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之後,天玄雪美眸中含著一縷淚光,隨即雙膝跪地,恭敬的磕了三個響頭,然而使得陌野神色大變:「雪兒,難道你要脫離九極宮嗎?你要知道背叛九極宮是何下場,即便我不追究,九極宮上下也必然不容你活在世上!」

「我知道,但是我已經死過一次了,就算再死一次,我也無怨無悔!」說完這些之後,天玄雪的美眸含情脈脈的掃了一眼聶天,顯然她做此決定完全是為了聶天。

「你這是何苦呢?」聶天自然知道自己的處境,有可能下一秒就要面臨死亡,就算今日僥倖不死,他聶天也不能給予天玄雪什麼,如今他心中唯一的摯愛只有莫傾城。

聶天的目光微微掃視了一眼莫傾城,隨即卻見莫傾城對他嫣然一笑,彷彿根本無所謂的樣子,這讓聶天心中有些失落,顯然聶天認為莫傾城對他根本沒有什麼男女之情。

此刻,九極宮的人,面色不大好看,尤其是鐵中棠,他的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

神風死在聶天之手剛不久,他九極宮聖女卻又叛出了九極宮,而且其中的金逐流彷彿也不大想回到九極宮了,如此一來,九極宮的天驕盡損,一切的緣由,皆因聶天而起。

「聶天!」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鐵中棠口中傳出,帶著蕭殺之氣,彷彿整片空間的溫度都急劇的下降。

九極宮的陌野目光望向鐵中棠,露出一抹深深的敬畏:「請宗主贖罪,是我沒有管教好那個孽徒!」

「哼,我給你一個贖罪的機會,現在就去把聶天與叛徒天玄雪就地斬殺了!」鐵中棠再度說道,他之聲音傳遍虛空,使得神武島之人心頭跟著顫抖,末日已無可避免。

這一刻,就連莫傾城心中也跟著一顫,顯然現在即使聶天死了,鐵中棠也不會放過神武島任何一人。

接到鐵中棠命令的陌野,剎那間消失在了原地,繼而只見虛空中一道無邊的掌印往聶天覆蓋而來,面對洪武境巔峰強者的一掌,聶天毫無還手之力。

而慕容昊與仇笑天以及廖家族長都已深受重傷,也因此,根本無法替聶天接下這一掌。

「獃子!」

莫傾城身影如電,往聶天穿梭而來,就在這一剎那,她的芊芊玉指猛然彈出,頓時便見一道毀滅的流光往陌野席捲而去,然而陌野直接無視,依舊一掌蓋向聶天。

這一刻,莫傾城的玉足猛然一點虛空,爆射的身影,頓時又加快了幾分,於此同時,莫傾城的雙掌橫空生出,瞬息往陌野那砸落而下的掌印轟去。

「轟隆隆!」一道道震耳欲聾的聲響宛若晴天霹靂,響徹在天地之間,隨即一股股毀滅性的氣浪連同莫傾城的身軀往四周盪開著,下一秒,一道道血液從莫傾城口中湧出。

「你找死!」陌野見必死聶天的一掌被莫傾城接下,他跟著也徹底的怒了,下一秒只見陌野的身上現出一股極其邪惡的氣流,把莫傾城包裹,使得重傷的莫傾城動彈不得,緊接著,陌野的全身化成骷髏形體,瘋狂吸食莫傾城的氣息。

「殘魂大法!」見此一幕,重傷的蕭遠山等人,目光驚恐,顯然已看出了這功法的邪惡,正是被禁忌數千年的殘魂大法。

修鍊此功法,乃需要用人的精氣為引,天賦越強的人被吸收起來,修鍊的速度就越快,由此不難看出,這陌野正是看中了莫傾城的絕世天賦,故此才把這禁忌之功法展露人前。

「傾城!」

聶天瞬息化身大鵬,隨即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口中湧出的妖血,不斷地滴在大地之上。

「嗡!」然而就在這一剎那,只聽見一聲劍之悲鳴,隨即只見一道血紅光芒往聶天方向爆射而來,繼而,轟的一聲插在了聶天身前低落的那片妖血之處,彷彿在蠶食從聶天口中滴出的妖血。

