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底,他們還是選擇了妥協,屈從於淫威,更沒有屠神團敢於同命運相抗爭的膽魄。

話已說開,事已至此,四名監守者只能摒棄雜念,必須將屠神團徹底擊敗。

為此,昆塔斯又用加密通訊頻道再次給隊員們打氣:「同志們,兄弟們,大家不要怕,請大家理性思考一下。

就算東方晨是會變身的貴族又怎麼樣?哪怕他是皇族血統,可誰知道?別忘了,這裡可是被黑獄塔封鎖的地球,是連我們都不知道距離母星多遠的蠻荒之地。

他既沒有被測定血統,也沒有經過聖洗禮,頭銜爵位更是無從談起。諸位,明白了么?他只不過是個走運的土著罷了,是個徹頭徹尾的黑戶,是沒有在帝國任何機構備案的普通人!

沒錯,我們是看到他的變身了,也篤定他的血統最起碼都是貴族,可祭祀長老們沒看到啊!

就算這件事捅出去,誰認?

況且,只要我們把所有知情人全部滅殺,連這件事連傳出去的可能性都不存在!

如何?是生是死就看諸位了!」

聽到昆塔斯作出如此透徹的分析和解釋,其他三名監守者那顆懸著的心才漸漸平靜下來。

德拉古斯再一次高舉起長槍,手中書籍金光大盛,在隱約飄繞的聖歌中,他大聲念道:「神說:忘卻一切煩惱,無懼一切傷痛,忍受一切苦難,抵禦一切慾望。

仰望我,聆聽我,膜拜我,信奉我!

真言術·生!」

隨著德拉古斯話語結束,四名監守者全身同時散發出金色光芒,直逼得人不能直視。

待光芒散盡,不但昆塔斯和潘神骸魔兩位身上傷患全消,而且人人神采奕奕,氣息比之前也大了幾分。

昆塔斯亮出弧光,冷喝一聲:「秘術:極刃斬!」

唰的一道白光閃過,昆塔斯已然出招。

詭異的是,初時什麼都沒有,平靜異常,但在距昆塔斯數十米遠的地方,狂暴能量流憑空生成,瞬間聚合為一道瀑布般的白色匹練,呼嘯著向屠神團陣地極速飛去。

此時屠神團眾人因為剛才的小插曲,心中頗感好奇,全都重新睜開眼睛,熱鬧看了沒多久便見昆塔斯拔劍怒斬。

不少人一見這陣勢,臉都白了,還是七殺老辣,大聲喊道:「大家別慌,機動躲避就是。

零,照顧好將軍和蜂鳥。天樞,拿出你的真本事,咱們不能一味挨打。搖光,你去弄死那個冒牌天使,他因該是監守者的增益輔助隊員。東方晨,那個骷髏怪物就交給你了。我來對付這個使劍的傢伙,哼哼,跟本座玩劍術,你還嫩點!

道術:龍伏虎!」

搖光問道:「那條大蛆蟲怎麼辦?看樣子,那傢伙準是在憋陰招!」

七殺一邊發動秘術一邊回道:「顧不了這麼多了,他們三個人全力攻來我們都夠嗆,哪有精力再對付索卡爾?走一步看一步吧!」

片刻后,七殺黑炎秘術準備完畢,一龍一虎追逐著迎向昆塔斯的巨大劍氣。

暗影團昔日副統領的劍招雖然聲勢駭人,但七殺的黑炎同樣不是凡物,兩股秘術能量一接觸高下立判。昆塔斯的巨大劍影被黑虎焚燒成虛無,而七殺的秘術尚有餘力,剩一條黑龍朝昆塔斯咆哮而去。

原本氣定神閑的昆塔斯見此情景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秘術會幹不過一個地球土著的秘術,情急下冷喝一聲:「秘法:極光御劍!」

