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在的他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組織會這麼打動干戈,他不知道被追殺的那個傢伙犯了什麼罪,聽說整個黑市傾巢出動。

但在雖然在石欄貿易站追上了這傢伙但他反偵察能力太強了,在組織這邊包圍旅館的時候他先一步逃了出去。一頭

《荒野大鏢客之黎明》一百六十三章還不算晚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天朦朦亮,那種昏暗的光會讓人覺得有安全感,世界還沒醒,所以一切都很安靜,安靜帶來安寧,微涼的風爛漫地像海的精靈,讓人心曠神怡。

騎著自行車在海邊遛彎的某個男高中生,在感受到這樣美麗的心情時,就停了下來,在海邊,盡情感受遼闊與浪漫。

少年穿著白襯衫,襯衫因風往來,而敞開鼓起,映襯地少年無比清爽俊秀,少年的頭髮半長不短,黑的像是發著柔光。這是一個人一生中最美好輕盈的時光,何況又是這樣美麗的一個人,叫他不快樂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少年扶著自行車,吹著海風,眺望著海天相接的地平線,這時,若是能出現一個纖細柔美的少女,該多好。

少年那紛飛的遐思中,藏著對這樣完美邂逅的隱約渴望。

許是神明聽到了他的祈求,就在下一秒,他面前原本漣漪淡淡,平靜如畫的海面突地拔高而起……

少年驚詫不已地看著面前那像是固定住了的海浪,海浪中,有一個人,面無表情地盯著他。因在海浪中,那人的高度剛好保持地與少年一般高,少年離海極近,也就離這浪極近,也就離那個人,極近。

浪中的人,長發飛舞,白衣翩飛,其實,很美。

少年以不可思議地速度平靜了下來,他調整了一下心情,開朗地露出白牙,笑著打招呼道:「Hi~」

浪中的人,慢慢地對少年伸出了手,少年看著那隻修長纖小的手,眼中的神采變得天真熱情起來。他試探著慢慢也伸出手,就在他要拉住那隻小手的時候,長著那隻手的手臂突然,從那人的肩膀處,掉了下來。

極為自然而乾脆,就像是什麼物件從哪掉了下來一樣。

少年愣住。

手臂被還在澎湃不已的浪甩到岸上,浪中的人無語地看向那孤單的手臂,似乎是已經沒力氣發脾氣,認命般地泄了氣,變得無精打采起來。

少年獃獃地看著浪中的女孩,慢慢踏出海浪,來到岸上。他那條探出的手臂還保持著舉起的動作。

女孩一出來,就正好和少年面對面。

女孩想轉身去撿自己的胳膊,恰好被少年的那條抬著的手臂攔住。女孩斜斜瞥向少年,少年本能地咧嘴一笑,「Hi……」

三思看了少年半秒鐘,之後果斷轉身,朝他沒舉起手臂那側突圍而出。

三思撿起自己的手臂后,正要安上,突然間,她剩餘的其他三肢也紛紛離開了軀幹。就像是一個建築無聲崩塌了般。

就像是親眼目睹了一個噩夢,少年驚恐地無法發出聲音。

三思攤在岸上,像是被分屍后的屍體。

SHIT!SHIT!SHIT!三思在心中不停地咒罵。

少年推著自行車,來到分體的三思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三思,眼中的驚慌慢慢消失了。

三思面無表情地回看少年,若不是她剛剛心存猶疑,這個傢伙已經被她吸收了,她也不至於虛弱到這份上。

昨晚她在海水中浮浮沉沉地睡得極好,但在凌晨時突然通身劇痛,她受不了了,清醒過來,便知道自己身上儲存的生命值不夠用了。她在海水裡痛地翻來滾去,卻不知為何,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也許是,她不想讓任何人看到,她現在這個樣子吧。

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干點壞事,卻晚了一步,她真是越來越loser……

「你幹嘛?」

少年突然一聲不響地蹲下開始幫她將四肢回歸原位,三思感到十分驚奇,以至於流露出的情緒很扭曲,少年以為她是害怕,便安撫地笑笑,「不要怕,我不是壞人,你剛剛就是要將手臂安回肩膀的對吧?我來幫你。」