見此一幕的劍南星驚恐失色,那飛出的血劍,正是他一直背在背上的家傳之寶,烏金血劍,這一刻的烏金血劍彷彿變異了起來,滾滾的妖氣從劍上爆發,繼而血劍無限增大,彷彿是萬古不動的一把嗜血妖劍。 這一刻,聶天拔劍喂妖血。

在他猩紅妖血的餵養之下,烏金血劍散發的血紅妖芒越發的狂暴起來,宛若來自遠古巨妖。

「嗡嗡……」妖劍悲鳴之聲,不斷震動虛空。

這一刻,聶天不管妖劍來自哪裡,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救出莫傾城。

大鵬展翅,遮天地,但也承受不起洪武巔峰強者迎面撲來的氣勢,隨即只見他鮮血從口中狂涌,但是聶天無動於衷,只是讓他難以接受的是莫傾城被陌野吸收的精氣眼看生命垂危,他那冰冷的妖眸帶著冷冽的絕望之意。

「獃子,你不要過來,你肩負蒼龍宮的希望!」莫傾城那傾城的面容,感受到聶天那冷冽的絕望之意,她的淚水滴落而下。

「獃子,能遇到你,即使死了,也足夠了!」莫傾城心中喃喃低語,隨即只見她的身子彷彿變得血紅起來。

「在魔龍村,你得到了龍佩,想必已知道其中的秘密,而我這裡也有一塊鳳佩,兩塊玉佩只要用我的精血賦予其上,就能合一!」莫傾城目光看著聶天,淺淺一笑的傳音道:「我本不想把這個秘密告訴你太早,但是若我再不說,就沒有機會了說了,如今我沒得選擇!」

「對了,還有一個秘密我要告訴你,莫蒼龍乃是我的先祖,其實我就是蒼龍宮的直系後裔!」

說完這些之後,莫傾城噴出一口精血,在她這股精血的引動下,聶天懷裡的蒼龍宮龍佩以及莫傾城的鳳佩同時脫離了他們的身軀,在莫傾城吐出的那股精血之中交融著,繼而爆發出萬丈紫光。

而正在吞噬莫傾城精氣的陌野,似乎也動了,想要伸出白骨般的右手抓住龍鳳兩佩,然而卻不料那龍鳳兩塊玉佩的反震之力相當大,頓時把他手骨震的脫節開來。

「獃子,那就是蒼龍宮的象徵,有此龍鳳佩,蒼龍宮隱世之脈唯你調遣!」莫傾城含笑的看著聶天,隨即她的氣息萎靡了下去,聶天看著漂浮而來的那已經合二為一的龍鳳玉佩,瞬息爆發出一股強烈的妖之氣勢,在這股氣勢的引導下,龍鳳玉佩宛如活物,直接往聶天爆射而來,聶天張開大口,猛然間一吸,含入嘴中。

