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然,目前地球上的BETA數量相當之多,若是破壞了地球,必然會鬧得兩敗俱傷,可這樣的損失相較於他們一直以來所準備的機甲大軍而言,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哪怕失去了地球,甚至波及月球,BETA仍有火星這個大後方存在,可他們呢?【赫爾墨斯】不是工程戰艦,不可能憑空製造出再一批的機甲大軍!【提豐】擁有這樣的能力,但資源的損失卻終究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所以,他們不能輸!林天,也不敢賭!

「如果對方因為攻擊【赫爾墨斯】所造成的后坐力墜落地球,就算他本身還有能力再次攻擊,但也不可能再進行那種殲星級的攻擊了。」

以超光線級那種連自身行動都無法維持的畸形身軀,除非是想要同歸於盡,否則是不可能進行這種自殺式的毀滅攻擊的。

這就是織斑千冬的目的!——以【赫爾墨斯】為誘餌,誘導超光線級進行攻擊,從而打破對方的威脅。

「……」

看著仍舊保持沉默的林天,織斑千冬卻是微微一笑,她明白,他心中已經清楚這是最好的選擇,可是卻無論如何也無法說出口。

但是,只要他能夠理解就足夠了,自己本就不需要他的同意!織斑千冬了解林天,她知道林天心中的擔憂。

一直以來,他對自己的能力都非常自信,引領著帝國的腳步,但那一次硬接下超光線級的攻擊還是讓他的信心受挫不小。那種瀕臨死亡的恐懼感雖然並不會造成太大影響,但在真要面對時,還是讓林天多出了比平時更加謹慎的態度。

所以……

「無論如何,就交給我來面對吧,畢竟,我是你的姐姐嘛!」

在心中默默地說出了以她的個性絕對不會說出口的話,織斑千冬起身走到門口,回過頭去看了他一眼,嘴角再次微微翹起,最後整個人消散在點點星光之中。

而林天,在默默地看著她消失之後,又再次沉默了良久,突然從沙發上一躍而起,目光再沒有了之前的懶散,凌厲地掃過被自己剛剛調出的一系列數據資料,隨即邁步走出了房間。

「露露子,去通知各國高層,我們需要聚集分散在世界各處鎮守的同胞,開始反擊了!」

這不僅僅是帝國與BETA的決戰,同樣也是留給人類最後的反擊機會。而他們所要做的,就是牢牢地守衛住失去了天人的各處要地,可以預見,那時BETA的反撲將會是何等的劇烈。

但林天卻不在乎!他絕不會允許織斑千冬和其他人以身犯險!所以,哪怕是一絲也好,他也想要儘可能地減小織斑千冬的壓力。

在沒有釋放出機甲軍團的時候,使徒的目光必然只會鎖定在育空基地和【赫爾墨斯】這兩者上,若是這時候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天人全部都向這裡聚集,必然會勾動對方的殺心。

能做的林天都會去做,至於結果究竟如何,那隻能看這個仍舊神秘的使徒會如何選擇了。不論如何,林天都清楚,自己是絕對不會後悔!.. 可以想見,當接到來自天人的通知時,各國政府陷入了怎樣的恐慌。但這可不是商量,而是通知,就算他們再急得跳腳也沒用。不過,也不能說他們毫無辦法,至少,他們現在也有能夠主動聯繫到天人的手段了。

所以,林天還未等到朱雀她們的回歸,就先等來了一群嘰嘰喳喳的「小丫頭」。

「老師,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要讓協助鎮守各地的天人撤離?」

「……」

「是決戰要開始了嗎?」

林天頗為頭疼地看著一窩蜂湧進房間的一眾【瓦爾基里】成員,她們焦急、憤怒、不安的情緒讓本就因為被迫的選擇而感到有些不爽的林天更加的不耐,不過最後史黛拉和塔莉莎異口同聲反問出的話卻好似開關一般,讓房間中頓時安靜了下來。

