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唐雪還朝著夢蕁天偷偷眨了眨眼。

夢蕁天一陣惡汗,真是可惜了這麼可愛的面貌了,心機竟然這麼深沉。

而且她的話很明顯,如果夢蕁天幫她的話,獎勵將是非常銷魂的。

只是,剛開始的時候夢蕁天還很憐香惜玉,現在知道這個唐雪是這種人,頓時一股厭惡的情緒在心底產生。

急速運轉鬥氣,夢蕁天將鬥氣聚集到了雙眼上面。

感受著夢蕁天眼中的恐怖能量,唐雪大為吃驚,眼中閃過一抹驚慌,她很清楚,這一擊如果落在身上,不死也得重傷。

夢蕁天發現了唐雪的驚慌,嘴角微微翹起,繼續道:「有本事你就繼續鎖著我,大不了我背負一個辣手摧花的罵名,而你,要搭上一條命。」

夢蕁天的謊言如同小太陽一樣,照得唐雪睜不開眼。

但是,夢蕁天的話如同一記重鎚砸在了她的心頭,嚇得她趕快鬆開手。

夢蕁天一年前可是血洗過一個宗門的,很多人都覺得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可以說是凶名赫赫,唐雪當然不敢用自己的命去賭。

當然,夢蕁天之前說的話是嚇唬她的,即使知道這個丫頭是個心機婊,他也對長相如此清純的小丫頭下不去手,更別提利用魔瞳擊殺了。

夢蕁天一躍而起,快速與其拉開距離。

唐雪用只有夢蕁天能聽到的聲音沖他喊著:「我這麼漂亮你都不動心嗎?你還是不是男人?」

夢蕁天冷哼一聲,回應道:「我的任何一個愛人都比你強百倍,長得比你好,氣質比你強,胸也比你大。」

說完,夢蕁天直接朝著唐雪伸出手掌,狂猛的鬥氣快速朝她聚集,將她禁錮在內。

唐雪劇烈地掙扎著,但是她越掙扎,那禁錮能量的範圍便越小,最後她連一根手指都不能動了。

夢蕁天嘿嘿一笑,走上前幫唐雪穿上鞋子,然後直接將她攔腰抱了起來,接著走到比武台邊,輕輕地將她放到了外面。

夢蕁天的舉動,徹底消除了那些觀眾的恨意,看他的時候也不覺得那麼彆扭了。

尤其是一些嬌柔的女孩子,看著夢蕁天那極品暖男的模樣,忍不住春心大動,如果不是顧忌大庭廣眾,早就有人衝上來要求交朋友了。

偷吻成癮,前夫強勢寵 夢蕁天撤去對唐雪的禁錮,臉上帶著微笑,朗聲道:「不好意思,我實在不忍心對女孩子出手,不能和你暢快地戰鬥了,有機會咱們再切磋,多謝指教啦。」

夢蕁天這句話是說給觀眾們聽的,說完之後又傳音給唐雪道:「哼,別以為就你會裝。」

唐雪瞪著夢蕁天,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唐雪一定會將夢蕁天凌遲處死,

夢蕁天對著裁判席的長老一躬身,問道:「長老,可以宣布比賽結果了嗎?」

長老淡淡一笑,對夢蕁天的憐香惜玉以及優雅的舉止極為滿意,對其伸出了大拇指,然後在無數觀眾的喝彩吶喊聲中宣布。

「第一場,勝者,夢蕁天!」 夢蕁天這一戰贏得輕鬆,贏得漂亮,榮獲滿堂彩。

不過,熱烈的歡呼聲很快就被第二場比賽的開始所取代。

看著場中的比試,夢蕁天越來越震驚,這些聖靈殿弟子們哪裡是在比賽,根本就是在生死相搏嘛,一上來就用殺招,幾場比賽下來,比武台都已經被毀得差不多了。

後來,暗天看著情況不好,只能釋放出鬥氣屏障將比武台保護起來,要不然一場比賽下來,這比武場都要被炸沒了。

夢蕁天仔細地觀察著每一場戰鬥,發現這些人的天賦實力真的強得可怕,參賽的選手至今都沒有超過四十歲的,而且沒有一個人的境界低於武宗。

這種人隨便拿出來一個放到外面,都會成為被瘋狂拉攏的目標。

不過,夢蕁天最重視的還是那個一身黑袍的元戮,此人氣息極為沉穩,全身上下一股殺戮之氣,顯然是在血與火的磨練中脫穎而出,身經百戰的高手。

當比賽輪到他的時候,他根本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站在比武台上,低頭看著地面。

而他的對手是一名低階武帝的美女,嬌滴滴的模樣。

但是,令人震驚的,他竟然一腳就將美女踹出了比武台,而那美女趴在地上連吐三口鮮血,然後直接昏死了過去。

殺伐果斷,一擊必殺,看來是個非常棘手的對手啊。

夢蕁天眉頭微皺,想不清楚這傢伙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竟然對這麼漂亮的姑娘都能下這麼重的手。