這是昆塔斯的位移秘法,一經發動,便見成百上千道光芒從他身上射出,待光芒變淡,昆塔斯已經不見了蹤影。

七殺經驗何其老道?見此情景想也不想,六尊巨鼎突兀出現,分前後左右上下將七殺圍在正中,忽而,每尊巨鼎表面又騰起熊熊黑炎,遠遠看去,那處已成了一團巨大的黑色火球。

果然,數道細絲般的亮光一閃即逝,但卻在碰觸到巨鼎黑炎時一觸即回。光線匯聚在一起,重新化作昆塔斯狼狽的身影,正在手忙腳亂地解除沾染少許黑炎的作戰服。

火球轟然散開,分為六尊熊熊燃燒著的巨鼎,所有巨鼎漸漸縮小,到最後只變作頭顱大小圍繞七殺緩緩盤旋飛舞,飛繞軌跡暗合某種規律。

七殺手持兩柄騰繞著黑炎的砍刀,咧嘴一笑:「白頭髮的小子,遇到本尊,還不拿出點真本事?」

昆塔斯死死盯住那六尊小鼎,到最後從牙縫裡蹦出一句話:「沒想到,你竟然也有靈器!」

說完,他緊握弧光,狂笑著向七殺衝去。

眨眼間,兩個身影就乒乒乓乓斗在一起!

……

這裡,就不能不提到一個問題,何為靈器?

宇宙通行慣例中,將流浪者所使用的武器裝備由低到高分為四個層次。

第一層次,就是最普通的,充其量只能稱作工具裝備。自己搗鼓出來的也好,別人製造的也罷,反正必須得是人工製造的各種器物用具。

這等層次包含的種類就太多太多了,拿根木棒,穿著獸皮也算,裝備最頂級的作戰服和武器系統也算。

第二層次,稱之為寶器。這類物品,必須得是純天然形成的,而且不加任何人工修飾,可以直接拿來為我所用。

寶器雖然涵蓋範圍很廣,但產出卻極為稀少。能被各階流浪者直接使用的天才地寶,那得達到相當高的品質,以及具備一些特殊的功能。

這類寶器,最為大家所熟悉的便是奧拉族母巢源生液。雖然這玩意產自母巢,但它畢竟是一種純天然的強效「保健品」,只要你有本事從母巢弄出來,就可以直接使用,而且它還可以福澤任何有機生命體。

另一種廣為人知的寶器,便是大名鼎鼎的傳奇反物質元素了。有很多傳奇反物質元素,甚至比許多第三,第四層次的寶物還要珍貴。

第三層次,被稱之為心靈契約寶器,簡稱靈器。這類器物,是人工與天然的完美結合。

有很多天然寶器,被某些煉器大能加工祭煉一番后,不但品質更甚,而且功效威能暴漲,最主要的,是被刻意嵌入融合了人工智慧機制,令靈器具有自我意識,也算是為這些死物開啟了靈智。而這種人為加入的智能機制,絕大多數需要祭煉真正生命的心靈才能辦到,只有極少數特例。

使用者需要同靈器中的智能達成某種契約,才能真正掌控之,具備上述特性的器物,才算是大家認可的靈器。

靈器,是流浪者一輩子的夥伴,是他們闖蕩歷練最重要的依靠。

第一層次的普通裝備,第二層次的寶器,可以根據不同需要隨時消耗或更換,可靈器一旦跟定了你,就註定要與你結伴一生! 極少有流浪者拋棄自己靈器的情況發生,這樣做不但為其他流浪者不齒,而且冥冥中會大幅降低對契約法則的感悟能力,漸漸被契約法則所排斥,對於感悟各種法則,尤其是終生受制於各種契約的流浪者來說,這種懲罰是致命的。

說白了,只要有過背叛契約,拋棄自己靈器行為的流浪者,再想與新的靈器締結契約,將會變得異常困難。

除非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流浪者才會忍痛讓他們的靈器自毀。此做法的意圖很明顯:寧可自毀也絕不讓心愛的靈器落入敵人之手。

當然,靈器說到底還是一種工具,會隨著使用它們的流浪者實力的提高而逐漸落伍,但所有流浪者無一例外,寧肯耗費大量財物精力,升級改造他們的靈器,也絕不背叛拋棄它們。實在無一絲進步空間的靈器,其主人也會像對待親人朋友那樣,將它們珍藏保存,一直帶在身邊。

靈器的例子就太多太多了,因為宇宙中所有流浪者,從一階到主宰,最重要的用具裝備就是靈器。

光是屠神團聽說的和見過的,就有蒙卡諾的犼靈甲,普羅修斯的暗語、背叛者的絕望、崩玉,艾露斯芬瑟額頭那塊漆黑菱形飾物:暗行者護符,德拉古斯的審判之槍、神諭五章,阿曼尼的真紅鴛,以及昆塔斯的弧光!