「啊,沒錯!」

林天一邊撥弄著面前的虛擬屏幕不斷下達著新的指令,一邊很是隨意地沖她們揮揮手。卻不知這就彷彿是投入油鍋中的一顆火星,瞬間就讓【瓦爾基里】們炸開了鍋。

「啊啊啊,終於要反攻了嗎?!」

「太好了!」

「既然如此,雖然不才,但就由我們代替天人暫時駐守那些要地吧!」

「我一定會誓死守衛到戰鬥的勝利的!」

原本陰鬱的氣氛一掃而空,變得熱切起來,眾人無不在興奮地討論著,就連以往一向冷靜的史黛拉和塔莉莎兩人都面露喜悅,可見BETA對這個世界所造成的傷害究竟是多麼的深。

然後,所有人都帶著雄赳赳氣昂昂的氣勢走了出去。直到許久之後……

「啊嘞?她們人呢?」

好不容易從忙碌中回過神來的林天,抬起頭來卻發現房間變得空蕩蕩的,頓時冒出了滿腦袋的問號。

「準備的怎麼樣了?」織斑千冬問道。

「全部都已經到了完美的程度,經過多次計算,絕對不會出現一絲一毫的紕漏!」米蕾自信地一挺胸膛。

「不過……剛剛林天大人那邊發出了召集的指令。」說這話的是吉爾,她是本次來自【天使與龍輪舞】中唯一一個被選中跟隨一同前來的成員,因為其過去就是作為筱之之束的輔佐而行動,所以在見識過筱之之束的強大后非常欽佩在無數世界中唯一一個能夠壓制那位大人的織斑千冬,是以如今同樣作為織斑千冬的輔佐,一直都呆在【赫爾墨斯】上盡心儘力。

聞言,織斑千冬臉上的神情瞬間僵硬了一下,但隨即發出了預料之中的輕蔑聲音:「這個臭小子,真是自私啊!」

可那言語中的寵溺卻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掩飾。

不過……

「算了,反正對於他的做法我們也早有預料,既然如此,那就來一波大的,讓魚兒上鉤吧!」織斑千冬轉過頭,對米蕾說道。

「沒問題,看我的!」米蕾打了個響指,一個閃身邁入了指揮室中央的水晶柱內,隨著一陣光芒的閃動,她的聲音才再次響起:「連接已經建立!」

「這裡是莉澤露蒂!」

「我是織斑千冬,按照計劃行事!」

「明白!這只是個簡陋的臨時通道,所以只能撐住三分鐘的時間。」

「足夠了!」

織斑千冬的話音落下沒幾分鐘,水晶柱內原本縈繞著翠綠色的點點光芒就在瞬間被一股驟然釋放出的耀眼紅光所替代。

地球軌道上,原本體型只有百米,如今卻成長到了千米級別的迄今為止最大的BETA正在此圍繞地球進行著環球飛行。但是,就是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在這不知道多少次的飛行中突然停滯了。它就這般靜靜地懸浮在太空中,彷彿是在仔細感受著什麼,旋即,它似乎是在這真空的太空中發出了一聲無聲的咆哮,其那唯一的漆黑獨目彷彿又靈性一般閃爍其一陣光芒,緩緩地轉向了與地球相反的方向。

在那裡,他感受到了,一股讓它萬分熟悉的波動,一股與它極為相似,卻又有所不同的波動。具備智慧,擁有記憶的它知道,那是與它所具有的有著相同的名字之物——其名為,生命之果!

但是,它同時也察覺到了,自己的同胞已經不再純粹,沒有了意識,只是被迫利用著它的力量,那是被人類所掌握的力量!

