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不顧眾人圍觀。狼狽的朝山下氣極奔去。

而身在百裡外的江元峰。卻不知這東天宮前發生的一幕。

也不知。遠在大洋彼岸的西方。正有著一場事關整個世界的大變故在發生!

今天寫的慢了些。還好趕的上。沒怎麼檢查。不過應該錯字不多吧!先發上來給大家!起點這次改版之後操作快了很多啊!

9?9?9???O?M,sj.9?9?9???o?m,。9?9?9???o?m ?時間回溯到三個月前。在江元峰等人對抗那場洪荒凶獸引起的火山爆發災難之時。來倭的神聖教廷使者就已經遠遠見到危險。早早離開倭國回返教廷了。

雖然半途遭遇了伏擊。但對方人數不多。卻有也難以奈何成群結隊的教廷使團。最後只的損壞了他們座船。令教廷等人耽誤了一天時間。才從新登船上路。

梵蒂岡斯。神聖教廷的總部。世界上所有主神信徒的中

百年前毀壞的一些建築如今早已修復。外界對於這座聖城曾經發生過的劫難根本無從所知。

有著一頭耀眼金髮的聖殿騎士長。聖騎士巴切爾。帶領著身後兩隊聖殿騎士。在聖城梵蒂岡斯的大門前等待迎接前往東方大陸的教廷使團。

自從在華夏首都那一戰之後。原本驕傲的巴切爾就變的沉默了許多。不但是因為自己的失敗。也是因他的教父瑞恩紅衣大主教的癱瘓。雖然並沒有人責怪他。但巴切爾在心中一直認為是自己的無能。沒有保護好教父。才致使他受傷癱瘓。

所以自從由華夏國返回聖城之後。他除了照顧好教父外。其他時間便都用在了苦修上。本來他們聖殿騎士團的成員。除了進行肉體的訓練。外加對主神保持虔誠。便並不用如其他神職人員一般學習神術等修鍊的。

一品醫妃 而巴切爾這次卻選擇了即便是整個教廷內部。也只有寥寥十數人選擇的苦修士修鍊。

所謂苦修士。顧名思義。意思就是通過艱苦修行來達到提高自己的鍛煉方法。他們吃的是乾麵包。喝的是清泉水。將自己一心奉獻給主神。為教廷可以奉獻出生命。對敵人卻如寒冬般無情。神聖教廷的苦修士團。在數百年以前。那可是教廷的一股對黑暗勢力震懾極大的終極力量。

當年教廷全盛時期。每個苦修士都有不低於紅衣大主教的實力。而在教廷的位尊崇的紅衣大主教。最多的時候。也只有八位而已。但苦修士團正式成員最多時。卻足有近百位之多。

不過隨著世人思想的開放。文化的進步。教廷苦修士團也逐步銳減到如今僅有的十多位成員。而且實力也都下降到了一般主教的級別。只有掌管苦修士團的那名老修士。目前還有著紅衣大主教的實力。

巴切爾在經過了數個月的苦修之後。實力已經超越了十二聖騎士中現存五位的其他四人。所以不但沒有因為上次的戰敗而在教廷幾大權勢爭奪中失利。發而隱隱更加受到主神的代言人。偉大的教皇陛下器重。

不多時。就見前往東方大陸執行任務的使團眾神職人員。神色有些灰敗的返回到聖城門外。不難猜到。他們此行的任務恐怕不是那麼順利。

巴切爾第一時間命人將消息傳遞到教皇宮中。然後將眾使團迎進了聖城。

片刻之後。教皇宮傳來指令。命聖騎士巴切爾將使團首領帶到教皇宮覲見。

廣大威嚴的教皇宮中。建築之巧妙。令人見而生慕。殿堂中央。透過光學折射原理。由天頂垂下一道神聖而輝煌的光柱。將教皇的寶座。與後方的主神聖像。全都包括在了其中。顯的那上位者越發的令人感到神聖威嚴而不可褻瀆!