此刻,莫傾城的氣息逐漸變得微弱,雙眸已有些迷離,但她眼角處卻有絲絲淚珠滑落。

雖然她不後悔做出這一切,但她有何嘗捨得離去。

「獃子,來生再見了!」莫傾城心中浮現出一句話:「獃子,蒼龍宮就靠你了,原諒我不能一路陪你,看到蒼龍宮重拾輝煌的那一刻!」

「其實,我也不想就這樣的走,真的不想!」

這一道道聲音,竟然直接浮現在了聶天的腦海,彷彿聲音來自他嘴中所含的龍鳳玉佩,她不想就這樣離開,但是為了救他,她沒得選擇。

「吼!」

大鵬仰天長嘯,嗤嗤的聲響傳出,他的龐大身軀朝著烏金血劍撞擊而去,不顧一切,不顧生命,既然妖劍要飲他之血,他就讓妖劍喝個痛快。

烏金血劍,悲鳴不斷,滾滾的妖之氣勢,從劍上爆發,悲鳴中好似有著一道道遠古巨妖的虛影浮現虛空。

這一刻,聶天利爪抓向烏金血劍,不知哪來的力量,驟然間帶起一道毀滅性的妖之風暴,他爪握血劍,身影瞬息消失不見,朝著陌野化身的那骷髏身影席捲而去。

這是龍鳳玉佩賦予他的力量,雖時間短暫,哪怕只有片刻,他也要救出莫傾城。

陌野見此一幕,神色大變,天穹之上,似有星光撒落而下,他的骷髏抓住莫傾城往後退了起來,同時轟出無數道的陰冷的白爪之芒。

然而,此時化身大鵬的聶天,已經不惜生命,不顧代價,只求救出莫傾城,要了他的命。

「嘭嘭嘭……」白骨爪印不斷在烏金血劍化作的妖劍之下破滅,那妖之血劍的威力已可怕到了極致,無盡的血紅劍芒配合起聶天的七劍合一,瘋狂絞殺而出。

這一刻,九極宮的人面露驚恐,尤其是鐵中棠與九極宮的其他長老更是大驚失色,這聶天猛然變得強大,讓他們不解。

「找死!」

陌野怒吼一聲,白骨爪中赫然爆發出一道陰冷無比的巨爪之芒,往聶天抓去。

「嗡!」妖之血劍一聲悲鳴,拉出一道如血的光芒,宛如劃破天際,直接掃向了白骨爪芒。

轟隆隆的聲響不斷響起,兩人的身軀一路後退,使得大地之上顯出了深深的裂痕。

「殺!」就在這時,聶天一聲長嘯,大鵬再度展翅而起,無盡的妖之劍芒,瞬息織成一張血紅大網,往陌野絞殺而出。

面臨劍之巨網帶來的威勢,陌野心中顫抖,滾滾的洪武氣勢不斷爆發,然而依舊不能破去妖之巨網,被逼無奈之下,陡然間把懷中的莫傾城往那巨網之處拋出而去。

果然他的這一舉動奏效,剎那間,只見聶天把妖之血劍一收,巨網破滅,繼而聶天猛然抓住莫傾城的衣衫,往劍南星望向甩了過去。

然而,這時的聶天已恨陌野入骨,即使戰死也要陌野陪葬。

正所謂,龍有逆鱗,觸之必死,莫傾城就是他的逆鱗。

這一刻,大鵬展翅,血劍呼嘯,滾滾的劍之氣勢瀰漫而起,繼而只見從血劍之上爆發出無盡的璀璨之芒,一道道猩紅的星光劍芒朝陌野殺出。

「制止他!」就在這時,鐵中棠眼見陌野將要無法承受聶天這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劍,立即一聲令下。

「死!」陽元清與其他九極宮長老,瞬息爆射而出,繼而無盡的掌印往聶天席捲而來,在陽元清的天象氣勢之下,頓時聶天感覺身子微微停滯了一下。

於此同時,聶天也感覺到來自龍鳳佩的那一股力量即將消散,隨即大鵬悲嘯,爪中的妖之血劍直接插入自己的身軀,再度已血喂妖劍,染紅天際。

「唰……」一聲輕響,拔出妖之血劍,聶天猩紅的瞳孔看向陌野,剎那間妖之血劍脫手而出,血劍拉出一道長虹,帶著睥睨的氣勢往陌野席捲而去,百米妖劍,妖血染紅其上,使得陌野露出一抹絕望之色,在這股睥睨的氣勢之下他無從躲藏。

妖之血劍,睥睨天下。

下一秒,只見陌野的整個身軀被妖之血劍的睥睨之勢所毀滅,然而就在這一刻,聶天化身的妖之大鵬的氣息也跟著萎靡了下去,顯而易見,來自龍鳳佩的力量消失殆盡。

「轟轟……」

緊接著,一道道龐大的掌印拍在了大鵬那龐大的身軀之上,繼而,猩紅的血液不斷從大鵬的口中湧出,但是被掌印轟飛的大鵬,它那偌大的瞳孔之中,卻隱隱透露著一抹坦然。

他成功的斬殺了陌野,為莫傾城報了仇,死而無悔,只是有些遺憾的是沒能把九極宮的人全部殲滅。

剛剛有些恢復元氣的莫傾城,見此一幕,立即爆射而出,她走到大鵬的腹下,用肩膀托起大鵬那龐大的身軀,生生把其託了起來,扛在背上,這一幕,使得很多人動容,即使是天玄雪,隱隱感覺,莫傾城才是陪伴聶天一生的最佳人選,或許只有莫傾城才能配上他。

「想走!」陽元清一生怒喝,狂暴的天象境氣勢直接往莫傾城席捲而去,繼而一道彌天的掌印從虛空之中覆蓋而下,往她拍去,使得莫傾城口中的鮮血不斷湧出,但她卻目露堅定,依舊一步一個深深的腳印托著那龐大的身軀,艱難而行。