所以,它憤怒了,它感覺受到了挑釁,哪怕知道這可能就是對方的目的,可它依然轉過身去,將目光對準了那個在它的感知中宛若太陽般耀眼的地方。

肉眼可見的白色的光芒逐漸在其漆黑的瞳孔周圍匯聚,然而,時間卻是驚人的短暫,以超過一般光線級十倍的速度,從鎖定到發出,再到命中,就好像是無比的熟練。

但是,發出的光束,被目標前方的一道散發著七彩光芒的牆壁所抵擋,再無法寸進分毫。

可被擋住的光束卻詭異的並沒有消失,反而好似打樁機一般,在由後方傳遞而來的一陣陣肉眼可見的波動后,一陣一陣地擊打在這面牆壁上。

「千冬大人,我們的護盾能量正在飛速下降,恐怕……」望著那似乎與指揮室近在咫尺的亮白色光柱,吉爾面現擔憂之色。

「嗯,我知道,這一次,是我的失誤。」織斑千冬卻是在這時露出了苦笑,結合從赤木律子那裡得到的有關使徒的記載,她總算知道了這一次所要面對的敵人究竟是誰了。

「那根本就不是光線級的光束攻擊,那是光之槍!」

——第三使徒,水天使·薩基爾的光之槍!.. 「嘀嘀嘀!」

刺耳的警報伴隨著不斷閃爍的紅光在指揮室中不斷迴旋,緊急的事態刻不容緩,在如此形式下,饒是再如何訓練有素的戰士也會產生慌亂的情緒,而一旦這樣的情緒在指揮室中擴散,所導致的必然是更為混亂的局面。

但幸運的是,站在這間指揮室中的,是一位極其優秀的指揮官!

「能源系統超負荷運轉,優先供給護盾系統,立刻將柔性護盾轉換為剛性,將B級以下區域能耗全部下線,能源次供給動力系統……」

一條條命令被冷靜地傳達出,指揮室中原本壓抑的氣氛彷彿在一瞬間被一掃而空。

雖然光之槍的出現打了她們一個措手不及,以至於原本用來防禦光束攻擊而上線的柔性護盾根本抵抗不了呈現實質性物理攻擊的光之槍片刻,但織斑千冬第一時間沉著冷靜的應對總算是有所成效,在柔性護盾將要被擊破的前一秒成功讓剛性護盾上線,而她毫不猶豫的「節能」行為也為她們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報告損傷!」

「護盾系統中等損傷30%!」

「動力系統輕微損傷7%!」

「【赫爾墨斯】外層裝甲無明顯破損,維生系統完好!」

「能源系統保持超負荷運行中,目前造成輕微損傷3%,根據計算還能夠持續保持約一個小時!」

似乎對於這些報告早已在預料之中,亦或是損失並沒有想象中的大,織斑千冬微微翹起嘴角,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目光緊緊地盯著屏幕中那仍舊保持光之槍的【特光線級】,或許現在應該稱呼它為第三使徒薩基爾。

吉爾望著織斑千冬那副彷彿一切都盡在掌握的淡然自信的模樣,眼中充滿了尊敬崇拜之意。她一直以來都以指揮官自居,在原本世界中更是作為筱之之束的左右手而存在(雖然束小姐本人從來就沒把她們當回事兒),但直到剛剛她才直到自己與她之間的差距是何等的大。

「或許也只有像千冬大人這樣沉著冷靜的人才有資格站在束大人的身邊吧?」——她的心中是如這般想著。

然後,她就整個人一個踉蹌險些摔倒。慌忙之下趕緊扶住身旁的椅子扶手,她代剛從思索中回過神來的織斑千冬向其他人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檢測到光之槍在剛剛突然產生了一股強烈的衝擊,其破壞力不亞於第一次攻擊。目前已被剛性護盾成功抵抗,剛剛是因為突然產生的攻擊所造成的慣性衝擊!」