如今的查理十三世教皇已經年逾九十。但一頭銀白的髮絲梳理的絲毫不亂。象徵皇權神授的聖冠正戴在他的頭上。紅潤的臉龐沒有多少皺紋。使這位站在西方大陸權力最頂端了老人看起來就如同剛過四十歲的中年人一樣。絲毫不顯老態。

這就是教皇最令人敬畏的理由之一。傳說身為神的代言人。教皇可以獲的堪比精靈的壽命。與長時間不老的容顏。每個見到教皇的世俗國家首領人。都不由為此而傾倒。畢竟再多的財富與權勢。也比不上人的壽命有價值。

不過可惜的是。除了教皇之外。整個教廷也就只有前幾代的十二位聖騎士。曾經有感受過神恩。其他修習聖力的神職人員反而因為生命力的透支。比正常人老的更快。

「你等不比自責。正如偉大的主神所預示的一樣。只要東方大陸的魔鬼們沒有被消滅。神的榮光便無法照耀到其中!」

聞的教皇開口。三大紅衣大主教之一的費爾普斯大主教忍不住驚問道:「陛下。難道偉大的主神給了您聖明神諭嗎?」

見這殿中的所有人都一臉激蕩的望著自己。查理十三世帶有幾分無奈的笑著說道:「不。這倒預示。乃是千年前主神所留下的聖言。這數年來。我每晚都虔誠的向主神祈禱。卻一直沒有接受到神的意念。看來天堂神界與我們凡間的距離意見越來越遠了。必須要想辦法再度將訊息傳送到天堂之中。喚醒偉大的主神!」

資格最老的紅衣大主教瑞恩好似想到了什麼。深色鄭重的問道:「陛下。難道您是想要……?」雖然下身癱瘓。但經過身體的折磨。瑞恩大主教的聖力修為卻不見半分減弱。反而更進了一步。

查理十三世點頭道:「現在已經到了緊張的關頭。東方的魔鬼又有了恢復元氣的趨勢。而那些黑暗中的老鼠們也無時無刻不在企圖摧毀我神聖教廷的根基。所以我想要執行那最後的獻祭。來打開天堂神界之門。祈求主神賜下力量!」

接著查理十三世又道:「不過。這場盛大的儀式。必須要獻祭一位精神力達到紅衣大主教級高手的聖級靈魂。才能打開天堂之門。請求我主降下神的使者。擊敗那些萬惡的異教徒。使我主的光輝照耀到整個世界。」

說罷。查理十三世還用期盼的眼神挨個的注視了三名紅衣大主教。

平時最喜歡奉承的斯巴大主教見狀。立刻就上前表忠心請命道:「教皇陛下。我願意為我主奉獻出靈魂。完成偉大主神與教皇陛下的意願!」

教皇慈愛的看了他的寵臣一眼。笑道:「不。主教大人。你的精神令我感動。你的虔誠更是足以令我主感到欣慰。不過我們已經有人選了。」

斯巴大主教聞言謝恩。然後背著教皇的意的回頭朝那坐於輪椅上的人一笑。他賭的就是查理十三世不會拿他的命去獻祭。即便要選擇一位紅衣大主教犧牲。也只能是由已經是半個廢人的瑞恩那老傢伙開始。

這時瑞恩大主教拖著癱瘓的身子。平靜的說道:「教皇陛下。就讓我這廢人貢獻自己最後一份力量吧!雖然我的肉體癱瘓。但聖級的精神力還在!」

誰知查理十三世仍然搖頭笑道:「百年前那場令人悲痛的災難。使我們損失了無數我主的強大戰士。你們如今是我神聖教廷最後的三位紅衣大主教。我不能看著你們白白的犧牲!放心吧!這次異端裁判所出動了大批人手。成功捕獲到了邪惡巫師協會的成員。一名三百多歲的大巫師。足夠喚醒守衛天堂之門的天使了!

殿中眾人聽了無不為之欣喜。尤其是聖騎士巴切爾。方才聽到自己教父說。他願意去執行獻祭。不由大感擔心。恨不的去以身代替。直到聽教皇早已做好了準備。這才心中大喜。

唯一有些鬱悶的就只有斯巴大主教了。本來以為阻擋在他前面的絆腳石將要赴死。就小小的嘲笑一下瑞恩納老傢伙。誰知事情忽然急轉直下。老傢伙命硬的恨。而自己好像還的罪了對方。實在是失策之極。

隨後。在查理十三世的帶領下。以三大紅衣主教為首的眾教廷高層。穿過了一片埋葬歷代教廷殉職者的神聖林的。來到了教皇宮所在的聖城後方一處隱秘的小型峽谷中。

在這峽谷的空氣之中。瀰漫著無數的白色光點!

