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裏,少陵的眉宇之間浮現出一縷淡淡的憂愁,無虞長老嘆息了一聲,接口道:“而且現在風雲變幻,你要做的事情又太過於危險,你怕自己沒有能力保護好甜甜,同時你也沒有活下來的把握。是不是啊,少陵?”

少陵聽完無虞長老的話沉重地點了點頭,道:“師父,還是你瞭解我。我……會死…….”

無虞長老的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一股深沉的哀傷,嘆息道:“你會死,我也會死,每個人都會死,關鍵在於怎麼死。能夠爲了天下正道而死,我們修道之人死而無憾。雲霞長老還沒有告訴你吧,妖皇和魔尊的決戰已經過了。”

少陵驚訝道:“什麼?不是還有三天的嗎?”

無虞長老淡淡道:“堆雪姑娘提出用九黎禁術來幫你恢復修爲,我們本來已經同意了,但是想到這種禁術對堆雪姑娘傷害太大,就沒有采用堆雪姑娘的法子,而是用六合鏡將我們五人的修爲全部注入到了你的身體裏面,你還不知道你的身體裏現在藏着多大的力量吧。”

少陵臉上的驚訝之情絲毫沒有改變,反而更明顯了,少陵心裏突然冒出一股不安感和愧疚感,少陵知道師父將自己的修爲全部注入到自己的身體裏之後,幾位師父就會快速衰老,很快就會在這個世界上消失、少陵開始還一直都在奇怪師父們爲什麼不反對自己和甜甜在一起,雖然甜甜是自己喜歡的女孩,但是甜甜畢竟是一個妖怪。幾位師父怎麼可能對這毫不在意呢?原來是因爲幾位師父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希望少陵在最後的日子裏能夠快樂。想到這裏少陵的心就像被刀子捅了一刀,少陵顫抖着道:“爲什麼?師父,你們爲什麼要這樣做?”爲什麼?

無虞長老淡淡道:“少陵,你是我們幾位師父看着長大的,你就像我們的孩子一樣,我們怎麼能夠看着你死呢?你的傷是在是太重了,所以我們只能這樣做才能讓你在較短的時間內恢復過來。妖皇和魔尊的決戰已經結束了,在半個月之前妖皇和魔尊於泰山之巔決戰,魔尊中了妖皇的化功散,被妖皇一擊擊殺。而妖界也趁機對魔界發動了總攻,魔界的大多數將軍都已經陣亡了,只有少數的活了下來,他們都已經效忠於妖皇了。現在的妖皇已經是一統妖魔兩界了。實力已經無敵六界了。”

無虞長老的話讓少陵一下子有些難以接受,妖皇已經一統妖魔兩界,接下來就一定會向人間和雲外山河發動進攻,到時候必定是血流成河,赤地千里。而自己最敬愛的師父居然爲了給自己療傷也耗盡了全身的修爲,很快就會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少陵心情很是沉重,就像心裏裝滿了鐵塊一樣,少陵黯然道:“師父,你們何必呢?我……我……”

無虞長老拍着少陵的肩膀,和藹的道:“少陵,你不必傷心,生老病死本來就是人間常事,你是修道之人,難道還看不透嗎?以後師父們不在了,你一個人要好好照顧自己,以後的路要你一個人走了。”

少陵終於忍不住落下了熱淚,哽咽道:“師父,我捨不得你們。”

無虞長老搖搖頭道:“少陵,來,不說這些傷心的,喝酒,陪你師父最後大醉一場。”

少陵落淚道:“好,喝!” “少陵,你師叔說你勾結妖孽,是非不分,在外流蕩這麼久,這是怎麼回事?你一向都是規矩謹慎的人,爲什麼這次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雲外山河的藏書閣裏暗雨長老蒼老的臉上帶着幾絲不解的疑惑正看着身前跪着的少陵,暗雨長老實在是沒有想到自己以爲最不會給自己惹事的弟子居然這次惹下了這麼大的麻煩。要知道在雲外山河和妖孽勾結只有一種結果,那就是死。這是雲外山河的禁令,多年來沒有一人敢去觸犯。可是這次少陵偏偏犯了這個錯誤,在執劍長老和數十位弟子的灼灼目光之下,少陵居然爲一個女妖精擋下一劍,這不是勾結妖孽又是什麼呢?