而路仁甲與劍南星他們想要衝出,卻在天象境的威壓之下,根本寸步不能移,只能眼睜睜看著這悲烈的一幕發生。

「哎,我本不願現身,你九極宮欺人太甚!」虛空中一道嘆息之聲響起,隨著一股無邊的氣勢從虛空中覆蓋而下,剎那間只見那一道道拍向莫傾城的彌天掌印,瞬息隕滅掉來。

繼而,一道身影,負手而立,懸浮與空,無盡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使得陽元清等人不斷後退,目光中露出駭然的神色。

繼而,這負手而立的身影,看著化身大鵬的聶天與背負大鵬的莫傾城,他眼眸中有著無盡的柔和之意,像是看到了至親人。

蒼龍玉佩,合為一,化身大鵬欲斬天,血祭妖劍鵬萬里,此等氣概,比之宮主也不遑多讓!」此人目視蒼穹,心中感慨,彷彿有著無盡的思念之意。

繼而,此人的目光再度落到聶天與莫傾城身上,這兩人都是蒼龍宮的未來。 三千年了,昔日他眼睜睜看著蒼龍宮覆滅,其宮主莫蒼龍為了能讓他們全身而退,一人獨擋聖域中州七大絕頂勢力的圍攻,如今他為了心中執念,甘願苦守神武界三千年,不惜熬盡青春,終於等到一個能擔任重振重則的人。

他還有什麼奢求,他雖已到了垂暮年齡,但他無悔,他要眼睜睜看著那少年的崛起。

天象境強者雖只有三千五百年的壽命,但他如今只剩下不到一百年的壽命了,也可以說,他的一生,基本都在那神武界中的黑暗中度過,但他無怨無悔。

他目光看著大鵬鳥與莫傾城,神色依舊是那麼的柔和,彷彿很親切。

其實他早就很想出手,但是他深知一個道理,一個天賦再好的天才,如果沒有經過無數次的生死歷練,終究難成大器,他要讓那少年,依靠自己的力量,撐起一片天,這樣蒼龍宮在他的領導之下,才能永存不朽。

再說,在那聖域中州,有許多雙眼睛在盯著他,如今現身若被傳揚出去,必會遭來很多禍端,畢竟他乃是昔日蒼龍宮的大長老。

今日,若不是聶天與莫傾城生死懸於一線,他定然不會現身,他會等到聶天重整了蒼龍宮之後,他再出面登高一呼。

剛剛,他看到聶天化身大鵬,手持莫蒼龍留下的妖之血劍,藉助玉佩之中莫蒼龍憑曾留下的一絲力量,斬殺了一個洪武境巔峰強者,那種氣概,他在聶天身上看到了昔日莫蒼龍的影子。

桀驁,洒脫。

如今他很高興,欣慰。

前方還有很多磨難在等待著那少年,他知道,想重振蒼龍宮,必然要把那聖域中州的二十七大絕頂大勢力踩在腳下,創造第二十八da絕頂勢力,而且還要唯我獨尊。

這神秘人的出現,雖讓許多人很震驚,但是這些人的目光卻彷彿沒有感受到他的存在,他們的眼眸皆都聚焦在莫傾城以及那大鵬鳥的身上,唯獨九極宮的人目光一直望著那虛空的那神秘人。

剛才那神秘人只是背負雙手,無形中散發的氣勢就已讓陽元清等人紛紛後退,這樣的人,即使鐵中棠這個天象境二重的強者都隱隱看不透他的修為。

這一刻,只見神秘人漫步虛空,朝著莫傾城方向走去,他所踏出的每一步,都使得虛空爆發出轟隆隆的響聲,彷彿這片虛空被一抹奇妙的音律所覆蓋。

聽到這很有規律的響聲,諸人抬頭,目光望向了虛空,只見那片虛空烏雲翻騰,異象環生,這片天象,為何而生?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蕭遠山的身軀顫抖了起來,他的目光充滿了震驚,顯然他已認出虛空中的那神秘人,繼而,蕭遠山心中暗道:「慕容秋,大長老!」

慕容秋,昔日蒼龍宮八大長老之首,天象境九重超級強者,在蒼龍宮,實力僅遜莫蒼龍一人。

此刻,莫傾城只顧背著聶天那龐大的身軀,她沒有注意到虛空的身影,如今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聶天不能死。