照這樣來看,監守者之中持有靈器的,絕不在少數。

第四層次,便是人工與天然相結合的極致了,統統被稱為神器!

這類器物一旦祭出,往往能改變某一時空的格局,化腐朽為神奇。但神器也有高下優劣之分,由低到高通常分為三種:普通神器、以太神器、永恆神器。

普通神器可由宇宙中已知族群創造出來,它們絕大多數出自智族和奧拉族,少部分出自元素一族,剩下的出自一些稀奇古怪的種族。只有族群本身將某種領域發展到極致,才有可能製作出媲美神器的器具。而本身越駁雜的族群,這方面反倒很困難。

比如封鎖地球的黑獄塔、七殺的相位融合塔,都可以歸類為普通神器。就看這兩樣東西的逆天功能,叫一聲神器也不為過。

以太神器,是指宇宙中所有已知文明無法理解和製造,但又確實存在的器物。別說理解和製造,就是照葫蘆畫瓢複製也辦不到,因為無法理解和分析嘛。但現有能力無法製造,不代表曾經存在過,而目前在宇宙中消失無蹤的文明不會製造。這裡面就牽扯到一些宇宙中的真正秘密了。

以太神器最著名的例子,便是屠神團人人都知道的三界,所有者為阿緹婭。

除了普通神器和以太神器,其實還有一種凌駕於所有四種層次之上的器物,這便是永恆神器。

以太神器最起碼還能模糊判斷出它們的功效和成因,不少幸運兒也紛紛能與之簽訂心靈契約,從而可以使用這些以太神器,所以以太神器便博得一個眾神遺留之物的美名。

而永恆神器就沒這些好事了,因為這等程度的器物,不但無法理解複製,而且連是不是有文明的因素參雜在其中也無法判斷。

永恆神器歷來都被宇宙各方當作一個未解之謎來看待,連其是否存在,是真是假都難以保證。無數傳說、訛傳、奇遇,還有所謂的發現者雜亂紛呈,爭相上鏡,往往讓大家一頭霧水。

全宇宙唯一一次有明確記載的,可以佐證永恆神器確實存在的事件,是一名叫神樂的流浪者的事迹,一件驚動全宇宙的事件!

記載很簡單,進化三階的神樂,以一己之力,偷襲幹掉了一名主宰,以及這名主宰手下數十名四階門徒。

要知道主宰這種奇特物種,除非是和神族爭鬥,否則不存在非正常死亡一說,死於非神族敵手更是無稽之談。神樂鬧出這麼一場驚世表演,各方大佬除了憤怒,更多的是好奇。

刺殺主宰的後果是可怕的,神樂的結局可想而知?主宰議會發出了有史以來最嚴厲,同時也是最豪爽的通緝令,巨額獎勵加上同仇敵愾的情緒,二十八位主宰同時出手,神樂走投無路之下,以被迫自爆心靈力場慘淡收場。

但就這樣,可憐的神樂也沒能逃脫被制裁的命運。雖然他自殺了,連心靈力場也煙消雲散,但怨就怨他的階級實在太低:進化三階。這個階級雖然在流浪者之中也算佼佼者,但放到主宰們的眼中還是不值一曬。

某位精通靈魂和死亡的主宰出手,成功召回了他的心靈。在主宰們無數種花式折磨靈魂的酷刑之下,他終於坦白了一切:之所以能偷襲擊殺主宰,是因為無意中得到了一塊具有小範圍內逆轉一切事件必然性的灰色石頭。

據神樂的靈魂交代,因為早期和那名尚未成為主宰的主宰有大仇,所以無數年來一直處心積慮想要報仇雪恨,為此心魔纏身,始終無法凝鍊心源,所以就一直在進化三階上晃蕩著。連昔日背叛傷害他的「好友」都成了主宰,而他始終在原地踏步,同時也一直在默默地謀划著。

某一天,他感受到某種召喚,循跡而去,發現召喚他的居然是一塊絲毫不起眼的灰色石頭。

這塊石頭不僅能言會道,而且主動應承了他一個無比誘人的條件:幫他報仇,殺死主宰!

