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之後,生死判官化成了一道黑煙,消失不見,而生死台上的屏障也徹底的將兩人與外界間隔開來……

所有人都緊張萬分的看著,終於可以知道,為什麼紀羽會這麼自信了。

「咦,能感受到他們的氣息……」

「看來這次生死判官是有意讓我們真正見識這場戰鬥了。」

外邊的人有些驚訝的說到,因為一般戰鬥的時候他們都是感覺不到生死台上的人的氣息的。

生死台上……

紫圖雄一臉傲然的看這個紀羽,運籌帷幄,只等紀羽送死。

而紀羽一臉風輕雲淡……

忽然,原本安靜的生死台上有一陣輕風吹起,吹動了紀羽跟紫圖雄的衣裳……

「我很好奇你一步一步走到這裡,到底有多少的機遇,不過,現在,不管你有什麼機遇,這些都將會成為我的!」紫圖雄笑道,勝券在握。

「是么,那就要看你有沒有本事來拿了!」

紀羽也是一笑,戰氣瞬間爆發!

兩人,劍拔弩張!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生死台上,紫圖雄身上的氣息緩緩釋放,一瞬間便到達了王者的巔峰,看上去意氣風發,使台下萬千少女著迷。|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註冊過可°樂°小°說°網的賬號。

「王者巔峰?不是說他已經到達魂級了嗎?」有人說道。

「笨啊你!對付一個紀羽用得著用這麼強大的能量嗎?」很快跟著有人反駁了。

儘管紫圖雄沒有將所有的實力使用出來,但卻還是震懾了一批人,王級巔峰就已經有了如此的威勢,魂級……那該有多恐怖啊!

「現在,就是你踏入黃泉的第一步。」紫圖雄面帶冷笑,看著紀羽,殺氣凜然。

鑽石閃婚之溺寵小嬌妻 「是么……」

紀羽笑了笑,身上的氣勢同樣猛地釋放而出,同樣是王者之勢。

「雖然我不明白為什麼到了這種地步還這麼有自信,不過……你的這份自信,我會慢慢的,摧垮!」

說著,紫圖雄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大,到達了王者之境的巔峰狀態,颶風,悄然升起。

下一霎,紀羽跟紫圖雄兩人都動了。

一步踏出,只在空中留下了無數的虛影!

「砰!砰!」

空氣中不斷的傳出兩人交手的聲音,空間開始發出強烈的抨擊之聲,他們的速度飛快,快到一般人都看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會吧,紀羽竟然可以跟紫圖雄打到這種地步?」

「不可能,應該只是剛熱身而已,紫圖雄比紀羽強大太多了,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眾人先是吃驚,接著便是搖頭,紀羽對付一個紫布都用了這麼長時間,對付紫圖雄……恐怕現在就已經用了全力了吧。

隨著兩人戰鬥時間的慢慢延長,紀羽身上的氣勢也慢慢的生成了,那強大的力量將他籠罩了一圈又一圈,時間推移,他卻絲毫不落下風。

「老大想什麼呢……對付那小子應該很快的吧。」小玄看著這場戰鬥,喃喃說道。

別人不清楚紀羽的真正實力,他可是非常明白的,魂級六階,要對付一個紫圖雄絕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老大是在觀察,等待時機。」這時,皮皮開來了,他稚嫩的臉上有著認真,從頭到尾他都沒有說幾句話,但他的觀察卻是非常的細緻而入微的。

「觀察,有什麼好觀察的?難道對付一個紫圖雄他還沒有把握不成?」小玄不明白了。

修仙從鉆木取火開始 「老大是在觀察這些勢力的態度。」皮皮言簡意賅的解釋。

撓了撓腦袋,小玄表示一頭霧水,他完全不明白皮皮的意思。

當然,了解紀羽的意思的人也就只有皮皮而已,此時的紀羽的確是在觀察。

對付一個紫圖雄他不需要花費太多的功夫,但面對紫家,他不得不謹慎。

他盡量避免小玄實力的曝光,所以他必須要找到更多對他有利的東西……

「呵呵,看來這些家族勢力也不一定就是像表面這麼和氣呢……」紀羽笑了笑。

不管是四大家族,還是其他的勢力,他們之間只有永遠的利益,絕對沒有永遠的敵人,紀羽在觀察,觀察的就是這些勢力的態度,他要挑出那些真正有膽量跟紫家作對的勢力,那些……就是他的盟友。