少陵堅毅的臉頰上沒有絲毫的擔憂和不安,少陵迎着師父的目光,淡淡地回答道:“師父,甜甜是一個好妖精。她沒有害過任何一個人。她……”

“妖孽就是妖孽,沒有什麼好壞之分,只要是妖就該殺,少陵這麼淺顯的道理你難道不明白嗎?”暗雨帶着幾絲憤怒的語氣打斷了少陵的話。

少陵沉默了片刻,輕嘆一聲,接着道:“師父,不論是人還是仙,還是妖,都有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權利,只要他們沒有傷害到其他的種族,沒有威脅到六界的安寧,我們就不應該對他們趕盡殺絕。”

暗雨長老搖頭道:“少陵啊少陵,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到底那個女妖精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短短几個月的時間你就連師父的話也聽不進去了,少陵,你知不知道師父冒着多大的壓力才讓你安安穩穩的出現在師父面前,雲外山河的其他幾位長老都是提議將你散盡全身修爲,逐出雲外山河,我費了好大力氣纔將你留下。你現在只要好好的認錯,在向幾位長老保證以後不再出雲外山河,不再和妖孽爲伍,我們會對你寬大處理的。”

少陵道:“師父,我沒有錯,爲什麼要認錯?”

暗雨長老昂首道:“少陵啊,你還是這麼執迷不悟嗎?”

少陵道:“師父,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暗雨長老淡淡道:“問吧。”

少陵道:“師父,你知不知道爲什麼我們雲外山河的山河賦會被偷?妖界的人爲什麼會偷走山河賦?現在雲外山河外面的六界師父你知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暗雨長老頓了頓,眼睛裏閃過一絲神祕莫測的光芒,接着道:“少陵,你是修道之人,這些事情不是你應該關心的。山河賦乃是我雲外山河的重寶,有妖孽想偷走我們雲外山河的山河賦這是很正常的,反正現在盜取山河賦的妖孽已經被斬殺了,現在這些事情已經沒有可說的了。”

少陵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師父,一股不祥的預感在少陵的心裏不斷蔓延開來,少陵緩緩道:“師父,你會殺我嗎?”

暗雨長老奇道:“少陵,怎麼這麼問?雖然你犯錯了,但是隻要你誠心悔過,師父會替你在掌門和幾位長老面前求情的,你放心,師父不會殺害你的。”

少陵道:“好,師父,我錯了。我不該和妖孽爲伍,還請師父責罰。”

暗雨長老這才露出一絲欣慰的神情,滿意地道:“不錯,知錯就改,不失爲大丈夫。你先去失足崖面壁,我稟報過幾位長老之後會商議如何處置你,不過少陵你放心,師父不會爲難你的。”

少陵聽完,恭恭敬敬對着暗雨長老磕了三個響頭,感激的道:“師父,這二十年來多謝你的悉心教導,少陵感激不盡。”

暗雨長老點點頭道:“少陵,你我師徒一場,不用說這些,你先去吧。”

少陵雙足懸空坐在失足崖前,一雙清澈的眼睛無神的眺望着天邊,夕陽的餘暉照耀着少陵英俊的臉龐,使得少陵看起來有些悲傷,天邊漂浮着幾朵不定的白雲,旁邊還圍繞着道道流霞,很是好看。

“少陵。”暗雨長老的聲音在少陵耳畔響起,少陵起身回頭就看見了暗雨長老臉帶微笑的看着他,少陵作揖道:“師父,你今天心情似乎不錯。”

暗雨長老微笑道:“幾位長老念在你是初犯,決定對你寬大處理,讓你在這失足崖面壁二十年,不用散去你的修爲了。”

少陵嘴角強擠出一絲笑容,淡淡道:“原來如此,多謝師父了。”

暗雨走到少陵身邊,拍了拍少陵的肩膀,溫和的道:“那幾位長老本來是要將你散盡修爲,趕出雲外山河的。師父我費了好大功夫纔將你留下來。”

少陵笑道:“看來是師父放我一馬了。”

暗雨長老道:“對,這次就放你一馬,下一次可就沒有這麼好運了。”

少陵將目光從暗雨長老身上移開,繼續望着天際的流霞,淡淡道:“師父,你知道我在人間這幾個月經歷了什麼嗎?”

暗雨長老問道:“一定經歷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吧?”

少陵點頭道:“確實是這樣,我認識了一個城主,他叫秋霄,是河洛的城主。在人間威望很高,修爲也很好。”

暗雨長老道:“秋霄,聽說確實是一個文武全才,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足智多謀。”

少陵接着道:“師父還記得上次來偷山河賦的妖精嗎?他們是妖界的大將軍,一個叫鬆暮,一個叫冷千山。”

暗雨長老道:“妖界的人,確實,我和他們交手的時候就知道了,這些妖精敢來我雲外山河偷東西,真是不知死活。”

少陵輕嘆一聲,道:“師父,我們雲外山河的劍陣聞名六界,就是妖皇也不可能在我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進入雲外山河。雲外山河處處都是震天劍陣,一旦觸發就會死於劍陣之下。師父認爲那兩個妖精是怎麼混進來的?”