而聶天的意識也已模糊不清,自然也知道漫步虛空的那人。

「你是何人?」

鐵中棠,以及陽元清神色鐵青,他們的目光從沒有離開過那空中的傲然身影,此刻他們深深的感受到渾身的力量被一股極其強大的天象之力壓制著。

鐵中棠他們根本沒想到,神武島竟然還隱藏著一個如此的絕世強者。

此人,為何而來?沒有聲音回應,那星象中的絕世強者,直接無視了鐵中棠的問話。

這一刻,鐵中棠忽然間想到了什麼,隨即目光瞟向莫傾城與聶天之處:「難道,他們還有幫手!」

「幫手?你小小的九極宮,也敢來犯神武島,即便你鐵中棠親自降臨,殺你易如反掌!」

話落,只見慕容秋身影緩緩伸出雙手,虛空,大地,都在瘋狂咆哮,繼而一股無上的星象之力,籠罩了這片空間,封了數十里。

隨即,他的手掌輕輕一握,山石崩裂,虛空翻滾,彷彿這片空間要在他的掌印之下蹦滅。

這一幕讓鐵中棠面色鐵青,他只感覺氣息壓抑,呼吸艱難,彷彿所有的空氣都被這一掌抹滅,緊接著他與九極宮的諸人紛紛後退。

待慕容秋做完這一切之後,身影降臨在了莫傾城與聶天身旁,喃喃的說道:「孩子,你們受苦了!」

繼而,慕容秋從懷中取出一顆丹藥喂入了大鵬的口中,隨即他的身影緩緩飄向虛空,回眸再度看了一眼聶天與莫傾城,他的眼中依舊溫和。

「龍鳳玉佩,即交融,你們兩人註定要終身纏在一起,以後那小子莫要辜負眼前佳人才是!」慕容秋笑容溫和,眼神中似有絲絲回憶,昔日莫蒼龍與天珏何嘗不是如此。

話落之後,只見慕容秋的身影緩緩消失在了虛空,就在他離去的這一剎那,諸人的心跳也隨著他的腳步而跳動,似乎只要他願意,九極宮眾強者會在一個呼吸之間全部隕滅。

「爹,那是先祖!」就在慕容秋離去之後,慕容雪攙扶起慕容昊,說道,然而慕容昊並沒有多少震驚,隨即他平靜的回復一句:「我知道!」

此話一出,使得慕容雪微微錯愕,不過她也沒有多問。

「敢問閣下是何方神聖?」

鐵中棠傳音虛空,心中的震驚逐漸的平復了下來,他的眼眸之中有著極其強烈的警惕之色,此人在這個時候出現,顯然是為聶天而來,他似乎意識到聶天來歷非凡。

鐵中棠知道,那人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可以抗衡的,若是碰撞,他會被直接碾壓。

「我是何人,你沒有資格知道!」就在這時,虛空一道聲音傳來,然而這道聲音彷彿蘊含著超強的氣勢,鐵中棠只感覺胸口一堵,哇的一口鮮血噴出,面色蒼白。

繼而,鐵中棠艱難的抬起頭,目視虛空,眼眸中隱隱有著一抹憤怒之意,他可是高高在上的九極宮宮主,何曾受過這等屈辱。

然而,一道道聲音,繼續響徹虛空,繼而一抹虛擬的影像在虛空閃現,他的眼眸俯瞰鐵中棠,緊接著一股無形的氣勢爆發而出,籠罩了這片空間。

在這超然的氣勢之下,就像是一隻大腳踩在了鐵中棠的心臟之上,鐵中棠的臉色煞白,他的身子幾乎要跪在了地上。

那抹虛擬影像沒有說話,只是用行動告訴鐵中棠,什麼才是憤怒,在他面前露出憤怒,你鐵中棠,不配。

這一刻,這種無力感,讓鐵中棠心中絕望,他抬起頭看著虛空中的那抹虛擬的影像,心中恐懼,四海區域,何時出現如此強者。

高高在上的鐵中棠,此刻生不出任何反抗之心,他甚至畏懼那虛空中的影像,他低下了高昂的頭顱,不敢再看對方一眼,生怕惹怒對方。

這一刻,九極宮的人無人敢動,他們那一向高高在上的宮主,在那影像面前都如此的不堪,更何況是他們,如今只能獃獃的看著這一幕的發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