「跟我戰鬥都敢分心么,你是找死啊!」這時,一個冷笑之聲忽然傳入他的耳邊。

紫圖雄有些鬱悶,又有些惱怒,剛剛的確是在熱身,他沒有使用全部的實力,但他所使用出來的實力要對付一個普通的王者已經是很簡單的了,而且剛剛他的實力還不斷的提升,但沒想到依舊不能對付紀羽,他不得不重新審視紀羽,似乎一切都跟他想象的不一樣啊。

「這是我在天羅秘境之中領悟的一招,你死在這招之下,不冤。」這時,紫圖雄的身影忽然暴退,身上的氣勢更是瘋狂的噴發而出。

只見他一手握拳,身上忽然傳來一聲嘶吼,聽上去就如同一頭遠古巨獸在吼叫那樣。

「火光衝天!滅!」

他大喝一聲。

頓時,整個生死台上,有無數的火焰釋放而出,朝著紀羽跟紫圖雄兩人慢慢的逼近。

那火焰形成一條條的火舌,張牙舞爪的沖向了紀羽。

「紫圖雄要認真了,紀羽怕是撐不住了。」

「好恐怖的衝擊,我覺得就算是我也撐不住。」

圍觀的人此時也震驚萬分,他們可以肯定,面對紫圖雄這樣的攻勢,他們也抵擋不下。

紫布的臉色潮紅,當然不是因為不好意思,而是因為激動……

大哥實在是太強勢了,紀羽根本就不可能攔下來吧,死定了,這一次紀羽一定死定了!

「我這火焰可不是一般的火,它擁有你無法想象的威勢,你建議你還是直接受死吧,免得徒添痛苦。」紫圖雄對自己的攻擊非常滿意,非常的有信心。

這一招火光衝天是他從天羅秘境學來的,威力也非常的大,屬於地階之上的戰技了,哪怕是面對魂級強者,他也能憑藉這一招一戰。

他很自信,紀羽但不下來,死定了。

紀羽看了一眼這火焰,地下,無數的火柱開始綻放而出,朝著他的方向重來,帶有著毀滅性的力量。

韓少的寶貝盲妻 「火焰么……那可是你最喜歡的食物啊……」紀羽看著眼前這火焰,喃喃自語。

下一霎,便見他身上忽然同樣燃起了火焰,接著,「班門弄斧……」

他搖了搖頭,看著地下一根一根飛起的火柱。

在火靈變的面前,一切的火焰都是虛妄的。

火靈變形成了一條小小的火龍,但很顯然,在火靈變出現的那一瞬間,火光衝天的威勢便開始瘋狂的減弱,最後,幾乎消失。

邪帝狂妃:廢柴七小姐 「怎麼可能!」紫圖雄臉色微微一變,還沒等他徹底的反應過來,他變看到自己的招式正被一股莫名的火焰吞噬……

「該我出手了,我想了很久,不將你出掉,我到底是不會安心的……」紀羽收回火靈變,淡然的看向紫圖雄,就像是在說一件再稀疏平常不過的事情那樣。

下一霎,他身上的力量又一次爆發,已經到達了戰王的巔峰狀態!

紫圖雄愕然的看了一眼紀羽……他心中同樣是複雜無比,沒想到,紀羽的實力竟然提升的更他一樣快啊……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紫圖雄爆發出王者巔峰的力量,而在沒多久,紀羽也出現了王者巔峰的力量……

這一場原本所有人都以為不會有什麼懸念的戰鬥,竟然出現了這樣的變化。|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註冊過可°樂°小°說°網的賬號。

紫布的一張臉此時已經變得鐵青無比!

