事是錢解決不了的。

如果有,那隻能是你給的不夠。

於是董來翔心裡暗罵著刁民,臉上卻是堆起了笑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