而這塊性格十分豪爽的石頭之所以幫神樂這麼大的忙,理由居然是想看看一個正常生命在達成不可能的願望后,心理情緒能有多大的起伏。

兩方順利簽訂某種契約后,石頭告訴了他自己名字:非是!

石頭這樣對他解釋自己的能力:世間往往發生既定的一切命中注定的事物,其實不是!

在神樂刺殺主宰的過程中,石頭證明了這句話。進化三階動手擊殺進化五階,這是天定的找死行為,但結果不是如命運劇本書寫的那樣。這塊石頭神奇地逆轉了這件事因果的必然性,使得主宰莫名其妙瞬間死亡,而弱小的三階挑戰者則功成身退。

該名主宰死訊傳出后不久,其坐下頂尖門徒通過各種手段瞬間到達兇案現場,但都被複仇者通過那塊石頭以同樣的方式秒殺。

從頭到尾,就連神樂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似真似幻,彷彿置身於一場癲狂的夢境之中。

而那塊神奇的石頭在履行完對他的諾言和契約之後,翩然隱去,無論神樂怎麼尋找呼喚也無濟於事。

正因為那塊石頭的離去,才使得聽聞主宰議會發布最高通緝令的神樂沒有腦子發昏,從而乾脆利落地選擇了自殺。畢竟心愿已了,可以安心去死了。

這樁刺殺事件的詭異結局,其實也隱隱告訴主宰議會一個恐怖的事實:如果那塊石頭沒有消失,繼續跟隨神樂,那麼到時候死的絕不僅僅是一個主宰!

之後,任憑主宰們如何逼問,神樂之魂也沒有答案了,因為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整個審訊過程,只不過是神樂之魂為了早點解脫,和盤托出的所見所聞而已。至於那塊石頭的具體來歷,有何目的,行動去向,以及其逆天能力的機制原理,僅憑一個進化三階流浪者的資歷和頭腦,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明白的。

這件事之後,宇宙各方便漸漸相信了自己周圍某一時空角落,可能真的存在某種超脫一切認知和概念,凌駕於時空和命運的東西,或是生命,或是器物。

是器物,就將之尊稱為:永恆神器!

是生命,就將之尊稱為:永恆一族! 昆塔斯以靈器對戰七殺的神器,肯定有點先天不足,那就只好靠個人發揮了。

對比個人能力,昆塔斯還是全面佔優的,好在七殺有黑炎這種非凡之物,在對方花樣百出的攻擊下倒也能撐下來。

另一邊,變身後的東方晨對戰潘神骸魔,充分詮釋了什麼叫作玩命。

沒有絲毫技術含量,雙方純粹就是身體的碰撞,蠻力的比拼,以及,意志的較量。

之前潘神骸魔險些命喪於搖光的詭鏡殺招下,哪裡還敢託大?所以他採取高速運動戰術,絕不讓自身在一個地方停留過長時間。

而東方晨經過海神變和霸體的雙重加持,早已變得兇殘無比,對這種最原始的戰鬥方式異常興奮。

潘神骸魔沒過多久就有點扛不住了,心下大駭:騙人的吧?老子在血界狀態下,還有德拉古斯的神佑術護體,居然還被他壓制?

說他不是海神變,老子一點都不相信!

可惡的昆塔斯,這下被帶陰溝里去了,唉,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了!