聞言,吉爾將探尋的目光轉向織斑千冬,而後者的眉頭卻是緊蹙了起來。

緊接著,第二次震動陡然傳來,所幸吉爾的手尚未從扶手上放下,只是稍微用力就再次穩住了身形,但是這一次,她也和織斑千冬一樣皺起了眉。

吉爾可不是笨蛋,織斑千冬意識到的問題在第二次攻擊到來后她也想的清楚——事實上拋開之前猝不及防的情況不談,薩基爾的光之槍所造成最大損傷的還是其一開始發射時對護盾所造成的衝擊性,但在對方尚未收回光之槍,而是選擇與【赫爾墨斯】的剛性護盾相互僵持的時候,實際上所造成的損傷就可以說是微乎其微了,至少讓【赫爾墨斯】維持一個收支平衡的狀況還是很簡單的。可現在的情況,對方的攻擊就好似打樁機一般,一波接著一波的襲來,這對於【赫爾墨斯】的護盾而言就是一個相當大的考驗了。

原著中的薩基爾就曾經用手抓住初號機的頭並對其使用過這樣的招數,【赫爾墨斯】的護盾自然不是初號機面部裝甲能比的,但此刻的光之槍的強大也不是薩基爾過去所使用過的那般僅僅只有十米左右的直徑了。

「剛性護盾,強度下降……呼~迅速!」在這突然陷入寂靜的環境中,因為恐懼而吞咽口水的聲音是那麼的清晰。

織斑千冬將凝重的目光轉向水晶柱,米蕾的雙眸中飛快的閃爍起了一串串字元,彷彿流星一般劃過,得出最後的結論——「根據已知條件模擬,護盾還能夠支撐5分48秒……47秒!」

撞擊所造成的慣性衝擊越發劇烈且頻繁,這是護盾越來越只撐不住的表現,也是薩基爾的攻擊越來越猛烈的證明。

「重新模擬,加入條件——僅保證【赫爾墨斯】成員的安全,不計算艦體損傷!」

「……模擬完成,距離造成船員損傷還剩9分34秒!」

「重置條件!」不知是否是錯覺,吉爾感覺織斑千冬的語氣突然更加重了幾分:「能源系統,優先供能動力系統,次級供能護盾系統!」

「警告!警告!警告!該行為嚴重違反……」

整個【赫爾墨斯】中的所有人都從未像這一刻般對米蕾那毫無感情波動的平靜聲音感到恐懼。

「授權!解除安全限制條例!」

這是用以被設計出目的是為了保證人員安全的程序,其最終的目標是能夠在己方人員出現傷亡的前一秒能夠瞬間對其本源符文完成上傳,從而達到不死的程度。但就目前的科技水平而言,也僅僅只能做到提示和限制一些危險的舉動而已。可因為其設計目的的長遠和完善,整個帝國擁有解除其許可權的不足五人。不巧的是,織斑千冬就是其中之一。

「……重置模擬完成,在保證動力系統維持運作的情況下可以支撐1分26秒!」

「呵呵,足夠了!」

織斑千冬終於舒展開了緊蹙的眉頭,露出了……讓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千……千冬大人,我們要怎麼做?」吉爾幾乎是牙齒打著顫的向她問道。

只因為,她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極其不妙的猜測。

「怎麼做?當然是撞上去啊!」

織斑千冬雙手抱胸,微微揚起精緻的下巴,一瞬間從一位氣質御姐轉變成了冷傲的女王。

「我們要把這個傢伙反推到地球上!」

她的眼中閃爍出的是如狼一般凶戾的光芒,同時卻還有著一絲躍躍欲試似的興奮。

直到這一刻,吉爾才意識到,所謂的「沉著冷靜」完全是表象,與筱之之束一般,能夠站在她身邊的,一定也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在【赫爾墨斯】與薩基爾進入對峙狀態的時候,地球上也爆發了前所未有的規模的戰爭。

林天很不厚道的黑入了地球上目前所有的通訊線路,開啟了有史以來最龐大的一場在線直播,各國各地之間第一線的戰況被完整地呈現在了所有民眾的眼前。

有鑒於此,各國高層哪怕再如何的心不甘情不願,也只能一邊暗地裡恨得牙痒痒,一邊又投入幾乎全部的兵力,完成林天所預想的那般的大決戰的序幕。

這場直播,更像是一把雙刃劍,在利用民心所向逼迫那些政客們做出決定的同時,也將第一線戰場的殘酷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了民眾們的眼前。所謂輿論,本身就不可能只有一個聲音存在,所以目前所需要的,就只是一場勝利,一場可以將人類從這長達近四十年的煎熬中解脫出來的大勝!