「怎麼可能……那小子怎麼可能會有王者巔峰的實力!」

他雙手死死的握拳,盯著紀羽,不禁大罵。

紀羽在跟他戰鬥的時候哪裡是像現在這樣的,跟他戰鬥的時候明明是力氣都有些不足的,現在什麼情況?這叫沒力氣么?這簡直就是生龍活虎啊!

紫家的那些皇者們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他們心中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一個皇者看向紫布,緩緩說道:「看來你怕是被他蒙蔽了啊!」

紫布陰沉著臉,如果到現在還聽不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的話,那他就真的比豬還要蠢了……

紀羽之前跟他戰鬥的時候故意以弱小的戰鬥力欺騙他,好讓他放鬆警惕,最後紫家也會放出紫圖雄來跟他戰鬥。

最後,紀羽的目的也的確達成了,他被騙了……

「可惡……我不會饒過你的!」紫布怒了,他竟然一開始就被紀羽算計了。

他轉頭看向身邊的紫家皇者,問道:「大哥會有危險嗎?」

紫家皇者搖了搖頭:「放心吧,圖雄他早已經有後手了,就算紀羽隱藏得再深,也一樣不會是他的對手……」

他臉上有陰森笑意,紀羽隱藏了實力的確是讓他驚訝,但紫圖雄……同樣也不是吃素的!

紫布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若是紫圖雄因為這樣而被紀羽打敗,那麼他將會是紫家的罪人了。

「哼!該死的紀羽……雖然我不能親手殺了你,但你死了之後……」

他將目標對準了自己身邊的人,他要讓紀羽死不得安寧!

紫圖雄也沒有想到紀羽會這麼難纏,他實力上升到王者巔峰之後,紀羽也跟著他到了王者巔峰,兩人交手,動若雷霆!

每一招都會使得生死台上發出電閃雷鳴的聲音,一時間,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這戰鬥,似乎還真的是結果未知啊。

「天啊……這就是紀羽的實力嗎?我覺得不比紫圖雄差啊!」

「是啊,怎麼對付紫布的時候又?」

「呵呵……看來這是他出的陰招啊,為了將紫圖雄引誘出來,他故意示敵以弱,等現在跟紫圖雄大戰了,他才真正的將實力發揮出來。」

很快,就有人分析出了之前紀羽做法的原因,眾人皆是點了點頭……難怪,難怪啊!

「我就知道這傢伙不會無緣無故找死的,果然還有后招,哈哈!」戰月兒在戰形的身邊,笑著拍手,心中歡樂極了,原本的擔心現在也慢慢地消失了。

戰形有些無語的看了看戰月兒,又神色複雜的看著紀羽……紀羽的實力怎麼會提升這麼快?

記得在剛來天葉學院的時候,他們的實力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在走完生死台之後,他們的差距才第一次被縮小,要知道,一開始,他們相差了一個巨大的等級啊!

然而現在……才過去多久啊?怎麼紀羽的實力就甩了他幾條街呢?甚至都已經可以跟他的大哥比肩了,紫圖雄感覺到非常的挫敗啊!

「這傢伙隱藏的也太深了吧……真不知道是哪來的怪物。」他喃喃說道。

林仙兒也鬆了口氣,這樣的話,紀羽是不會輸的。

而寧若溪,此時依然是安靜的看著紀羽,心中稍微有些驚訝,但更多的,還是期待……

「紫圖雄的實力可不止這麼一點哦,你會怎麼解決呢?」

天羅秘境之後,紫圖雄得到的造化可不止一個火光衝天!