暗雨長老沉思道:“也許是他們有什麼厲害的法寶,少陵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威力無窮的寶貝,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哦,是嗎?我到是認爲還有一種可能”

“什麼可能?”

“妖精能夠進雲外山河是因爲雲外山河有內奸,內奸故意將妖精放進來的。”

“怎麼可能?我們雲外山河一向都是不與外界往來,怎麼可能出現內奸呢?”

“師父,您看,天邊的落日是不是很好看?”少陵指着天邊的落日,微笑道。

暗雨長老不解地道:“少陵,這是什麼意思?”

少陵道:“師父還記不記得上一次妖精來偷山河賦的時候也是這個時候,白日將盡,黑夜未來,我們雲外山河的劍陣是以日月星辰爲核心的聚靈陣,利用日月星辰的靈力將震天劍陣的威力發揮到極致。可是在黃昏時候,太陽落山,月亮還未升起,這個時候是雲外山河劍陣威力最小的時候,妖界的人爲什麼偏偏選擇在這個時候進雲外山河而不是晚上呢?夜黑風高不是更不會被人發現嗎?”

暗雨長老的臉色變了變,道:“少陵,你的意思是?”

少陵道:“內奸早就已經將雲外山河的詳細情況告訴了妖界的人,所以他們纔會在這個時候進入雲外山河。”

暗雨長老沉思道:“那你認爲誰是雲外山河的內奸呢?”

少陵毫不猶豫的回答道:“你,師父,你就是雲外山河的內奸。”

暗雨長老輕哼了一聲,不屑地道:“少陵,你最好清楚你在說什麼?你要對你的話負責。”

少陵淡淡道:“師父啊師父,我早就知道雲外山河有內奸,但是我沒想到是你。我回來之後,問過師父知不知道偷山河賦的人,師父居然說不知道。如此重大的事情師父身爲五大長老之一居然會不知道。師父,你是太小看我了還是你懶得再掩飾什麼,因爲妖皇馬上就要來血洗雲外山河了。到時候整個雲外山河都是你的了。也許我也會死。”

暗雨長老微笑道:“少陵,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做決定吧。一是跟隨我一起爲妖皇效力,我不會虧待你的,二是……”

“我選二。”

“你確定?”

“確定。”

“你會死。”

“每個人都會死,我會死,你也會死,妖皇也會死。”

“你要相信妖皇的力量是不可對抗的,只有跟着妖皇大人你才能夠活下去。”

“我相信不論黑夜多麼漫長,黎明的晨曦終究會穿過黑暗,這就是我相信的,我願意爲此付出生命。”

“你是一個聰明人,可惜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暗雨長老說完,手裏多了一把發着藍色光芒的長劍,正在一步一步向少陵走來。

少陵嘆息一聲道:“師父,你真的認爲你可以殺我嗎?”

暗雨長老道:“你的法術是我教的,你有幾斤幾兩難道我還不知道嗎?”

少陵道:“這個世界總是有很多人以爲他們知道了一切,其實他們什麼也不知道。師父,給你介紹一位朋友。”

少陵的話剛一說完,暗雨長老就立馬察覺到身後多了一人,白衣勝雪,堆雪!

“她叫堆雪,是九黎部落的人。戰神刑天是她們的祖先。”

河洛,少陵和堆雪漫步走在河洛城大街上,昔日繁華的河洛之城如今已經成爲了一座空城,少陵想起自己當初剛來河洛的時候河洛是何等繁華,如今卻是一片荒涼。少陵和堆雪一路來到秋水山莊,山莊裏卻依然和往日一樣,沒有什麼改變。少陵知道他們都是留下來和秋霄一同抵禦妖皇的勇士。

自秋霄一個月前從妖界逃出之後,妖皇大發雷霆,命人捉拿秋霄,但是都被秋霄一一擋過了。妖皇於是發出決戰令,三日後和秋霄還有人間所有的正義之人在河洛決戰,一戰定江山。秋霄收到消息後,立刻安排人手將河洛的所有百姓撤出,同時將組織裏的所有好手全部調集到河洛,準備和妖皇一訣生死。

而少陵離開雲外山河後,雲外山河在當晚就被妖界血洗,幾百好手全部遇難,六界最強的修仙門在一夜之間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少陵知道之後,便帶着堆雪往河洛而來,希望可以和秋霄聯手打敗妖皇。