就在潘神骸魔一分神的功夫,東方晨硬挨幾下拳腳,突入他的防禦圈,照著他的小腹就是三記重拳。

潘神骸魔受此狂猛打擊,疼得他一躬身,一口血噴將出去。

生生壓住劇痛不適,潘神骸魔忽覺頭頂生風,他想也不想,抬起雙臂架住了東方晨砸向他後腦的拳頭。

但這樣胸腹門戶洞開,東方晨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左手一記勾拳正中對手心窩。

潘神骸魔整個身體一顫,緩緩蜷縮起來,口中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

東方晨暗金色豎瞳閃過一道寒光,嘴角微微上揚,雙手十指相互緊扣成拳,緩緩舉過頭頂,然後向無絲毫抵抗能力的潘神骸魔狠狠砸下。

一聲悶響傳出,潘神骸魔直直墜落,速度之快直追子彈。轟隆一聲巨響,地面被砸出一個大坑,潘神如一團破布一樣癱在坑底,生死不知。

大坑邊一陣疾風憑空生成,東方晨已然出現在了那裡。

他向一旁攤開手臂,一柄淡藍色標槍浮現在了他的手掌中。

沒有絲毫猶豫和憐憫,東方晨握緊伽瑪努斯之槍就向坑中的潘神骸魔投射而去。

標槍射中那副軀體,只是一閃就沒入其中。潘神骸魔整個人開始劇烈顫動起來,並從體表許多地方冒出細微藍色電弧。

按理說,有了薩瑞斯托的例子,大家都很清楚伽瑪努斯之槍的恐怖,不出意外,潘神骸魔此番定然在劫難逃,身死殞命已經是註定的了。

遠處的昆塔斯和德拉古斯看到這一幕,頭髮根都立了起來,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德拉古斯要維持輔助秘術,又要同眾多騷擾他的敵人周旋,實在脫不開身。昆塔斯就沒那麼多顧慮了。

他怒吼一聲,一劍逼退七殺,直接向東方晨所在之處殺來。

其實,七殺對戰昆塔斯,完全是被他壓著打,僅僅能夠自保而已。而昆塔斯從屠神團為數不多的幾次內部對話判斷,七殺八成是他們的首腦指揮,所以他一心想優先了結這位氣焰囂張的白頭小個子。

奈何七殺有九鼎護身,昆塔斯一時半會拿他沒辦法,於是變著花樣想突破對手的防禦。可就在廝磨的功夫,另一邊的戰局卻發生逆轉,潘神骸魔被東方晨直接擊潰,而且生死未卜。

說到底,四名浪潮小隊成員還是小看了東方晨。尤其是昆塔斯,他作為一名正宗的阿特斯族人,不可能不清楚會海神變的族人有多麼妖孽。

而然就因為他的一意孤行,卻使得浪潮小隊僅剩的四名成員陷入苦戰。潘神骸魔更是幾次三番深陷危局。

東方晨感覺身後強烈的殺氣,轉過身來,看著那個模糊殘影咧嘴一笑。

瞬間,他的兩肩附近憑空浮現出一柄又一柄淡藍色標槍,數量足足有七八柄之多。

然後他伸手一指昆塔斯,獰笑道:「去,撕碎他!」

所有伽瑪努斯之槍微微顫動起來,彷彿在歡呼雀躍,然後化作幾道藍光,全部攢射向昆塔斯。

昆塔斯見此情景,怎敢怠慢?揚起弧光,冷喝一聲:「去死吧!

秘法:重影!」

隨著他的話音,東方晨就覺天色猛然一暗,再看清時,突然發覺這個世界畫風大變。

一時間,他恍惚看到無數個重重疊疊的景象,這個世界被突然分裂複製成無數份,密密麻麻無窮無盡,在周圍和無盡的遠處旋轉著,伸縮著。

詭異的是,每一份世界影像看起來那麼微小,卻又那麼真實。東方晨彷彿置身於一間滿是顯示器的巨大房間里,無數屏幕顯示著同一個圖像:清晰可見的藍天白雲之中,昆塔斯一臉冷漠,持一柄細長光劍朝自己極速衝來。

東方晨使勁眨了眨眼睛,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可再睜開眼,所有的景象還是那樣不可思議,彷彿所看到的一切,都已成為一場光怪陸離的夢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