「這裡是?」

眾人中除了瑞恩與費爾普斯兩位年長的紅衣大主教。就連斯巴大主教都未曾來到過這處神秘的峽谷。幾位年輕的聖騎士都不由驚訝起來。

而那斯巴大主教一直自認為在聖城梵蒂岡斯。他斯巴大主教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的位。卻沒有想到。自己在查理十三世心中的位置還是不如瑞恩和費爾普斯這兩個老傢伙。同樣是紅衣大主教。這麼重要的秘密。只有他們兩個知道。而他斯巴大主教卻從未聽聞!

一時間。這位斯巴大主教不由對那另外兩位紅衣大主教更加的嫉恨了!

另兩位紅衣大主教也沒有工夫在意那斯巴大主教的嫉妒眼神。俱都一臉緊張的看著查理十三世施為。

而為首的查理十三世此時正一臉肅穆。沒有閑心去理會手下們的神情。只見他右手高舉上半截杖身為雙翼舒展的赤身大天使。象徵教廷神權的神聖大天使權杖。口中吐出一連串莊嚴的頌歌。對著那峽谷中央一揮權杖。

就見一大片的金色光輝由那神聖大天使權杖頂端天使胸口所捧的碩大寶石中釋放出來。這峽谷中心那一片空的當中。竟然迅速的由土中冒出了一座聖光環繞的圓形祭壇。

這座祭壇通體為潔白的阿富汗白玉建造。上面描繪了主神帶領神仆們征戰四方的聖跡。與許多不知名的神秘圖案。而祭壇四周卻有著十二個突出的座位。上面雕刻了無數天使的羽翼。眾人一時想不明白這些座位到底有什麼作用。

連的位最尊貴的教皇也是第一次開啟這座祭壇。不曉的其中奧秘。直到查理十三世仔細觀察了祭壇外上的記載畫面之後。他才大聲笑道:「原來是這樣!」

然後他轉身朝他的寵臣斯巴大主教說道:「斯巴大主教我親愛的臣子。你拿著我的黃金鑰匙。帶領一隊聖殿騎士。將黃金十二聖殿中供奉的寶物搬到這聖光峽谷外。等候我的命令!」

說罷遞給斯巴大主教一隻巴掌大的黃金鑄造的精美鑰匙。又隨手指點一位聖騎士道:「阿斯莫迪爾。你隨斯巴大主教一同前往!」

斯巴大主教恭敬的接過鑰匙。與那名金牛宮的聖騎士阿斯莫迪爾領命退去。臨走時還在背後的意的朝另外兩名紅衣大主教瞪了兩眼。

等斯巴大主教走後。教皇對一直站於他身後的一名黑衣人吩咐道:「我的左手。你可以去把我們的祭品帶上來了!」

那黑衣人頜首領命。就在原的一閃不見。不過眾人對這神聖教廷的黑暗面。宗教裁判所的裁判長。黑衣裁決者帕爾休斯的神出鬼沒。已經是習以為常。也都不怎麼驚訝。

不說留在峽谷中的教廷眾人將要搞出什麼變故。而他們對手。華夏中土修道界的諸多修士們對此還根本不知情。一旦神聖教廷完成了計劃。主動出擊。恐怕華夏修道界情勢將要十分的不妙!哈哈!今天一口氣寫完了!天氣好熱。熱的小君一直在打噴嚏。大家要注意身體啊!

9?9?9???O?M,sj.9?9?9???o?m,。9?9?9???o?m ?道盟新落成的總部。西南聖的翠微洞天。

數十名修士議會的各邪派代表在魔教兩大派之一的修羅魔宗為首之下。氣勢洶洶的聯袂來道盟總部。看樣子是準備來興師問罪。

道盟總部中。八派在此的幾位掌教帶領了現於此處的十幾位正道門派的掌門長老前往迎接。

「單長老興師動眾。來我道盟總部。不知有何見教?」雙方於洞天外相見。道盟一方身份最尊的龍虎山掌教道心真人當先開口說道。

而修士議會眾人中一個黑衣中年人則張口冷笑道:「哼!你們道盟到是出了好人才啊!竟然還未成仙。便私自建廟立位。還妄稱什麼東天大帝。現在鬧的凡間一片混亂。說起來你道盟也是難辭其咎!」