三思無語,叫她不要怕,應該怕的人,是他吧……

三思被組裝完畢后,一句話也沒多說,再也沒看少年一眼,就地翻滾進了海里。

少年愣頭愣腦地揉了揉後腦勺,看了看再次平靜下來的海面,以及越來越明亮的天空,笑了笑,打算騎上車走人。

「哎?」

少年努力地蹬……

「怎麼騎不動?」

少年回頭,三思濕漉漉地站在他的車後座上。剛剛她踏浪而出時,還能瞬乾的,這次,連瞬干都做不到了。

少年仰頭看向眼睛已經變成藍色,緊緊盯著他的三思,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勁,扔下車就想跑。

「啊!」

三思俯衝而下,一口咬住了他的後頸,少年瞪大了眼睛,渾身僵硬,不敢置信。

「三思,三思,快放開他,你真的會被關起來的!」

三思被這呼喚喚醒了些神志,她本來打算吸點血后,咬下少年後頸的肉,但是她猶疑了,她神情呆怔了起來,但依然緊緊咬著少年不放。

誰在說話?

少年無聲地求助地望向聲音來源地,海中,一個又像海草又像海馬的奇怪生物露出頭,還戴著眼鏡,正急切地看著他們。

救……我……

浮師見少年抖動著嘴唇,流下了眼淚,更著急了,它也升起了浪,在浪中對少年說:「我不能到岸上去!對不起!」

少年僵硬地看著它,似乎已經沒了意識。

浮師無比震驚地看向三思,三思因生命值流失,已經神志不清了。除了交易者自願獻給她壽命外,她唯一能奪取生命的辦法,就是直接吞噬,再不想辦法阻止她,她會吃掉那少年。

不行,得叫人來,叫誰呢?叫誰呢?

「哇……」

突如其來的驚嘆聲,搶走了浮師的注意力。浮師看過去,只見一個褐瞳長發的男子正站在不遠處,看著三思。

男子通身靈氣逼人,看起來應該是即將成仙的靈物。

他身上的靈氣,是金綠色的,看來是植物靈。

男子慢慢走了過來,輕而易舉地拎著三思的后衣領將她提到了一邊。男子蹙眉凝視著少年後頸上的傷口,不管三思正津津有味地嚼著他的一隻手腕。

浮師在水浪里,心驚膽戰地看著三思源源不斷地吞下男子手腕的肉,在可見白骨時,男子手腕又會即刻恢復原狀,周而復始。

少年被咬的傷口很驚悚,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外星野獸咬的呢。

然而,男子蹙眉,顯然不是被嚇到的緣故。少年的傷口中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蓄勢待發,那是冰血微,只有海底邪物才會攜帶的一種寄生卵。

男子扭頭看向正捧著他的手腕啃得正香的三思,眼中明顯起了殺機。

浮師看到,立刻慌張地解釋,「不是的,她是後來者,外來者,始終無法完全適應,真正融入,所以體內才會長那種寄生卵!她不是邪物!」

男子聞言看向浮師,緩緩開口道:「那她是什麼東西?如果不是我路過,這個少年已經被她吞吃入腹了。」

浮師乾巴巴地僵在那裡,完全不知該如何解釋三思的來歷。

男子卻也沒計較,雖然他問話問的大義凜然,但他到底並沒有傷害三思,依然由著三思吃他的肉。他用另一隻手虛空扶起少年,少年背對著他,他用靈術將少年定於空中,只有手掌對準少年傷口,金綠色的靈氣緩緩流入少年傷口,漸漸地,少年的脖頸被許多銀杏葉模樣的靈態之力全然覆蓋。待銀杏葉散去時,少年的傷口已經消失不見。

浮師驚喜又佩服地看著男子。少年治好了,男子的手掌中倏地長出一條銀杏樹的樹枝來,樹枝帶起少年,將他送到了不遠處的長椅上,之後男子單手結印,用結界罩住了少年,待他醒來前,其他人若要加害於他,會被反噬,他醒來后,也會失去這段記憶。

救人結束,該算賬了,男子提起三思斗篷上的帽子,帶著她要走。浮師見狀瞪大了眼睛,然而還沒等他喊出「放開她!」三思倏地恢復了清明。

許是男子靈氣逼人的皮肉凈化了她的神識,也提供給了她足夠的生命力。

三思先是對她腳不沾地的凌空狀態表示了好奇,「哎?我難道又能飛了?」

之後看見了浮師眼鏡歪在臉上,正驚慌地瞪著她時,她又對自己的狀態產生了懷疑,「難道,我又吃人了?」

聽見又字,男子腳步一頓。

三思這才發現,自己竟受制於人。

三思掙扎,男子也無意繼續提著她,由她掙扎了開去。

三思活動了一下肩膀手腕和腳腕,對自己渾身輕盈,煥然一新的靈動感表示滿意與驚奇。

「是你做的?」

三思的笑容中帶著感激與一股無法遮掩的憨氣。男子看著這樣的三思,有些呆住了。這個看起來智商不夠用的丫頭,與剛剛那個噬人的魔物完全是兩個人。

男子沒有回答,三思就當他是默認了。

「謝謝你啊,你叫什麼名字?我叫……我叫……我叫思思,你好~」

男子的褐瞳天然自帶柔光,他不說話時,看著人,會讓人感覺自己被聖潔之光洗禮了。

三思愈加規矩,站得腰板挺直。

「金樹。」

啊?