贏得勝利之後,元戮目光間毫無變化,縱身一躍離開比武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美顏App系統 他這一場比賽時間是最短的,從開始到結束也沒有超過一分鐘的時間。

雖然同樣是對戰一個美女,但是待遇卻與夢蕁天不同,即使元戮做得如此過分,卻沒有一個人埋怨咒罵他,估計是不敢吧。

這時,裁判席上面的南宮宇身影一閃,出現在了夢蕁天的身邊。

夢蕁天嚇了一跳,瞥了他一眼,沒有說什麼。

南宮宇目光觀看著場中的比賽,滿臉正色道:「這一場比賽你不能輸。」

夢蕁天眨了眨眼,滿臉的無所謂:「比賽哪有能保證一定贏的?」

「您也看見那個傢伙了,簡直就是一個大殺器啊,而且他是高階武帝,我只是低階武帝,輸給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南宮宇一陣焦急,他還真擔心夢蕁天被元戮之前的霸氣震懾住了,萬一他不戰而降,他輸了打賭倒沒什麼,但是臉卻是丟盡了。

夢蕁天可是他親自挑選出來的人,如果在元戮面前認慫,那不就證明自己的眼光比不上暗天了嘛。

南宮宇想了想道:「冠軍的獎勵可是很豐厚的,你就不動心嗎?」

夢蕁天嘿嘿一笑:「我有自己的專屬武器,聖靈殿的寶物雖然多,但是也未必能讓我動心。至於那天階功法,我也不是沒有,再說,不是還能寫幾首詩詞跟您換嘛。」

南宮宇一愣,突然有些後悔之前跟夢蕁天定下的約定,而且隱隱預感到藏功閣裡面的秘籍要遭殃了。

南宮宇搓了搓手掌:「可是如果你輸了的話,我就慘了。」

夢蕁天挑了挑眉毛:「關我什麼事?」

南宮宇一臉哭笑不得,只能跟他說了實話:「我跟殿主打賭,說你一定能拿到最後的冠軍,否則……否則……」

「否則什麼?」

「這你就不用管了,看在我曾經救過你的份上,你就幫我一次。你放心,這次的選手唯一一個能對你構成威脅的就是這個元戮。」

「只要能將他打敗,其他的就簡單了,除了大賽的獎勵之外,我額外送你三卷天階秘籍,怎麼樣?」

天階秘籍,好大的手筆。

南宮宇看似大方,但是夢蕁天清楚,那都是他從藏功閣里拿出來的,他根本不會心疼。

而且,夢蕁天最不喜歡的就是有人束縛自己,而現在南宮宇竟然背地裡用自己去與暗天打賭,使得他一陣氣惱,頓時心生不滿。

「沒問題,一個傻大個而已,又不是沒有越級而戰過。」

一年前在毒翎宗的時候,那麼多的武帝強者合力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又怎麼會怕一個小小的元戮。

本來,他也是奔著那冠軍的寶座去努力的,但是現在知道有這麼一場關於自己的賭局,夢蕁天決定,冠軍不要了,白送也不要。

不過,表面上還是先答應南宮宇的好,要不然這老頭嘮嘮叨叨起來沒完,自己就不能看比賽了。

果然,見夢蕁天一口答應,南宮宇放心了,將心神再次投入到了場中的比賽。

不知不覺間,第一輪的比賽已經進入到了最後一場,而這一戰,令得夢蕁天終身難忘。

最後一場比賽是兩個武帝強者,兩人一男一女,實力相當,打了半天也沒有分出勝負。

兩人的速度奇快,一道藍色身影,一道紅色身影在場中不斷閃爍,不斷接觸,然後一觸即退。

雖然沒有爆發大範圍的爆炸,但是卻極為精彩,每次兩人的兵器交鋒,都會引起一連串的火花,綻放在場中如同煙花一般絢爛。

「好……」

隨著觀眾的叫好聲,兩人更是賣足了力氣,拿出渾身解數想要儘快將對手打到台下。

結果,紅色身影的美女一不小心被狠狠地踢了一腳,趴在比武台上,掙扎了幾下,卻是沒有站起來。

不過,那名男子也是累得半死,催著裁判趕快宣判,估計他已經脫力了。

但是,還不等裁判宣布結果,場中發生了異變。

趴在地上的美女突然狠狠地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胸前,然後強行將冒出的逆血吞了回去,運轉神功使得整個人氣息大變。