在一間百平方米的指揮室中,林天很沒有形象的將腿交疊翹在桌上,看著面前巨大屏幕上所分割顯示出的關於全球各地同時升起戰火的戰況。在他的身後,留守於地球的一眾人也全都一本正經地端坐於此,目光緊緊地盯著屏幕。

要知道,這可是一場關係地球存亡的戰爭,就算是事先已經算計好了一切的露露子和赤木律子都心中有些緊張,也只有林天才會擺出這麼一副滿不在乎的態度。瞧他現在的樣子,手中也就只差一桶爆米花了。

兵對兵,將對將,這是兩方交戰的常規方式。但過去有礙於魔使本身人口的稀缺性,第三銀河帝國也並沒有一顆獨立的星球,所以帝國哪怕算是普通人類的數量也沒有超過二十億的人口,這放在一個星際文明的國度簡直是難以想象的。再加上已經劃歸帝國範圍管轄的其他幾個世界同樣需要人口常駐並探索,所以才會出現眼下一國高層出征探索新世界卻無人可派的尷尬局面。

現在,林天總算體會到了一把坐在幕後運籌帷幄,坐看戰場兵對兵的感覺了。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他身後的眾人也都發現,林天同樣漸漸沒有了輕鬆的模樣,哪怕戰場上的形式隨著帝國制式機甲的上陣而越發的趨向勝利。

就算是不說,大家也都心中明白林天心中的焦躁究竟來源於何,但眼下她們也沒有任何辦法。自行動開始之後,影子基地與【赫爾墨斯】之間的通訊就已經被切斷了,這很明顯就是BETA亦或者說是使徒的手筆。雖然並非沒有辦法將其破譯,但也需要由【赫爾墨斯】上的米蕾和這邊的伊妮亞同時進行才可以,但可惜那邊顯然並沒有空來理會通訊方面,這就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了。

由於薩基爾為了攻擊的取捨和便利,故而選擇了一個相當巧妙的位置,正巧處於【赫爾墨斯】和影子基地相連的直線上,三者處於一個極其標準的三點一線位置,所以薩基爾背向著影子基地發出的攻擊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被觀測到。但地球上的人可不都是瞎子,那巨大的光之槍還杵在那兒,地面上或許還觀測不到,可既然決戰開始,升入高空的飛機,甚至於幾個大國還冒險發射了幾枚衛星,如何觀測不到這個情況?

只是,這終究還是慢了一步,當林天收到消息的時候,哪怕他立刻向伊妮亞下達命令黑掉了所有能夠觀測到這一切的衛星,所看到的,也就只是那原本處於外太空中的巨大BETA被反推著撞向地球,還有【赫爾墨斯】那已經變得破破爛爛的畫面。

「嘭!」

林天猛然從座位上一躍而起,也不顧自己的椅子被掀翻在地,大步流星似的衝出了房間,留下其身後一眾少女們面面相覷。

「伊妮亞,計算落點!」露露子沉默片刻后,開口說道。

「米國,奇薩納地區!」

聞言,露露子「切」了一聲,表情很是陰鬱地咂嘴道:「……真是個糟糕的地方啊!」

這是一處極其靠近米國阿拉斯加州與加拿大邊境的位置,一般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但露露子卻是知道,米國和加拿大兩個政府共同在這一邊境地區布置下了足以將這條邊境給炸上天的氫彈,其原本的目的是為了防止對BETA進行研究的育空基地會作死發生變故導致BETA外泄,當然也不排除毀滅證據的可能。但礙於天人同樣在育空基地中,擔心會遭到阻撓的兩國高層最後乾脆把心一橫,在火速完成了布置后就將所有遠程控制系統斷線,只留下了一套自主判定的系統。一旦有偵測到BETA越過這條邊境線,所有的氫彈就會瞬間爆炸,形成一條巨大的海峽將被判斷為「已經被BETA佔領」的阿拉斯加州與整個兒北美洲徹底斷開。