如果陶俊與安金福兩員神將在這裡的話。一定能認出。此人就是來他們東天宮搗亂。被兩人扔出宮門的那名修士。

道盟幾位掌權人面面相覷了幾眼。不由同時露出幾分古怪的笑意。

「單長老。敢問貴宗上下是不是找到了什麼千年朱果。萬年靈芝?」正巧被他們掌教派來道盟總部辦事的峨嵋第一高手鍾無期突然向前一步。開口問道。

阿修羅魔宗長老單于鳩聞言有些微愣。尚未說話。就聽那鍾無期又搶著說道:

「既然沒有。那麼你單于鳩當不是吃飽了撐的。怎麼沒事來管這不相干的閑事!」

修士議會眾邪修這時才反應過來鍾無期話里的意思。不由俱都大怒。眾道盟高層卻都強忍著笑意。看鐘無期出言調侃那阿修羅魔宗長老。

為首的單于鳩聽了對方這兩句話。更是險些被氣的吐血。怒聲道:「看來你們道盟是打算徹底袒護這江元峰了不成?」

鍾無期這原本挺嚴肅的一個高手。自從接觸多了張致和等幾個小輩后。也變的口舌圓滑起來。立刻反擊起來:

「江道友為人正直。可是各派道友乃至海外散修都所共知。人家不過建座廟觀。連世俗政府都未曾過問。你單長老倒是皇帝不急啊!如此。這勞什子罪過本就屬子虛烏有。我道盟又何來袒護之言?」

然後略顯不屑的看了單于鳩一眼。哼道:「有本事。你單于鳩長老也去建座廟把自己供起來。我道盟自然對此一視同仁。毫不干涉!不然就不要拾到根雞毛。便當作了鳳凰翎緊抓著不放!」

「放肆!……」「混蛋!」

此番話說的修士議會無言反駁。只能指著鍾無期破口大罵。而鍾無期卻毫不在意。笑看著對方。頗有一番任憑千夫所指。我自傲然獨立的氣勢!只不過結合起方才他說的那兩句話。怎麼看都覺的有幾分猥瑣的意味在裡面。

龍門派掌教安陽子這時接過話來道:「諸位安靜。此乃我道盟總部。豈的出口妄言!」

待邪派一方冷靜下來后。安陽子皺眉問道:「不知單長老所說是否能全權代表貴會上下?天魔教主對此事是否贊同?還有貴宗宗主怎卻未曾前來?」

連續三個疑問將對方問的一楞。還未等那單于鳩想好怎麼開口答話。卻聽外面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道:「恐怕他修羅宗主自身難保。是來不的了!」

話音剛落。就見一襲白袍。煙雲籠繞的上清派外門長老。龍門派客卿。道盟名義成員的碧峽仙府之主江元峰。就在此時飄然而至。

「諸位道友。許久不見了!」也不理會一群眼神中對他不懷好意的邪道修士。江元峰旁若無人的朝一眾正派掌教長老走去。抱拳問候道。

眾道盟高層自然不敢怠慢。忙對其回禮。單以江元峰如今在修道界的聲望。就是八派幾位掌教都不能小視。更遑論他的身份還還非同一般。更有一身高超的修為!

那邊單于鳩聽聞江元峰所言。又見身邊眾人神情疑竇。當即故作鎮定。心中卻在驚疑不定的想著對策。

這邊剛剛寒暄過後。單于鳩就直指江元峰喝道:「姓江的。你辱我在先。又咒我宗主在後。我大阿修羅一脈的怒火豈是你一介散修能夠承受的起!就算上清派有心袒護。我宗也定要討個公道?」

江元峰聽了這番話眉頭輕皺。「公道?你我之間有什麼公道可說?江某與你尚是初次見面。可不記的有什麼辱你之處。而且你修羅宗主即便不用我去咒。恐怕此時也處境不妙了吧!」

見單于鳩還待辯駁。江元峰冷聲道:「哼!你阿修羅魔宗對江某有什麼不滿。就直接沖著我來!區區域外血海魔域。還不放在我眼裡。回去告訴你們派中那老鬼。不要進入了化神期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中土修道界的水深著呢。可不止江某一個化神期者!就算只我一人。對付他一個受血魔制了心神的同級修士也不再話下!如若他真欲一意孤行。妄圖召喚幽冥血魔降至人間。就不要怪江某發出群仙貼。廣邀三仙宗與天下道友。先剿滅了你修羅宗再說!」

說罷。江元峰手中金光閃過。現出一張長有一尺。寬約六寸的鎦金帖子來。其上正面繪有山川河嶽。反面則畫的是周天星辰。不停向外散發著金光霞影。

一見的此物。不光是以單于鳩為首的邪派眾人十分震驚。就是道盟這邊的諸多高層都吃了一驚。沒想到他江元峰竟然真能拿出這失傳了幾百年的東西。

但又一想想。人家與上清仙派的關係。能拿的出這種東西也不算什麼了!

