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艾拉斯直接看向了身邊的石奎。

神色炙熱。

「大哥,是他救了我一命,咱們一定要好好報答他才是。」

「嗯?」

石奎卻是眉頭一挑看向了仙凝香。

眼前的情況並沒有像石奎看到的那麼簡單,這之中必然還有他們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即便是此刻知道騰炎是自己弟弟的救命恩人,石奎也不會說什麼,更是不會做什麼,而是直接保持了沉默。

「呵——」

這個時候,仙凝香卻是淡然一笑。

『刷!!』

她直接看向了騰炎,道:「看來,你們之前說的都是事實。」

「呵——」

騰炎看著仙凝香也是冷笑了一聲。

事實嗎?

這一切本就是事實。

原本,仙凝香這個凌駕於黑曜城城主之上的存在是騰炎目前最為合適的靠山,可是,因為對方對自己的猜忌和防備,甚至是不相信讓騰炎放棄了『投靠』她的準備。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石奎兄弟的出現可以說完全扭轉了這一局面,甚至——他們就是仙凝香心中最想要的證據,無法撼動的鐵證,他們坐實了之前騰炎所說的一切,也給仙凝香吃了一顆定心丸。

畢竟,石奎是這黑曜城的千夫長,他的話有足夠的分量。

不信他還能信誰?

「本少有說過本少先前所說的都不是事實嗎?」隨即,騰炎又是看著仙凝香笑著說道,「而且,本少從來都不在乎你相信還是不相信,甚至——本少不需要你相信什麼。畢竟,你於本少而言什麼都不是,你的想法對本少而言自然也就不重要了。只是你自己一直都在糾結這個問題而已,你說是嗎?城主——夫人!!」

騰炎說話間依舊保持著一臉的高傲。


「嗯?」

仙凝香聞言卻是眉頭微微一皺。


「你很高傲。」

「高傲?本少一向如此。」騰炎看著仙凝香微微一笑,聳了聳肩說道。又道:「而且,本少會一直高傲下去,因為這是本少的本心,永遠都不會變。如果變了,那本少就不是本少了。所以,哪怕是本少賣身於人,本少也會依舊如此。」

「是嗎?」

「當然!!」

「你這樣還算賣身嗎?」

「算,當然算,怎麼不算了。」騰炎笑了笑說道,「本少出售自己是為了給自己找一個強大的靠山,能夠讓本少日後的日子過的無憂無慮,並不是給誰做奴隸。如果是賣身成奴,那豈不是比本少現在的生活還不如?本少又何必多此一舉。而且,你似乎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

「什麼?」仙凝香忍不住問道。

「呵呵。」

騰炎淡然一笑,道:「你認為本少一個凡境巔峰值一千億星髓幣嗎?不值!!本少之所以敢開這個價,說白了就是本少神藥師的身份,但凡是想要買下本少的想必也是因為本少這神藥師的身份。那麼,所謂的出售和購買其實就是兩者之間的交易和雇傭,兩者之間便是平等關係。一千億星髓幣買斷本少,從此以後,本少幫你煉製丹藥,而你需要保證本少的安全和安逸的生活。」

「當然,你還不能限制本少的行動。」

「有趣有趣。」看著騰炎,仙凝香微微一笑。

「有趣嗎?」騰炎淡然一笑又是說道:「本少可不這麼認為。在本少看來,這就是一場交易,錢貨兩清,童叟無欺。購買者需要本少為他煉製丹藥,而本少需要一個安逸無憂的生活,只不過是各取所需而已。」

「呵——」

仙凝香又是淡然一笑。

看著騰炎,她又是開口道:「如果我沒有記錯,你們這還欠著戰奴殿九十九枚星髓幣,這應該沒錯?」

「沒錯。」

「眾所周知,這戰奴殿是屬於城主府的。如今,你們欠債無法償還,就算戰奴殿讓你們以身抵債相信也一點都不為過。既然如此,我為什麼還要花費一千億星髓幣來購買你呢?」仙凝香淡然一笑說道。 「眾所周知,這戰奴殿是屬於城主府的。如今,你們欠債無法償還,就算戰奴殿讓你們以身抵債相信也一點都不為過。既然如此,我為什麼還要花費一千億星髓幣來購買你呢?」仙凝香淡然一笑說道。

「這——」

騰炎身邊魔鷹一行微微一愣。

「你想學她?」騰炎卻是看了一眼遠處癱坐在地的妖兔笑著說道。

「有何不可?」仙凝香淡然一笑。

「當然可以,不過——」騰炎微微一笑,又是緊接著說道:「你覺得整個黑曜城之中只有你對本少這神藥師感興趣嗎?肯定不是,既然如此,本少又為什麼非要賣身於你?只要本少將自己出售了,區區九十九星髓幣又算的了什麼?」


我和校花是冤家 呵——」

仙凝香聞言微微一笑。

「你覺得有誰會來買你嗎?或者說有人敢買你嗎?」戲虐、玩味的眼神看著騰炎,仙凝香笑著說道。那話語之中要挾之意不言而喻,那就是有她這位城主夫人在,絕對沒有人敢當著她的面競拍騰炎。

「你這是要強買強賣?」騰炎微微一笑。

「為了一個神藥師,有何不可?」

「那可能要讓你失望了。」看著仙凝香,騰炎微微一笑,又道:「本少不喜歡被要挾,本少也從來都不接受要挾。而且,本少絕不為奴,如果你非要這麼做,那麼抱歉,你最後得到的將不是一位有機會衝擊五星圓滿的神藥師,而是——一具屍體。」

「額?」

騰炎的話讓仙凝香微微一愣。

「你在要挾我?」

驀然間,仙凝香聲音一冷。

「要挾?不,不,不,本少不喜歡被要挾,同樣本少也不喜歡要挾別人。本少這麼說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而已。」看著仙凝香,騰炎一臉平靜,又是笑著說道。