在眾人都在下面或議論紛紛,或者在想其他事情的時候,紀羽跟紫圖雄的戰鬥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時間了。

紫圖雄晉陞到王者巔峰,但面對紀羽的時候他卻依舊有些虛弱,不夠打。

「這就是你說的話?要將我殺了?」紀羽嗤笑的看向了紫圖雄,是在嘲笑他。

紫圖雄也不生氣,他冷笑了一下,道:「看來我們都上了你的當啊,你的真正實力應該是這個才對吧?」

「我不得不承認,你真的很聰明,為了將我逼出來,這種方法也用了,不過的確是非常好的騙過了所有人的目光,不過,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麼隱藏實力的呢?隱藏到連皇者級別的老怪物都看不出來。」紫圖雄淡定無比的看著紀羽,問道。、

雖然知道了紀羽隱藏了跟他差不多的實力,但他卻還是非常的有信心。

紀羽看了紫圖雄一眼,而後笑道:「等你死的時候,我就會告訴你……你還有一點是錯誤的。」

紫圖雄微微一愣,但旋即馬上又冷笑連連:「看來你還不知道我在天羅秘境得到了什麼東西啊!我告訴你吧,天羅島之中,有一套巨大的傳承,我們每個人都得到了一點啊!怎麼樣,是不是很恨我當初將你趕出天羅島?讓你無緣得到這種傳承呢?」

紀羽看著紫圖雄那戲謔的眼光,看著他一個人在唱獨角戲,他忽然想起了一種人,那種人,到死之前還不知道自己將要死了。

看著紫圖雄,一段時間之後,他笑著說道:「既然這樣的話,你可以將你的實力全都釋放出來,不需要隱藏什麼了,不然你也許會後悔的哦。」

紀羽同樣戲謔的看著紫圖雄。

紫圖雄對於這種目光可是非常的不喜歡的,他哼了一聲,接著身上便有雷霆之力爆發,他要對紀羽下手!

強大的力量匯聚在他的拳頭之上,下一霎,他猛地一拳轟去,恐怖的力量直接在地面爆炸,一寸一寸的朝著紀羽接近著。

「呵,只是這樣么?」紀羽很輕鬆的就避開了這些工具,還吃笑著反問了一句。

紫圖雄冷笑著:「這才只是剛剛開始而已,接下來,我會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魂級的力量,什麼是地獄的!」

紫圖雄的臉色有些猙獰,這一霎,竟然還有些像是從地底跑出來的惡魔。

他看著紀羽,紀羽臉色卻一點都不變,這讓他不禁猜測……這小子,到底哪來的自信?貓撲中文 ?剛入魂級的時候,靈魂得到了升華,魂級強者的確是可以擁有領域的力量,一般將這種領域的力量稱之為魂之領域。

當魂級強者對戰王者的時候,魂之領域的力量一發動,只要王者陷入其中,靈魂都勢必會受到最嚴酷的刑罰,最後痛苦而死。

據傳紫布早幾天還在王者巔峰,就算突破了魂級,也不應該會這麼快有領域的力量吧?然而,現在他有了……看來天羅島的傳承的確是不容小覷啊。

「怎麼了?你怕了么?你沒有想到我還有這種實力吧?我告訴你,你的一切計謀,都將會在我絕對的實力之下,粉碎!」紫圖雄非常喜歡看到紀羽這種驚訝的表情,這樣他會覺得非常有成就感。

他看著紀羽,似乎下一霎就會馬上出手,將紀羽殺的灰飛煙滅。

「看來……絕對的實力,就要以絕對的實力要鎮壓啊!」紀羽嘆了口氣,緩緩說道。

「鎮壓我?看來你還不知道我的真正實力啊!我告訴你,我已經進入了魂級,是魂級強者了,以你的實力,我一隻手就可以捏死你!」紫圖雄冷笑著看著紀羽,他一隻手抓出,不是在嚇唬紀羽,是真的有這個實力。

就在這時,紫圖雄那原本屬於王者巔峰的力量竟然又一次提升了!

力量如同洪水泄流那般,一口氣便衝破了王者巔峰,瘋狂的朝著更高的層次衝去。

所有人在這一霎都有些目瞪口呆……

「天!真的是魂級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