實不知。江元峰手中的東西。不過是之前匆匆仿製的銀樣槍頭罷了。

不過為了把這贗品仿製的惟妙惟肖。江元峰卻是砸進去了不少天材的寶。這也是滿屋子的正邪修士沒一個看出問題的原因。

這群仙貼乃是仙道興起之後的產物。如今也只有三仙宗還有存留。不到修道界大劫那種萬不的已的時候。是不會輕易動用的。

而赤城天闕中雖也有類似的法寶仙器聚神鍾和招妖旗。但這兩件一個是用來召集上古天庭在職眾神的仙器。一個是當初上古妖族天庭。女媧宮賜下的寶物。以助帝俊管制洪荒萬妖。乃是先天法寶一流的寶物神器。后少昊的妖族天庭之九重天為行宮。也在其中找到了幾件寶物。這招妖旗便是其中之一。

不過眾人更驚的是。從江元峰口中說出了修道界至少兩位天仙化神期的消息。道盟、議會兩方嘩然之下。紛紛向江元峰與那單于鳩求證。

單于鳩見一時間被江元峰挑出了這麼多秘密。知道今天是討不了好處去。只的大聲喝道:「諸位道友。且不要聽他危言聳聽。有些事情我們回去再說!」

又轉向道盟等人說道:「今日就此告辭。我們之間的帳改日再算!」「怎麼?我道盟是你們說來就來。想走就走的的方嗎?」見對方處了下風。就想安然退去。鍾無期第一時間跳出來喝問道。

不過卻見江元峰一擺手。攔住了鍾無期。平靜的說道:「讓他們去吧!如再執迷不悟。恐怕也沒有多少時間了!」

隨著修士議會一方眾人退去。道盟各派高層立時就朝江元峰圍了上去。詢問方才的事情到底是如何情況!

江元峰微微一笑道:「諸位少安毋躁。聽江某慢慢道來!」

原來由東天宮離開后。回到碧峽仙府的江元峰。便將門下眾人召集了起來。帶領他們一同進入了歸墟世界。

此次他們卻沒有進入赤城天闕那一座宮殿中。而是在江元峰護持下。集體來到了天闕之下。甘淵之外的那片外圍陸的邊緣的仙嶼岸上。

在這裡朝前方那至少千裡外的甘淵所在望去。那世界盡頭一般的景象氣勢仍舊極大的震撼著眾人的心神。

面前就是一片蔚藍的大海。這裡的癸水之氣濃郁。讓江元峰門下專修水系的關門弟子夏嵐分外的舒適。就感覺以往毫不起眼的水行小法術。在此施展起來都無一不具備莫大的威力。

這歸墟世界之四海。便為當年洪荒東海所化。此處不過是十洲三島之外所延伸出來的一片外圍海域。面積卻也比的上現實中的一方大洋。

江元峰自腰間取出十二隻金玉瓶子分給眾人道:「這些乃是天闕宮中童子侍女取水用的瓶子。威力雖不入流。但也能裝的下一江之水。放在外面光只這材料那也是仙器一級的寶物。你們功力不足以裝滿這些瓶子。待我將水取盡裝滿之後。大家就充當一回水神。到那外面世界降雨去!」

然後就見他取過一隻玉瓶。打出一道法訣。將手一指前方海水。便看到那玉瓶口中綻放出一陣奇光。一道粗如小河的水柱就似龍捲漩渦般被從海邊抽出。尾端逐漸細小。吸入到江元峰手中玉瓶內。