美女的氣息直線攀升,白皙的皮膚逐漸泛紅,而那一雙美目也逐漸變成了嗜血的紅色,一頭短髮也變成了紅色。

感受著美女的變化,站在對面的男子大驚失色,所有人都看了出來,她是運用了消耗生命力的鬥技,強行透支潛力,來獲得短時間的超強戰鬥力。

男子嚇壞了,脫口而出道:「我投……」

可是,還不等他說完,美女身影如同閃電一般,一瞬間到了男子面前,一腳踢在了他的肚子上,直接將他踢到了空中。

男子的身子極速朝著空中射去,而美女身形一閃,竟直接到了上面,一腳踏在男子的腰上,讓他上沖的身形猛然止住,下一秒便極速朝著地面落去。

「前十名是我的。」

女子銀牙緊咬,臉上掛著嗜血的神情,雙手前推,兩股能量急速在掌中凝聚,朝著重重落在比武台上的男子擊去。

男子早已經被打得暈過去了,可憐他挨了女子一連串的攻擊,連說投降的機會都沒有。

兩道能量彈從天而降,如果落在男子身上,估計不死也得重傷,將來必定影響根基,甚至可能一輩子難以再進步。

眼看著能量彈就要落在他的身上了,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雖然她是個女孩子,但是這手段也未免太狠了。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白色的影子閃入場中,一拳將兩顆能量彈擊到了九天之上,轟然炸響。

只是一瞬間的時間,白色影子消失在場中,台下的觀眾一陣驚呼,左看看右看看,卻沒有發現是誰做的。

裁判擔心這瘋狂的女子還會趕盡殺絕,趕快宣布她為勝利者,然後派人將男子帶下去療傷。

人群之中,南宮宇看著身邊消失了一秒鐘的夢蕁天,淡淡一笑:「能夠輕鬆破解這麼強的招數,看來修鍊了五行鍛體訣你的進步很大嘛。」

夢蕁天白了他一眼,這麼危險的情況都沒人出手,這天下第一大勢力的競爭就這麼殘酷嗎?

第一輪的比賽就以這樣一種令人壓抑的方式結束了,恐怕夢蕁天一輩子都忘不了這一戰,為了那前十名額,竟然不惜損耗身體,更是不惜殘殺同門。

這前十名的誘惑力,竟然恐怖如斯。

所謂名利和富貴,真的就那麼重要嗎?

一局比賽下來,有二十五人成功晉級,不過那名瘋狂的美女因為透支極為嚴重,被特許這一局不用參加比賽,准許三天的休息時間。

這樣一來,剩下的二十四人就被分成了十二組,倒是方便了許多。

第二輪的抽籤,元戮拿到了一號,而同樣拿到一號的另一名帥氣少年發現自己的對手是元戮的時候,當時就嚇得臉色發白。

想要認輸放不下面子,如果打的話,結局肯定慘不忍睹,那傢伙連對女孩子下手都那麼狠,更別提對男人了。

夢蕁天摸索著手中那十一號的竹籤,想了想,走上前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來,換一下吧。」

少年愣了一下,看著夢蕁天手中那十一號的竹籤,連忙抓著他的雙手,眼中泛起了感激的淚花。

「恩人啊……」 既然兩個老頭拿元戮和自己打賭,那麼不管使用什麼手段,兩人早晚都會有一戰的。

既然無法避免,倒不如趁著現在全盛狀態,跟他痛痛快快地斗一場,能夠與高手過招,對一個戰士來說是最高的榮耀。

大賽開始。

夢蕁天身影一閃,直接施展鬼影迷蹤到了比武台上。

而元戮的出場方式則比上次更加霸氣,從人群中衝天而起,全身籠罩濃郁的紅光,圍繞著他緩緩旋轉著。而其身形,則很快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從天而降,重重地踏在比武台上面。

元戮落地的一瞬間,夢蕁天直感覺整個比武台都晃了晃。

元戮如此高調的出場方式看似誇張,但是夢蕁天看出了他的用意,這強橫的氣息,這霸道的出場方式,換成普通人早就該嚇得手腳發軟了。

先聲奪人,他是想在開始的時候就讓自己喪失鬥志啊。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這一場期待已久的比賽拉開了序幕。

而元戮也第一次抬起了那高傲的頭顱,直視著夢蕁天,眼中不斷閃爍著寒芒。

夢蕁天目光一凜,透過元戮那蓋住半張臉的長發,隱隱發現在長發的下面,有這一條長長的傷疤,明顯是刀刃所為。

再看元戮周身的紅光,給人一種霸氣側漏的感覺,竟然是領域力量。

不過,和殺戮領域不同,這是戰鬥領域,雖然效果差不多,但是一正一邪,不可混為一談。

夢蕁天對其抱拳一笑道:「請指教。」

元戮低哼一聲:「不用廢話了,我不會放過你的,我會親手將你撕成碎片。」

夢蕁天愣了一下,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自己又沒有惹他,呆著沒事怎麼對自己這麼仇視?

不等夢蕁天問清楚,元戮已經沖了過來,沙包大的拳頭直襲夢蕁天面門。

夢蕁天原可以施展鬼影迷蹤閃開,但是他並沒有這麼做,一是因為他真的想和這個元戮痛痛快快地打一場,二是因為他覺得元戮身上一定有秘密,要不然不會無緣無故地這麼仇視自己。

就算他是紫雪的愛慕者,也絕不可能恨自己恨到這種程度,簡直已經到了想要吃人的程度。

所以,他要堂堂正正地將元戮打敗,問清背後的原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