男子看著三思,重複了一遍,「我叫金樹。」

三思笑眯眯地打招呼,「你好,金樹。」

金樹看著矮他一個半頭,此時看起來絲毫無害的三思,眼神愈加莫測,這個丫頭,有問題……

「不好意思,我還是得帶你走。」

什麼?

金樹說到做到,當下單手成爪抓過來,三思見狀,立刻旋身躲開。

「你想打架!」

金樹冷哼,根本不屑回答,隨即緊迫了過來,三思也沒再與他理論,她的手上還戴著白皮手套,單手一個旋花,白皮手套中憑空出現了一桿白銀手槍,三思連開三槍,金樹躲也不躲,子彈在迫近金樹時,金樹長發倏地曳地,變作銀杏枝葉,包裹住金樹,結界已成,子彈被結界化解。

三思瞪大了眼睛,她還是第一次看見人家這樣打架的。好威武好厲害好酷炫好,與眾不同……

「你是神仙嗎?東方的神仙嗎?」

聽見神仙這兩個字,金樹明顯厭惡地蹙了下眉。

「不是!」

三思還想套近乎,金樹卻突然飛身而起,這是要走了。三思緊追了兩步,卻在看見有人飛在空中在追金樹時,驚訝地停下。

「樹靈,天君看你乃千年靈物,資質上佳,有心栽培你,讓你成仙,你竟然屢次三番地拒絕。你別天真地以為你能真的一直作為樹靈活下去,到了你如今這種境界,不是成仙,就是成魔,難道你想墮入魔道,與天君為敵嗎?」

三思仰著頭,興奮地快要爆炸了的看著停在空中那兩撥人,一撥是金樹,一撥是穿著打扮十分考究經典,所以無所謂時代流行的,看起來像是高貴的有錢人或者文化人。

這兩種人,都是她最羨慕的……

金樹冷笑,「我就是一棵樹,寧死不成仙。」

「看來你是決心與天君為敵了,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兩撥人打著打著就飛遠了,再然後,就不見了。

三思還愣在原地,仰著頭,看著剛剛他們對峙的地方。

我看到,東方的神仙了……

浮師也聚精會神地看著那裡,然而此時他想的是,那個叫金樹的千年樹靈,死活不願成仙的奇怪傢伙,在那股外露的倔強與正義感下,似乎總隱隱流露著……冷漠,與,不正經。

浮師想到剛剛,三思咬著少年,它正急得不知怎麼辦時,那個傢伙出現了,還狀似驚訝地驚嘆了一下。如果它沒看錯,那個傢伙當時眼中根本沒有情緒,他根本沒想來救那個少年,是後來有什麼事情改變了他的想法。

浮師看向還在遙望神仙的三思,心下一凜,難道又是為了三思而來?

嘩……唰……奇怪的手機鈴聲又出現了,三思獃獃地掏出手機,「喂?」

「你在哪?」

三思環顧了一圈,終於看清了自己莫名其妙出現的地方,除了像突然愛上了她,深沉地望著她的浮師,以及一個在不遠處長椅上睡覺的美型少年,沒看到其他人,和任何標識性地標。

「不知道。」三思向那少年的方向多瞟了好幾眼,滿眼蠢蠢欲動的好色。

……

「快回來。腐骨鬼帶領手下嘍啰正在大鬧鬼國。還有,王輕回來了,受了重傷。鬼國逃犯燈鬼在魚樹體內,二者至今下落不明。你再不完成這單交易,你就要被禁足了。」

這麼多件事齊齊湧入,三思腦子瞬間不夠用,對方半天沒聽到三思回應,在手機那頭不停地喊,「三思?三思?」

三思眨眨眼,獃獃地回了一句,「你是誰?」

「我是你唯一的搭檔!我是唯一在乎你死活的搭檔!我是誰!你說我是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