「你難道不怕死?」仙凝香又是冷聲道。

「你難道忘記本少先前說的了?看慣了生死,本少又何懼一死?」騰炎笑著說道。

「你——」

仙凝香當即氣急。

「哈哈哈!!」

片刻之後,仙凝香又是一番大笑。

『刷!!』

她深邃的眼眸又是瞬間落在騰炎身上,道:「好,有個性。一千億星髓幣我出了,你,我也要了。但是,希望你不要食言,既然你已經賣身於我,那麼——以後你就要為我煉製丹藥。當然,你先前提到的要求我也會一一滿足。」

一名神藥師,一千億星髓幣——值。

仙凝香先前的一切言語、行為不過都是在試探騰炎而已。

如果騰炎妥協了,又或者說騰炎很爽快的答應了,或許——她還不會輕易相信騰炎,更不會接受騰炎。但是,騰炎的背道而馳,騰炎的高傲卻是讓仙凝香更加的相信騰炎。當然,所謂的相信也僅限於表面而已,仙凝香不會這麼輕易的相信一個人,騰炎也不例外,她還會繼續觀察騰炎。

這是一個做事非常謹慎的女人。

「等等。」

聞言,騰炎當即開口道。

「你還有事?」仙凝香眉頭一皺問道。

「本少什麼時候成你的了?」看著仙凝香,騰炎一臉鄙夷的說道。「你要搞清楚,本少現在是拍賣自己,一千億星髓幣只是起拍價而已,你就這麼自信沒有人會和你競爭?如果萬一有呢?」

「額?」

騰炎的話讓仙凝香微微一愣。

「呵——」

隨即,仙凝香又是淡然一笑,道:「你覺得有誰會來和我競爭嗎?」

「那可不一定。」

「……」

仙凝香嘴角微微一抽,又道:「既然這樣,那——總該有個時間限制?既然是拍賣,總不可能就這麼一直持續下去?」

「一個時辰。」騰炎看著仙凝香豎起了一根手指說道,「一個時辰之後如果沒有人競價,那麼本少就是你的。當然,如果有人競價那就不一樣了。」騰炎說著便不再理會仙凝香,而是看向了遠處圍觀的各個種族成員說道:「諸位,一星神藥師,這位城主夫人出價一千億星髓幣,還有沒有出價更高的。本少可是要提醒你們,本少可不是一般的神藥師,本少有絕對的把握衝擊五星圓滿境之外,本少每一個境界煉製丹藥的成功率還是百分之百。」

「……」

聽著騰炎的自賣自誇,仙凝香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

百分之百的成丹率可能嗎?

絕對能夠進階五星圓滿境神藥師又可能嗎?

純屬吹牛。

不過,一名一星神藥師的價值也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仙凝香也沒有說什麼,她就在一旁靜靜的等候著。

她要讓騰炎死心。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一個時辰后。

依舊沒有人出來競價。

「怎麼樣,還要繼續嗎?」看著騰炎,仙凝香笑著說道。

「不必了。」騰炎手一揚說道,「本少說話從來都算數,說好了一個時辰便是一個時辰。而且——看現在的樣子,城主夫人在這黑曜城中怕是威懾力不小啊,就算是繼續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額?」

騰炎的話讓仙凝香微微一愣。

威懾力不小?

騰炎這是在嘲諷自己,不過仙凝香也是沒有和騰炎計較。

「咻!!」

一枚戒子當即丟入了騰炎手中。

「這星辰戒之中有屬於你的一千億星髓幣,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了,記住,只屬於我的私人物品。」看著騰炎,仙凝香一臉肅穆的提醒道。此刻的她和先前與騰炎交談時候的她完全判若兩人。

「當然。」

騰炎拿著手中的星辰戒笑著說道。

星辰戒和天武大陸之上的須彌戒差不多,內部都有獨立的空間,都可以用來存放物品。當然,星辰戒的內部空間是須彌戒所無法比擬的,就比如騰炎現在手上這枚最普通的須彌戒,那也是有著數千平方的空間,此刻裡面更是堆滿了星髓幣。

『咻!!』

收起了星辰戒,騰炎又是將一物拋向了仙凝香。

仙凝香一把接住。

「嗯?」

看著手中騰炎拋過來的御魂圈,仙凝香眉頭微微一皺,又是不解的看向了騰炎,道:「你這是?」

「控魂本少的御魂圈,既然你已經買下了本少,那麼它理應屬於你。」沒有絲毫的遲疑,騰炎笑著說道。

「嗯?」

仙凝香眉頭一皺。

「御魂圈?這東西不過是用生死來要挾一些軟骨頭而已,你自己都說了,你根本不怕死,我要這御魂圈又有何用?。」看著騰炎,仙凝香一臉詫異的說道,御魂圈並不能夠完全左右任何一個種族的生靈。

「當然有用。」

「何用?」

「有了它,不管本少身處何地,你都能夠輕易的滅殺本少。」

「額?」

仙凝香又是一愣。

「難道你不怕有朝一日本少背叛於你嗎?甚至本少會給你帶來無法挽回的損失嗎?」沒有絲毫的遲疑,看著愣神的仙凝香,騰炎繼續說道,「但是有了它就不一樣了,一旦你發現本少對你有了威脅,或者說本少的逃離將給你帶來無法挽回的損失,那麼你便可以直接滅殺了本少。這樣難道不好嗎?這是本少出售自己的誠意,於你而言這就是一份保障,與本少而言本少也能心安。」

誠意,保障,還是陷阱?

只有騰炎知道。

「這——」

仙凝香又是微微一愣。

此刻,她對騰炎又是信任了幾分。


發佈回覆