“少陵,好久不見啊!你來了。”秋霄不知何時出現在少陵和堆雪的身後,淡淡地道。

“是的,我來了。”少陵淡淡道。

少陵和秋霄,堆雪一行人站在城牆之上默默地看着河洛城外不斷涌來的幾十萬妖魔大軍,衆人眉頭深鎖,今天,也許是他們最後一戰了。

“妖皇大人,好久不見,別來無恙。”秋霄看着殺氣騰騰的妖皇,朗聲道。

妖皇笑道:“秋霄,你真是不自量力,就憑你們幾人也想和我對抗?真是好笑。”妖皇佇立雲端,風翼,小雅,顧瑜站在妖皇的身後,神情有些凝重。

秋霄笑着道:“雖然六界都知道你妖皇實力通天,但是我秋霄今日到真的想看一看你是不是浪得虛名。”


妖皇道:“好啊,你既然不能爲我所用那就不要怪我無情了,殺”

妖皇一聲令下,數十萬的妖魔大軍瞬間朝着秋霄等人涌了過來,黑影遮蔽了整個天空,天地間瞬間暗了下來。

秋霄大喝一聲,一道幽冥般的藍色光芒瞬間從秋霄身上散發出來,直衝天際,幾道火紅色的天雷過後,無數的冤魂厲鬼從地面下冒了出來,張牙舞爪地衝向妖皇的那些妖魔大軍。

妖皇微笑道:“九幽祕術,哼,有點意思。這麼多的冤魂厲鬼同時涌入人間,鬼候決明這是打開了輪迴之門啊。”

風翼淡淡道:“就算是鬼候決明親自來了沒有用。今天就是河洛城破之日,也是秋霄的死期。”

小雅點頭道:“不錯,動手吧,幾位。”

小雅說完,風翼和顧瑜同時向秋霄幾人攻了過去。看着來勢洶洶的敵人,堆雪二話不說直接拔劍對上了妖界的第一大將軍風翼,顧瑜攻向了越澤,小雅則纏上了秋霄,幾人這次都是全力迎戰,絲毫不留任何餘地給對方,每一招都是向置人於死地。

少陵看着堆雪幾人奮力拼殺,神情嚴肅,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妖皇,接着緩慢拔劍,頃刻間燕支神劍的紅色光芒充盈了整個天地。傲之火龍發出一聲聲的龍吟之聲在天邊不斷衝擊着身邊的那些妖魔鬼怪,吐出一道道的三昧真火。

妖皇看着自己眼前的少陵,緩緩道:“你就是雲少陵?殺了我兩大將軍的雲少陵。”

少陵淡淡道:“是的,我就是要殺你的雲少陵。動手吧,妖皇。”

妖皇道:“不錯,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爲,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不過就憑你的修爲你可以殺我嗎?”

少陵道:“試一試就知道了。”少陵說完,全力一劍朝着妖皇揮去,巨大的氣刃瞬間將少陵身邊的妖魔撕碎直衝妖皇而去。妖皇冷冷的笑了笑,右手用力一揮,一道黑色的氣刃瞬間將少陵的紅色氣刃抵消。少陵接着又是幾劍朝着妖皇揮了過去,但是都被妖皇一一化解。少陵大喝一聲,身上的紅色光芒陡漲,巨大的氣刃上突然冒出了一條紅色的巨龍,對着妖皇不斷地嘶吼着,妖皇微微一笑,一掌對上少陵的燕支神劍,少陵只覺得一股巨力瞬間如潮水般朝着自己壓了過來,還沒等少陵回過神來,少陵就已經被妖皇一掌震飛,少陵喉頭一甜,一大口的鮮血吐了出來。接着狠狠地落在地上。少陵一落地無數的妖魔瞬間撲了過來,少陵重傷之下揮出一道道凌厲的劍氣將圍上來的妖魔瞬間擊殺。

“怎麼樣?現在你還覺得你可以殺了我嗎?”妖皇緩緩下落到少陵身前,輕蔑地看着少陵。


少陵掙扎着站起身來,堅定的道:“我要是說可以,你會怎麼想?”

妖皇道:“自我安慰還是自我欺騙?”

少陵道:“現在你可以看一下四周,你就會明白我是什麼意思。”

妖皇環視左右,發現風翼,小雅,顧瑜等人居然都已經不在自己的視野範圍之內了,一股不安感慢慢從心裏蔓延開來。

少陵接着道:“這裏就是我們兩個人的墓地了。”

妖皇不以爲然地道:“就憑你?”


少陵道:“是的,就憑我。”少陵話音剛落,天地間突然一聲巨響,原本黑暗的天空中突然降下一道道的聖光,接着無數的密密麻麻的劍刃佈滿了整個天空。

妖皇道:“雲外山河的震天劍陣,不錯,可惜還奈何不了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