毫無疑問,不只是無意還是刻意為之,薩基爾的落點選擇實在是太過敏感了,就算是【靈皇】,也不可能在這足以斬斷大陸的爆炸下生存下來,可卻又無法對其置之不理。

眼下天人的戰力無疑是緊缺的,一部分被織斑千冬帶走了,另一部分則是在林天離開後由露露子調度,集中活躍於地面戰場之上,率領著機甲大軍,在人類各自抵抗著BETA進攻的時候四處奔襲,步步為營地將它們逐一殲滅。

現在基地中留守的天人只有三位,露露子本身的戰力可以忽略不計,赤木律子也同樣如此,所以現在能夠給予林天幫助的,也只有……

「我們去!」篁唯依突然邁步,擋在了娜塔莉的身前,迎面直視露露子的雙眼,神色堅定,一字一頓地說道。

「……明白了!」露露子微微眯起了眼,表情中有著幾分讓人討厭的蔑視,但她在略作停頓后,卻仍然點了點頭,就重新將目光轉向屏幕,不再關注她們。

而篁唯依,在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后,目光掃過自己身後的一眾隊員,所有人均都同時露出了一張大大的笑臉。

因為她們知道,不論最後的結果如何,這都將會是她們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後一戰!.. 當林天駕駛著【靈皇】率先趕到目的地時,本以為會立刻看到薩基爾那醒目的巨大身軀,然而他卻一無所獲。現場所留下的,只有茂密的森林中一個巨大的隕坑,而坑中卻什麼都沒有。

但這應該是不可能的,因為憑藉之前所觀測推斷出的資料來看,【超光線級】在具備強大遠程殺傷力的同時,其本身的行動能力幾乎為零。就算它從太空中直接墜落地球,也不應該毫無痕迹。但瞧著坑周圍的跡象,簡直就像是對方在落地后憑空消失了一般。

「【魔靈】,啟動小規模精細探測,範圍十公里,計算排除地球及帝國所屬物種和物質,全面檢測其餘存在。」林天果斷向自己機體的智能系統下達命令道。

這可是個勞力又勞心的活兒,是通過掃描並模擬出範圍內的環境再進行精確計算,將模擬數據與現實掃描進行比對從而判斷排查出目標。在這樣的檢測下,哪怕只是一粒沙塵有異常,也能夠被立刻發現。但這種方法的缺陷也十分明顯,其所需要模擬的龐大計算量,就算是林天的專屬智能系統【魔靈】,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做到,因為原本這種探測形式就是被計劃運用在【提豐】這種軍團要塞上的。當然,這是在沒有林天同時進行輔助計算的前提下。

事實上以林天如今的計算能力,可以說是僅次於米蕾、蕾拉和伊妮亞這三位的,但他的缺陷卻也很明顯——已經無法動用符文之力的他只能依靠外置裝備進行輸入,但哪怕他的動作再快,又如何能夠跟可以直接通過修改符文信息的其他人相比呢?

林天知道,在這件事情上是自己任性了,其實他完全可以在影子基地中坐等薩基爾越過邊境引爆氫彈。反正在布置下了這條危險線后,兩國就心照不宣地將原本邊境的人員全都撤離了,也應該不會有傷亡存在了。

可林天卻不甘心!

從織斑千冬主動攬下吸引使徒攻擊的時候開始,林天的心中就憋著一股火,有不甘,也有不滿。而這團火在看到【赫爾墨斯】拼著兩敗俱傷地將薩基爾推入地球引力圈之後,就被徹底點燃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