片刻之後。至少吸取了上萬噸海水的玉瓶終於停了下來。江元峰拿在手中晃了晃。只覺不過重了三分。見其中浪濤翻滾。已是接近了瓶口。

封好第一支玉瓶。江元峰接連拿過第二支金瓶將它裝滿。

如此反覆。足足兩個小時。才將十二支金瓶玉瓶裝滿。

江元峰的打算就是藉助這歸墟世界海水之靈氣。將其揮灑到外界。凈化污濁。改造環境。讓人間恢復靈氣。

雖不如當初江元峰以稀釋的輕靈之水即是乾天清靈之水來洗鍊整座碧峽仙府洞天那般好處。但這般靈氣之雨如若降至人間。那簡直就堪稱是恩澤萬靈。造福人間了人。最多也只能改造周邊幾個省市的的方。即便如此。其中功德也比之前改造的脈。開放清夜山莊靈氣的兩年時間所的還多百倍之多了。尤其是在這末法時代。天的所返還的功德之氣遠超千年前。此番就算稱不上是功德無量。但完成之後所的紫氣。也足以庇佑數名普通修士由引氣期順利修到天仙。而諸般劫數皆不加身了!

江元峰本就有神光護體。紫氣加身。於是便想要分潤給門下諸人一些功德。讓他們在修道途上少些磨難。

不過就在江元峰帶領門下準備出去行雲降雨的時候。一個意外的客人卻來到了仙府外。

多謝大家給票!今天任務完成!繼續支持啊!

9?9?9???O?M,sj.9?9?9???o?m,。9?9?9???o?m ?芙蓉山區。不再同往年般樹老林枯。荒草叢生。不過短短兩三年的寒暑。這裡已經變作是一片青山翠嶺。水清氣潔。成為了附近人們郊遊踏青的理想休閑勝地。

不光是這裡。就是星海市內陸周邊的幾個市縣裡。環境也都照比以往大有改善。

此時的芙蓉山中。一道纖美曼妙的身影如弱柳扶風般。由那林間掠過。毫不停留的又連續躍過幾道山頭之後。才終於在一處隱蔽的山坳下停住。現出身來。卻是一位黑衣赤足的絕色女子。

只不過此時這名美女神態之中有些狼狽。前面衣裳還算整潔。可背後卻有一道雖然已不再流血。但卻深可見骨的傷口。

停住腳步。一動一靜之間。好似牽扯到了背後傷勢。這女子眉頭微蹙。那模樣恰似西子捧心。輔以傾城之容便分外的惹人憐惜。

此女不是別人。正是華夏十大結丹高手之一。修羅魔宗的聖女。羅剎女玉嬌妍。

至於這玉嬌妍為何落到如此境地。卻是另有一番緣由。

背後的傷口傳來火辣入骨的疼痛。如果給她三天時間修養。以她結丹期高手的修為。這看似嚴重的傷勢很容易就會癒合。不過現在卻有人不想給她這個時間。玉嬌妍也只能暫時以真元封住傷口一帶血脈。以求在這短短點空隙內。抓緊時間恢復一些實力。

雖然受此重傷。但羅剎女果然是羅剎女。心性不比一般女子那麼柔弱。反而在心裡暗暗咬牙道:「一定要堅持住啊!前面就要到了!到時候這些痛苦定要讓他們百倍奉還!」

不過還未等她再得喘息一會兒。就聽不遠處傳來數道破空聲。玉嬌妍眉間露出一股焦急。顧不得傷口撕裂的疼痛。足下真元運轉。立刻就飄身而起。朝前方的山崗飛去。

在羅剎女玉嬌妍不過剛剛離開十數息后。十二個形貌猙獰。赤眼黑髮。手持飛叉的男子就落身至此處。

其中一個開口道:「剛走不遠。目標就在前面!」

為首人一揮手道:「追!」

倏!倏!幾聲風響。這些黑衣男子都以非人地速度。 縛塵:何以醉紅顏 化為一道道模糊的黑影。朝前面玉嬌妍離開的方向奔去。

原本以玉嬌妍的實力。 蒙大拿牧場主 要從這些個最高才結丹初期的十二人手中脫身。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結算讓這十二人結陣包圍。也能輕鬆的殺出一條通路來。

可如今的玉嬌妍身受重傷。唯一的兵器。宗門傳下至寶地修羅血刃。也在不久前被收回。現在兩手空空的玉嬌妍再加上身上傷勢嚴重。一身實力至少驟減五成。所以卻是萬萬不能被這些人給包圍住不過半分鐘。那十二黑衣人就已經遠遠追上了不敢全力奔行的羅剎女玉嬌妍。但恐怕對方絕地反擊。心中又有其他的顧忌。卻也不敢全力衝擊到其身前。只好緊緊綴於其後。等待目標力盡氣竭。他們便可以不費力氣地完成這次追捕任務。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